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三百八十五章 子夜歌

天才布衣 第三百八十五章 子夜歌

  “白妹妹,就这样让叶子轩他们走了?”

  在叶子轩和一干老大离去、厢房恢复平静之后,青千颜挥手让人把现场清理干净,随后走入那个小里间,望向正眺望窗外的白狐,压低声音:“他太放肆了,带着人闯入进来不说,还杀掉三人,带走赵太保,让联盟效果大打折扣。(笔趣阁)”

  她的俏脸带着一股寒意:“英雄会等几个老大,离去的时候都神情犹豫,如果不是看在我们枪多人多的份上,只怕他们要当场把箱子留下,显然叶子轩的手段让他们感觉到忌惮,不狠狠把叶宫威风压回去,那些黑老大迟早会反水。”

  白狐把目光从窗外收了回来,声音轻柔而出:“姐姐,别担心,虽然叶子轩杀出威慑了不少人,也让各位老大对叶宫心存忌惮,但我们终究顺利联盟不是?死了三个人,固然呈现了叶子轩的手段,但也激起东北帮他们的血性不是?”

  青千颜点点头:“这倒也是。”

  白狐看着桌上琴弦:“还有一点,你我从来就没有希望,借助联盟力量对付叶宫,之所以有中午的英雄帖,不过是我们要营造联手的大势,英雄会他们肯对叶宫动手,是一件天大的好事,不肯下手,也无所谓,我们有其余生力军。”

  “我们只是要联盟的壳,这样人手周旋空间大很多。”

  青千颜思虑一会,随后叹息一声:“看来是我固执了。”

  白狐的耳朵微微动了一下:“我刚才让叶子轩他们离去,有两个原因,一是叶宫有备而来,死磕到底只会两败俱伤,单单俩燃气瓶就扼杀双方生存空间,二是我已经试出叶子轩重伤,今晚再动手有更大胜算,没必要此时鱼死网破。”

  她想到手里的棺材板,想到叶子轩的伤势,眼里就多一抹清亮:“很多恩怨,很多悬念,都会在今晚有一个了断,姐姐不要在意一时得失,最终的胜利才是胜利,我可以向你保证,明天的这个时候,叶宫分堂很可能就不复存在了。”

  今晚的较量,各有算计,结果也一定惨烈,只是白狐觉得洪青龙必赢。

  青千颜眼里流露一丝杀机:“一定不复存在。”

  “帮主,收到一个坏消息。”

  就在这时,房门被人轻轻敲响,随后一个洪青龙子弟走入进来,神情凝重的汇报:“四十分钟前,就是叶子轩杀掉东北帮老大的时候,东北帮遭受到叶宫袭击,八十名成员全部被杀,很多人连武器都来不及拔出,一个活口都没有。”

  “袭击者在现场留下一片叶子。”

  青千颜美丽眸子瞬间一冷,拳头无形中攒紧,低声喝道:“叶宫!一定是叶子轩派人做的,这小子,出手还真狠啊,知道杀了东北帮老大,必会遭受后者无情报复,或者跟洪青龙结成死盟,所以一不做二不休,斩草除根免留后患。”

  白狐也是微微沉默,良久叹息一声:“获得叶家支持,叶子轩做事越来越狠辣啊。”

  挥手让洪青龙子弟知会各位老大小心后,青千颜的俏脸也涌现一丝恨恨不已:“可不是,以前没有叶家资源支持,叶子轩杀人放火还会掂量后果,至少会迂回实现目的,现在却很直接摆明态度,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真是中山狼。”

  “想不到汤兮兮一事,不仅没有让叶子轩浸猪笼,还让他因祸得福得到叶家支持。”

  白狐脸上恢复了平静,随后看着青千颜淡淡一笑:“叶子轩因祸得福,姐姐的密友只怕也心愿所成,叶宗和叶天荡被丢入大理寺反省,手中资源尽数分到其余人手里,这于他也是一件好事,只是要叮嘱他小心,叶子轩这人不简单。”

  青千颜看着白狐,眸子眯起,没有说话,寻思白狐是不是知道太多了?

  “姐姐不要多想,妹妹没有多余意思,只是善意提醒。”

  白狐似乎看出青千颜在想些什么,捏起几根断裂的琴弦笑道:“好了,距离今晚交换人质还有十个小时,咱们按照计划外松内紧,你负责跟各位老大深一步沟通,我去紫荆城*,现在局面没有她的援手,咱们多少有点变数。”

  青千颜点点头:“好,你小心一点。”

  在白狐和青千颜算计着叶宫的时候,叶子轩却像是完全感觉不到凶险,带着人风轻云淡走入古聊斋,或许都知道汤兮兮跟叶宗的变故,大厅数十名工作人员都情绪低落,少了昔日的蓬勃焕发,显然对古聊斋和自己的未来充满着迷茫。

  见到叶子轩的出现,不少人微微一怔,随后笑着迎接上来打招呼,尽管谁都没有想到,叶子轩不仅没有避忌,反而大摇大摆出现古聊斋,但清楚他地位的众人不敢有丝毫非议,也清楚得罪不起,全都毕恭毕敬的喊了一声:“叶少。”

  叶子轩微微偏头:“汤老板呢?”

  一名工作人员低声一句:“叶夫人、、不,汤老板在后园。”

  商叔也走了上来:“她从早上到现在都没吃东西,熬的粥一直在保温,她一口都没吃,张小姐离开后,她也不要别人陪伴,一个人呆在后园,叶少,你跟汤老板聊得来,请你劝她吃点东西吧,无论未来如何,身子终究是最重要的,****好看的小说:天择全文阅读。”

  “把粥端给我。”

  叶子轩笑着点点头,随后就捧着商叔端来的热粥,穿过珠帘向后园走了过去,走到花园时,一阵呜呜咽咽的笛声,透过午风,悠悠传来;笛声中充满了散不去的哀愁,只听着这声音,便可想象得到吹笛的人心中那深沉的悲哀和幽怨。

  这种心境,不用细问也知道是汤兮兮,只是叶子轩脸上有一丝诧异,怎么以前没听过汤兮兮吹笛呢?这水平已经堪比大师了,在念头转动之中,叶子轩走到后园扫视,视野中,一座凉亭里,一个红衣女子背对着叶子轩独坐在石凳上。

  香肩如削,发云高挽,纤细的腰肢盈盈一握,只看高挑背影,叶子轩就认出正是汤兮兮,只是完全看不出妖媚,更多是一份清冷脱俗,但在这凄凄冬日萧杀冷风之中,又有这凄婉悠扬的笛声回荡,越发显得汤兮兮是如此的孤单落寞。

  “人生愁恨何能免,销魂独我情何限!故国梦重归,觉来双泪垂,高楼谁与上?”

  “长记秋晴望,往事已成空,还如一梦中。”

  端着热粥的叶子轩静静站在亭外,沐浴着冷冷午风,微微闭上眼睛,倾听着这犹如天籁之音的悠扬笛声,心思恍恍惚惚,如同自己又听到了白狐的琵琶,听到了李后主的无限的愁恨,一曲《子夜歌》,一样的哀婉,一样的如泣如诉…

  在这一刻,叶子轩能够清晰感觉到,汤兮兮的孤独寂寞,还有彷徨无助。

  在这凄怨的笛声中,连风声好像也变得呜咽起来,笛声渐渐低沉,如同一缕细细的丝线在风中摇曳,最后彻底消散在冷风中,汤兮兮端坐不动,放下手中笛子,幽幽一叹,显得那样苍白无力,叶子轩心有所感,忍不住也是轻轻一叹。

  声音虽轻,但汤兮兮却能听清,霍然身,美目看着叶子轩:“天龙。”

  叶子轩扬起一丝笑意,悠然迈步走进了凉亭:“嫂子不仅出得厅堂,入得厨房,更是玩得一手好笛,宗哥失去你,真是他天大的不幸,只是嫂子没必要纠缠往昔,这世界没什么过不去的事,昨日还是风雪交加,今日已是阳光普照。”

  “嫂子,你应该向前看,美好的生活等着你呢。”

  汤兮兮放下手中的笛子,起身向叶子轩挤出一丝笑意:“天龙,谢谢你的劝导,我不会想不开的,我会努力活着,还会活得好好的,只是你不该来找我,不是我在意自己的清白,我现在就是一介小女子,哪还会在乎什么流言蜚语?”

  她挥手邀请叶子轩在凉亭坐下,沐浴着斑驳的阳光:“我担心让你声誉受损,毕竟你现在是叶家第三代的领袖,很大概率是叶家未来继承人,如果跟我扯上什么不清不白的关系,会对你的前程有所影响,怎么说,我曾经是你嫂子。”

  “清者自清。”

  叶子轩淡淡一笑:“问心无愧,嫂子曾经遵循这个原则,无视外界的流言蜚语,怎么经过昨日一事,就变得怕了?在意他人看法了?这可不像我那没心没肺的嫂子,再说了,你都不在意外人的眼光,我堂堂男儿,又岂会在意这些?”

  汤兮兮俏脸无奈,红唇轻启:“你呀,完全没有大少的样子。”

  叶子轩跟汤兮兮调笑一句:“我本来就不是什么大少,我就是一个任性的孩子。”随后他话锋一转:“嫂子,我知道宗哥对不起你,也知道他伤害你很深,但是从刚才笛声判断,你还是很在乎她的,如他改过,你们有没有复合、、”

  “没有!”

  汤兮兮毫不犹豫的摇头,斩钉截铁的回道:“我确实有点感伤,但不是放不下叶宗,而是可惜曾经的美好岁月幸福时光,他昨天所作所为,我是绝对不会原谅的,一个把妻子当成筹码推给别的男人的丈夫,还有什么值得妻子眷恋?”

  “我跟他,算是完了,永远都不会复合。”

  汤兮兮很肯定的给叶子轩一个底:“不过我现在也不恨他了,或者说,不值得仇恨,经过一晚的思虑,我发现叶天荡说的是对的,我对叶宗没有多少利用价值,估计连青千颜十分之一都比不上,所以他一箭双雕踢开我,可以理解。”

  叶子轩摇摇头:“你比青千颜好多了。”

  他想说青千颜跟叶天荡都有一腿,但最后还是打消了念头。

  随后,他又听到汤兮兮语气坚定:“这事也给我上了一堂课,昔日选择经营古聊斋是正确的,起码我还有点自己的东西,而且过不久我会去关外发展,不是我想叶宗见到我多能干,而是要让他知道,我想要拥有的,绝对能够拥有。”

  叶子轩微微一愣:“嫂子,你要去关外?古聊斋怎么办?”

  “是的,我想离京散散心,古聊斋有商叔盯着,不需要我亲力亲为。”

  汤兮兮美丽眸子闪烁着一抹光芒:“天龙、、别叫我嫂子了,我已经不是叶家人了,你叫我兮兮或者汤姐吧。”接着又流露一抹感激道:“天龙,谢谢你对兮兮做的一切,最艰难的时候,是你陪着我一起熬过,兮兮真的很感谢你。”

  “兮兮欠你一个人情。”

  看着容颜憔悴的丽人,叶子轩眼里划过一抹疼惜,随后绽放一抹笑容,轻声接过话题:“嫂子,你欠我人情,那现在就还给我吧。”他把热乎乎的肉粥,放在汤兮兮的面前笑道:“来,把这碗粥吃了,吃干净,这就是还我的人情。”

  没什么胃口的汤兮兮神情犹豫,想要拒绝又不知说些什么。

  “来,张嘴。”

  叶子轩拿起汤匙,干脆利落的舀一匙,送到汤兮兮的嘴边。

  汤兮兮下意识张嘴,一匙热粥入口,心里荡开一抹涟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