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三百七十六章 家会
    

    晚上八点,叶家花园如临大敌,近百名警卫进入一级戒备,扼守着各个出入口和通道,不让任何变故出现,也不让任何闲人靠近,荷枪实弹,灯火通明,让叶家流淌着一股萧杀和寒意,数十名佣人也都退入自己房间,早早关灯休息。(笔趣阁)

    叶建国、叶改革和叶爱武三家人六辆车最先停在大门口,车门像是发泄怒气一样砰砰作响,随后十余人相续走入奢华阔大的大厅,半个小时后,叶辉煌和秦夕颜的车子也驶入了进来,又过了半小时,一部牧马人横冲直闯进了花园。

    “究竟什么大事?召集全部叶家人开会?”

    一身白色西装的叶狂人,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叼着一支雪茄很是不快走入大厅:“我最近忙得半死,整天吃不好睡不好,明天有三个重要会议,过两天还要去非洲考察项目,火急火燎把我叫回来,谁给个解释?电话里不能说吗?”

    在叶芙蓉他们低声喊了一句四叔时,叶狂人扫视十多人一眼,发现叶建国和叶改革他们神情阴沉,叶辉煌和秦夕颜则多了一丝尴尬,相比叶天荡和卫战国的沉默,叶宗显得满脸愤怒,眼中怒火似乎都能杀人,一看就知道遭遇大事了。

    他的喊话没有得到回应,叶建国他们像是石头一样,一言不发,叶狂人嘟囔了一句,随后又扫过众人一眼,发现少了一个人,于是向叶辉煌和秦夕颜喊道:“三哥,三嫂,不是家会吗?怎么没有天龙影子?他是叶家人也该参会啊。”

    “哼!”

    叶改革低喝一声:“参会?他当然会参会,做出有辱家门的事,怎么会少他这个白眼狼呢?”

    曾经在八十大寿喝斥过叶子轩的华衣贵妇,叶宗母亲,魏如是,抹着眼泪:“家门不幸啊。”

    燕小冰一握她的手,声音轻缓劝道:“嫂子,没事,树大有枯枝,池深有王八,早点发现这事也好,长痛不如短痛,兮兮那个性格,如果不是今天出事,未来也一样会给叶家丢脸,还不如早点把她驱赶出去,让叶宗找一个更好的。”

    “叶宗还年轻,家世又好,很多千金小姐等着嫁呢。”

    叶改革瞪了媳妇一眼:“一事说一事,扯那么远干吗?”他扭头向后面望了一眼:“老爷子什么时候出来?”

    没等愣然的叶狂人出声,向来护短的秦夕颜眼神一冷,毫不留情地沉声喝道:“二哥,注意你的言行,事情还没有完全搞清楚,请不要胡乱下结论,更不要骂出羞辱言论,他流着叶家的血,他是小畜生,辉煌是什么,你又是什么?”

    叶辉煌也附和一句:“我相信天龙不会做出这种事。”

    魏如是冷哼一声:“分开十三年,你们拿什么保证?”

    秦夕颜的声音清冷:“虽然分离十三年,没有父母在身边教导他,但我依然认定,天龙品行端正,他是绝对不会做出丢叶家颜面的事,更不会犯忌跟汤兮兮搞在一起,这里面一定有误会,今晚,我们家会,就是要把这事情搞清楚。”

    “如果真是他做的,我大义灭亲,但如果他们是清白的,也请你们留点口德。”

    卫战国也弱弱开口:“表弟人品不错,马会还救清洁工呢,我觉得他跟嫂子不会乱来的,****重生之娱乐鬼才。”

    叶狂人微微皱眉:“究竟怎么回事?”

    “战国,闭嘴!”

    叶爱武没有理会叶狂人的疑问,脸色阴沉喝出一句:“捉奸在床了,还不会做这种事?早上两人一起去马会骑马,下午又相伴去医院检查,车里出来时,两人衣服都脱得七七八八,数十双眼睛见证,你们还护着那禽兽不如的小子?”

    “外人面前,出于维护叶家,我不会说你们或叶天龙半句。”

    叶建国自始至终喝着茶水,脸色阴沉的看不出想法,只是他的目光没有太多恨意,更多是落在儿子身上,若有所思。

    叶爱武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但今天,在叶家,一家人面前,我必须,我一定要表明我的态度,就是你们太护着他,所以导致他无法无天,不知羞耻,慈母多败儿,不是我想要教训你们,而是你们教出的儿子,丢了叶家的脸。”

    她连珠带炮的向叶辉煌他们开炮,一一摆出叶子轩的罪行:“金刚子和中田春的风波还没有消除,他又在京城打出叶宫的黑道旗号,跟洪青龙和五联会连连冲突,如果不是我们在后面运作,他早就被官方镇压了,还能在京城立足?”

    她痛心疾首:“叶家子侄涉黑本来就引人非议,只是各有各的选择,我们没权利干涉,相反,能够帮一把就帮一把,结果他倒好,我们这样帮助他,他不仅不知道报答,维护叶家的面子,却跟汤兮兮搞在一起,以后叶家怎么见人?”

    叶狂人很是郁闷:“叶天龙究竟干了什么啊?”

    “干了什么?”

    在叶建国依然保持着沉默时,叶改革重重哼出一声:“那个白眼狼,跟不知羞耻的汤兮兮车震,还让乱伦行为被数十名保镖见到,叶家荣耀全被他毁掉了。”他还把目光望向叶宗:“你也是,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盯着你老婆点。”

    在妻子燕小冰轻轻扯他衣袖时,叶改革却不管不顾教训叶宗:“整天打扮的花枝招展,一看就是招蜂引蝶的货,我让你劝一劝她,穿的保守一点,性子收敛一点,你却不听二叔的,任由她折腾,如今搞出大事了吧?现在怎么收场?”

    叶宗一握拳头,重重一拍桌子:“谁知道他们这样不知廉耻?”

    叶芙蓉亲自给哥哥倒了一杯水:“哥,别生气了,爷爷一定会给你一个交待的。”

    在叶宗端过茶水一口喝完时,叶天荡呼出一口长气,神情犹豫挤出一句:“其实我也有一点责任,中午吃饭的时候,我就感觉嫂子跟天龙有点不正常,她一直给天龙夹菜,倒酒,自己没吃多少,我当时还笑她,我和战国没这待遇。”

    叶天荡脸上涌出一丝愧疚:“吃完饭后,战国本来要陪天龙去医院,查查伤势,可是嫂子又抢了过去,自己载着天龙去了医院,我当时就觉得两人关系匪浅,可是想到大家是一家人,他们两个也该懂得分寸,所以就没有往心里去。”

    “现在回想,当时真该提醒一下,宗哥,对不起。”

    叶宗大手一挥:“滚。”

    叶建国看了儿子一眼,脸色阴沉没有说话。

    在叶天荡双手一摊表示自己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时,叶改革板着脸向叶宗喝出一句:“你冲天荡发什么火?又不是他给你戴帽,他虽然是马后炮,可他有这心已经不容易,而且这无形佐证了两人的苟且,也算是给叶天龙盖棺定论了。”

    “叶天龙和汤兮兮车震?”

    叶狂人总算反应过来,直接喝骂出一句:“这怎么可能呢?天龙怎么可能干出这种事?是不是你们眼花搞错了?或者里面内有乾坤,我是绝对不相信,叶天龙做出这种禽兽的事,大哥、二哥、五妹,你们不要为了点东西血口喷人。”

    “天龙呢?兮兮呢?我要听他们的说词。”

    叶狂人挑开一个扣子:“如果是他们苟且,我打断他们的腿,如果不是,你们也要赔礼道歉。”

    叶芙蓉挤出一句:“他们被宗哥当众抓住后,就恼羞成怒离开叶家花园,估计不好意思来开会。”

    叶宗还从怀里掏出一叠照片,拍在叶狂人和秦夕颜他们面前:“这是极其羞辱的事,不到万不得已,我不愿意承认这一顶帽子,可是四叔你们对此有疑问,那么我就让你们见见物证,这是撞见他们苟且时,保镖用手机拍下的物证。”

    照片上,汤兮兮衣不遮体,像是蟒蛇一样抱着叶子轩,媚眼如丝,娇艳欲滴,后者脸颊还有一个唇印,画面香艳。

    叶狂人叼着雪茄拿过照片扫过几眼,画面确实展示出两人的暧昧和火辣:“这种情况,你不是冲上去打人,而是沉着的让保镖拍照,叶宗,你的定力越来越高啊,比起我们都有过之而无不及,只是我依然想要听听天龙和兮兮解释。”

    “他们就是再大罪恶,也有临死申辩的权利。”

    叶宗哼出一声:“我也等着他们申辩,可是两人已经跑掉,此刻怕是已经私奔了。”

    “饭可乱吃,话可不能乱说。”

    这时,门口懒洋洋传来一个声音,在众人侧头望过去时,正见叶子轩捧着一个盒饭出现,他的身后,是低着头羞愤不已的汤兮兮,换过一身黑衣的女人,少了一份照片上的娇媚,多了一丝冷艳和高贵,只是跟着叶子轩像一个小媳妇。

    她没有跟众人打招呼,也没有坐到叶宗身边,只是沉默跟着叶子轩。

    叶子轩端着盒饭,拿着汤匙:“我跟嫂子清清白白,怎么会私奔会匿藏?我只不过知道今晚家会怕要开很晚,叶家上下又怕没有心思做饭,担心自己会饿肚子,所以去买了一个盒饭,花生炖排骨,味道不错,四叔,要不要来一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