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三百七十五章 无话可说
    

    “杀!”

    其余混混见到黄毛青年被叶子轩一棍拍飞,不仅没有生出半点畏惧,反而嗷嗷直叫的向他包围过来,砍刀、菜刀、棍棒毫不留情砸下,叶子轩横在车子门口,棒球棍从十多名混混的手腕划过,当当作响,七把刀,四根棍,冲天而起。(笔趣阁)

    伴随武器落下的,还有十多人的惨叫,十多名混混握着折断的手腕,脸色苍白退出战斗。

    在他们目瞪口呆地看着扭曲的手腕时,其余混混再度怪叫着涌向叶子轩,叶子轩冷笑一声,高高跃起,一脚挑起,一人炮弹般飞出,重重砸在白发青年面前,哀嚎几声就晕了过去,一个耳环混混见到同伴受伤,下意识吼道:“小子,找死、、”

    话还没有说完,叶子轩的一棍,已经如山岳一般劈击而到,那人见状大惊,吞下话头之余,连忙挺起砍刀迎击,随着一声金铁交鸣的巨响,砍刀断成两截,耳环青年跄踉后退,虎口流血,神情痛苦,右手秋叶一般抖动不停,随后喷出一口鲜血。

    整个人像蛇皮袋般软在地上。

    在他倒地时,叶子轩又挥出两棍,两人轰然倒下,重伤已无战斗力。

    叶子轩手中的棒球棍,连连挥舞,如破浪之梭,所过之处,波翻浪消,血雾一缕缕的腾空而起,转眼之间叶子轩便穿过四十人,二十多名混混横七竖八躺在地上,身上流出的鲜血正沁入地面,再也没半点战斗力,随后向不远处的白发青年走去。

    “上,上、、别过来。”

    叶子轩走到一名半跪在地上的混混,啪!一脚把他蚂蚁般踩踏在地上,让他又喷出一口热血,随后缓缓走向脸色难看的白发青年,后者一边喝斥其余人继续冲上,一边挪移脚步后退,同时还向叶子轩发出警告:“站住!给我站住!给我站住!”

    “你不是要我半条命吗?怎么又要我站住了?”

    叶子轩脸上扬起一丝笑意,提着棒球棍缓缓前行,残存的十多名混混先是冲前,但见到叶子轩无可匹敌的气势,他们又齐齐向后退却,他们心里很清楚,自己就是拿命拼杀也只不过徒劳,这叶子轩简直就是一个魔鬼,实在太可怕了。

    看着叶子轩把同伴一个个踹倒,残存的混混惊恐万状,很多自认为自己也是开片打架的老手,见过不少残酷的江湖,却也从来没有想到过会遇到这样的情况,心理都有些承受不了,甚至还有人拼命的眨眼睛,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

    有人握不住砍刀,当一声落地,下意识想要捡起来,但见到叶子轩目光,又迅速缩回了手。

    白发青年想要跑路,只是还没转身,就被叶子轩一脚踹翻,腹部翻江倒海疼痛,让白发青年跪在地上,久久起不来。

    其余人见到老大都不堪一击,当下更没有半点斗志,纷纷丢掉武器,流露一丝恐惧。

    初生牛犊不怕虎,但被强大对手肆虐之后,就比任何人都要识趣。

    “你们是不是想找死,竟敢跟我动手?

    叶子轩扫视失去斗志的十余人,他语气中流露出来的肃杀,让所有人都有一种裸身卧雪,通体凉透的冰寒感。

    “大、大哥,请问,你是哪个堂口……”

    残存的十余名混混像是被阉掉的公鸡,再也没有初始的意气风发,互相看了一眼,几经对逡巡,几经推让,最终推着白发青年上前,后者脸上无奈,干渴般的咽下一口水,然后鼓足勇气,结结巴巴的说道:“误会!一定是误会!!”

    “现在说误会,是不是太晚了点?!”

    叶子轩不置可否的冷哼一声,他甩了甩棒球棍上面的鲜血:“你叫什么名字?哪个堂口的?”

    白发青年感觉脸上一热,一抹,俨然是甩过来的鲜血,他哆嗦着开口:“我叫赵太保,十八太保之首,这是我们整个帮派的兄弟,****好看的小说:重返埃德加无弹窗。”他指了指躺着和站着的五十多号人:“我们收了王哥二十万,告知在这里砍你,事成不成都给这一笔钱。”

    “赵太保?名号听起来挺猛的,实则废物一个。”

    叶子轩很粗暴的开口:“说吧,你们这帮傻叉,怎么赔偿我的损失?”他没有问王哥是谁,八成又是另一个中间人。

    损失?什么损失?你有什么损失?狗日的!你砍翻了我们三十多个兄弟,连根汗毛都没有伤到,还要赔偿损失?还有没有王法?白发青年心里无数怨愤,又不敢把心里话说出来,神情变幻后,挤出一抹笑容:“大哥,你要赔什么?”

    他很艰难挤出一句:“要不,二十万给你?”

    说这句话时,赵太保一脸的苦楚和揪心,真把二十万给叶子轩了,兄弟们的医药费和安家费,足够让他倾家荡产。

    “钱,我大把,不需要。”

    叶子轩把黑色大衣脱了下来,上面沾染了十多处血迹,他用棒球棍拍一拍:“这是我祖传的大衣,无价之宝,现在因为你们染了不少血,你,亲手把它洗干净,三天之后,给我送到天秦花园,如果躲起来或不送,我直接踩掉你们。”

    “记住了,你,亲手给我洗干净了。”

    叶子轩一棍子抛出,正中白发青年腹部,后者惨叫一声,摔倒在地,随后翻身起来,跪在地上,双手颤颤巍巍举起。

    “是!”

    这一画面,宛如接受圣旨。

    就在叶子轩把大衣丢在赵太保手里时,一个捧着手腕的小混混从甲壳虫身边站起,见到叶子轩走来正要慌忙跳开,余光却扫到汤兮兮趴在方向盘上,红唇张启,一副很痛苦很痴迷的样子,衣领也无形中挑开了,他讨好似的喊叫一句:

    “不好了,这女人晕倒了。”

    叶子轩闻言脸色一变,挥手让赵太保他们赶紧收拾滚蛋,随后冲到甲壳虫旁边,拉开车门看着软绵绵的汤兮兮:

    “嫂子,你怎么了?”

    叶子轩以为是车内沉闷让她昏倒,于是伸手想要搀扶汤兮兮,叶子轩的声音,让汤兮兮身躯一震,肌肤的触碰,更是让汤兮兮发出野猫叫.春一般的呻吟声,汤兮兮娇喘吁吁,随后竭力使自己的声音尽量平稳:“天龙,我好热、、”

    虽然她说话时很艰难,几乎是一个一个字迸出,但红润欲滴的双唇,时而迷蒙,时而柔情的双眸,却让人爱怜万分,如果说汤兮兮以前是媚而不荡的少妇,让人不敢有过分的念头,那么,此刻的汤兮兮就如思春的少女,有着似拒还迎的娇羞。

    中了春药。

    被汤兮兮软绵绵贴住的叶子轩,感受到女人身上散发的滚烫以及喘息,他就知道汤兮兮不是二氧化碳中毒,而是不知什么时候中了春药,此刻汤兮兮完全是在靠意志压制药力,而且已经到了摇摇欲坠的边缘,他把女人丢在副驾驶座。

    叶子轩往她嘴里塞入一颗药丸,随后坐上驾驶座,安全带也不系,一脚踩下油门,向叶家花园冲了过去。

    这种状况,这种场景,如果不冲入叶家花园,事情更加说不清楚。

    “嗯!”

    叶子轩的药丸能压制毒素,但对这春药却好像没用,汤兮兮也就安静了半分钟,随后无视叶子轩在旁边,自己闷哼着解开大半个长襟,洁白玉润的肤色,修长的脖颈,半露的酥胸,还有那越发浓郁的处子体香,开始在车内慢慢弥漫。

    “嗯、、天龙、、、我好热、、、”

    车子微微颠簸,汤兮兮反应更大。

    叶子轩一掌拍在汤兮兮的脑背,想要让她昏迷片刻,迟缓药性的发作,只是一掌拍出,汤兮兮的脑袋晃荡了一下,可她却没有如叶子轩想象的倒下,只是撞击在前面挡板,整个人滑落到副驾驶底下,靠着车门依然喘息,香气迷人、、

    汤兮兮一旦动情,有着致命的娇媚,所幸,叶子轩的视野已见到叶家山门。

    “呜!”

    甲壳虫像是利箭一样,在叶子轩掌控中冲到叶家入口,只是对面也恰好驶出十多辆叶家车子,开得很快,很急,秩序也就有点凌乱,正是汤兮兮呼叫过来的支援,甲壳虫的忽然窜出,让叶家车队瞬间踩停刹车,叶子轩也稳住了车子,身子抖了抖。

    “兮兮,发生什么事了?”

    叶宗等人钻出车门,向甲壳虫靠了过来。

    叶子轩正要打开车门向叶宗告知详情,媚眼如丝的汤兮兮迷迷糊糊扑了上来,身上衣服也只剩一块裹胸的白布,圣女峰波涛汹涌,雪白诱人,散发着阵阵成熟的气息,同时,汤兮兮的喘息声不可压制的响起,显然药性已经彻底发挥。

    叶子轩刚想说话,汤兮兮一把搂住他的脖子,在他脸上留下一个唇印,一条雪白浑圆的大腿随之抬起、、、

    车门悄然洞开,无数人看着这香艳一幕,目瞪口呆,难于置信。

    “叶天龙。”

    叶宗也眼睛瞪大,拳头握紧,随后厉喝一声:“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叶子轩脱下大衣裹住汤兮兮,神情如水平静:“无话可说。”

    “敲钟!”

    叶宗杀气腾腾吼道:“家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