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三百六十五章 各自角逐

天才布衣 第三百六十五章 各自角逐

  飞龙花园,后园的梅花亭中,热着一个小火炉,火炉上面,煮着一壶水,水壶轻轻作响,腾升一股股水汽,冲散四周涌入进来的寒意,让梅花亭暖和些许,旁边,披着大衣的叶子轩和秦夕颜相对而坐,母子的中间,是一个阔大棋盘。

  朦胧的水汽之中,叶子轩的脸庞若隐若现,他凝视着面前的棋盘神情淡定,纵横十九道的棋盘上黑白棋子相互交错,静止不动的棋子,成了决定胜负的博弈工具,也成了母子之间交流的最好方式,只是这一盘角逐,两人都没有让步。

  对面满脸关怀的女人轻轻将黑子落下:“天龙,该你了。”

  叶子轩嘴角勾起一丝浅笑,在手中把玩许久的白子也轻轻放了上去,落在棋盘边角之处,围棋博弈中有“金角银边草腹”一说,所以边角的厮杀最为激烈,往往决定最终的输赢,白子落定,边角中的两目活棋彻底被围死,大势已去。

  在西方财经界叱咤风云多年的女人摇头一笑,没有再去捏钵中冰冷的黑子,干脆利落的认输,随后拿起沸腾的水壶,给茶壶注入一波热水,让茶叶绽放出香气:“看来我真是老了,沉浸棋道数十年,却连你这个毛头小子也赢不了。”

  “作为你的母亲,我感觉到骄傲,作为你的对手,我很是沮丧。”

  叶子轩一边收拾着棋局,一边恬淡一笑:“是你让了我,落棋之前,你就无所谓输赢。”

  “心态确实有偏差,但对棋却没有放水。”

  秦夕颜把青瓷茶杯推到叶子轩的面前,神情一如既往的儒雅知性,只是眉间有一丝疲态,人生如棋,博弈了几十年,她真的开始感觉到有点累:“你比你的父亲要强,你父亲下棋,习惯背水一战,棋局搞到最后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大开大合,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秦夕颜看着渐渐成长的儿子,手指轻轻放在瓷杯上:“而你步步为营,绵里藏针,把人往死角里逼,还不给人鱼死网破的机会,最让我感慨的是,你的学习能力,妈妈也就随口跟你一说,示弱让敌人骄傲,如今,你玩得炉火纯青。”

  叶子轩扯过一张湿纸巾擦拭双手,随后扬起一丝笑意回道:“妈,你这是夸我,还是损我?我怎么感觉你在形容我阴险狡猾啊,这可不对,我是阳光少年。”他手指摩擦着滚烫茶杯道:“听说你过几天要离开京城,什么时候回来?”

  秦夕颜闻言幽幽一叹,随后伸手握着儿子的手:“我尽量春节前赶回来跟你们团聚,本来不想再离开京城再离开你,一切问题都远程遥控解决,可有些东西,人不到,始终差一点意思,我不在这几个月,叶秦集团有人在蠢蠢欲动。”

  她的眼里闪烁一抹光芒:“有人说我中毒,性命不久了,有人说我被官方废了,现在软禁过日,刻意营造出群龙无首的态势,不仅股票大跌,还有不少人开始拉帮结派,想要各自为政,妈妈需要过去,让不和谐的声音,永远消失。”

  “这么严重?”

  叶子轩微微讶然:“可是以母亲的性格,你不会把一个集团,建立在个人生死上啊?”

  秦夕颜绽放一抹笑容,她知道儿子想说什么,叹息一声:“叶秦集团刚刚建立的时候,我确实是一言堂,因为权力集中可以减少很多的耗损,到了现在就开始慢慢变成一种弊端,只是我并没有想过死抓到底,其实我正在慢慢放权。←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

  她低头喝入一口茶水,感受着热水的温暖:“不在国外的这几个月,我把权力放到不少人手里,希望能够建立一个良好的运作体制,谁知却被有心人兴风作浪,趁着权力交接的混乱,以及我不在总部的空档,不断恶化每一件小事。”

  “我几个信得过的老外高管,一一死在各种意外中。”

  秦夕颜的淡淡出声:“如果没有人捣乱,权力过渡会很顺利。”

  叶子轩眉头一皱:“谁在背后搞事?”

  秦夕颜靠在沙发上,看着同仇敌忾的儿子,没有指名道姓:“一个虽然强大,但还不够母亲践踏的对手,不用担心,母亲可以轻易摆平他们。”接着她又试探着抛出一句:“只是天龙如果啃过来帮忙,妈妈会非常高兴,非常欢迎。”

  “我说的这个过来帮忙,不是指这一次,而是指入主叶秦集团。”

  秦夕颜再度一握儿子的手:“我想要你跟着我打理叶秦集团,当你有能力的时候,妈妈就把叶秦集团交给你,它有四成叶家的产业,但更多是属于母亲的东西,你是我的儿子,将来让你继承他,任何人再不甘,也没有理由指责你。”

  “就算指责,妈也不在乎,也能压制一切反对声音,血红的眼睛。”

  “天龙,妈妈真的希望,你能过来帮我。”

  秦夕颜声音轻柔:“走母亲的路,一样可以实现你的理想,你的雄心,而且会更容易,更简单,更光明。”

  她支持儿子的决定,但她更希望儿子不要走黑道。

  叶子轩呼出一口长气,他清楚母亲的意思,入主叶秦集团,意味着要他放弃叶宫,母亲想要给自己一条最轻松的最宽敞的路,他有些感动母亲的良苦用心,叶子轩也相信,自己成为叶秦集团的继承人,地位和身份将会瞬间水涨船高。

  作为全球最著名的八大企业之一,叶秦集团有着雄厚的资本。

  一切理想和壮志,也可以通过叶秦集团轻易实现,至少不会跟现在一样,一步一个血印上去,只是叶子轩思虑一会,轻轻摇头:“妈,谢谢你的好意,我知道你爱我,疼我,想要我走的轻松一点,只是有些船上去了,就难于下来。”

  叶子轩目光柔和看着母亲,言语带着真挚:“如果我没有接收叶宫之前,我肯定会接受你的建议,还有什么比天降财富以及母亲相伴更高兴呢?但现在,真的对不起,我放不下,父亲跟我说过一句,不要给了别人希望又让他绝望。”

  “我已经给数万叶宫子弟构建了蓝图,他们每一个人正为之奋斗,我如果抛下他们,你觉得,我这一生能心安吗?”

  叶子轩向母亲表明自己的态度:“我不会拒绝叶家、母亲或父亲给我的帮助;因为在我眼里,一家人,相互帮忙很正常,有可用资源不用,硬生生要白手起家,那也不叫志气,叫无知;我有过不去坎的时候,天龙必会找你们帮忙。”

  “叶家有需要的时候,天龙也不遗余力,哪怕牺牲生命也在所不辞,但孩儿真的无法下船。”

  这一刻,叶子轩清晰的感受到,什么叫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秦夕颜一直是一个聪明的女人,叶子轩所说的这些东西,她根本不用思虑就懂,她没有再强迫儿子放弃叶宫入主叶秦花园,今天开口之前她也猜到会是这个答案,只是依然想要试一试,如今得到了证实,有些惆怅,但更多的是理解:

  “好,妈不强迫你,只是叶秦大门永远为你敞开,哪天要进来了,说一声就行。”

  叶子轩从椅子上起身,跟母亲来了一个重重拥抱。

  半个小时后,叶子轩离开飞龙花园,看着渐渐消失的背影,秦夕颜幽幽一叹,提起水壶又泡了一大壶茶,捏着茶杯轻轻品着,像是回味母子的温情,也像是无奈儿子的坚持,喝到第三杯的时候,一个身影从后面闪现,一把按住茶杯。

  “你的胃不好,不要喝太多茶。”

  叶辉煌在秦夕颜的对面坐了下来:“叶秦集团的事故,背后黑手的名单,明早就会放在你面前。”

  秦夕颜望着永远不温不火的男人,红唇轻启:“谢谢。”

  叶辉煌拿起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神情落寞,怎么?儿子没有接受你的建议?”

  秦夕颜淡淡一笑,手指敲击在桌上:“你觉得,他会答应吗?入主叶秦集团,是他人生最好走的一条路,也能实现他的理想和壮志,这一点,你知道,我知道,他也知道,只是正如他所说,他根本没法子下船,他不忍下抛弃叶宫。”

  “这孩子,果然是有情有义的主。”

  叶辉煌脸上涌现一丝赞叹,随即又苦笑一声:“只是为情义所盛,也注定为情义所累,他的路,难走啊。”

  “他不是跟你说过他的理想吗?唐云天没有完成的任务,他来。”

  秦夕颜的目光变得锐利:“你有没有跟一号传过这句话?如果能够得到一号的赞赏,儿子的理想就轻松很多。”

  叶辉煌沉思了一会,随后轻轻摇头:“没有。”

  秦夕颜盯着丈夫:“为什么?”

  叶辉煌微微挺直自己的身躯,声音有着一股低沉:

  “这一句话绝对不能让一号知道,更不能让儿子跟一号有碰面机会,上次的对话,让我发现,他们两个就是一类人,有着热血,有着理想,又敢放手一搏,一旦让一号见到天龙,那就是蜜蜂见到花朵,爱不释手,他们两个将会打成一片。”

  “一号平静和不甘的心,一定会被天龙掀起波澜。”

  “我可以默许儿子成为黑道霸主,但我绝不希望他在庙堂掀起腥风血雨。”

  PS:谢谢打赏本作品100逐浪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