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四百零一章 政治刺客
    第四百零一章政治刺客

    京城的冬晨,风寒冷重,但随着天色渐渐放白,大街小巷还是忙碌了起来。≥≌文≯≤小说≌

    龙秋徽公寓外面也响起车水马龙的动静,还不时有几记刺耳的喇叭催促声,只是窗纱掩着的温暖房间里,铃声没有唤起相拥而眠的两人,像是依旧徜徉**的绮梦中,直到一缕光芒从窗户缝隙中闪过,龙秋徽的那张俏脸才本能侧侧。

    这一侧,也让一脸满足的龙秋徽清醒了过来,她扭扭脖子和四肢,感觉手臂有点酸,慢慢睁开美丽的眸子,才现臂弯里躺着还在沉睡叶子轩,后者像一只慵懒的小猫,脸上带着淡淡倦意,但更多是跟她一样初经人事的兴奋残留。

    看到叶子轩这个乖巧的样子,再想起叶子轩昨晚懵懂的状况,龙秋徽的嘴角勾起一丝笑意,感觉自己好像欺负了一个小男生,可是想到叶子轩欺负自己的言语,她又冷哼一声,手指构成手枪模型,对着叶子轩的脑袋,顽皮的啪一声:

    小混蛋!

    在这乍暖还寒的早晨,龙秋徽的脑海没有时间观念,就这样看着叶子轩,似乎一切是刚刚生,一切都生的那么出乎意料,根本没有心理准备,她从未没想过自己会这样霸占叶子轩,可偏偏一切就那样生了,生的还自然而然。

    她一直觉得两人昔日打打闹闹,那是一种很开心的感觉,这个从未不会循规蹈矩的小子,让她总是止不住愤怒和快乐交织,还有一股说不出的新奇,这也让叶子轩成为她生命中重要一员,只是她从来没有想过,两人会有昨晚的缠绵,

    想到那份刺激和新鲜,她又一摸叶子轩的腹部。

    “叮——铃铃!”

    当龙秋徽的手指在叶子轩伸手轻轻滑动的时候,床边的手机不合时宜响了起来,叶子轩挪挪身子缩入被窝里,本能的躲避美梦被扰,职业习惯的龙秋徽却彻底清醒过来,她伸手一把抓住恼人的手机,放在耳边轻声喂出一句:“谁?”

    电话另端传来一声喊叫:“哥,出事了,你在哪儿……”

    龙秋徽微微皱眉:“你找谁?”

    对方止不住一怔:“啊,轩哥……你说话怎么跟个女人似的啊!?”

    “…………”

    听到对方颇为质疑的语气,龙秋徽一下子被吓醒了,马上醒悟到是叶子轩的手机,脸颊不受控制的滚烫起来,随后一把按在静音键上,伸手把缩入被窝的叶子轩拖出来,贴着后者耳朵连声呼唤:“叶子轩,你手机响了,有人找你。”

    “累死了,谁啊、、、嗯……谁呀?”

    昨晚梅开三度持续的叶子轩很是痛苦的睁开眼睛,视野中瞬间映入一具丰满白皙的身子,还有诱人豪放的圣女峰,他本能的伸手去摸一把,刚刚触碰就被啪一声打开,随后就见龙秋徽瞪着美丽眸子,没好气的指着手机:“有要事。”

    感觉到手指疼痛的叶子轩,摇摇还有点酒劲的脑袋醒过来,一边回想昨晚生的事,一边把手机放在耳边:“谁?”

    耳边没有声音,在叶子轩微微一怔的时候,龙秋徽伸手消掉静音键,随后光着身子下床,叶子轩眼睛微微僵直,接着就听到墨七熊的声音,好像是上甘岭英雄呼喊向我开炮:“哥,哥,听到我声音没有?听到请回答,听到请回答。”

    “正睡觉呢?”

    叶子轩看着龙秋徽浑圆的大腿:“什么事?”

    墨七熊没有说正事,只是好奇问一句:“和谁睡呢,好像有个女的接电话?”。

    叶子轩轻轻咳嗽一声:“你刚才听到的是手机铃声,好了,别磨叽了,有事说事。”

    “叶改革,不,你二伯,拿着你给予的资料,带人杀去宋思妃花园了。”

    墨七熊一拍脑袋:“他喊叫要为你缉拿政治刺客。”

    叶子轩一愣:“政治刺客?”

    墨七熊马上喊道:“十大飞鹰!”

    叶子轩瞬间坐了起来。

    当叶子轩连滚带爬洗漱完毕,第一时间冲向宋思妃花园的时候,五十多辆黑色汽车,在一辆推土机的引领之下,宛如一道洪流迫去,没有停滞,气势汹汹撞入思妃花园,两扇铁门哐当一声跌飞出去,十多名宋家保镖狼狈不堪的离开。

    车队像是潮水一样涌入花园,很快就停在花园建筑门口,车门打开,涌出两百多名军警,叶改革站在其中一辆红旗轿车上,上半身从天窗探出,一连串的号令响起,军警井然有序左右分开奔出,瞬间,就已经将主建筑围得水泄不通!

    下一秒,车门轰的一声被踢开,叶改革浑身煞气从车里钻出。

    见到有人擅闯宋家花园还猖狂跋扈,宋家保镖原本要拔出枪械对抗,但见到领队是叶改革就微微一怔,没有人敢把枪械从腰间拔出,显然都认得他是谁,这个空档,数十名军警跟着叶改革踏入大厅,荷枪实弹,让整个花园神情恍惚。

    宋家花园,什么时候有过这阵仗?

    “这座花园的人,。”

    叶改革跟当初在飞龙花园一样,双手叉腰站在大厅大吼:“有一个算一个,全给本组长出来,京城出现杀手,威胁到叶家,威胁到京城,威胁到红墙,本组长被中央委建专案组,负责全程搜拿杀手,谁敢不出,当成同伙逮捕归案。”

    “叶叔叔,早上好。”

    这时,楼下噔噔噔的走下一个高挑身影,脸上带着一抹潮红的女人,看着满屋子的陌生军警,俏脸一寒,随后皮笑肉不笑开口:“八点不到,叶叔叔带这么多人拜访,扰人清梦,气势汹汹,还把我家花园铁门撞坏,不知什么意思?”

    随后,她又不等叶改革回应,从佣人手里接过一张披肩,裹在修长双肩望向叶改革,丝毫没有晚辈尊重长辈的态势,言语绵里藏针:“所幸这是我宋思妃的宅子,如果是宋家老院或者宋伯伯的屋子,只怕叶叔叔撞门容易,复门难。”

    “只是我这宅子不上档次,但也不是阿狗阿猫的人能够闯入。”

    说到这里,笑容满面的宋思妃脸色一沉,向宋家保镖喝出一声:“除了叶叔叔之外,其余人给本小姐赶出去。”

    在宋家保镖要拔出枪械驱赶涌入进来的数十名军警时,数十名军警动作整齐的一抬枪械,杀气盎然对着宋家保镖,摆出一副随时击杀的态势,叶改革眼睛微微眯起,不置可否冷哼一声:“宋部长,看来我刚才的话,你没有听清楚。”

    “昨天下午,中央和京城政府都接到可靠线报,资料指向有人收买杀手做政治杀客。”

    在宋思妃嘴角微微牵动的时候,叶改革声音清冷提醒:“叶天龙就是其中一个被打击的叶家目标,你应该清楚,华国官方是绝对不允许出现这种事件,江湖可以用杀伐解决恩怨,但庙堂冲突却绝不允许暗杀,不然家不成家,国不成国。”

    宋思妃俏脸一冷:“叶叔叔想要干什么?”

    “我,叶改革,被警察部和市政府委任专案组组长,全力调查叶天龙被袭杀一案,有权搜查任何一座园子。”

    “我有情报显示,对方可能藏匿这座园子。”

    叶改革踏前一步:“叶某搜拿政治杀客,职责所在,请宋部长管好自己的手下,如果不配合或反抗,休怪我无情。”

    他厉喝一声:“搜!”

    门内门外百余人闻声而动。

    “慢!”

    宋思妃俏脸一变,上前一步盯着叶改革:“叶叔,这里是宋家的园子,我伯伯也是万人之上的主,你们岂能放肆?”

    叶改革眼睛微微眯起:“你是说,位高权重的宋家就可以藏匿政治刺客?”

    一顶大帽子直接扣过去。

    宋思妃脸色一沉:“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

    叶改革大手一挥:“阻碍专案组做事,拖延时间给凶手跑路?”

    “搜!挖地三尺的搜!”

    宋思妃横在众人前面,一脸彪悍的娇喝:“住手!这是宋家,京城宋家的宋家,我看谁敢搜?”虽然她相信叶改革找不到十大飞鹰踪迹,但花园这样被军警搜查一番,闹个鸡犬不宁,传出去不仅丢了自己的脸,还会给宋家严重抹黑。

    叶改革啪一声闪出一张搜查令:“你要抗法吗?”

    姜还是老的辣!

    宋思妃一直认为自己也算官场老手,可是今天跟叶改革交手才知道,这才是真正的老油条,随便一句就能把你气死,还能给你扣上一顶大帽子,她眼神一冷,咬牙喝道:“好,让你们搜,但如果没有搜出凶手,叶叔怎么给我交待?”

    “怎么给宋伯伯交待,怎么给宋家交待?”

    “啪!”

    叶改革毫不客气甩出一巴掌,宋思妃俏脸顿时多了五个指印,红艳艳,触目惊心,全场一片震惊。

    在宋思妃捂着俏脸懵然时,叶改革依然气势汹汹:“交待?什么交待?搜出了,就把你逮捕归案,没有搜出,自然证明你是清白,我带着军警去下一家搜。”他盯着愤怒不堪的宋思妃吼道:“这么简单的道理,你身为官员不懂吗?”

    “你已经耽误我五分钟了、、”

    “政治刺客在这个时间跑掉,是你宋部长负责,还是你宋伯伯负责?”

    他一把推开宋思妃,向百余名军警吼道:“搜!”

    ps:谢谢布衣d小权权打赏本作品5888逐浪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