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三百八十二章 告诉他,我来了

天才布衣 第三百八十二章 告诉他,我来了

  第三百八十二章告诉他,我来了

  早上八点,天秦花园。(笔趣阁)

  叶子轩端着一碗刚刚熬好的中药,脚步轻缓走入梅子书的卧室,他始终惦记着后者的病情,这些日子也不遗余力延长梅子书生命,他希望梅子书能够活久一点,所以无论叶子轩多么忙碌,都会在掐算好的日子,给梅子书熬上一碗药。

  房门一推就开,涌来一股淡淡却好闻的药味,这是长年累月服药积累的气息,叶子轩呼出一口长气,走过玄关正要喊叫梅子书,却见梅子书正行云流水的练功,房间四周,摆满着不少白纸,梅子书站在中间,拳起,脚伸,很是好看,

  随着他每一拳或是每一腿击出,不多不少总有一张白纸被拳风或腿风带起,其他的白纸无论相隔多近却是纹丝不动。

  在叶子轩的欣赏目光中,摆放的十八张白纸都被梅子书带动起来,在空中晃悠悠漂浮旋转着,而每当一张白纸有下坠的趋势,梅子书都会击出一拳或踢出一脚,而白纸便会被持续掠起,在空中慢慢飘浮,叶子轩没有出声,安静看着。

  “呼!”

  梅子书拳法越打越快,五分钟后,整个人就成了一抹幻影,漫天遍地都是拳头腿影,而十八张白纸更是没一张落地,更奇怪的是,无论梅子书如何变换身形,或者如何出拳踢脚,他的身体的任何部位,都没有实际触到任何一张白纸。

  叶子轩想到一句诗词: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在叶子轩念头转动之时,梅子书一声低喝,行云流水的身形猛地定住,随后敏捷的刺出一支铁钎,铁钎滑过一道漂亮的轨迹之后,如迅猛的流星击中了第一张白纸,嚓!白纸被穿在铁钎上,去势不减,紧接着撞上了第二张第三张……

  每一张白纸都没避免被刺中的命运,十八张全部挂在冰冷铁钎上。

  在梅子书缓缓收功从铁钎取下白纸时,叶子轩端着中药笑着走上去,声音响亮而出:“不错,不错,一钎十八纸,再淬炼三五年,估计你可以达到三十纸,不过我建议,你还是休养为主,没事不要轻易动武,这对你身体很是不好。”

  梅子书见到叶子轩恭敬喊了一声叶少,随后笑着接过话题:“我以前是天天练武,自从听了你的建议,半个月才热一次身子,没法子,习武多年,身体已形成了反应,十天半月不出一身汗,很难受,不过叶少放心,我会注意强度。”

  曲不离口,拳不离手。

  叶子轩懂得这个道理,也清楚梅子书向来有分寸,所以笑了笑就没再说什么,他把中药递给梅子书开口:“本来昨天就该给你熬药,无奈出了一点事端忙到现在,我刚熬的,火候差一点,不过不会削减太多作用,你趁热把它喝了。”

  梅子书把中药接了过来:“谢谢叶少。”随后轻声问出一句:“风波都摆平了?”

  叶子轩轻轻点头,但没有把细节说出来,毕竟是叶家的家事,还是见不得人的丑闻:“叶宗和叶天荡两人受到惩罚,至少半年不会再算计我们,内忧外患,现在内忧基本去掉,只要集中精力灭掉洪青龙,咱们在京城就算站稳脚跟。”

  梅子书捧着瓷碗问道:“你还坚持自己犯险?”

  叶子轩叹息一声:“这是最快最有效的方式。”

  梅子书目光炯炯看着叶子轩,足足半分钟才离开,随后端着药走到一扇墙壁,掀开一张白色的纱布,露出一个黑板,一边喝着中药,一边无奈开口:“既然你决心已下,我再劝告也没意义,只是希望你部署前,看一看敌我势力图。”

  黑板上,写着叶宫和洪青龙的优势、劣势,还有其余外界的影响因素,宋禁城、五联会、叶宗、叶天荡等势力历历在目,相比盟友来说,敌人要旺盛十倍百倍,梅子书舔舔甘苦的嘴唇,拿起一个粉笔擦,把叶宗和叶天荡两名字抹掉,

  “少了两个内忧,没有了官方压力,但外患依然强大,****卿不自矜无弹窗。”

  梅子书手指轻轻敲击黑板开口:“白狐跟你,可以抵消,百名叶宫子弟,可以对抗洪青龙残存精锐,短时间内,双方势力可谓不相上下,可是你要看到,五联会和宋禁城还没有动静,叶宫血洗了枫叶街,你觉得五联会会就此罢休?”

  “沉寂下去的宋禁城,会因为你的救命之恩,不把握这机会捅刀子?”

  叶子轩脸上没有太多波澜,望着黑板的势力交错一笑:“宋禁城营造的危险,沈万千可以弥补,胖子最近销声匿迹,不代表他跟宋禁城恩怨消除,很大可能是躲在暗中看戏,找到机会给宋禁城一记重击,这也是宋禁城沉寂的要因。”

  “他不知道沈万千要做什么,所以对我也按兵不动。”

  叶子轩脸上流露出一股信心:“因此不用担心宋禁城的压力,就算他要玩花样,也过了最佳时机,叶家现在已经宣告无条件支持我,宋禁城没有机会捅刀子,他一旦对我动手,就会引发叶家介入,到时他失去的只会比得到的更多。”

  在梅子书若有所思点点头时,叶子轩又补充上一句:“五联会倒是一个隐患,枫叶街一战后,宋光石就没了声息,让人看不透他是怕了,还是蕴含阴谋。”他随后笑了起来:“当然,宋光石怕我是不可能的,他更多是寻思弄死我。”

  梅子书低声问道:“我们有哪张牌可以压制它?”

  叶子轩看着画板上势力,手指轻轻点在一个组织:“它!”

  “叶少,收到消息。”

  就在这时,白秋画重重敲响了房门,打断了两人的交谈,把收到的最新消息告知叶子轩:“青千颜一个小时前,给京城的大小黑帮发了邀请贴,让他们中午到洪青龙旗下的宝瑞酒店一聚,听说青千颜希望他们撇弃前嫌,一致对外。”

  叶子轩闻言一愣,随后淡淡一笑:“想要抱团对付叶宫?也不知道是最近打击厉害,还是昨晚一事已被探知,青千颜准备狗急跳墙,聚集整个京城黑道来对付我,不过这也是一件好事,可以让我看一看,咱们有几个敌人几个朋友。”

  白秋画对叶子轩的乐观掠过一丝苦笑,随后轻声提醒着后者:“叶少,我们面对洪青龙势力已是苦苦支撑,如果再让洪青龙拉拢到其余黑帮,虽然都是乌合之众,但蚁多咬死象,依然会给我们造成不小打击,咱们是不是该做点事。”

  梅子书也点点头:“没错,不能让他们结盟,否则我们承受压力更大。”

  叶子轩伸伸懒腰:“不急,先让他们好好聚会,聚完了,咱们再给他们送礼。”

  他向梅子书微微偏头:“炮哥和李红鹰现在情况怎样了?”

  梅子书轻声回道:“炮哥兵强马壮,现在有五百名可用精锐,一千名外围子弟,只是人心不稳,让他们对付其余黑帮估计没问题,让他们对付三帮估计有点抗拒,上次伏击龙剑他们,就有不少人手软,所以真正的死忠撑死两百人。”

  白秋画出声附和:“李红鹰办事效率比我们想象中要高,钱砸过去了,他的队伍也拉起来了,现在有两百多名朝鲜人加入,其中大半是退役兵,虽然一个个看起来面黄肌瘦,但下起狠手毫不眨眼,这两天经过整顿,开始像模像样。”

  “让他们养精蓄锐。”

  叶子轩抛出一句:“两堂各给一千万,我要两百名亡命徒。”

  白秋画点点头:“明白。”

  此时,澳门黑沙海滩,一座临海的大别墅,一个身穿灰衣的中年男子,坐在一块凸出岩石上,安详的神态中透着威严,手里握着的鱼竿更是稳如泰山,只有鱼线在风中弯曲,灰衣男子的身后站着两男两女,他们都同样穿着一袭灰衣。

  “哗啦!”

  当中年男子手里一沉扯出一条大鱼时,一个年轻男子从不远处跑了过来,走到中年男子身边毕恭毕敬:“阁主,京城来电,叶子轩获得叶家全部资源支持,他的官方道路再也没有阻滞,情报还显示,叶宫近期将会跟洪青龙大决战。”

  中年男子显然就是上官龙了,他一边如水平静听着汇报,一边把钓到的鱼放入桶里,随后嘴角勾起一丝弧度:

  “这小子,要开始腾飞了,没让我失望。”

  年轻男子随后又挤出一句:“洪青龙似乎也得到这个消息,所以青千颜邀请京城黑道聚餐,想要联手对抗叶宫。”

  “第三个消息,宋思妃这些天连连登上八宝山,好像要请宋天道出手。”

  上官龙眼睛微微眯起:“那些不成器的黑老大想要找死吗?这个时候跟洪青龙绑在一起,那就是自取灭亡。”

  年轻男子低声问道:“阁主,我们要不要杀掉那些老大?”

  “不用。”

  上官龙的语气很是平静:“他们和洪青龙还不够叶宫折腾,我一点都不担心各大黑帮跟洪青龙联盟,我担心的是联盟幌子之下的阴谋,朱雀,你带你旗下一阁前去京城,不用盯着洪青龙,也不用盯着各大黑帮,专门盯着宋家就是。”

  “说不准,宋家高手会借着联盟幌子,对叶宫来一个黑云压城呢,十三年前,他们可是对唐宫来了一回。”

  一个清秀女子恭敬出声:“是。”

  上官龙淡淡开口:“玄武,拿我帖子去八宝山,找到宋天道,告诉他。”

  “我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