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三百八十章 不眠之夜
    

    凌晨一点,飞龙花园,灯火通明。(笔趣阁)

    刚刚从山顶花园下来的叶辉煌和叶狂人他们,精疲力尽靠在饭厅的阔大椅子上,秦夕颜没有吵醒佣人,而是亲自炒了五碟炒面,打了一小锅丸子汤,又拿了一瓶辣椒酱,算是今晚的宵夜,叶狂人想要温一瓶酒喝,但看看时钟就作罢。

    秦夕颜拿了四个碗放在桌子上,给丈夫和叶狂人盛了一碗汤,在叶狂人把辣椒酱打开时,她拉开椅子坐了下来,端起一碗汤喝入两口,暖暖熬夜的身子:“太晚了,将就吃一点吧,老四,你待会吃完也别回去了,就在这里睡一觉。”

    “明天早上再坐专机回华海。”

    叶狂人往炒面上倒了一汤匙辣椒:“谢谢嫂子收留,其实你不说,我也会赖在这里,我那窝实在太冷清,一天到晚见不到几个人影,三个佣人扛不住寂寞,全都辞职回老家了,搞到现在就剩几个护卫看家,回去估计连热水都没有。”

    在叶辉煌双手捧起瓷碗时,叶狂人脸上扬起一丝笑意:“今晚家会还真是折腾,不过也是一件好事,老头正式发话,全面支持天龙,叶宗和叶天荡这两个小子,精明过头,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希望他们经过此事可以重新做人。”

    “如果还敢花样,我不给老大老二面子,直接打残两个家伙。”

    尽管春药一事,最终以叶子轩大受其益,叶宗两人面壁思过告终,只是叶辉煌和秦夕颜脸上却没有太多欣喜,显然都不喜欢见到这种手足相残的场面,秦夕颜手指摩擦着瓷碗,轻声一叹:“他们玩过火了,落到这下场算咎由自取。”

    “只是可惜了汤兮兮。”

    今晚商议的结果,就是把叶宗和叶天荡送去大理寺面壁思过,罚抄金刚经和道德经一百遍,半年不准离开寺庙,同时剥掉他们手中全部资源,由叶辉煌、叶狂人和叶爱武掌管,一年之后,两人如果有所悔改,叶家再相应的给予支持。

    处罚看似不重,实则严重削弱他们在叶家的地位,还会成为两人污点,这于两人绝对是一个重击,一年看似不久,但谁能保证,半年后出来,叶家第三代还是以他们为中心?叶天龙的势头,哪怕无法超过两人,只怕相差也不会太远。

    落到这个地步,两人看似可怜,但深究事情缘由,却又不值得同情。

    至少对秦夕颜来说,两人罪有应得,换成其余外人,她甚至会一枪崩掉他们,她现在只怜悯汤兮兮,叶辉煌伸手拍拍她的手背,轻声宽慰妻子:“别想太多了,汤兮兮是一个好孩子,一定会找到自己归宿的,也一定会有好的将来。”

    叶狂人往嘴里扒入一口炒面:“是啊,汤兮兮这丫头,昔日我看她不是很顺眼,总觉得这孩子过于妖媚,今晚看她表现,还真是一个人物,当场跟叶宗签定离婚协议,除了古聊斋之外,她什么都不要,老大要给她十亿,她都拒绝。”

    “以后有机会撞见,能帮一把就帮一把吧。”

    秦夕颜幽幽一叹,随后望着门口:“天龙怎么还没回来?”

    叶子轩在把汤兮兮中药的化验报告交给众人之后,就带着签完离婚协议的汤兮兮离开大厅,然后就没有了踪迹。

    只是不再有人腹诽他们两个有私情,****仙官全文阅读。

    “爸,妈,四叔,我回来了。”

    就在这时,门口传来一个平和的声音,随后就走入双手放在口袋的叶子轩,他扬起一抹淡淡笑容:“嫂子,不,汤兮兮今晚不愿住在大伯家里,也不愿意来飞龙花园借宿,坚持要回古聊斋,我怕她有什么事,于是就亲自送她一程。”

    秦夕颜把一碗汤推到儿子面前:“她没事吧?有没有找人盯着她?”

    叶辉煌眯起眼睛:“或许你该跟她多呆一会,她现在肯定很伤心,我担心她会想不开。”

    叶子轩拉开一张椅子坐下来,脸上绽放一抹笑容:“放心吧,汤兮兮没有你们想象中脆弱,她骨子中的坚强和强硬不比我们差,而且我给张醉墨打了一个电话,让她过去古聊斋陪一陪汤兮兮,她们两个是好姐妹,沟通起来更容易。”

    在秦夕颜露出一丝赞许时,叶子轩又把目光望向父亲:“虽然我跟汤兮兮没有奸情,但此时呆在一起多少不合适,除了会让大伯一家生出芥蒂之外,还有就是我们呆久了会生情,万一我跟汤兮兮好上了,到时你们还不是把我砍了。”

    秦夕颜闻言扑嗤一声笑了起来,伸手一拍叶子轩的脑袋:“天龙,你胡说什么呢?”

    叶辉煌也瞪了他一眼:“没规没矩,虽然离婚了,但她永远是你嫂子。”

    在叶子轩笑着点头时,叶狂人发出一阵爽朗笑声:“三哥,你放心吧,天龙身边一堆极品美女,龙秋徽、白秋画,花医生,还有那个小警花,加上绯闻的张醉墨,哪一个不能跟汤兮兮媲美?天龙又怎么走犯忌的路呢?他有分寸的。”

    秦夕颜微微讶然:“儿子,你桃花运这么旺盛?”

    叶子轩轻轻咳嗽一声:“妈,别听四叔瞎扯,除了一个是女友,其余都是朋友。”他扭头望向叶狂人:“四叔,走走后门,找一个机会让何子离从警局离开,到市政府或你身边好好学习,她的性格不适合做警察,办公室合适一点。”

    “好,我把她调过来,让金紫嫣好好调教。”

    叶狂人笑容灿烂:“一定让侄媳妇将来成为你的左膀右臂。”

    叶子轩神情恭敬:“谢谢四叔。”

    在四人吃完大半炒面和半碗热汤后,叶辉煌忽然想起妻子曾经告知的一事,捏着筷子望向对面的儿子:“天龙,问你一件事,你是不是早发现叶宗他们联手,还用汤兮兮来对付你?你妈妈曾说过,你找她问过汤兮兮的为人和底细。”

    “你应该是猜到了什么,不然你不会无的放矢。”

    自从上次父子深入的谈话之后,叶辉煌对儿子就有了重新认识,他对今日一事的发生,总觉得离不开叶子轩的推波助澜,在叶狂人和秦夕颜的注视中,叶子轩笑了笑:“我知道叶宗他们要对付自己,但不清楚汤兮兮是他们的武器。”

    叶子轩很平静地向父亲解释:“我那天向母亲问起汤兮兮,是她对我很热情很亲近,这跟大部分叶家成员完全相反,我觉得奇怪,有所警惕,所以就找母亲打探一下,后来才发现,汤兮兮没半点居心,没心没肺就是她的天生性格。”

    “也正是她的落落大方,让我觉得她值得结交,所以没有避忌来往。”

    秦夕颜把碟子中的炒面分给儿子,带着一丝遗憾开口:“天龙,如果你那时听母亲的话,跟汤兮兮保持一定距离,今日一事就不会发生,叶宗和汤兮兮也就不会离婚了,你也该庆幸老爷子暗中盯着你,不然你会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嫂子,这不能怪天龙。”

    叶狂人接过话题:“他哪知道两个堂哥这么狠毒,玩一出勾引嫂子的好戏。”

    在秦夕颜轻叹一声时,叶子轩伸手一握她的手:“妈,别想太多了,这都是命。”

    叶辉煌没有说话,只是一边喝着汤,一边看着儿子,目光若有所思。

    半小时后,吃饱喝足还喝了两杯水的叶子轩,把自己扔进浴缸里感受那份温热,随后抬头望着幽深的窗外,今晚家会过后,他算是在叶家冒出了头,得到老爷子正式的宣告,以后他就有了跟宋禁城他们叫板的资本,至少不会太悬殊。

    叶宫在京城算是又多了一道基石,叶子轩也不再忌惮官方的打压,在水流滑过身体,刺激着神经的时候,叶子轩又想起父母刚才的问题。脸上扬起一抹歉意,虽然是父子是母子,但有些事情依然不能说出口,很多东西只能永远的藏在心里、

    就如那一晚,汤兮兮车坏了,他在车里,发现公仔眼睛藏匿的摄像头、、、、

    此刻,洗完澡的叶辉煌,也摸出一根香烟点燃,神情很落拓,很忧郁。

    秦夕颜望了他一眼:“你很久没吸烟了,怎么今晚来了兴趣?想些什么?”

    叶辉煌站在窗户,轻轻吐出一个烟圈,随后叹息一声:“叶宗和叶天荡自以为挖了一个叔嫂私通的坑,殊不知这个坑是天龙故意让他们挖的,而且还按照他们两个的剧本,让这一出戏完完整整演了下去,这小子,手段着实过人啊。”

    秦夕颜眉头一皱:“你觉得是天龙故意露出破绽,让叶宗和叶天荡扣他私通罪名?这怎么可能?这岂不是把自己摆上台?如果不是老爷子派出的老山在暗中盯着他,知道他跟汤兮兮清清白白,今晚他可就跳进黄河洗不清,搞不好会被赶出家门。”

    叶辉煌淡淡开口:“你怎么能肯定,他不知道老爷子盯着他?”

    秦夕颜闻言身躯一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