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三百七十章 布阵
    

    权相国嘴里喷着酒气,点着娥娜多姿、笑声悦耳的南韩女子,用言语刺激着叶子轩:“一对七,一场决胜负,如何?你赢了,赔礼道歉全算我的,而且我还会当着大家的面,叫你一声爷,如果你输了,照着我要做的来一遍就是。*笔趣阁*”

    他哼哼不已:“身为当事人,我和叶天荡不能亲自出手,他旗下的走狗又全是废物,剩下的两场对战,他一定会输得惨不忍睹,叶少,你如果不站出来,只怕他真要自认孙子,你跟他同一个家族,他被我羞辱,也等于你被我羞辱。”

    “权少,有胆魄啊。”

    叶子轩脸上保持一丝笑意,拍拍权相国的肩膀笑道:“知道我身手宗师,还让她们给我虐?你圈养的这些女人,身手确实不错,只是面对我依然只有被吊打的下场,你不好好赢这一战或见好就收,刺激我出手,钱多?还是女人多?”

    “再或者,你想要做孙子?”

    说这些话的时候,叶子轩的目光饶有兴趣盯着权相国,跟金宁秀的一战之后,权相国应该对自己有不小的了解,按道理不该这样挑衅自己,还把胜利果实拿出来败家,可这家伙现在却摆明要自己出手,他捕捉对方神情查看是否端倪。

    权相国哈哈大笑起来,转身面对着叶子轩开口:“理由有很多,比如今晚把你打伤了,两天后的棋战,我就更加有把握了,可以说我是舍小搏大,你出手赢了,大不了我自认孙子,叫你一声爷,万一你输了,受伤了,我可赚大发。”

    叶子轩眯起眼睛:“你觉得我会信吗?”

    权相国挑开一个扣子:“你当然不信,可信不信有什么所谓?重要的是,你堂哥他们快输了,你也不要觉得,我提出的一挑七不公平,除了你身手宗师,更是我占据了主动权,我可以提出一切我喜欢的方式,你只有接受或者拒绝。”

    第六场。

    叶天荡不甘心的派上一个蒜头鼻青年,牛高马大呈现着一股剽悍,他的对手依然是容颜俏丽的朴喜善,蒜头鼻青年站在高台上时,马上向朴喜善倒竖拇指,道不尽的挑衅,只是朴喜善脸上没有半点愤怒,眼神清冷看着高一截的对手。

    叶天荡等人挥舞拳头:“小马,放了这女人,放了这女人。”

    权相国身边的十多名女子娇笑一声,却没有跟叶天荡他们过多争执,只是给朴喜善喊叫着加油,似乎觉得口头便宜没意思,还不如用血淋淋事实来打击,如不是双方眼神凌厉,这些女人的存在以及娇喝,很容易给人营造玩游戏态势。

    蒜头鼻青年挑衅对手不成,便抢先出手,一声厉喝:“杀!”

    大号脚掌狂踏高台,结实的台面颤抖,早蓄势待发的身体斜射空,华丽扭转一百八十度,跨过数米距离,厚实右腿从最刁钻的角度横甩出去,虎虎生风,时机、火候拿捏极好,根本不给朴喜善留有进攻余地,颇有一点打黑拳的态势。

    叶天荡他们爆发几记短促叫好声,汤兮兮也拍拍手,只是笑容尚表完全绽放,蒜头鼻青年甩出的长腿,竟被对方稳稳夹在两手中间,狼狈的用一只脚踩着地板,来不及做任何反应,朴喜善白皙手指一挪,把对手的脚踝猛地向后拉扯。

    蒜头鼻青年失去重心前冲,但也没有就此慌乱,挥拳砸对方面门。

    然而这一切已在朴喜善的意料之中,她从容不迫的松开手掌,俯身,躲过对方势大力沉一击的同时,微抬右脚,绷着脚尖扫出,扫蒜头鼻青年堪堪支撑住身体那条腿,扑通!一声脆响,蒜头鼻青年很凄惨的一个劈叉,痛的龇牙咧嘴。

    朴喜善得势不饶人,与正劈叉的蒜头鼻青年错身而过,途中,她以最快速度旋身,抬腿就是一记凶猛膝撞。

    坚硬膝盖轰击蒜头鼻青年后背,直接把后者撞出了高台。

    “啊——”

    随着蒜头鼻青年的一声惨叫,第六场就这样简单的结束,****其他书友正在看:天才杂役最新章节。

    “狗日的!”

    连续六场被南韩人打得满地找牙,还是三个女人取得胜利,这让叶天荡按捺不住喝骂一声,今天实在太憋屈太窝囊,他恨不得亲自上场收拾这些女人,可是开战之前定了规矩,他和权相国都不能上台,避免伤了双方最后的一条底线。

    叶天荡挥手让医生给同伴检查伤势,随后又盯着身周十余人喝道:“最后一个名额,谁敢出去一战?”

    他现在已经不奢求胜利,只希望勇气还在。

    十余名青年相视一眼,摇摇头没有站出去,刚才上场同伴都比他们要好,连他们都占不到半点便宜,自己上去还不是丢人现眼,输掉对战无所谓,大庭广众丢人显眼就难堪了,何况四周有这么多美女看着,各种心理让他们拒绝一战。

    “荡少,没人可用了吗?”

    权相国咧嘴一笑:“没人一战就认输吧,我保证不会笑你。”

    他还偏头看向叶子轩:“要不让叶少替你出战?只是叶少这种大人物上场,一个对手不够瘾,怎么也要七个。”

    一对七,顿时引得众人哗然。

    叶天荡喝出一声:“权相国,你会不会太无耻一点?你们这批人不弱,天龙就算再厉害,对付七个也够呛。”

    “他不上也行。”

    权相国手指点着叶天荡:“那就你的人上,或者就此认输,当众赔礼道歉,再叫我一声爷。”

    叶天荡的手下闻言又喊叫起来:“混账东西,找死是不是?”

    卫战国窜到叶子轩身边,摇头劝告:“表弟,不要上去,我感觉南韩人没安好心。”

    汤兮兮也劝告叶子轩:“是啊,总感觉他们窝藏居心,而且这是叶天荡搞出来的事,他应该可以解决。”

    “确实窝藏居心,只是对我没有意义。”

    叶子轩嘴角勾起一丝笑意,望向高台上,高台上,连胜两局的朴喜善见气质不俗的陌生青年盯着她,傲然双峰一挺,炫耀似的冷笑踢腿,香风流淌,高台一角的结实柱子多出一个触目惊心足印,然后朝叶子轩勾一勾手指,肆无忌惮。

    “你妈的,想死啊!”

    “贱人,欠干啊。”

    见到朴喜善如此嚣张,叶天荡的手下吼骂,十多号人围向高,蠢蠢欲动,叶天荡伸手一压,唯恐天下不乱的同伴们才消停,很是不甘心地退回来,他们知道这些南韩女人的霸道,知道单打独斗难于取得胜利,想要就此搅浑局面群殴。

    这样既有机会讨回彩头,又能消掉定下的赌注。

    可惜叶天荡不给他们几乎,叶天荡看着叶子轩,犹豫一会开口:“天龙,上或不上,你自己决定。”

    权相国哈哈大笑:“他肯定不会上的。”

    叶子轩淡淡出声:“权少,看来你是铁了心,要给我送钱送女人了。”

    权相国哈哈大笑:“叶少有本事,就都取了过去,权相国最不缺的就是钱,就是女人。”

    “很好,这一战,我来。”

    像局外人的叶子轩牵扯起一抹笑意,脸上一丝笑意让众人恍惚,随后一个翻身上了高台:“要么我拾起你扔下的白手套,要么你接住我甩过去的剑,要么你我各乘一匹战马,远远离开遮天的帅旗,离开如云的战阵,决胜负于城下。”

    这是当代青年诗人晓桦,《致额尔金勋爵》的诗句。

    在朴喜善看着叶子轩的时候,台下也有六个靓丽女子,同一时间抬起了头,目光死死锁定叶子轩,有着明显的凶光。

    简短的安静后,现场就变得喧杂起来,有女人的地方就永远有她们充满好奇的议论,很多女人盯着叶子轩评头论足。

    叶子轩也绝不是什么善类,肆无忌惮扫视台下女人,炽热目光让不少女孩的芳心既慌乱羞怒,又有着隐隐的欢喜。

    随后,叶子轩盯着面前的朴喜善,勾一勾手指笑道:“一招败你。”

    “啊!”

    没等权相国把其余六名女子叫上去,被叶子轩蔑视的朴喜善眼神一冷,直接动了,绷紧身子猛地前冲,像离弦之箭。

    这么短的距离,朴喜善蓄势已久的突然爆发,绝对惊人,但是她无比骄傲和狠辣的眼神,在一秒后变得惊愕,因为对面的叶子轩比她更快,出腿的路子更刁钻,朴喜善那极其傲然的娇喝还在半空回荡,她主攻的右腿已踢起十几公分。

    然而,叶子轩的右腿不可思议地后发先至,脚尖非常轻巧的点了一下,分毫不差的点在朴喜善踢过来的右腿膝关节内侧,极其简单一招,却有直击七寸的妙处,随即,台面发出剧烈震颤,朴喜善硬生生跪倒,好似坍塌铁塔轰然倒地。

    “轰!”

    朴喜善摔倒震颤声,回响不绝。

    很多人没看明白是怎么回事儿,莫名其妙地瞪大眼睛,权相国揉揉双眼,刚才一幕他看的模糊,甚至以为自己眼花。

    “还有六个。”

    叶子轩向权相国勾一勾手指:“这应该不妨碍你们布阵吧?”

    权相国一握拳头,有着说不出的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