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三百六十一章 各显神通

天才布衣 第三百六十一章 各显神通

  清晨,京城枪会俱乐部,全国最大,也是亚洲最大的私人射击场所。

  这间枪会有七个国际标准的多功能射击场馆,有一百三十条靶道,靶道设施先进,包括配有先进电子控制的转动靶、移动靶、显隐靶和飞靶,可进行各种姿势、步枪和猎枪射击,其中,大型多功能室内飞碟射击场为亚洲最大射击场。

  所以还不到八点,这里就有不少人出入,叶子轩也精神抖擞显身枪会,相比外面的雪花纷飞,俱乐部要暖和许多,还带着一抹淡淡的硝烟气息,叶子轩随手取了一杯咖啡和三明治,一边享用着早点,一边穿过一条梅花夹道的遮阳道。

  他向一名工作人员报出找人目的,就晃悠悠的站在二十五米手枪速射靶场,很快,他就见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后者正拔出枪械对靶环射击,举枪时如独臂挡车,瞄准时如老僧入定,发射时如闪电流星,整个射击动作行云流水般娴熟。

  “砰砰砰!”

  一阵间不停歇的枪声响起,叶子轩揉揉有些嗡嗡作响的耳朵,眯起眼睛细细一看,六枪全部打中红心,他的嘴角勾起一抹笑意,举步向摘下耳套的女人走去:“龙队就是龙队,枪法一如既往的精准,不,是比华海时更加弹无虚发。”

  射击的女人把眼镜摘下,正是跟叶子轩分别多日的龙秋徽,穿着一身劲装的女人,流淌着飒爽英姿,她把东西全部丢在茶几上,随后按下一个红色按钮,落下几扇玻璃,把两人所在的狭窄空间,跟外面隔离开来,整个世界很快清静。≮あ书⇄阅⇉屋➶≯

  摘掉护具的女人,露出那张标准的瓜子脸,面部线条依然如同刀削般鲜明,美丽眸子带着一股犀利,让人不敢招惹。

  叶子轩笑嘻嘻补充一句:“龙队越来越有女人味了,长开的女人就是好看。”

  何子离和龙秋徽都算得上极品警花,只是一个是柔,一个是刚,何子离让人怜惜,龙秋徽让人想要征服。

  “这是射击区,不准吃东西。”

  龙秋徽在一张沙发坐了下来,没有跟叶子轩打情骂俏:“你却大摇大摆喝咖啡啃三明治,叶子轩,你穿上龙袍能不能像个太子啊?”她手指点在茶几一个凸起地方,很快,茶几就缓缓打开,露出一排蒸馏水,她取出一瓶灌入一大口。

  叶子轩笑着在龙秋徽旁边坐了下来,脸上笑容依然温润,华海温馨朴实的记忆,如今只能从龙秋徽身上找到了,那是他出山来最喜欢的日子:“穿上龙袍也未必是太子,所以何必做出太子样?等我真成了太子,再来摆摆该有的谱,”

  龙秋徽哼出一声:“强词夺理。”

  叶子轩闻着女人身上涌来的幽香,还有淡淡枪火气息,似乎回到金大牙别墅时的时光:“本来就是啊,你觉得我现在有太子地位吗?华国三大派系,红黄蓝,宋禁城是蓝系一派力捧的人,七八家势力庇护他,支持他,他无愧太子。≮あ书⇄阅⇉屋➶≯”

  “沈万千是黄系一派的代表人物,还是沈老指定的沈家第一继承人,他也是太子。”

  “我爹算是红系一员,可我距离太子位置太遥远,所以我从来都把自己当成叶子轩。”

  龙秋徽看了叶子轩一眼:“黄是海归一派,蓝是老牌一派,红是功勋一派,你确实距离太子遥远。”

  叶子轩放下手中的咖啡笑道:“好了,别理那些了,想得多,哭得多。”

  “龙队,打了一早上的枪,饿了吧?来,分你一半。”

  叶子轩把三明治给龙秋徽掰了一半,满脸笑容递到她的面前:“吃一口,垫一垫肚子,不要感动,我这个人向来伟大。”

  “只有一个三明治,也分你一半。”

  “不饿,要吃,我待会去休息室吃。”

  龙秋徽微微皱眉:“你喜欢破坏规则,不要把我也带坏了。”

  叶子轩挪移身躯,贴近龙秋徽一笑:“你现在就在休息,可以吃东西了,来,吃点,看你皮肤变粗,眼眶微陷,呼吸气滞,很明显的胃病,这些日子只顾着忙碌,没有按时吃东西了吧?你不用给我面子,但你要给自己身体点面子。”

  看到递到面前的半截三明治,又见到叶子轩真挚的眼神,龙秋徽嘴角牵动了一下。

  神情犹豫之中,叶子轩贴着她耳朵开口:“张嘴。”

  龙秋徽下意识张开嘴巴,红唇很是诱人,叶子轩捏入一片面包放入,很是暧昧的喂食画面,龙秋徽咬入面包后,脸颊瞬间变得发烫,显然很是难为情两人的举动,她一把夺过半截三明治,大口大口的吃入进去,随后拍拍手瞪他一眼:

  “吃完了,满意了吧?叶子轩,胆子大了,什么时候,变成你管我了?”

  叶子轩轻轻咳嗽一声,看看手中三明治,再看看龙秋徽的俏脸,弱弱开口:“龙队,你吃错了,你刚才吃的三明治,是我吃过的半截,掰给你的半截,还在我手里,不过你放心,我身体健康,没有病灶,你不用担心被我传染什么。”

  “你去死吧。”

  龙秋徽先是一愣,随后一呆,接着脸颊彻底变得发红,直接对叶子轩踹出一脚,叶子轩早有准备,像是猿猴一样蹦跶出去,站到三米外,龙秋徽没有就此罢休,单手一撑沙发,一脚扫了出去,叶子轩再度跳开喊道:“谋杀亲夫啊?”

  龙秋徽连扫两脚,只是依然被叶子轩从容躲开,知道自己不是后者对手,她只能满脸不甘停手。

  叶子轩咬着三明治笑道:“龙队,你怎么还是这样不讲道理啊?明明是你失误,怎么把怒火迁移到我的身上呢?”

  龙秋徽握着没子弹的空枪:“你是男人就给我滚过来。”

  叶子轩一股子傲气:“男人大丈夫,说不过去就不过。”

  龙秋徽差点被他气得吐血,随后无奈散去肃穆,重新坐回沙发上,拿起纯净水喝入一口:“好了,不跟你玩了,说点正事吧,今天约你来这里见面,不是为了枫叶街等几起仇杀,它们的影响已经被你大伯压下,还转移到台人身上。”

  她把昨晚连夜召开的情况告知叶子轩:“也不知道他哪里搞来的资料,十足证据钉死枫叶街是台岛黑帮分子聚散地,他毫不留情抹掉他们台商身份,把昨晚的血案定性成本地黑帮和外来黑帮利益纠纷,指定让我全权负责追查凶手。”

  “随后把十几名涉及枫叶街审批和开发的官员,一个个骂的狗血淋头,还降职处分了八人。”

  在叶子轩安静喝着咖啡的时候,龙秋徽盯着叶子轩一笑:“看来你大伯对你不坏啊。”

  叶子轩走回沙发上坐下,笑容保持着恬淡:“都是叶家人,多少有点亲情,而且这也是长远利益考虑,在无法把我一脚踢出叶家的情况下,他们只能希望我在外发财,避免回到叶家跟他们争抢资源,所以他们能帮一把就会帮一把。”

  “无论如何,情况比我想象中乐观不少,我把你大伯的态度告诉你,是想要你可以更好的部署。”

  龙秋徽双腿交错让双峰变得更傲然:“我还有一件事想要提醒你,我见到你们雪中送炭的传单,我想你是收到棺材板在汽配厂的风声,但同时又知道那里存有陷阱,所以迂回去救棺材板,这法子也不错,只是你有没有考虑到风险?”

  叶子轩淡淡一笑:“风险?担心洪青龙杀人?”

  在警局打滚多年的龙秋徽低声提醒:“如果在发放钱财或衣物中,出现群体恶性事件,比如死上三五百人,或者践踏受伤,到时候,你就要背负巨大舆论压力,搞不好还要遭受审判,就算你拿人去替罪,叶宫的名声也会一落千丈。”

  叶子轩眼睛微微眯起:“看来我把问题想的简单了。”

  龙秋徽淡淡开口:“出现群体性事件,一是民众自己激情所致,叶宫的衣物和钱财太有诱惑力,很容易遭受到哄抢,二是别有用心人的搞事,洪青龙不会亮出身份杀人,但他们很可能会伪装成灾民制造混乱,甚至借机向叶宫发难。”

  “无论什么结果,主持大局的叶宫都要承受。”

  龙秋徽一针见血:“民众,向来是一把双刃剑,可伤人,也可伤自己。”

  叶子轩笑着点点头:“龙队有理,看来你吃过的盐,确实比我吃过的饭多。”

  龙秋徽直接把水瓶砸过去:“滚。”

  接着没好气的开口:“你也不要想着让警方过去维持秩序,告诉你,我们已被明令,人手不足,要把有限警力用在刀刃上,别说是维持秩序,就是你说汽配厂有核弹,警方也只会派两人先探究竟,查明详细情况再决定出动大部队。”

  “而且我要负责枫叶街一案,没有空搭理你搞出来的乱局。”

  这时,叶子轩的电话响起,刚刚戴上耳机,耳边传来白秋画的声音:“叶少,汽配厂以及附近先后离开八批人,每一批差不多六十人,每一批的队伍都有一辆遮挡车窗的车子,而且离开方向全是不同的道路,无法判断棺材板痕迹。”

  叶子轩眼里闪烁一抹玩味:“白狐还真是狡猾啊。”

  他淡淡开口:“传令下去,救人,变杀人。”

  此刻,窗外鹅毛般的雪,下的越发猛烈了,扬扬洒洒,有铺天盖地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