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三百七十二章 受伤了
    

    “咳!”

    在叶子轩的手指从叶天荡咽喉离开时,叶子轩重重的咳嗽了一声,随后对着地上吐出一口鲜血,在汤兮兮和卫战国喊叫着冲上去搀扶的时候,叶子轩轻轻摆手,望着叶天荡一笑:“荡哥身手果然厉害,我快你半招,你却让我受伤。(起笔屋最快更新)”

    “这一局,咱们不胜不败,和了。”

    权相国和朴喜善他们全都瞪大了眼睛,刚才叶子轩碰到叶天荡喉咙的时候,他们都以为叶天荡输个一塌糊涂,没想到叶子轩也遭受到震伤,回想两人对战的画面,寻思怕是叶天荡浑厚内力,让叶子轩吃了不少亏,让他一手捏不下去。

    退后一步的叶天荡看着吐血的叶子轩,先是止不住一愣,随后掠过一抹茫然,倒不是觉得叶子轩不该受伤,他跟后者一样嘴角淌血,五脏六腑更是隐隐生痛,显然刚才硬碰让他内伤,叶子轩就是再厉害,也必然会受到反弹力量冲击。

    他输了半招,不代表叶子轩平安无事。

    在叶天荡看来,叶子轩受伤没有水分,但不应该这样夸张,而且叶子轩完全可以压制伤势,用强者态势来宣告这一战的胜利,要知道,赢了他叶天荡,这会让叶天龙名声更加响亮,可如今他却放弃这胜利,向众人宣告这一战的平手。

    莫非这小子不想毁掉他叶天荡名声?所以给他一个台阶下?叶天荡脑海划过一个念头,尽管心里存在着疑问,但他也是一个聪明人,哈哈大笑一声,强忍着胸膛疼痛喊道:“这一场本是切磋,哪有胜负之分,你我兄弟更不会死磕。”

    “不过天龙的潜力比我大。”

    叶天荡上前跟叶子轩来了一个拥抱,随后笑着作出最后的总结:“我就胜在一身蛮力,天龙则是招式身法都精妙,今天我暂时能跟你打一个平手,假以时日,哥哥必是你手下败将。”接着一脸歉意:“哥哥不好,出手力道大了点。”

    “让你不小心受了伤,我马上找医生给你检查。”

    叶子轩笑着回应:“没事,一点小伤,权当身体洗涤。”

    一直看叶子轩不顺眼的权相国,止不住冷哼一声:“你就吹吧,都吐血了,还一点小伤,难道脑袋掉了才是大伤?”说完之后,他又伸手掩住了嘴巴,他忽然意识到,此刻自己是绝对不能多嘴的,不然就会把叶子轩的目光吸引过来。

    果然,叶子轩瞄向了他,一脸的不怀好意,让权相国心里直打鼓:“权少,你不出声我还忘记了,咱们可是有过赌注的,道歉,赔偿,叫声爷,在场众人可都见证你的承诺,你可不会食言吧?如果当众难为情,我允许你私下认怂。”

    叶天荡身边众人马上喊叫起来:“认怂!认怂!”

    一个个向权相国和南韩人发难,还下意识把后者包围起来,摆出不低头不让走态势,刚才六场对战,让他们受尽南韩人的耻笑,特别是朴喜善她们的冷嘲热讽,让他们感到无尽的憋屈,如今有机会翻盘,他们自然不会放过反击机会。

    同时,他们对叶子轩流露一丝感激,缓和了双方的敌对情绪,要知道,自从知道叶家多出一个人跟叶天荡抢夺资源,这些同伴一个个打了鸡血一样,叫嚣着要给叶子轩好看,虽然没有人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但心里却对他有着敌意。

    如今,他们都觉得叶子轩行为作风不错。

    朴喜善她们脸色难看,咬着红唇没有出声,众矢之的的权相国也是笑容僵直,有意无意瞄了叶天荡一眼。

    叶天荡大笑一声站了出来,搂着叶子轩的肩膀笑道:“天龙,道歉,赔偿收下,叫爷就算了吧,怎么说他也是南韩的大少,宗哥跟权家也多少有点交往,真让他把全部面子丢在这了,不仅对宗哥不好交待,也显得我们太咄咄逼人。”

    “我初始也是一时气昏了头,所以才跟他们起这个冲突。”

    徐徐冷风中,叶天荡忽然散去昔日的盛气凌人,看着权相国他们淡淡一笑:“现在冷静下来,发现我也有很多不对,一言不合就想肆虐他们,算了,给我一点面子,给权相国一条生路吧,也算践行老爷子常说的,得饶人处且饶人。”

    卫战国也笑着附和:“是啊,多个朋友多条路,多个敌人多堵墙。”

    在汤兮兮好奇瞄了迥然不同的叶天荡时,叶子轩脸上扬起一丝笑容,望着权相国和朴喜善他们偏头:“行,看在两位哥哥份上,给权少留一点面子,权少,留下一千万,说句对不起,然后有多远滚多远,下次见着我最好夹起尾巴,****其他书友正在看:虚空战史全文阅读。”

    “对不起。”

    权相国嘴角牵动一下,丢下两张支票,就脸色难看带着一堆女人离去,恨恨不已神情,昭示双方恩怨不会就此罢休,倒是身材高挑的朴喜善她们瞄向叶子轩的目光,充满着娇柔和热烈,似乎要把这强大的对手,直接融化在温柔之中。

    卫战国不顾脸上的伤势,看着笑容暧昧的朴喜善她们,打趣着挤出一句:“天龙,她们七个好像看上你了,台上打不赢你,估计会想法在床上对付你,不过这些也是极品女人,一个个丰满高挑,还有不凡身手,啧啧,牡丹花下死、”

    汤兮兮毫不客气一拍卫战国的脑袋:“你胡说八道什么啊,天龙是正人君子一个,你把他说的跟色鬼似的。”接着又娇哼一声:“天龙,你可不能像战国说的那样,去招惹这些南韩人,我记得,在紫荆城的时候,你说过有女朋友。”

    “你不能做对不起女朋友的事。”

    在叶子轩和卫战国哈哈大笑起来时,叶天荡向众人大手一挥:“好戏看完了,大家都散了吧,各回各家,各找各妈。”随后向叶子轩微微侧手:“天龙,今天多亏你,让我找回面子和免受羞辱,走,吃饭去,哥哥要好好敬你几杯。”

    叶子轩笑着向厢房走了上去。

    十分钟后,十个人围坐在一张大圆桌旁欢笑声不时响起,叶子轩和叶天荡居中而坐,身边是小尾巴一样的汤兮兮,汤兮兮不停地给叶子轩夹菜,好像生怕叶子轩饿着一样,见叶子轩吃的香,脸上都笑开了花,比自己吃着佳肴还高兴。

    叶子轩很是无奈,只能不停的吃,只是吃的速度,远远不如汤兮兮夹菜的速度:

    “天龙,吃菜,吃菜。”

    脱掉外衣的汤兮兮流露出更加迷人的魅力,完美无瑕充满成熟风韵的俏脸,宛如熟透了的水蜜桃身材,娇艳欲滴的红唇,白皙粉颈,恰到好处晶莹如玉肤如凝脂的,足以媲美任何美女,是男人看了都会怦然心动意图染指的成熟美女。

    叶天荡侧头看了一眼坐在汤兮兮,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嫂子,你看你,把天龙的碗都堆得跟山一样,我要吃的鱼子酱都被你挖走了,从来没见你这样关怀叶家子侄啊,别说我和战国没这好命,就算是宗哥好像也鲜有这待遇啊。”

    卫战国出声附和:“就是,我们都是你家人,为啥对天龙就这样照顾?”

    叶子轩微微一笑:“嫂子,赶紧关心一下他们两个。”

    汤兮兮露出一个妩媚的笑容,伸手给卫战国夹了一筷子青菜:“来,嫂子也关心一下你。”

    卫战国盯着碗里的青菜,一脸苦楚的回道:“这关心,不要也罢。”他从小到大都不吃青菜。

    “自作自受。”

    汤兮兮咯咯笑了起来,样子很是动人娇媚:“长兄为父,长嫂为母!我关心天龙,是因为天龙刚刚回归叶家,要多一点照顾让他感受叶家温暖,所以我一直盯着他,看着他,关怀他,你们两个都是老油条,关心你们纯粹浪费精力。”

    叶子轩彬彬有礼笑道:“谢谢嫂子。”

    “哈哈哈!”

    叶天荡闻言大笑一声,随后端起半杯红酒开口:“嫂子言之有理,我们确实要跟天龙多多亲近,他离开叶家十三年,少了十三年的美好童年,也少了十三年的荣华富贵,咱们作为哥嫂的,应该好好地关心他,来,天龙,敬你一杯。”

    叶子轩端起杯子一碰:“谢谢荡哥。”

    “嫂子,一起来。”

    卫战国给汤兮兮也倒了一点酒,塞到她手里笑着出声:“平时虽然常常回老爷子花园聚餐,但每次都是听长辈训导,还跟你们对比,搞得吃个饭都心慌慌,咱们小辈难得私下一聚,特别是天龙也在场,今天怎么也要喝一杯庆贺、、”

    汤兮兮挪开自己的果汁,举起高脚杯笑着一碰:“干了。”

    在高脚杯中的红酒映射之下,汤兮兮的俏脸格外红润,像是一个诱人的小苹果。

    四人轻轻碰杯,随后一饮而下。

    酒杯翻转,汤兮兮脸泛微红,更加添几分醉人的艳光,眼里还有一抹炽热。

    落座后,叶子轩轻轻咳嗽一下,扯过纸巾擦拭了一下嘴角,随后折叠着放下纸巾,眼里闪过一丝难受,但一闪而逝。

    听到这一声咳嗽,还有脸上的难受,卫战国看着叶子轩,关怀备至的问道:“天龙,你身上伤势不要紧吧?要不要找医生看一看?”他还责似的看了叶天荡一眼道:“天荡,你也是,自家人,出手干吗这么狠辣?搞得天龙震伤了。”

    叶天荡神情尴尬了一下,随后轻声接过话题:“一时失手,天龙,对不起。”他不好意思说自己伤的更重。

    叶子轩淡淡一笑:“放心吧,没事,扛得住。”

    “内伤,别扛了。”

    卫战国出声劝告:“吃完饭,我送你去医院检查吧。”

    汤兮兮看了卫战国一眼,想要去拿叶子轩擦拭嘴角的纸巾,却被后者一笑按住,不让她打开来查看,汤兮兮脸上带着疼惜:“还是我来吧,你们自己都照顾不好,别说照顾别人了,吃完饭,你们继续玩,我送天龙去医院检查一番。”

    卫战国苦笑一声:“那就麻烦嫂子了。”

    叶子轩没有说话,只是舔舔嘴唇的血迹,眼里笑意很是深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