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三百八十八章 深夜厮杀
    第三百八十八章深夜厮杀

    一箭西来,直取七熊。△笔趣阁☆

    面对这一招围魏救赵,墨七熊的嘴角牵动一下,没有躲闪也没有对箭,相反不顾危险直接放箭,偏移箭矢取青千颜,同时一挥山寨天王弓,呼啸声中,墨七熊不仅见到长箭射中青千颜的肩膀,还见到被自己打中的血羽箭偏飞出去。

    墨七熊的脸颊被炸裂的箭羽,划出了一道狰狞非常的豁口,只是他没有半点在乎,染血的神情杀意纵横,他怒吼一声向中箭的青千颜扑过去,两名横挡的洪青龙子弟连武器都没挥出,就筋骨断裂跌飞出去,途中还对着天空喷出鲜血。

    只是墨七熊很快又见到面罩男子张弓,三箭在手,毫不留情对他连射了过来,气势如虹。

    “当当当!”

    墨七熊能够感觉到三箭的杀意,只能停滞冲前态势,一挥长弓,三声脆响,硬生生把三支长箭拍落下来,只是每拍一箭就后退两步,虎口和嘴角同时流淌一抹血迹,当他把第三箭挥落在地时,墨七熊已经向后退出七步,回到了原点。番茄小○说○▽○网.☆

    他的右臂此时有着酸麻,像弹琵琶一样乱颤着,丢掉山寨天王弓后,手腕才恢复几分平静,白色身影连击未中没再出手,面孔在摇动不已的灯光下忽明忽暗,而青千颜也被洪青龙子弟挥刀护住,再也不给恨恨不已的墨七熊袭杀机会。

    白色身影救下青千颜之后,一如既往地藏匿身躯,像是一点水融入洪青龙阵营,顷刻没了影子和气息。

    他从来都不全力出手,但每次出手都能奏效。

    “杀!”

    牵一动全身,墨七熊的杀局被白色身影破掉,意味着双方再无缓和余地,叶子轩也不再废话,身子一纵就向白狐扑了过去,步伐远远越方才的度,顷刻间势大力沉的一拳已经冲向白狐面门,这种敏捷度让周围数人齐声惊呼。

    世间能有几个人将平实刚猛的拳法,演绎出如此炫目的效果?

    几名洪青龙子弟下意识要阻拦,他们也确实有了相应行动,只是度相比叶子轩慢了很多,刀锋劈出,人已消失,只留下淡淡灯光,叶子轩再度出现,已站在白狐的面前,拳头直冲,白狐嘴角依然是恬淡笑意,眼神却蓦然绽放异彩。番☆□茄○小说○网○

    她的双手在胸前左右划弧抱一浑圆状,双手粘住叶子轩这惊人的一击。

    叶子轩马上脚步微微后撤,将白狐的整只手臂带向身侧,然后双手松开将从身边冲过的白狐拉住,右手一掠。

    “扑!”

    手背在丰满的胸口抚过,把白狐的推出了好几米。

    叶子轩淡淡开口:“白小姐,毒伤果然没痊愈啊。”

    “再来。”

    吃了小亏的白狐嘴角微微牵动,这一推于她没有大碍,只是胸部被袭让未经人事的她脸颊烫,单脚猛然蹬地,地面顿时深陷脚印,身子一弹,一翻,砰砰砰!白狐在空中对着叶子轩踢出一连串闪电般的连环脚,腿势愈加狠辣快捷。

    才艺双绝的白狐面对真正的强者,第一次释放如此滔天的战意。

    面对白狐突然猛烈密集的攻击,叶子轩以不变应万变,右手在半空连连画出圆圈,格挡着白狐踢过来的连环脚,在白狐攻势微微一滞瞬间,左手一记弯弓射虎,结实打在白狐的腿上,左手借力的叶子轩,迫使半空的白狐再一次落地。番△☆茄小◇△说网▽

    这一次叶子轩没有等对方缓过神动攻势,脚步一挪就到了白狐的面前,一拳轰出。

    “砰!”

    白狐身子一纵撤身,同时双手抱圆将那一拳巧妙卸去,然后一个肩膀借力撞在叶子轩胸口,叶子轩退出了两步。

    平分秋色。

    在两人大打出手的时候,一场黑道厮杀也在幽深的夜色中上演。

    洪青龙精锐明显多于叶宫子弟,七百对二百四,洪青龙占尽了人数上的优势,但墨七熊、空小寒和炮哥他们没有丝毫惧意,他们的眼睛望着一片又一片的敌人,快地扯出一根红色布条,把手掌和武器缠住,以求出最大杀伤效果。

    夜色中弥漫的浓重杀机,笼罩住了每一个人,气氛诡异而沉闷,近千人对峙没有出任何叫骂声,只是一边调整队形推进,一边紧张盯着对方动作,呼吸粗重,任何一个人都知道,此刻嘴上逞威风没有意义,拿命相拼才是真正王道。番△☆☆茄小▽说网▽

    拼命也就是为了活命,这是黑道厮杀永恒不变的真理。

    “兄弟们……给我杀…………杀!”

    浑身是血的青千颜靠在一名亲信身边,指着墨七熊和炮哥他们低喝一声:“杀了他们,一颗脑袋一百万。”

    “杀!”

    在炮哥把棺材板绑在背后握着两把砍刀时,近百名洪青龙精锐最先挥舞军刺,提着一块铁板向炮哥他们冲杀了过来,其余人则从两边合围,一颗脑袋一百万,绝对是一个诱惑力数字,一个晚上砍上十几个人,明天就可以拿着钱退休。

    在很多洪青龙子弟看来,扯大旗虚张声势的叶宫子弟,完全就是乌合之众不堪一击,砍十颗八颗脑袋没有太大问题,所以冲锋的很是肆无忌惮,期待一个回合就冲垮叶宫阵脚,朦胧的灯光中有数不清的人影攒动,流淌着浓郁的杀气。

    墨七熊、空小寒和炮哥齐齐举起武器,身后两百多人也都嗷嗷直叫,赵太保见到敌人冲了过来,一挥手中大旗:

    “杀!”

    随着叶宫大旗的向前挥舞,墨七熊右手一挥,他统率的数十名叶宫子弟,马上趴低身子,左手一抬,近百支弩箭飞射出去,嗖嗖嗖的响个不停,三十多名冲在前面的敌人来不及躲避,大腿或胸口中箭,伴随惨叫,溅射出一股股鲜血。

    冲锋的洪青龙精锐脚步微微停滞,挥舞左手的铁板格挡,把大部分箭矢扫落在地,随后也一抛手中军刺,军刺一闪而逝,放箭的十多名叶宫子弟身躯一震,惨叫着摔倒在地,墨七熊接过两把军刺,怒吼一声反射回去,没入两人胸膛。

    两名敌人一头栽倒。

    “放!”

    在数十名叶宫子弟迟缓对方攻势后,炮哥也向旧部吼出一声,随着这个指令出,六十多号人反手摸出一把短斧,对着再度冲锋的敌人一抛,六十把斧头闪电般往敌阵激射而去,铁板破裂血肉横飞,二十多名敌人东歪西倒摔倒在地。

    后面没有铁板横挡的人,更像被狂风扫落叶般纷纷中斧,眼睁睁瞧着死神的来临,在斧头纷纷落尽之后,洪青龙精锐也抛出一把把弯刀,绞杀二十多名叶宫子弟的生机,还没有近身肉搏,双方就倒下不少人,浓郁血腥瞬间填充夜空。

    教堂也变得更加阴森可怖。

    “杀!”

    各施手段击杀对方不少人后,双方的距离也再度拉近,进入短兵相接,墨七熊三人同声大吼,以相同的姿势、动作冲向洪青龙的人,敞开的风衣随风飘动,威风凛凛,墨七熊就像是一把长刀,坚硬锋利的冲向洪青龙攻来的先锋队伍。

    两帮人马挥刀狂奔着,数秒之后,双方冲在最前边的人接触在一起,狭路相逢勇者胜,在这空地上,厮杀依然是勇者胜,一张张由于极度兴奋而显得狰狞的面孔,一把把闪着寒光杀气逼人的利器,构成一副令人血脉暴涨的厮杀场面。

    赵太保带着数十名混混,没有冲锋,但死死扛着大旗挥舞,为叶宫助威:“冲啊!”

    墨七熊在跟洪青龙精锐接触的瞬间,像是猎豹一样腾身跃起,手中两把薄刀连连砍出,刀光像是闪电一样,在众人眼神一闪而过,四名敌人还没来得及反应,他们闪烁兴奋的面孔僵住了,血水飞溅,每个人的脖子上都多了一道血痕。

    四人生机熄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