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三百八十一章 打江山
    

    风声呼啸,一阵接着一阵,就如海上的浪潮,在天地间扩散。(笔趣阁最快更新)

    仿佛是被惊醒,太阳挣扎着从东方天际绽放光亮,虽然只是露出一个头角,却使层层堆积的云雾尽染,很是耀眼,几只苍鹰似乎是在燃烧,从太阳之侧翩翩飞过,发出清脆唳叫,欢呼新的一天来临,太阳便在那唳叫声中,慢慢腾升。

    它从云雾中,以无可比拟的磅礴之势,跃身而起,大放光明。

    叶家哨所,沐浴着晨光,巍然屹立,有着历史的沧桑,有着古老的庄严,此时,一大一小身影,就站在哨所的阳台,眺望着东边的太阳,特地打造的阳台斜探出崖壁,凌空凭风,又被叶家上下称之为观日台,实乃看日出的最佳位置。

    视野之中,叶家花园两侧但见树林残雪,山峰雾霭,如同置身水墨画卷,而眼前一片开阔,正好可以看见日出的全部过程,如果说,唯一有不足之处,那便是,阳台太小,只够两个人站立,同时也太险,岩石下面是深不见底的山峰。

    “爷爷,这里看日出,真是太美了。”

    迎着吹拂而来的凛冽晨风,衣袂猎猎作响,叶子轩觉得自己仿佛是已化身为苍鹰,正在天地间自由翱翔,旁边老人正是叶无锋,他看着叶子轩陶醉的样子,脸上扬起一抹和蔼:“当然,这个观日台,我特意找人测量过,最佳位置。”

    “噢——”

    叶子轩对着前方忽然吼出一声,发泄着心中的力量和壮志,他凌晨五点就接到老山的电话,让他早上过来顶峰花园跟老人吃早餐,虽然叶子轩不知老人找自己什么事,但还是第一时间跑了过来,也正因为来的迅速,看到眼前的壮观。

    叶无锋一脸平和看着叶子轩肆意喊叫,眼神有着说不出的怜爱和疼惜,他伸手摸摸叶子轩的脑袋道:“孩子,这些年让你受委屈了,分离十三年,好不容易回归,又遭遇两个堂哥的算计,还有三帮的打压,内忧外患,不过如此啊。”

    叶子轩侧头向慈祥的老人一笑:“爷爷,昨晚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两位堂哥也受到应有的惩罚,未来的困难也终究会消散,我一直相信,这世上没什么过不去的坎,很多揪心揪肺的事情,一年后回头看看,你会发现,全都不是事。”

    “哈哈哈!”

    听到孙子这一番话,叶无锋发出一阵爽朗笑声,让门外的老山微微睁开眼睛,感受爷孙的融洽:“天龙,我很好奇你这十三年怎么过来的,你现在才二十岁,却给人一种八十岁的豁朗,我也是今年才顿悟到,世上没有过不去的坎。”

    老人脸上有着欣慰:“我听你母亲说过,这十三年你一直被一个老头照顾,从你的心态变化和才艺双绝判断,这十三年,他只有对你好,没有对你坏,能够把一个自闭的叶天龙,调教成现在才华横溢的叶子轩,他一定是一个奇人。”

    “有没有想过,把他请到叶家来,让我和你父母好好感谢?”

    叶子轩认祖归宗之后,秦夕颜也探听过叶子轩这十三年的生活,多少知道达摩洞和面具老头,只是出于感激和尊重,他们并没有跑去达摩山做多余的事,免得打扰世外奇人的清修,但它始终是一份天大的恩情,叶无锋希望表达谢意。

    叶子轩双手抓着灰色栏杆一笑:“我给他发了几个短信和邮件,传达了叶家和我的谢意,可他没有太多反应,只是回了一句好好混就了事,爷爷,你也不用惦记着谢他,更不要派人去达摩山找他,他是一个怪人,不喜欢世俗礼仪,****其他书友正在看:天火大道无弹窗。”

    “再说了,他养了我十三年,我也没少伺候他啊。”

    在叶无锋拍拍叶子轩肩膀时,叶子轩补充上一句:“这些年,我除了练武和学习之外,其余空闲时间都给他采药了,整个达摩山都快被我翻完了,几屋子的药材价值连城,也算是我对他一点谢意,将来有机会,我再请他来叶家吧。”

    叶无锋多少猜到两人怕是有协议,不能向外界太多透露,当下也就不再勉强:“心里记得恩情就行,就怕你在繁华红尘中,忘了曾经朴实无华岁月,咱们施予他人的恩情,可以不在乎,可以忘记,但欠人家的恩情,就一定要报答。”

    叶子轩恭敬回道:“天龙铭记老爷子教诲。”

    “孩子,你知道我最欣赏你什么吗?”

    老人的声音变得浑厚:“担当,情义,你昨晚的表现,我非常喜欢,你没有为了清白,火急火燎把过错全推到你嫂子身上,避免她一人承受全部人的讥嘲,另外,你心里清楚三枚血羽箭货真价实,你为了叶家和谐却愿意说它高仿。”

    叶子轩微微一怔,随后苦笑一声:“还是瞒不过爷爷。”

    叶无锋一握叶子轩的胳膊:“不是爷爷慧眼如炬,而是我知道,月婆婆是绝对不会看走眼的,三枚血羽箭没有水分,白色身影即使不是叶天荡,也跟燕家有脱不了的关系,但你没有把事情当众点破出来,你是不想叶家六国大封相。”

    “你给老二和燕家留了一条退路,不然昨晚就不仅是这点动静。”

    叶子轩叹息一声:“我只是知道有人想要叶家动乱,所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叶无锋很是赞赏:“这也是我决定支持你的缘故,你没有兴风作浪的私心。”

    叶子轩微微低头:“谢谢爷爷夸奖。”

    “你父亲跟我说过你的雄心壮志。”

    看着渐渐东升的太阳,沐浴冷风的老人忽然话锋一转:“你的想法很有意思,也让我很欣赏,只是你父亲说的没错,你选的是一条最艰难最凶险的路,你统率叶宫称霸,就是在走一条不归路,每时每刻,都有可能面临死亡的危险。”

    老人不忘记提醒叶子轩:“叶家可以替你消掉官方压力,但不会过多干涉江湖恩怨,庙堂有庙堂的底线,江湖有江湖的规则,你选择江湖,最终的结果只有两种,一是你踩着白骨上位,实现宫旗天下的壮志,二是你成为一根白骨。”

    在叶子轩神情平静聆听时,老人又淡淡抛出一句:“现在你两位堂哥犯错面壁思过,而你和兮兮是此次事件受害者,此时你提出什么要求,哪怕接管你两位堂哥的资源,也不会有人说半个不字,孩子,你要不要重新考虑一下选择?”

    “母亲曾经也劝过我,让我入主叶秦集团。”

    叶子轩脸上扬起一抹光芒,很是感动家人关怀:“只是正如我所说,很多时候,上了船,根本没有机会下来,只能一条道走到底,走到最后,我相信会是一条阳光大道,天行健,君子自强不息,混江湖的人,也一样要有奋斗信念。”

    “人是要有野心的,世界很大,即使政府再怎么英明,也有光辉照耀不到的黑暗面,而这正是叶宫争夺的东西。”

    叶子轩看着老人:“我想,在爷爷心里,恐怕也希望我掌控整个华国黑道。”

    叶无锋挺直腰板,手指一点前方道:“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命运,就如这海上日出一样,无论是阴云雾霭,还是风和日丽,每一天的太阳,都要循着同样的轨迹,东升西落,但要想灿烂辉煌,就要有破云雾而出,让天地变色的本事。”

    “我不知道有没有天地变色的本事,但我觉得至少可以放手一试。”

    叶子轩也看着倾泻光芒过来的太阳,言语也带着一股子坚定:“爷爷,如果当年,你选择留在家里放牛种田,而不是去参加红军,那么,爷爷就算再有本事,也不过是一个种田放牛能手,绝不可能成为指挥千军万马的共和国将军。”

    “哈哈哈!”

    叶无锋闻言又笑了起来:“小子,连爷爷都调侃,行,你自己的路,自己决定,爷爷和叶家从此不再干涉,相反,爷爷还会给你交一个底,从现在开始,叶宫不用顾忌官方的压力,只要你师出有名,问心无愧,明面的事,叶家扛。”

    “但江湖的事,由你自己来。”

    叶子轩眼睛亮起:“谢谢爷爷。”他今天算是彻底得到老人的肯定和支持,叶子轩期盼已久的政治庇护总算到来,他再也不需要忌惮官方的态度,看着旭日东升,沐浴着血色天光,衣襟当风,万物尽在脚下,叶子轩一时间豪情万丈。

    放手一战!

    在叶子轩吃完早餐离开哨所后,老人又重新躺回破旧的摇椅上,看着从门外撒入进来的阳光,他把目光望向苍穹:

    “老山,你说,他能飞多高?”

    老山闪出:“天有多高,他有多高。”

    叶无锋眼睛微微眯起:“评价这么高?”

    老山犹豫着开口:“他不像是要称霸黑道。”

    叶无锋来了兴趣:“哦?那是什么?”

    老山挤出三个字:“打江山。”

    PS:谢谢喉咙太清脆打赏本作品100逐浪币、羁旅打赏本作品100逐浪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