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三百七十八章 脑袋担保

天才布衣 第三百七十八章 脑袋担保

  “老爷子!”

  背负双手的叶无锋走入进来,原本喧杂的大厅瞬间变得沉寂,随后众人纷纷起身问候,老山一如既往隐入暗影之中,有意无意让众人忽略他的存在,叶无锋一脸萧杀坐到大厅的主位上,头顶大灯倾泻而下,让他修长的身影越发挺拔。(笔趣阁最快更新)

  利剑似的双眉,洞察世间般的眼睛,沧桑的容颜有着超越世间众生的美态,坐在那里,却有着天人般威严的气势,让所有人都觉得,自己需仰望,才能得见老人的容颜,曾经站在华国巅峰的人,此刻又流露出决定千万人生死的深沉:

  “你们让我很失望。”

  叶无锋的目光从叶狂人他们脸上扫过,像是一把军刀横扫而过,几个人顿时下意识低头躲避老人眼神,叶子轩却坦然迎接那份锐利,胸膛还无形中挺起,叶无锋看到悍然无惧的叶子轩,深沉的脸上多了一抹赞许:“天龙,你很好。”

  老人声音带着一股低沉:“身处漩涡却岿然不动,玩世不恭又不乏引导,更没有极力推卸责任,让你嫂子一个人承受风浪,有魄力,有公道,有担当,不愧是我叶无锋的孙子,相比这些心思九转十八弯的兔崽子,你让我高看一眼。”

  “爷爷,他跟兮兮勾搭一起,你还这样赞他,究竟为了什么?”

  叶宗嘴角止不住牵动:“就因为他是叶天龙?”

  叶建国喝出一声:“叶宗,怎么跟老爷子说话?”

  魏如是轻轻一扯儿子衣袖,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

  汤兮兮看着丈夫,脸上很是悲伤,很是失望:“叶宗,我跟了你这么多年,我是什么样的人,你真的不了解吗?”

  “我只相信看到的事实,让每一个男人愤怒的事实。”

  叶宗摆出一副豁出去的态势:“不是我对爷爷不敬,而是觉得爷爷不公,一碗水没有端平,叶天龙跟汤兮兮被我抓奸在床,事后还破罐子破摔要结合一起,让我们成全,这种死不认错的态势,放在古代,早就打断双手双腿浸猪笼。”

  他目光炯炯的看着叶子轩和汤兮兮:“可就是这种乱伦行为,爷爷不仅不主持公道,不顾我这个受害人心情,反而出声赞誉叶天龙,这难道不是偏袒?或许我的言论挑衅了爷爷的权威,更不该这样目无尊长的顶撞,可我不吐不行。”

  在叶建国要一脚踹翻儿子时,叶无锋轻轻一挥枯瘦的手,制止叶建国之后开口:“兔崽子,你真是让我失望,我还寻思我的出现会让你悔改,想不到你却铁了心搅合此事,你当我已经老糊涂是非不分,还是觉得自己做的天衣无缝?”

  在叶宗心里咯噔一下时,叶改革微微眯眼:“老爷子,什么意思?”

  叶无锋没有回应叶改革的问题,只是把目光落在叶子轩身上,那张坚毅沧桑的脸变得有些深寒、冷肃和沉寂,在叶狂人他们眼中,徒然显得陌生和铁血许多:“天龙,我只问你一句,你跟兮兮是不是清白的?愿不愿意拿脑袋担保?”

  众人微微一惊,这是赌命的节奏。

  “愿意!”

  没等秦夕颜和叶辉煌望向儿子,叶子轩毫不犹豫的出声回应:“我愿意用性命担保,我跟嫂子是绝对清白的,****其他书友正在看:新风领地全文阅读。”他的身子前所未有挺拔,一种说不出的血流在身躯涌动:“我跟嫂子之所以出现照片的场景,完全是因为嫂子被下药。”

  在这一瞬间,叶狂人他们仿佛都清楚的听见了岁月增长的声音。

  汤兮兮也跪在地上:“爷爷,算我一个,如果我跟天龙有染,我以死谢罪。”

  灯光照耀着每个人的身影,叶无锋把目光也落在叶子轩身上,他波澜不惊的打量着这个爱孙,叶子轩也恰好抬起头,望了过去,瞬间的对视中,竟然都从对方眼眸里,发现了某种熟悉东西,那是一种信任,叶无锋点点头,出声赞道:

  “很好,有魄力。”

  叶无锋挥手制止叶爱武他们说话,随后望向神情开始凝重的叶宗开口:“叶宗,叶天龙和汤兮兮愿拿命担保清白,那么,现在的你是不是坚持刚才的判断,认定他们两个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或者你铁了心,揪着此事要我主持公道?”

  叶建国向儿子喝出一声:“叶宗,算了。”

  在叶改革对大哥态度一怔时,叶宗咬着嘴唇挤出一句:“爷爷,不是我认定他们有一腿,而是他们被当众抓到。”

  虽然言语还保持着兴师问罪,但谁都能感受到叶宗底气不足,叶无锋闻言冷哼一声:“看来你还是不死心,叶天龙已经向你阐明,有人假冒叶天荡对他袭杀,你就不能想一想,是不是有人摆叶天龙上台?你觉得这照片能说明什么?”

  “你觉得所谓香艳现场没有水分?”

  老人言语带着一股子犀利:“如果不是你心里先入为主或者借题发挥,你会想不到,汤兮兮是不是被人下药?你会想不到,他们两个真有私情,怎会在叶家入口车震?就是傻子也该知道找一个偏僻地方,脑子进水在家门口秀奸情?”

  叶宗他们脸色微微一变,叶狂人的目光若有所思。

  叶无锋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看着十多名叶家成员:“其实这些你们都知道,心里也清楚事件很多漏洞,只是你们不愿意去甄别,不,是你们选择性相信事情,你们希望闹大此事让叶天龙滚蛋,特别是叶宗,你当我不知道你想什么?”

  “爷爷言之有理,此事确实有不少漏洞。”

  叶宗神情变幻了一下:“是我气急攻心,乱了分寸,只相信眼睛,不相信逻辑。”

  “你不是气急攻心,你是有意为之。”

  叶无锋丝毫不给叶宗下台的机会,双手背负流露一股威压:“本来第三代子侄的事,我不想多管,我也理解你们会相互看不顺眼,毕竟年少轻狂唯我独尊,现在年轻人的心性又不如老一辈,强行压制你们和睦,不现实,也不可取。”

  他的声音有着一股沧桑:“一味要求你们这些人和谐,把各种冲突踩在深处,或许我活着的时候不会有变故,但一旦我将来盖了国旗,你们一定会新仇旧恨一起算,到时叶家必会七零八落,所以在可控范围内,我愿意看你们争斗。”

  “我允许你们产生矛盾,也无所谓你们竞争。”

  叶无锋向叶子轩他们告知着自己的算盘:“只要无伤大雅,不动叶家根本,不给我丢脸,你们的对抗不仅不会影响叶家,还会对你们形成磨砺,让你们更好的成长,只是这竞争,我从来都是希望阳谋,大家摆明车马争个高低长短。”

  “比如叶天荡日夜淬炼,还跟枯花一战,期望将来能够胜过天龙,这就是我想要的行动。”

  叶天荡微微低头:“谢谢爷爷夸奖。”

  叶无锋的眼神变得冷冽:“我期待你们光明正大分出高低,偶尔小手段也不在乎,可是把天龙和兮兮清白作为算计,这是我绝对不能允许的,这手段相当的龌蹉,忘记告诉你们,在天龙认祖归宗之后,我就让老山在暗中盯着天龙。”

  在叶宗他们脸色巨变难于置信望向老山时,叶无锋又补充上一句:“两个目的,一是保护他的安全,刚刚回归,涉及各方,难免万分凶险,二是考察他的人品,分离十三年,我需要对他全面了解,看看他会不会做出丢叶家人的事。”

  秦夕颜低声一句:“谢谢老爷子关心。”

  叶天荡他们呼吸无形变粗,余光有意无意瞥向老山,似乎想要从后者脸上发现一点什么,可惜老山没有半点表情。

  叶狂人皱着眉头:“老爷子,你刚才说下药,兮兮中的药,究竟是谁下的呢?”

  “这个问题问得好,答案很快就会有人告诉你们。”

  在秦夕颜和叶辉煌相对一眼时,叶无锋走到叶子轩的背后,双手一握他的肩膀:“这一个多月以来,叶天龙的表现可圈可点,没有让我失望,相反有着很多惊喜,他跟汤兮兮的关系,我也比你们更清楚,但是,有人却让我很惋惜。”

  “有人费尽心机,相互联合,诡计尽出,想要废掉叶天龙的地位。”

  “他在叶家无争无求,你们却依然不肯放过?”

  叶无锋的目光忽然变得犀利,盯着叶宗和叶天荡喝出一声:“你们两个,一起联手对付叶天龙也就罢了,为何还要拿汤兮兮做牺牲品?做这件事的时候,你们心里可曾想过这是你们堂弟,这是你的女人你的嫂子?你们有没有想过?”

  叶宗和叶天荡脸色一变,齐齐出声:“爷爷,我们没有算计天龙。”

  “有没有算计,我心里清楚。”

  叶无锋冷冷出声:“现在你们回答我,敢不敢跟叶天龙和汤兮兮一样,拿脑袋担保你们跟此事无关?”

  大厅暖气流淌,可是此话一出,让人汗毛皆竖,全身发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