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三百六十八章 事有蹊跷
    

    “嫂子!”

    “嫂子!”

    叶子轩和叶天荡等人第一时间冲上去,想要看看汤兮兮有没有事,对全副武装的卫战国却没在意,看他哼哼唧唧的样子,就知道没什么大碍,前行途中,叶子轩还瞄了一眼叶天荡,高大帅气,只是脸色有些青,眼窝深陷,神情很是阴翳。(起Qi笔Bi屋Wu)

    一看就不是善主啊,叶子轩给叶天荡作出一个判断。

    叶子轩尽力在脑海中对比他跟白色身影,虽然身材和气势有七成相似,可他总觉得欠缺一点神韵,也不知道是白色衣服营造出的视觉,还是血缘关系的使然,让叶子轩总是有点抗拒,叶天荡跟白色身影的叠合,不过他会想法子核实两者关系。

    虽然只是奔行了几十米,汤兮兮就把马儿停止了下来,但浑身上下也和水里捞出来一般,俏脸更是晶莹,毫无疑问惊出一身汗水,可她的表情还算镇定,从马背上轻轻跃下来的时候,她还不忘记用手轻拍马儿的脖颈,又让兽医赶紧过来给它止血。

    “我没事。”

    汤兮兮一边向叶子轩他们绽放笑容,一边用手抚摸着马儿脖颈,展现出不同往日的干练:“怎么说我也是马背上长大的孩子,底子多少还在,这些年又没娇生惯养,驯服一匹马还是绰绰有余,只是惊吓出一身冷汗,让你们见笑了。”

    “幸亏都是自己人,不然狼狈的都不好意思了。”

    叶子轩笑了笑:“嫂子,没有看出来,你除了生意做的好,马术也如此的精湛,看来宗哥让你做我师父没错啊。”

    听到最后一句话,叶天荡扫过两人一眼,眼里玩味一闪而逝。

    汤兮兮谦逊回应:“一点花把势罢了,也就玩玩而已,真正的高手,是天荡呢。”

    她谦逊应该谦虚的,对于生意做得好的结论,保留态度。

    叶子轩看着那张俏脸:“可像你这样骑的好的可是少之又少,看来以后要跟你多多学习了。”

    汤兮兮幽幽笑道:“我就是一个半桶水,远没有天荡厉害。”

    叶天荡笑着摆手:“嫂子,别扯上我,我就是一个业余爱好者,玩得真没有你顺溜麻利。”他还一挥鞭子向叶子轩示意道:“天龙,要想最快速度学会骑马,你应该听宗哥的建议,找嫂子做师父,够耐心,够技术,比我这大老粗好十倍百倍。”

    叶子轩看着那匹马,又看看汤兮兮:“好,听两位哥哥的,以后跟定嫂子了。”

    “什么叫跟定嫂子啊、、、”

    汤兮兮小嘴微微嘟起,没有直接回应,也不知道是骄傲,还是撒娇,随着她的小手安慰,马儿眼中的红赤慢慢变得淡了,打着响鼻,不停的刨着前蹄,众人为汤兮兮捏着一把冷汗,这一蹄子踢出去,汤兮兮躲闪不及,不死也要重伤。

    马儿慢慢的平静下来,再没有受惊的迹象,甚至用耳朵去接触汤兮兮的脑袋,这是一种亲昵的表现,当工作人员和兽医过来稳住马儿止血时,卫战国提着鞭子冲了过来,高声喊叫了起来:“嫂子,它伤了你没有?我杀了这畜生、、”

    “三十万的马就是差,差点就害了我和嫂子,****美利坚大帝。”

    卫战国扬起鞭子就要对马儿一顿抽,似乎唯有这样才能发泄他的怒气,叶子轩伸手一抬,拿住鞭子开口:“表哥,马儿已经平静下来了,它也没有伤害到人,只是一时意外搞成这样,你没有必要喊打喊杀,何况三十万的马也是马。”

    叶天荡也淡淡出声:“天龙说的没错,你骑术不好,怨马干什么?再说你这一鞭子下去,它可能又受惊发飙。”

    汤兮兮也幽幽一笑:“是啊,这只是一个意外,你们不要伤害它。”

    卫战国只好把鞭子收了回来,随后看着棕色马儿哼了一声:“看在你们面子上,也看在嫂子没事份上,我今天不抽它了,不过这马我是不敢骑了,天荡说得对,养十匹劣马,不如一匹好马,都怪我舍不得花钱,结果搞出今日一事。”

    “幸亏嫂子平安,不然我就百死莫赎。”

    卫战国抹抹擦破的脸:“天荡,改天帮我留意一下,看看有没有汗血宝马。”

    在叶子轩和汤兮兮一笑中,叶天荡轻声接过话题:“好,我帮你留意,只是你要记得给钱。”

    汤兮兮手指一点棕色马儿:“那这匹马呢?你该不会想杀掉吧?”

    卫战国对它抗拒:“一百块卖给马会,拖出去杀掉,去农庄拉磨,再或者做观光马,都无所谓,总之,我不想再看到这匹马了,狗日的马贩子,让我见到他,非打断他的腿不可,说什么这马很有潜力,骑多了就会爆发,一鸣惊人。”

    卫战国眉头皱了起来:“当时还取了一个名字,叫什么惊艳,现在一看,完全就是惊吓。”

    “别卖给马会了。”

    叶子轩上前一步,伸手轻轻抚摸着马儿的背部,感受着它身体散发的热量:“表哥,这马就原价卖给我吧,我最近要练马术,恰好需要一匹马练手,你这马儿虽然出了今日意外,但我看它不像是性情暴躁,怕是外界因素导致惊马。”

    “留着给我吧,我待会给你支票。”

    汤兮兮笑着一拍手:“对啊,天龙练马可以用它。”

    卫战国眉头轻皱一下:“表弟,两兄弟说什么钱呢?别说我讨厌它,就是忍痛割爱,兄弟情分也不能收钱,我可以直接把它送给你,只是我不想害了你,再来一出今日事故,伤了你,我怎么向老爷子交待?你可是叶家的宝贝疙瘩。”

    “真要练马,我送一匹更好的给你。”

    叶天荡也扬起一丝笑意,望着叶子轩淡淡开口:“天龙,战国说得没错,你怎么说也是叶家子侄,除了这匹马不符合你的身份之外,还有就是真把你伤了,战国估计被三叔三婶抽死,天龙,你去我的马圈选一匹吧,算是我见面礼。”

    “你认祖归宗这么久,你我兄弟虽然见过,但这样近距离亲近,还是第一次,作为哥哥,怎么也需要点见面礼。”

    叶子轩手掌在马儿身上滑过,忽然,眼睛微微停滞了一下,随后望着叶天荡一笑:“谢谢荡哥,只是见面礼太贵重我不能收,我这个菜鸟,暂时也骑不得什么好马,我还是先用着这匹惊艳吧,荡哥真想给见面礼,今天午饭你请吧。”

    叶天荡闻言哈哈大笑起来,随后大手一挥:“走,更衣,吃饭。”

    一行二十余人很快去更衣室洗澡换衣服,卫战国还去医疗室处理伤口,他担心不及时擦点伤药,明天脑袋就会肿成猪头,在众人相续散去时,打着观看马匹幌子的叶子轩,趁着这个空档来到圈养处,他向工作人员点头打了一个招呼。

    得到叶家马匹位置后,叶子轩就走了过去,马厩有十几匹骏马,见有人前来,低声长嘶,每匹马都和人一样,有着极为舒适单间,温度,净水,食物,一应俱全,可见工作人员把它们照顾的多好,马儿门口还各自贴着跟主人的合影。

    一共十二匹马,其中过半都是叶天荡,剩余为叶宗、叶芙蓉和叶狂人他们拥有,叶子轩扫过一片片马儿,发现它们确实比惊艳光滑高大,精神抖擞充满战斗力,相比卫战国的惊艳,外观和气势要好不少,看来叶家子侄玩马有些日子。

    走过十一匹马后,叶子轩站到最后一间马厩,正见处理完伤口的惊艳喷着热气。

    虽然惊艳已经包扎了伤口,也没有刚才惊马时的暴躁,可它此刻还是给人一种心烦意乱态势,似乎有什么东西让它不适,见到叶子轩更是低吼一声,充满着警惕和敌意,叶子轩绽放一个笑容,伸手摸摸它的脑袋,还拿来食物哄哄它。

    经过一系列的努力,惊艳对叶子轩少了几分敌意,只是依然没有彻底安静下来,食物也是吃两口就不要,神情不安的转动着圈圈,叶子轩呼出一口长气,在见到没有工作人员注意时,轻轻翻入马厩,窜到马儿的臀部,左手轻轻一按。

    “嗖!”

    随着一股力量按下,一枚细针从指间凸出,感觉到疼痛的马儿惊叫一声,在它发飙之前,叶子轩一把捏住细针,动作利索向后一拉,同时脚步一挪翻出了马厩,几乎是刚刚站到外面地板,马儿就踢出一蹄,呼的一声,一块挡板碎裂。

    叶子轩见状暗吸一口凉气,幸亏自己跑得快,不然命根子被它踢中,估计要废了。

    马儿原地蹦跶两下,一副要冲出来的样子,不过它很快又停滞一切动作,喷着粗气转了几圈,然后就彻底安静下来。

    “惊艳啊惊艳,如果你会说话多好。”

    叶子轩捏着那枚细针,喃喃自语:“你就可以告诉我,是谁刺这一针让你受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