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三百七十七章 谁摆你上台?
    第三百七十七章谁摆你上台?

    叶狂人咳嗽一声:“天龙,别玩了,解释一下吧,四叔相信你们清白。*笔趣阁*”

    秦夕颜也轻声开口:“天龙,妈妈相信你。”

    “你还有心思吃饭?叶家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叶宗一拍桌子:“你怎么解释你们苟且行为?”

    “没什么好解释的。”

    叶子轩拉过一张椅子坐下,夹起一块排骨塞入嘴里:“我今晚过来两件事情,一,我喜欢嫂子,嫂子喜欢我,我们两情相悦,所以作出照片上犯忌的事情,二,我希望宗哥跟嫂子离婚,成全我和嫂子,也希望大家能够祝福这真爱。”

    此话一出,全场一片死寂,全都目瞪口呆看着叶子轩,汤兮兮也是无尽震惊。

    谁都没有想到,叶子轩会说出这一番话,众人全都以为他会辩驳,没想到他却毫不犹豫承认,还要众人祝福。

    汤兮兮下意识一拉叶子轩衣衫:“天龙——”

    “砰!”

    愣然不已的叶宗最先反应过来,直接把手中杯子向叶子轩砸了过去,怒不可斥:“叶天龙,你说什么?勾引嫂子,当众被抓,不仅不忏悔,不反省,不弥补,反要一条道走到黑?你是不把叶家面子放在眼里,还是觉得我软弱可欺?”

    叶子轩伸手一探,把杯子接到手里,随后丢在桌子上,接着又拿起汤匙舀起一块排骨,送入嘴里慢慢咀嚼笑道:“宗哥,你不是等着给我和嫂子定罪吗?我现在主动认罪,你却一副不爽的样子,是不是要按照你的剧本走才高兴呢?”

    “什么剧本?”

    叶宗瞪大眼睛盯着叶子轩:“你做错了事,没点认错态度,还跟我叫嚣?换成古代,你们两个早就浸猪笼了。”

    叶改革望着秦夕颜他们一笑:“你们果然有一个好儿子,品行端正。”

    叶狂人也叹息一声:“天龙,把事情讲清楚吧。”

    “四叔,这事没什么好讲清楚的。”

    在神情苦楚的汤兮兮想要说话时,叶子轩抢先一步回应:“他们已认定我跟嫂子有苟且一事,也希望我们不清不白,我说再多也是狡辩,所以何必浪费口舌?”他望着叶宗勾起一丝戏谑道:“直接让老爷子把我们两个赶出叶家吧。”

    叶子轩侧头望向旁边的汤兮兮,声音带着一股坚定:“嫂子,不,兮兮,你不要伤心,今日一事辱了你的名节,我一定会对你负责的,离开叶家之后,我就把你娶过来,宗哥给不了快乐幸福,我给,宗哥无法承诺一生一世,我给。”

    汤兮兮嘴角牵动一下,茫然无措不知如何回应。

    “叶天龙,你这是挑衅我吗?”

    在叶家成员再度一静时,叶宗像是被踩了尾巴的小猫,腾地站起来喝道:“你知道你说的什么话吗?你知道你是一个白眼狼吗?你要在京城立足,要走黑道,我就把洪青龙的消息一一传给你,郊外汽配厂,腾龙赌场,宏发走私、、”

    “哪一个不是我给你情报?没有我的消息,叶宫能重创洪青龙?能在京城站稳脚跟?”

    叶宗指着叶子轩大骂:“我这样待你,你却勾引嫂子,你还是人吗?”

    汤兮兮死命摇头:“没有、、、天龙没有、、、”

    她说到这里,紧咬红唇,忍住不让眼泪流下来,见到那白生生的幽怨,有如雨后的水仙,让人忍不住心中一软。

    叶子轩轻声开口:“嫂子,别伤心,有我呢。”

    汤兮兮感激看了一眼,随后又低头保持着沉默。

    叶狂人他们显然都知道叶宫在京城所为,只是没有想到消息会是叶宗提供,很多人都知道叶宗心性,不对有威胁自己地位的叶子轩落井下石已算不错,怎会调转头来帮助叶子轩?一直沉默的叶建国也眯起眼,神情复杂看了儿子一眼,****好看的小说:史前最后一只恐龙最新章节。

    秦夕颜和叶辉煌相视一眼,也有点诧异两人有过合作。

    叶子轩依然靠在椅子上,用汤匙把白饭压碎:“宗哥,你确实给了我不少情报,汽配厂、赌场、走私数战全胜,都离不开宗哥的情报,还是毫无水分的情报,只是宗哥应该把最后一个消息也说出来,教堂白粉交易,数量高达半吨。”

    叶宗冷哼一声:“不用给我记功,我瞎了眼帮你。”

    叶子轩一笑:“教堂一战,我让三十名朝鲜人打前锋,结果很快被洪青龙包了饺子,除了交易双方的六十多人之外,洪青龙还在教堂埋伏了两百号人,其中五十人持有散弹枪,如不是我让朝鲜人做炮灰,估计我现在已经躺在教堂。”

    叶狂人眼神一冷:“这是一个圈套?”

    “叶天龙,你是不是想要说我居心叵测?想要你死在白粉交易一战?”

    叶宗脸上没有半点情绪变化:“你要不要这么幼稚?好处不念叨我,风险推我身上?我给你的情报,时间地点全都没有水分,至于洪青龙埋伏,你就不能允许是对方的小心使然?你也是出来混的,你都小心,不能允许洪青龙谨慎?”

    叶改革也低喝一句:“叶天龙,叶宗这样帮你,你却怀疑他设局害你?你还是不是人?”

    “我可没有说宗哥要害我,我只是阐述自己遭遇的风险。”

    在众人目光若有所思时,叶子轩望嘴里塞入一口白饭,脸上绽放一抹灿烂笑意:“前面几战都异常顺利,教堂一战,我下意识也认为不会有变故,所以才差点着了洪青龙的道,对了,厮杀过程中,还有一个人对我们进行暗中偷袭。”

    “他射出十支血羽箭,差点要了我的命。”

    叶子轩反手一拍背部的伤口:“我肩膀还有箭伤呢。”

    他直接把天秦花园受到的箭伤,混淆成教堂一战的伤口,接着又从口袋掏出三个箭头丢在地上,正是射入枯花身体的箭头:“我本来不知道那是血羽箭,因为我从来没有见过甚至没听过,只是在医院疗伤的时候恰好撞见了月婆婆。”

    “她告诉我是血羽箭。”

    此话一出,叶改革一家顿时身躯巨震,在秦夕颜他们的讶然中,叶天荡一个箭步冲前,抓起三支箭头怒吼一声:“血羽箭袭击你,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他拿起箭头对着灯光审视一番,随后身躯微微一震:“这是高仿的血羽箭。”

    “太像了,太像了。”

    叶天荡呼吸变粗:“这一定有人在挑拨离间,一定有人在暗中搞鬼。”

    燕小冰和叶改革也都起身,把箭头拿过来细细审视。

    两人心里很快咯噔了一下,望了叶天荡一眼后,他们又把目光齐齐落在叶子轩身上:“真是射你的箭头?”

    叶狂人也拿过箭头对着灯光看了一眼,清晰见到几缕血丝在上面,随后冷哼一声:“莫非你以为是天龙造出来的?他连天王弓血羽箭都没见过,如果不是敌人袭击他的箭头,你觉得他能造出这些血羽箭?还能造出如此高仿的箭头?”

    他没见过真实的血羽箭,只知道上面有几抹血丝,如今见到血丝存在,有些诧异,但听到高仿,潜意识跟了上去。

    秦夕颜低声一句:“天龙,真有人用血羽箭对付你?”

    “是的,还连续三次对我袭杀,一击未中马上撤离。”

    叶子轩嘴角勾起一丝笑意:“我知道血羽箭的来历后,就想要试探荡哥是不是袭击者,虽然这些血羽箭只是高仿,但难保荡哥反其道而行之,用特征明显的武器掩饰自己,让我下意识认为不可能是荡哥所为,是有人想要挑拨离间。”

    “为了证实袭击者是不是叶天荡,我早上特意锁定他的行踪去了马会。”

    叶子轩淡淡出声:“这也是我中午跟荡哥一战的要因,结果让我很欣慰,荡哥不是袭击者。”

    听到这一番话,叶天荡既难为情,又暗松一口气,叶改革他们也都神情轻松,不然叶子轩咬定叶天荡,事情很麻烦。

    同时,叶子轩为他们的开脱,让燕小冰多了一点好感,忽然发现这个小子,对事不对人。

    “等等。”

    叶宗眉头皱起:“现在是说你和汤兮兮的奸情,你扯到教堂袭击以及血羽箭干什么?想要转移话题?”

    叶子轩哈哈大笑起来,眼里闪烁一抹光芒:“有人高仿血羽箭把荡哥摆上台,想要给他扣一个袭杀叶家子侄的黑锅,把他从叶家驱赶出去,同样,今日一事,宗哥能够保证,不是有人想要摆我上台?给我扣一个勾引嫂子的罪行?”

    叶天荡咳嗽一声:“天龙言之有理,此事要好好核实。”

    “滚蛋。”

    叶宗站在叶子轩的面前,把香艳的照片一拍:“捉奸在床,无数眼睛见证,除了你们自己,谁会摆你们上台?”

    “你!”

    就在这时,一个浑厚沧桑的声音从入口传来,叶无锋领着神情冷漠的老山走入了大厅。

    老人的脸上有着说不出的威压,还有无比坚定的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