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四百零零章 大女人,小男人

天才布衣 第四百零零章 大女人,小男人

  第四百零零章大女人,小男人

  “嗤!”

  晚上八点,龙秋徽两室两厅的公寓,灯火通明,坐在懒人沙的叶子轩,一边看着悍匪的卷宗,一边听着厨房动静,听到热油下锅以及葱花鸡蛋的声音,他就下意识捂着肚子:“龙队,你这饭做了差不多两小时,啥时候能开吃啊?”

  关闭的玻璃门传来龙秋徽回应:“很快就好了,今天菜有点多,实在扛不住,你就先吃一个苹果。≯文小≯≯≥说≥”

  菜有点多?叶子轩是毫不相信这句话的,在他看来,整天冷冰冰的龙大美女,哪可能做出什么菜,更别说很多菜了,估计就是番茄炒蛋,水煮鸡蛋,葱花鸡蛋,他摸摸自己肚子,又挤出一句:“要不要我帮忙?我做饭还是不错的。”

  “不用。”

  龙秋徽丝毫不给叶子轩机会:“我答应请你吃饭,自然该是我做给你吃,你就再等五分钟,不过你也不要浪费时间,把无声视频的相关资料好好看一遍,帮我找找有什么新线索没有,比如对方多少人,什么时候入澳,抢哪间赌场?”

  我担心你把我饿死了!叶子轩心里出一记呐喊,随后盯着一堆卷宗和视频,揉揉脑袋回应一句:“龙队,一个无声视频,时间也就两分钟,能找出的线索,我都给你了,我今天来警局只是找你善后洪青龙,你不能抓我做苦力啊。”

  “再说了,悍匪下手之地在澳门、、”

  叶子轩向龙秋徽出抗议:“你把相关情报转交给澳门警方,让他们提醒各大赌场,或派出专案组跟进就行,何必揽上身呢?对了,你还可以把视频主人揪出来,虽然他可能不清楚内容,但能拍摄这些画面,一定认识这些人底细。”

  厨房很快传来龙秋徽的冷哼:“没有大体轮廓,你觉得澳门警方会重视吗?我是准备多找一些有价值的线索,到时移交过去就不会被忽略,至于拍摄者,是一个电视台主持人,他是无意撞见、、靠,鸡蛋差点焦了,待会再跟你说、”

  叶子轩苦笑着摇摇头,随后放大屏幕上的画面,他已经读出对方的谈话内容,现在更多是辨认周围环境,以及这些悍匪身上的特征,他微微眯起眼睛,重复着不下十次的动作,一格一格画面的审视,只是两遍下来,依然没新的进展。

  “吃饭了。”

  揉揉脑袋的叶子轩吃入一个棉花糖,随后听到龙秋徽喊出的开饭声音,他顿时如兔子一样窜了出去,拉开玻璃门冲到饭桌前面,正要拿起筷子的他微微一怔,被面前食物吓了一跳,这未免太丰盛了,香菇炖鸡,香葱鸡蛋,清蒸排骨、

  五菜一汤。

  叶子轩脸上有些惊讶:“这是你做的?”

  在他讶然面前的饭菜之后,目光再度变得深度僵直,他被换了衣服的龙秋徽所吸引,回到公寓换了一身衣服的女人,穿着一袭黑色衬衫,一条宽松短裤,衬托出她娇人的身段和修长的大腿,高耸的乳沟更可从衬衫的领口处明显可见。

  干净利索冷冰冰的女人,罕见散出成熟的柔媚风韵。

  “不是我做的,你以为是田螺姑娘做的?”

  龙秋徽把围裙解了下来,修长傲然的身材更加凸显出来,她丢给叶子轩一条热毛巾擦手,调低暖气后就拉开椅子坐了下来:“我平时不忙都是自己做饭,在警局混得越久,对外面的饭店就会越抗拒,而且我早上恰好买了不少的菜。”

  龙秋徽给叶子轩盛了一碗汤:“所以今晚让你来公寓吃饭,一是践行请你吃饭的承诺,二是让你帮忙消灭食物,你也不要觉得我是眼高手低的人,本队长真是花瓶一个,也不会干警察这一行,不过看你那样子,八成把我当成花瓶。”

  对于当初十九号别墅的事,两人从来都没提过。

  叶子轩笑了笑:“不会,不会,我从来没这想法。”

  龙秋徽瞄了叶子轩一眼,把瓷碗推到叶子轩的面前:“不会就把饭菜全部消灭完,不要枉费我亲自下厨的心血,吃完了,我就不跟你算刚才袭胸的账,吃不完,哼,咱们可要新账旧账一起算,别以为你是叶少,我就不敢对你动粗。”

  叶子轩喝入一口汤:“又不是我要摸,是你让我摸的、、、”

  龙秋徽美丽眸子一瞪:“你说什么?”

  “这汤不错。”

  感觉龙秋徽要大打出手,叶子轩再也顾不得许多,四五口就把汤喝了一个干净,随后拿起筷子飞快的夹起菜来:

  “哇靠,这炖鸡实在是太霸道了,够滑够嫩……”

  “还有着爆炒鸡蛋,实在香喷……”

  “还有这排骨,又香又软,一点儿都不油腻……”

  叶子轩夹起青菜送入嘴里,啧啧不已:“这芥菜也不错,够绿色,够口感、、、”

  “你妹,这是皇帝菜。”

  龙秋徽没好气的抛出一句,纠正叶子轩的胡说八道,只是看着他那狼吞虎咽的吃相,龙秋徽的俏脸流露一丝自内心的久违笑容,她已经忘记了,有多久没有人陪着她一起在家里吃饭了,她已经忘记了,别人对她厨艺由衷的夸赞了。

  太久太久,一个人……

  她的心情有些惆怅,起身去酒柜拿了一瓶威士忌,给自己和叶子轩倒上一杯:“好了,别吃那么快,不然很容易就饱了,慢慢吃,我不会限制你时间吃完的,来,喝点酒,一是祝贺你认祖归宗,二是祝贺你成为了京城的黑道霸主。”

  龙秋徽目光复杂的看着叶子轩,对后者有着说不出的情感,理智让她希望叶子轩升得越高越好,也可以让她骄傲,玩世不恭的小子终于生性,可情感又让她怀念华海的日子,如果叶子轩还是一个小协警多好,她就可以常常见到他了。

  斗斗嘴,打打架,痛并快乐的日子,也是自己枯燥生活的点缀。

  可惜这样的时光一去不复返,以后连这相聚都会越来越少,她又是一个骄傲的人,不可能呆在叶子轩身边做小女人。

  放下筷子的叶子轩微微一怔,捕捉到龙秋徽脸上划过的落寞,他暗叹一声,知道坚强的女人怕是想家了,也是,一个人在京城打拼,心里难免存有一丝孤独,他笑着端起满满的酒杯,对龙秋徽悠悠一笑:“我也祝贺龙队步步高升。”

  龙秋徽红唇轻启:“还是祝我活得久一点吧。”

  两人轻轻一碰,随后一口喝个干净。

  这老牌威士忌够劲,一杯喝入的叶子轩,顿感肚子火辣辣的,在龙秋徽给他又倒上一杯酒的时候,叶子轩见到她一颗纽扣不小心松掉,微微一怔,看看满满一桌子的菜,又看了看那衣衫半解,纽扣大开的龙秋徽,艰难地吞了吞口水。

  不知道是先吃菜好,还是先饱眼福,他有点想念,黄昏时摸的那一把。

  不过叶子轩很快压住心里的冲动,忙喝入一口酒缓冲情绪,接着两人又喝了几杯威士忌,只是期间,叶子轩的目光总是有意无意瞄了龙秋徽心口几眼,龙秋徽喝酒缓解着压力,放松着心情,叶子轩却是越喝越紧张,有着少年的懵懂。

  又忘嘴里灌入一杯威士忌后,叶子轩的呼吸变得粗重,目光灼灼扫过一脸迷醉,衣衫半解的龙秋徽,寻思自己要不要起身告辞,虽然自己定力不错,可龙秋徽的诱惑实在太大,叶子轩担心再喝下去,自己会失控,他又瞄了一眼女人。

  “子轩,我好看吗?”

  从落寞中缓过神来的龙秋徽捕捉到叶子轩动作,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笑意,轻轻地解开胸前那最后一颗纽扣,让那对呼之欲出的柔软映入叶子轩的视线中,黑色内衣与白皙柔软的肌肤形成鲜明对比,令得叶子轩整个人的呼吸陡然加快。

  “好看……”

  叶子轩下意识地回答:“龙队当然好看。”

  微醉的龙秋徽盯着叶子轩:“喜欢我吗?”

  “咕……”

  叶子轩哪里惊得起这样的挑逗,何况他感觉这怕是一个陷阱:“我一向敬重龙队。”

  龙秋徽娇哼一声:“避重就轻,正面回答,喜不喜欢我?”

  一如既往的霸道!

  叶子轩喝完杯中威士忌,看着龙秋徽苦笑一声:“龙队,不就看了一眼,至于判死刑吗?何况你迟早要被人看的、”

  话一出口,叶子轩就知道完蛋了,一丢酒杯跑出饭厅,果然,龙秋徽咬牙切齿,一字一顿喝道:

  “叶子轩,给我过来,我要…掐死你。”

  说着,她也一丢酒杯追了出去,还动作迅的堵住房门,不给叶子轩逃出屋子的机会,叶子轩一看退路被堵,马上向一间卧室冲了过去,龙秋徽没有就此放过叶子轩,双脚连连挥动,两只棉拖射向叶子轩,在后者躲避时就趁机追去。

  她很快揪住了叶子轩,只是还没有动作,叶子轩就不迭地喊着:“哎哟,轻点…疼!哎哟,轻点…疼!”

  叶子轩嘴里喊得很大声,声音却一点也不像疼,很是暖昧的感觉,这么喊了几句,龙秋徽觉得不对了:

  怎么喊得她反而脸红心跳?

  这个空档,叶子轩转了过来,正要从她身边溜走,却被龙秋徽身子一侧堵住,两个人顷刻撞了一个满怀,还嘴对嘴的堵住了,两人身躯瞬间一震,也就是停滞一秒,龙秋徽动作激烈的呶上嘴,去捉叶子轩的双唇,他躲闪着,羞涩着、

  只是叶子轩的努力白费,很快被龙秋徽亲了一个正着,两个人于是安静了,在饥渴地、在忘情地、在疯狂地吻着。

  也不知道是谁主动,两人身躯缓缓向卧室挪动,就像所有的情男**一样,门反锁上的一刹那,龙秋徽像有点迫不及待地,抱着叶子轩,两人陷在一个长长吻里,一个热吻起了欲火,叶子轩嗅着女人身上的幽香,摇摇迷糊的脑袋。

  龙秋徽不容分说地解掉他的衣服,抽掉了他的皮带……

  “呀买碟……”

  ps:谢谢涛水一方打赏本作品1888逐浪币、我就这样my26打赏本作品1oo逐浪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