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三百六十九章 一挑七如何
    

    “天龙,你跑去哪里了?”

    在叶子轩把细针小心包好从马厩出来时,正见换了一身衣服缠着纱布的卫战国出现,脸上依然是笑嘻嘻的神情:“快要开饭了,你怎么消失不见啊,让我去麻将室、按摩室、电子室找你一圈,你的电话又无人接听,怎么跑这来了?”

    叶子轩摸出手机看了一眼,确实有一个电话,显然是跳入马厩时打来,脸上扬起一丝笑意:“表哥,不好意思,手机调成静音了,所以没有听到动静。(起笔屋最快更新)”他瞄了一眼时间:“现在才过了半个小时,你们这么快就洗好澡换完衣服了?”

    “又不是在澡堂,洗那么久干吗?”

    卫战国向马厩微微偏头:“你跑来这里干吗?手痒啊?吃完饭,让天荡的马给你玩一下。”

    叶子轩脸上保持着平静,轻轻一笑回应:“不是,我是来看看惊艳的,嫂子的那一刀,虽然没有刺中它的要害,但也流了不少血,不是我信不过兽医,只是想要亲眼看看它没事,怎么说也是我人生中的第一匹马,免不了过于关注。”

    “哈哈哈,明白,理解这份心情。”

    卫战国拍拍叶子轩的肩膀,笑容很是灿烂:“我当时也跟你一样心情,恨不得抱着那头只值五万块的马儿睡觉,觉得那是人生中极其珍贵的东西和感受,这是后来再好的马也给不了的感觉,只是,表弟,你真要那头不靠谱的惊艳?”

    “当然,三十万,待会给你。”

    叶子轩笑了笑:“你该不是反悔吧?”

    卫战国再度大笑起来,搂着叶子轩的肩膀前行:“什么反悔啊,我恨不得早点丢掉它呢,行,你喜欢,你固执,就送给你好了,连带马厩也给你使用,三十万也不用给,但出什么意外也不要怪表哥,事情就这么定了,走,吃饭去。”

    卫战国很快把叶子轩领到一处独立院子,占地差不多两千多平方米,两侧各有一个设施齐全奢华装修的狭长厢房,中间有一块五十平方的观星高台,过道两边全种植着冬日的花草,还有一个流淌水流的假山,隔离和冲散着马儿气息。

    “干他,干他。”

    只是幽雅温暖的环境,此刻却没半点和谐的气氛,走入院子的卫战国和叶子轩,见到高台处围着数十名华衣男女,一个个神情疯狂,叫喊加油声就如沸腾油锅,两人远远眺望过去,正见高台上有两个身影搏击,神色凶悍,招式毒辣。

    一个是短发女子,一个是平头青年,双方光着脚,眼神凌厉。

    在高台边呐喊助威者清晰分成两批,一批是叶天荡的二十余名同伴,正给那个平头青年打气,一批是气势汹汹的南韩男女,其中还有几个身着劲服、身体曲线婀娜多姿态的靓丽女子,喊叫声清脆如银铃一般,有着说不出的悦耳动听。

    “军子,干翻这丫的,打残了,本少撑着。”

    数十名围观者之中,叫骂声音最嚣张猖狂的人,俨然就是站在前头的叶天荡,而他的对面,是一个脸色通红宛如喝醉的男子,叶子轩凝聚目光一看,清晰认出对方就是权相国,只是他没有紫荆城时的温润忍让,此时更多是凶性毕露:

    “丽儿,给我下狠手,往死里揍这小子。”

    “阿咋,阿咋,华一听。”

    叶子轩微微一怔:“怎么打起来了?”

    卫战国也摇摇头,昭示自己也不知道,随后苦笑一声:“估计是双方发生矛盾,天荡又用最原始法子解决了,****其他书友正在看:山神最新章节。”

    “哼!”

    此时,在叶天荡他们的喊叫和鼓励中,被踹中腹部后退两步的平头青年,再度咬牙攻击了上去,拳头像是炮弹一样向短发女子轰出,击打在空中呼呼生风,短发女子面无表情,双手上下翻飞,挡下一轮密集攻势,忽然发出一记冷笑。

    平头青年神情瞬间变得警惕,继而明白刚才全力一轮抢攻,已无形暴露了自身实力,暗叫糟糕,可惜他明白的太迟。

    他下意识退后。

    短发女子毫不犹豫,冷笑着反攻,将平头青年逼入边缘。

    后者手忙脚乱挡了短发女子一记凌厉回旋踢,却再也挡不住她回旋踢落地后,顺势而为又非常迅捷的反向鞭腿,修长左腿砰一声,抽中堪堪站稳的平头青年,倒霉的家伙如腐烂的朽木,被抽飞起来,跌下高台,大口喷血,不省人事。

    这场对战就此结束。

    南韩人兴奋欢呼的同时,叶天荡身边的同伴手足无措呆住。

    汤兮兮神色紧张,再次四处观望,似乎在寻找什么人,见到叶子轩出现,她美丽眸子顿时一亮。

    这时,换上一身红衣娇媚四射的汤兮兮,带着几分惊慌跑到两人身边,扯着叶子轩的衣袖低声喊道:“天龙,快点去阻止他们,天荡他们洗澡的时候跟南韩人发生冲突,好像是跟喝醉的南韩人争夺谁先出门,然后当场吵闹了起来。”

    “被保安劝开后,两人还不顺气,就要在高台上解决恩怨,打七场,谁输了,谁道歉赔偿,认孙子。”

    叶子轩苦笑一声,算是知道什么叫小事化大了,不过看着叶天荡好战的样子,叶子轩心里又清楚,这家伙怕是天生就崇尚武力,所以不管有事没事都要跟人武力较量,这一点也可以从他高价邀请枯花一战作证,这家伙天生就是勇夫。

    卫战国眉头一皱:“天荡怎么还是喜欢武力解决问题,一个洗澡小冲突也放大到擂台。”

    汤兮兮白了他一眼,声音轻缓而出:“你又不是不了解你这表弟,他向来嚣张跋扈习惯了,看不顺眼就要踩上一脚,只是顾忌叶家子侄身份,不能跟其余纨绔子弟一样聚众斗殴,加上他自认天下无敌,所以遇到事情都要跟人对擂。”

    卫战国嘟囔一句:“他就是打着公平一战的旗号,把对方打得满地找牙。”

    “别说这些了,想法子制止吧。”

    汤兮兮扯着叶子轩上前,香风涌入叶子轩的鼻子:“也不知道权相国今天吃了什么药,他以前见到叶家人都是彬彬有礼,这次却铁心要跟叶天荡叫板,最让人惊讶的,他不知道哪里叫来一伙南韩女子,不仅长得漂亮,身手还很惊。”

    “天荡身边的两个打手,已经被台上的南韩女人抽下去了,这第四个估计也不乐观。”

    “叶天荡从来没有吃过亏,如果真输了这七场,我担心他当场翻脸,到时估计要打群架了。”

    叶子轩向擂台站立的女子望了一眼,看着被扶起来的平头青年:“情况确实不乐观。”

    没留给叶子轩他们太多观察和欣赏的时间,简单干脆的第五场对战在双方喊叫声中展开,那位被称呼为丽儿的南韩女子已经跳下擂台,换了一个身材更加火爆的年轻女人,依然一副傲然神情,而叶天荡派上去的同伴明显被对方震慑。

    跃上台后,他一味摇摆挪动躲闪,不敢轻易进攻。

    对战台上,丢了气势,没了信心,已输一半。

    “喜善,出手,撂倒他,撂倒他!”

    权相国他们见状愈发兴奋,骄傲呐喊,把对手的畏惧化为资本,在他们的喊叫声中,被称呼为喜善的南韩女子,开始一扭双腿,对着光头青年连续进攻,长腿像是鞭子一样,踢出啪啪作响,光头青年挡击两下,胳膊剧痛,被动防守,苦苦支撑。

    叶天荡的脸快绿了,显然清楚同伴凶多吉少。

    这时,朴喜善一掌向光头男子拍出,光头男子一个低腰下蹲,身子顿时矮了一大截,堪堪避过这一掌,然后一把搂住朴喜善的小蛮腰,猛的凌空跳了起来,在空中一个倒翻,抱着朴喜善头朝下的向地上砸去,这一招如中,朴喜善必会重创!

    全场见状微微一寂。

    只是叶天荡派出的人虽然有两下子,但相比这批南韩女子还是逊色了一点,朴喜善狠狠地转动了一下自己的腰,竟然在空中挣脱了光头男子的控制,在落地的一刹那,她修长双臂接地,接着把还在空中的双腿一弹,脚尖点出,把光头男子蹬飞出去。

    “啊——”

    光头男子闷哼落地,一战又是结束。

    在南韩男女高兴欢呼时,叶子轩走到权相国身边,搂住后者肩膀一笑:“权少,玩得不错啊,只是万事见好就收。”

    “道歉赔偿我来,此战到此为止,如何?”

    叶子轩淡淡一笑:“你是聪明人,应该知道,赢了,有时候等于输了,还不如见好就收。”

    “叶少,你还真是凹凸曼啊,怎么哪里都有你啊?来得早不如来得巧。”

    权相国抬头见到是叶子轩,脸上涌现一丝笑意,手指一点靓丽的南韩女子:“你堂哥快要输掉比赛,你要不要参与一场啊?”

    “听说你很牛叉,身手宗师,一挑七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