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三百九十五章 白狐死去

天才布衣 第三百九十五章 白狐死去

  第三百九十五章白狐死去

  在白狐后退三步脱离阵营时,朱雀正把目光落在宋家飞鹰领。≥文≌小≮≯说≥

  后者显然也看出朱雀要对他动手,一直沉默的他眼里迸射一丝炽热,他没有跟天衣阁杀手交过手,但知道那是专门杀人的利器,他不知道对方为什么要介入恩怨,但心里很清楚,今晚必须把对方和叶子轩留下,他们身份已经被暴露。

  宋氏十大飞鹰,专门替宋家暗地里做事的一支力量,除了默契配合和足够忠诚之外,还有就是他们相当神秘,整个华国都没有几个人知道十大飞鹰跟宋家关系,如今被朱雀一语点破出来,不杀掉朱雀他们和叶子轩,宋家怕是有难了。

  叶子轩肯定会兴师问罪。

  想到这里,飞鹰领呼吸变得急促,反手摸出一把军刀,抬手,挺胸,盯着面前的朱雀,他觉得自己就像是操控生死的神明,朱雀每一步,每一举动甚至呼吸,都在他的意料之中,他有绝对的信心,当朱雀再上前时,便会命丧黄泉。

  朱雀根本当然知道那是对方最佳攻击距离,但她毫不犹豫的踏前一步,飞鹰领也不知道如何动作,右手一花,军刺出鞘,抬起,劈杀,很简单的三个动作,但完成的是如此自然,如此和谐,如此快,就像本身就是一个融合动作。

  叶子轩暗暗点头,这些家伙还是有点水准。

  “呼!”

  军刀已带着劲风,急削这朱雀的左肩。

  眼里不带感情的朱雀居然也不避不闪,手中长剑也用相似动作,急削飞鹰领队的左肩,叶子轩眼皮跳了一下,感觉朱雀的招式和血衣有着异曲同工,只是相比后者更加纯熟和老道,当然,杀伤力也巨大,不过飞鹰领队的身手也不弱。

  他招式明明已用老,突然悬崖勒马,转身错步,刀锋反转,一记倒打金钟,刀光如匹练般反撩朱雀的胸肋。

  来势凶猛,只是朱雀依然平静,长剑一偏也刺向飞鹰领队胸骨,她出手虽慢了半着,但剑身比军刀要长,飞鹰领队若不变招,纵然能将对方立毙刀下,自己也万万避不开对方的这一剑,朱雀不要命,他却还是要命,他生活富贵着呢。

  “杀!”

  飞鹰领队偏转方向,荡开朱雀的长剑,还借着这一股力量,突然清啸一声,振臂而起,凌空翻身,挥刀急劈朱雀的左颈,他这一着完全是居高临下,占尽了先机,朱雀全身都似已在他刀风笼罩下,非但无法变招,连闪避都无法闪避。

  只是,朱雀根本不想闪避,飞鹰领队一刀砍在她颈上时,她的长剑也已刺人了飞鹰领队的小腹。

  三尺长的剑锋,完全都刺了进去,只剩下一截剑柄,飞鹰领队狂吼一声,整个人竟像是被捅了烧火棍,惨叫着向后窜出去,半空,鲜血雨点般落下来,一点点全都落在这朱雀身上,朱雀身上的衣服顷刻被染红,但她脸上还是冷冰冰。

  在飞鹰领队生机熄灭倒在地上时,朱雀抹掉左颈的鲜血,一道刀痕清晰可见,只是还不至于伤筋动骨。

  叶子轩不得不感慨她的强大,果然是天衣阁的杀人利器,掐算武器长短,受伤疼痛反应,以最小的代价,最有效的方式,把飞鹰领队斩杀,他虽然也可以斩杀后者,但绝不会如朱雀一样迅,因为他跟飞鹰领队一样珍惜自己的性命。

  只可惜这世道反着走,惜命的人往往死得快,玩命的人却活得久。

  “你们这算什么?”

  见到领队被朱雀如草芥一样无情杀掉,其余九人脸上涌现一股愤怒,握刀的手也攒紧,如果领队跟朱雀大战三百回合而死,他们还可以接收,毕竟强中更有强中手,谁知却是这样简短,无趣死去,朱雀一抖剑上鲜血,语气冷漠回应:

  “杀人。”

  白狐忽然喝出一声:“一起上,杀了他们。”

  话音落下,九名飞鹰下意识向朱雀他们冲了过去,白狐则身子一晃向后面撤离,朱雀三人横在叶子轩身边,就在九名黑鹰以为他们要用剑时却见朱雀双臂一震,十多枚飞刀从身上爆射出去,两名同伴也是相似射出飞刀,很是凌厉。

  数十枚飞刀划着上弦弯月的弧度,向冲来的九名飞鹰闪掠而过。

  九人见状脸色一变,挥舞军刀和军刺格挡,把飞刀当当当扫落在地,只是虎口剧痛的他们还没有稳住心神,朱雀他们双手又是一挥,数十枚刀片倾泻出去,把无数带着死神狞笑的白光,以扇形面积,以撕裂空气的刺耳尖啸射向对方。

  刀刃破空声,尖锐刺耳。

  三名跟叶子轩对抗过的伤者躲闪不及,中刀惨叫跌飞,身上溅射鲜血,一看就知道凶多吉少,在残存六名飞鹰愤怒朱雀他们没完没了、手臂酸痛不已,叶子轩也流露一丝惊讶时,朱雀三人身躯猛地一弓,又是数十支银针从背部飞出。

  暗器连绵不断,朱雀他们好像是表演一般,你方唱罢我登场,就如三波依次掠过沙堤的浪潮,在每一次袭掠而过的同时,带起了一连串惨呼痛嚎,还有一条条鲜活的生命,叶子轩至此算是知道天衣阁厉害,这些人玩得就是杀人手段。

  怎么杀人有效怎么来。

  一名飞鹰挥舞着军刺,艰难的劈落射来银针,刚要退后,一支袖箭钉入他肩膀。

  鲜血飚射,压住了他的动作。

  下一秒,一把匕穿透他咽喉。

  没有短兵相接,没有肉搏冲突。

  有的,只是狂风卷落叶一般的单方面的袭杀,随着朱雀三人长剑举起,洞入三名后撤的飞鹰咽喉时,极乐的狂欢,就渐渐趋于平静,十名飞鹰全部倒在了血泊中,叶子轩眼里闪过赞许,随后脚步一挪,提着军刀向不远处的白狐杀去。

  朱雀吹出一声口哨,白狐前方,闪出四名黑衣男女,提着刀剑堵住白狐去路。

  白狐先是看看四人,随后又扭头看后面一眼,见到叶子轩拉近距离,她幽幽一叹,知道自己已无退路。

  气氛沉凝紧张。

  “算了,不走了,咱们做个了断吧。”

  白狐见到前后无路可走,腰部伤口又在流血,知道逃不出叶子轩的追杀,于是干脆利落从停滞脚步,神色从容,自然傲立,如山如岳,虽没有摆出任何迎战的架式,可是全身不露丝毫破绽就像与天地浑成一体:“江湖果然残酷啊。”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只是我多少有些不甘,不是我不够强大,而是运气不好。”

  白狐嫣然一笑:“如果不是天衣阁多管闲事,此刻叶少怕是已经死了。”

  叶子轩淡淡回应:“如果不是宋思妃违背规矩,你也已经死了。”

  白狐微微一怔,随后释然,左手一摊:“叶少,出手吧。”

  在朱雀他们对白狐态势流露一抹欣赏,想要对后者展开围杀时,叶子轩挥手制止他们攻击,嘴角扬起一丝笑意开口:“白小姐总说我不够怜香惜玉,这最后一刻,就让我好好绅士一把吧,白狐,我亲自送你上路,希望你一路走好。”

  朱雀神情犹豫了一下,扫过白狐腰部伤口,就默默退后两步,其余六人跟着后退,给两人让出足够空间。

  白狐的信心似乎没受影响,幽幽一笑:“叶少,请。”

  叶子轩先把双目睁得滚圆神光电射的凝望白狐,接着把眼睛眯成只剩一线隙缝,就像天上浮云忽然遮去阳光,同时,叶子轩脊挺肩张上身微往前俯,登时生出一股凛冽的气势,最后一战,他要全力以赴,给白狐一个痛快,也是尊重。

  高手相争,不用刀来剑往足使人看得透不过气来。

  “当!”

  在白狐戴上一双手套时,军刀抬起,叶子轩遥指对手。

  “嗖!”

  一刀劈出,直取白狐面门,叶子轩一出手就是雷霆万钧之势。

  从容不迫的白狐再也难于保持那份淡然,双手一拱,抵挡叶子轩的刀锋。

  “当!”

  掌刀相交响彻全场,白狐再非无懈可击。

  只是她没有在乎嘴角的鲜血,冷哼一声往前窜出两步,左手随意画出一个圆圈,右手朝叶子轩刀锋抓过去。

  叶子轩眼神微微凛然,没有想到重伤的白狐还有这种战斗力,白狐看似随意的挥圈,事实上却把自己攻击卸往一旁,还带得他生出横跌的重心不稳,而抓过来的右手则将刀锋方向紧裹其中,只要他一个应付不好,白狐就会杀招连。

  “来得好。”

  叶子轩长啸一声,身子旋转起来,军刀与他合而为一,再分不清人在那里刀在那里,刀锋往白狐白狐旋转过去。

  朱雀他们眼里都流露一丝惊讶,显然没想到叶子轩有这身手。

  白狐娇笑一声,双手往攻来的叶子轩拂去。

  两人迅接近。

  眼看叶子轩要朝白狐一刀劈出,忽然刀锋竟变成刀柄,重重敲中白狐拂来的右手,一声巨响,白狐的右手低垂下去,接着叶子轩哈哈大笑,拖刀画向白狐连连攻来左掌,刀掌碰撞,又是一声激响,两人各自向前冲了出去,气血翻滚。

  正要错身而过时,保持恬淡笑容的白狐,下半身仍保持前冲之势,上身却诡异的一扭,出乎任何人意料的向后拗曲,把本无可能的事变成可能,两手行云流水,一取叶子轩左颊,另一手疾扫叶子轩后背,既诡异莫名又阴狠到了极点。

  朱雀下意识喝出一声:“小心。”

  叶子轩放声一笑:“你中计了。”

  他似乎就等着擦身而过的白狐出手,深深呼吸移远为移近,由左旋变成往右旋,反方向白狐移了回来,军刀贴身劈了出去,刀光四射,把白狐整个人给紧裹光芒中,白狐脸色一变,上身恢复正常,同时冲前一步,躲开了叶子轩一刀。

  主动权彻底落到叶子轩手上。

  叶子轩身上的力量疯狂上涨,狠狠击向面前的白狐。

  眼见叶子轩爆出最后战意,白狐的身体猛地爆退,和叶子轩拉开一段距离。

  叶子轩的攻击瞬间闪至,原本白狐背靠的一颗小树,被他一刀劈中,当场咔嚓声响,断成两截。

  “呼呼呼!”

  叶子轩没有就此停滞,手中军刀挥舞的连成幻影,出一阵阵嗜血的气息。

  “斩!”

  贴近白狐的叶子轩再度出一声爆喝,夜空中的漫天残影,形成一道璀璨光芒,势不可挡。

  白狐脸色巨变,根本没有闪躲的可能,她只能硬抗,在叶子轩气势压迫下,她的俏脸变得无比狰狞。

  “轰轰轰!”

  惊天震响,刀芒斩落,在朱雀他们下意识后退时,白狐双手夹住了叶子轩刀锋,只是军刀也就停滞一秒,随后落下。

  受伤的白狐终究没有夹稳这一刀,眼睁睁看着刀锋斩在胸前,虽然心口有护甲,刀锋没有把她斩成两截,可一刀依然斩断她的斗志,她的战意,她的生机,白狐像是断线风筝一样跌飞出去,鲜血从嘴里喷了出来,差一点就昏厥过去。

  她微微向后仰头,背靠一颗石头,无力再战。

  安静,周围顿时变得无比安静。

  叶子轩的身体也轻轻晃摇,脸色也变得苍白无比,这一招耗尽他最后的力量,摇摇欲坠。

  白狐一舔嘴角血迹,咳嗽一声笑道:“叶少,你赢了。”

  叶子轩挥手制止朱雀他们搀扶,丢掉已经断裂的军刀,捡起一把军刺靠前,笑容依然恬淡:“可惜,你回不去了。”

  白狐轻轻点头:“回不去了。”

  叶子轩一脸遗憾:“以后再也听不到《蒹葭》了。”

  白狐嫣然一笑,有着别样的娇媚:“再听一遍?”

  叶子轩脱下身上的大衣,轻轻盖在白狐的身上:“好。”

  白狐舔掉嘴角的血迹,望着叶子轩绽放此生最娇柔的笑容,让自己最美一面留在叶子轩的脑海,随后轻声轻柔而出,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冷风吹来,卷来几片落叶,白狐手指抖动,夹住一片黄叶,干枯的黄叶在她指间微颤,竟生出一丝惆怅,而白狐那双水汪汪的星眸已是如雾如烟,她的美丽仿佛脱离人间俗世,那种没有丝毫烟火气息的凄美,让人会情不自禁的产生自惭形秽。

  “蒹葭萋萋,白露未晞,所谓伊人,在水之湄,溯洄从之,道阻且跻,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坻。”

  “蒹葭采采,白露未已,所谓伊人,在水之涘。溯洄从之,道阻且右,溯游从之,宛在水中沚。”

  落下最后一个字眼,白狐手指微微一松,那片黄叶如飞絮般随风远扬,消失在茫茫黑夜中。

  白狐望着叶下轩媚笑:“叶少,再见了,来生、、、咱们做朋友,做情人,好不好?”

  “好!”

  叶子轩在她额头轻轻一吻,同时,军刺刺入了她的咽喉。

  白狐就此香消玉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