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三百七十九章 叶家支持
    

    叶无锋的话,让全场一片死寂,全都惊讶看着叶宗和叶天荡。*笔趣阁*

    汤兮兮难于置信的看着叶宗,捂着心口讶然失声:“叶宗,你、、你——”她想要说为了达到目的,连妻子都推给别的男人,你要有多混蛋多无耻啊,可是她看着那张熟悉的脸,却无法把后面的话说出来,失望,痛苦,填充着心间。

    盈盈粉泪,寸寸柔肠。

    短暂的平静之后,没等叶宗和叶天荡出声回应,叶改革第一个起身冲了出去,一脚把牛高马大的叶天荡踹在地,厉声喝道:“天荡,这事是不是你在操纵?如果你有份参与,马上站出来,向天龙和兮兮道歉,向老爷子跟叔伯认错。”

    叶天荡根本来不及抵挡,或者说不敢对抗父亲的权威,摔倒在地的他死死捂着胸膛,一脸难受和疼痛,毫无疑问那一脚势大力沉,叶改革却依然不管不顾,上前又是一个耳光,啪的一声,清脆响亮:“说,是不是你设局陷害天龙?”

    燕小冰见到叶天荡满脸痛苦,嘴角也好像流血了,心里止不住疼惜,下意识去拉扯丈夫的衣袖,结果却被叶改革毫不留情推开:“别护短,天荡作出家门不幸的事,你我都有推脱不了的责任,每一个人都必须面对错误,当众认错。”

    “兔崽子,赶紧向大家交待,不然我直接废掉你。”

    叶子轩看着叶改革的举动,眼里闪过一抹光芒,这二伯还真是一个人物,知道老爷子手里怕是有两人证据,对抗到底不死也脱层皮,所以干脆自己对叶天荡大打出手,一是给叶天荡找一个台阶下,二是消掉众人的怒气博取一点同情。

    “爸!”

    在叶改革又要踹来一脚的时候,叶天荡向侧翻滚出去,躲开父亲的凌厉攻击,随后摸着脸颊喊道:“别打了、、”

    燕小冰向儿子喊道:“天荡,别死撑了,赶紧认错吧。”

    被妻子拉住的叶改革喝出一声:“老实交待!”

    叶无锋坐回主位上,端着一杯茶慢慢喝着,他还没有亮出底牌,但是所有人都知道他掌控了局势,叶天荡回头看了脸色难看冷眼瞪着自己的叶宗,舔一舔嘴唇挤出一句:“宗哥,对不起,不是我想要出卖你,而是咱们不能死扛了。”

    “咱们就认错吧,老爷子大人大量,会给咱们改过机会的。”

    这无形向众人宣告,他跟叶宗存在联盟协议,也昭示春药一事有两人动作,脸色发青的叶宗没有出声回应,只是眼里迸射一股怒火,狠狠盯着叶天荡,叶狂人轻轻咳嗽一声:“我还以为要打断天龙的腿,没想到是你们两个兔崽子。”

    “连兄弟和女人都龌蹉算计,你们两个还是人吗?”

    在叶狂人靠回座椅,秦夕颜夫妇保持沉默时,叶天荡一舔嘴角血迹,直挺挺向叶无锋跪了下去,反手给了自己两大耳光:“爷爷,我错了,我不该跟宗哥联手对付天龙,不该给嫂子的红酒和热水下药,更不该借机诬陷两人有奸情。”

    听到这一番话,魏如是和叶芙蓉身躯一震,脸上流露复杂的神情。

    叶建国依然没有说话,只是恨铁不成钢看着满脸死灰的儿子。

    叶天荡望着如山岳沉寂的老人,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爷爷,对不起,闹出给叶家给你丢脸的事,是天荡的不对,我利欲熏心,我丧尽天良,辜负你的教导和期望,你放心,我保证以后绝不会做出这种事,希望爷爷能给个机会。”

    “你确实对不起我,对不起叶家,对不起你父母,但你更对不起的是叶天龙和你嫂子。”

    叶无锋看着面前的叶天荡,神情保持着萧杀:“你知不知道,你们这个龌蹉行为,对叶家有多大的伤害,成了,毁了天龙和兮兮的清白,让他们永世不得翻身,败了,叶家也多了一件丑闻,叶宗和汤兮兮的感情,也无法继续下去。”

    在叶宗身躯微微一颤时,叶子轩望了汤兮兮一眼,眼里有着怜惜和遗憾,他心里清楚,今日事了,汤兮兮必然会跟叶宗离婚,女人虽然娇柔妩媚,但骨子里倔强却不输任何人,面对把自己清白摆上台的丈夫,汤兮兮铁定会断裂关系。

    事实也如此,汤兮兮抿着嘴唇,凄然的眼里,多了一份坚定。

    秦夕颜上前一步,把她拉在自己身边,握着她的手,给予温暖和鼓励。

    叶天荡重重磕了一下头:“爷爷,对不起,让你失望了,也给叶家造成重大损失,请你再给天荡一个机会。”

    在叶改革他们望着老人时,叶无锋长叹一声:“你爹是我儿子,你是我的孙子,我接不接受你的道歉,又有什么意义呢?你身上始终流着我的血液,去,向天龙和兮兮道歉,他们愿意给你机会了,你再来接受大家商议出来的惩罚,****仙官全文阅读。”

    叶天荡站在叶子轩汤兮兮面前,依然是直挺挺跪下认错:“天龙,嫂子,对不起,是我小人,为了达到驱赶天龙离开叶家的目的,搞出龌蹉手段毁掉你们清白,其实这是很早之前的计划,中午天龙帮我对抗权相国后,我就有悔意。”

    “因为我觉得天龙是一个值得结交的人,我也相信他不会跟我争取什么。”

    叶天荡一脸忏悔的态势,把事情和盘托出:“只是很多东西没有办法回头,我只能一条道走到黑,不然宗哥也不会放过我,所以我就在酒里下了半副药,又介绍你去周教授那里检查,让他下了另半副药,接着就掐时间让宗哥找你。”

    “只是还没等宗哥出现,你就打电话求援,最终来了一出抓奸在床。”

    他还很诚实的承认:“即使这一次没有成功,我们还有第二套方案,只要你们两个有接触,就会慢慢掉入陷阱。”

    “宗哥牺牲嫂子,是觉得嫂子没什么价值。”

    他想要说出青千颜,但犹豫一下又散去念头,这是吃力不讨好的事,叶家也不喜欢提起青千颜,所以他忍住了。

    说这些时,他还用余光瞥了卫战国一眼,随后恢复忏悔的神情:“天龙,嫂子,对不起,是我不好,要打要杀随你们下手,只是希望你们能够原谅我,老爷子的教诲,已让我深刻认识到错误,没有你们谅解,我这辈子都不会心安。”

    叶天荡给两人来了一个重重磕头,额头顷刻多了一股血迹,燕小冰很是心疼,但知道不能劝阻。

    叶爱武想要说话,却被卫战国偏头制止。

    叶改革却是上前一脚,把叶天荡踹翻在地:“真是一个小畜生,这些事情都做得出,今晚回去后,我禁足你半年。”

    叶天荡倒在地上,咳嗽两声,又重新跪好:“对不起,让大家失望了。”

    叶子轩没有伸手扶起叶天荡,汤兮兮也沉默着没有回应,此次风波,给汤兮兮带来巨大伤害。

    “天龙,兮兮,不用急着原谅,先让他们跪着吧。”

    叶无锋此时放下茶杯,显然要给叶天荡一个教训,让他这样跪下去,随后又望向斗败公鸡一样的叶宗:

    “你呢?”

    叶无锋猛然开阖的细长双目精芒倏涨,凛然生出一股上位者威严,但更加骇人的却是,随着叶无锋的站立而起,是让人毛骨悚然的冰寒,霎间溢满了整个大厅,空中的温度一下降低了许多,叶无锋的修长身躯深沉气势有如魔神降世:

    “叶宗,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大厅仿佛因为叶无锋这一站立这一声冷哼,一下变小了许多,窗户也如被飓风吹过一般出呼呼声响:

    “或者,你也无话可说。”

    说实话,叶家第三代对叶无锋缺少必要的敬畏,更多是对后者历史功绩的恭敬,在他们眼里,论武艺,估计老山一只手便能把老人摆平,论计谋,无心大师的花花肠子大概把他卖了还会帮人数钱,论铁血,秦世皇和东北王更是甩老人几条街。

    但所有腹诽都在这一瞬间如烟云般破碎,看着叶无锋那忽然显现出来的大异往日的神态,那睥睨天下的气度还有那不具丝毫情感的双眸,让叶天荡他们忽然明白了,为什么老山只能当终极保镖,为什么无心大师只是一个优秀的谋士。

    为什么秦世皇和东北王只能是一方诸侯?

    而自己的爷爷,叶无锋,却是华国的开国元勋,一代军神。

    光是这份气度的深沉和凝练,就需要无数岁月的历练才能做到如此的沉稳。

    “我错了。”

    叶宗以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恭顺回应:“我愿意接收一切惩罚。”

    他原本想要申辩,想要控诉,想要撒泼,可是看到老人洞若观火的目光,叶宗就知道这些没半点意义,不仅无法挽回自己的地位,还会在老人心里留下更加恶劣的形象,叶家的一切变故,都在老人的掌控之中,自己不过是一个棋子。

    他忽然发现,叶子轩才是最聪明的一个人,叶宗猜测叶子轩怕是早猜到,他和叶天荡会联手对付,还会拿汤兮兮来做杀招,只是面对他们的联手设局,叶子轩不仅没有破解,反而主动掉入他们的陷阱,他用无愧于心来击败他们阴谋。

    因为叶子轩早知道,老人在暗中盯着三人表现,这小子,才是真正的狡猾之徒啊。

    叶宗认命似的跪了下去。

    “好,没有一条道走到黑,多少还有一点可取之处。”

    叶无锋把目光从叶宗身上收了回来,随后环视着叶狂人他们开口:“接下来,我有三个宣告,你们全都听清楚了。”

    “第一,对他们的惩罚,你们五兄妹协商定之。”

    “第二,兮兮提出的一切合理要求,叶家无条件满足。”

    他走到叶子轩身边,拍在后者的肩膀:

    “第三,从现在开始,叶天龙要的官方支持,叶家提供全部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