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三百六十七章 惊马
  “叶少,石头正如你所料,有人以意为之。*笔趣阁”

  天秦花园,梅子书把唐薛衣拍摄的照片,递给坐在沙发上的叶子轩:“石头是有人撬动搬到边缘,它原本处于山顶中间的土坑,掩埋八成体积,再大风雪也不可能让它翻滚下来,更不可能自己滚上斜坡,然后对着我们位置砸下来。”

  在叶子轩审视着一个一米左右的土坑照片时,梅子书又补充上一句:“而且唐薛衣还在现场发现,三处来不及被雪花覆盖的脚印,山顶向来荒芜,山路更是难走,平时还有不少蛇虫出现,除了别有用心之人,肯定不会有人爬上去。”

  叶子轩问出一句:“有没有见到对方影子?”

  梅子书轻轻摇头:“没有,唐薛衣上去的时候,对方已经不见踪影,凶手是从另一边离开的,所以没有跟唐薛衣碰到面,不过他已沿着敌人足迹,向山下搜索了过去,不求撞见凶手,只希望能在沿途发现监控,这样可以找出凶手。”

  他迟疑一下,轻松开口:“我怀疑是洪青龙做的。”

  叶子轩先是点点头,随后又摇摇头:“虽然我给白狐一连串打击,洪青龙报复也意料之中,可是你觉得洪青龙手笔只会推一颗石头吗?他们不会一击未中就跑掉,石头没砸中我,他们还会来一轮暗箭或者枪击,怎么轻易就离开呢?”

  他像是想起了什么:“最重要的一点,对方能够盯着我们行踪不被发现,又能把巨石搬离土坑十多米,更是在唐薛衣他们围杀之前逃离,这个人绝对不是普通高手,在我看来,与其说是洪青龙的袭击,还不如说是白色身影更恰当。”

  梅子书眼睛微微眯起,好像想到了什么:“叶天荡还真会浑水摸鱼啊,叶少,你该给他一点教训了。”

  叶子轩拍拍手从沙发上站起来,随后望着梅子书淡淡一笑:“白色身影未必是叶天荡,不过确实该跟他打个招呼。”

  他向不断翻阅平板电脑的白秋画问道:“叶天荡现在会在哪里?”

  白秋画头也不抬的回道:“十点钟,他会在骑马。”

  梅子书微微一愣,看得出叶子轩一直派人盯着叶天荡他们的踪迹,果然想得周到啊。

  “马会?”

  叶子轩嘴角勾起一丝笑意,想起会骑马的汤兮兮:“或许,我该约嫂子吃个饭了。”他向来是一个果断之人,随后就拿出手机给汤兮兮打了一个电话,刚刚喂出,耳边就先传来汤兮兮的笑声:“天龙,怎么有空给嫂子打电话了啊?”

  叶子轩彬彬有礼:“想要请嫂子吃个饭,顺便讨教一下马术的事,不知道中午有没有空?”

  汤兮兮发出一记欣喜的叫声,随后嫣然一笑回道:“真是巧啊,我今天没有什么事,于是就跑来马会松松骨,我现在正呆在马会吃早茶呢,天龙,你直接过来马会吧,过来马会请嫂子吃饭,我现场教你马术,对了,天荡他们也在。”

  叶子轩的笑容变得灿烂:“是吗?这么巧?好,我马上过去。”

  挂掉电话,他向梅子书偏头:“走,去马会。”

  梅子书低声一句:“情况有点不明朗,外面风险也变多,不如过两天再起?”

  叶子轩拍拍他的肩膀:“没事,我等着敌人来杀我呢。”

  灯光倾泻而下,照在叶子轩头上拖出长长的影子,从另一面看,他身体的边缘笼罩着淡淡的光芒,梅子书和白秋画发现,短短几个月,他连外形都产生了极大的变化,原本圆润的下巴和脸颊现在棱角分明,就像是经过刀削斧削一样。

  眼神更加深邃,如深不见底的水潭。

  他像是一座山,一座雄奇险峻的山,基础雄浑之余又有锋利的棱角,内蕴的霸气开始弥漫在身上。

  时至今日叶子轩还没有拿到足够多的东西,但是他的气势已经达到了那个位置,那种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位置,也许他自己都还不知道,但是他周围的人知道,也有很深刻的了解,所以让他们愿意服从,梅子书转身去安排车队。

  四十分钟后,叶子轩出现在京城马会。

  相比外面的风雪天气,整个马会的温度高多了,无论是建筑内还是草坪,都涌现着一股股暖流,飘荡的雪花好像散去了冷意,变成一种冬天点缀,也让来往马会的人少了衣服的臃肿,从踏入大门的一刻起,叶子轩就发现自己穿多了。

  旁人看着裹成粽子一样的叶子轩,眼光都有一些异样,仿佛见到一个另类一样。

  “天龙,你怎么穿这么多啊?”

  迎接出来的汤兮兮见到叶子轩,更是掩着嘴娇笑不已,伸手把他大衣和围巾都解了下来,交给服务员挂在自己的柜子里面:“你来京城有些日子了,怎么还不适应这点寒冷啊?如果把你丢去黑河或者内蒙,估计你连门都不会出了,****好看的小说:修真网络时代最新章节。”

  “你应该学学叶天荡他们,多出来跑一跑,玩一玩,这里有叶家一个场子,你可以随时过来玩,报叶家名号就行。”

  汤兮兮今天的穿着和以前所见大为不同,上身是紧身的长袖毛衣,下面是一条紧身长裤,穿得看起来保守,只是紧身衣衫把她全身弧线勾勒了出来,再加上天然的妖媚脸颊,让人看了更有诱惑冲动,叶子轩轻轻咳嗽一声,挤出一句:

  “没法子,天生怕冷,至于骑马,一窍不通,这不来了兴趣,找嫂子请教了。”

  汤兮兮一撩耳边的发丝,露出浅浅的梨窝:“以后都亲近亲近。”

  她一边拉着叶子轩谈笑,一边走向一个赛场入口,视野中,有几道身影在跑道上飞奔:“你大哥他们以及芙蓉、清水都在这里圈养了好马,偶尔会让骑师带它们参与比赛,但更多时候是他们自己玩耍,你如果喜欢,也可以养一头。”

  叶子轩苦笑一声:“养这马,一年没有一千八百万怕是下不来。”

  汤兮兮幽幽一笑:“养马确实要耗费不少,但只要你养的是好马,每年赛它几场,胜利了,足够抵消一切费用。”她还看着叶子轩打趣:“你鉴定古董这么厉害,选马的眼光肯定不会差,改天帮嫂子挑一头,让我赢一场桃花大赛。”

  桃花大赛?

  叶子轩微微一愣,感觉这名字有些奇特,不过念叨一遍也就散去念头,他望着前方问出一句:“嫂子,天荡呢?”

  汤兮兮刷卡进入看台,白皙手指一点前方:“骑马呢。”

  叶子轩凝聚目光望过去,果然见到几个身影在场上扬鞭跃马,看起来威风凛凛,其中一人一马当先,动作和身影很是专业,奔跑起来就像是一阵风,跑道两侧还有十几个违反规定跑出栏杆的叶天荡同伴,满脸兴奋拍手称赞他的骑术。

  “宗哥没来吗?”

  汤兮兮神情黯淡了两分:“他最近事情多,没空来消遣。”

  叶子轩眼里蕴含笑意:“他确实忙啊,我给他发信息,常常都是半天回一条,嫂子,哪天有空,再叫宗哥出来一起吃饭,我请他。”此时,一人远远跟叶子轩挥鞭示意,看起来跟叶子轩很熟,只是叶子轩一时认不出全副武装的后者:

  “这是谁啊?”

  汤兮兮微微讶然:“你认不出他吗?”

  “啊——”

  就在叶子轩想要看清对方是谁、汤兮兮笑着要给答案时,那人身下的棕色马匹忽然长嘶一声,随后就上蹿下跳,接着就向前发疯一样奔跑,不过只是转念功夫,等到叶子轩反应过来的时候,惊马已经从队伍中穿过,还踢飞不少东西。

  近距离观看的几人前所未有敏捷,哭爹喊娘的躲闪。

  一个正在清理白雪的清洁工微微一愣,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眼睁睁看着马匹冲撞过来。

  “闪开,闪开!”

  马背上跟着马匹颠簸的年轻男子,一边死死拉着缰绳,一边向四周看客厉喝,让他们赶紧闪出去,只是他竭尽全力也控不住马势,看他气势不凡,嗓门洪亮,加上距离的拉近,叶子轩赫然发现,竟然是很久没见但常常联系的卫战国。

  见到马儿失控狂奔,汤兮兮没有跟以前一样,躲在叶子轩的背后,而是踏前一步,毫不犹豫的啜唇做哨。

  “嗖!”

  尖锐的声音从红唇中传出,立刻响彻空荡荡的赛场。

  惊马前蹄飞扬,就要踏下,听到哨声响亮,霍然一呆,蹄立半空竟有片刻。

  叶子轩抓住机会,如利箭一般窜了过去,合身一扑,已经扑到发呆的清洁工近前,抱住他径直滚了出去。

  叶子轩身形一闪,棕色马儿本来已经凝立,又被刺激惊怒,突然再次放蹄狂奔。

  “救命啊,救命。”

  马上的卫战国嗷嗷大叫,他的左手护具也被甩飞,头盔也是歪歪斜斜,看起来已经不堪支撑。

  冲出十多米,卫战国再也无力抓住缰绳,直接向地下摔去。

  “啊——”

  没等前面的叶天荡他们回头救人,汤兮兮从看台直接冲了上去,娇小的身影扯住缰绳,右手早已准备好的匕首,咔嚓一声割断僵硬,在卫战国像是冬瓜一样翻滚在地时,被棕色马儿扯着飞起的汤兮兮,左手用力,像是落叶一样飘了上去。

  她死死抓着缰绳,娇柔身子趴在马背,在马儿疯狂向出口撞过去时,汤兮兮手中的匕首,已经划过马的脖颈。

  “扑!”

  一道鲜血飙出后,马儿竟然停止了狂奔。

  “嗤!”

  棕色马儿不再狂躁,两侧湿漉漉的,不停的颤抖,鼻息粗重,一抹鲜红的血顺着棕色鬃毛流淌下来,触目惊心。

  马儿没死,也没见血暴怒,相反,它安静了下来。

  就如安静下来的叶子轩,他目光柔和看着汤兮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