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四百零二章 悍匪突破口
    第四百零二章悍匪突破口

    “砰!”

    在叶子轩捧着油条,拿着豆浆出现在宋思妃花园的时候,整个花园正被军警搜的鸡飞狗跳,叶子轩亮明身份获得进入后,就径直走到狼藉不堪的大厅,视野中,叶改革双手叉腰指挥军警搜查每个角落,队伍所过之处,必是狂风扫落叶的无情。≌文≮≦小?说≯

    影视中出现的翻箱倒柜,砸花瓶破水缸,此刻在花园各处尽数上演,百余名军警几乎把所有东西都翻了出来,连宋思妃盛放内衣的柜子和洗衣机都打开,甚至天花板也被戳几个洞,给人感觉完全不是在搜查凶手,而是对宋思妃他们无情抄家。

    宋家保镖、佣人和几个子侄站在角落,脸颊残留指印的宋思妃也站在前端,手中的武器全被缴掉,还有二十多个军警持枪对着他们,可谓是遭受前所未有的憋屈,宋思妃的眼里蕴含着一股愤怒和怨毒,死死盯着把她当成空气的叶改革。

    “二伯,怎么回事?”

    叶子轩啃着油条站在叶改革身边,初始还很茫然他怎么杀来宋家花园,现在一看顿时明白,这怕是叶家或老爷子的决断,虽然没有直接证据表明十大飞鹰跟宋思妃的关系,但依然不妨碍叶家杀鸡儆猴的敲打,让宋思妃知道袭杀叶家子侄后果。

    见到叶子轩的出现,叶改革脸上没有太多意外,盯着宋思妃重重哼了一声:“我收到可靠的内线情报,宋家院子可能被政治刺客潜入,跟袭杀你的十大飞鹰是同一伙人,为了宋部长的安全,也为了京城的安全,我就带人来搜一搜。”

    叶子轩环视一眼,喝了一口豆浆:这是搜?抄家差不多啊。

    看来叶家要狠狠敲打宋家了,让它以后不敢玩低劣手段。

    “叶天龙,你和你二伯都要倒霉。”

    在叶子轩暗呼政治刺客帽子扣得够大时,宋思妃揉着那张俏脸,愤怒被凌厉代替,眼中闪烁一抹阴狠之色:“你们一定会为今天行为付出代价,我知道你们叶家仇恨我,恨我当初打压过叶天龙,所以找借口公报私仇来我这里撒野。”

    “你们今天最好搜出凶手,不然,就等着宋家无情的打击吧。”

    宋思妃冷笑不已:“政治刺客,这么蹩脚的理由,你们也找的出来,可笑,可耻!”

    叶改革不置可否的哼出一声:“公报私仇?对你需要什么公报私仇?我今天来就是缉拿凶手,胆敢对叶家子侄搞政治暗杀,就必须承受起被反击的后果,宋部长,忘记告诉你,我们在景德大厦找到不少东西,一些你绝对想要毁掉的东西。”

    听到景德大厦四个字,宋思妃脸色微微一变,但很快又恢复了平静:“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

    “别装聋作哑了。”

    叶改革流露一抹淡淡戏谑:“我不怕告诉你,我今天来搜这座园子,心里有八成的把握,相信可以从这里搜出一点什么,而且我还有一个证人明天就会飞回京城,他见证了你跟政治刺客的交易,他当时恰好在景德大厦做梁上君子。”

    “不小心见证到你跟政治刺客的龌蹉勾当。”

    “这真是应了一句话,如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还真是倒大霉啊。”

    宋思妃原本自信的俏脸,听到梁上君子时闪过一丝凝重,似乎不确定这人是否存在,随后又听到叶改革得意开口:“他还用手机拍摄了你们的交易全过程,只是后来通过车牌现你显赫身份,担心你杀人灭口,所以连夜逃去深圳。”

    “我的三个亲信已经锁定他行踪,也飞去了深圳,明天就可以把口供和证人带回来。”

    在宋思妃神情又多一分凝重时,啃着油条的叶子轩则闪过一丝茫然,他也看过上官龙让朱雀给的资料,上面只有十大飞鹰的来京行踪轨迹,以及飞鹰领和宋思妃各自进入景德大厦的照片,什么梁上君子,交易过程,他完全没有见到啊、、、

    莫非是叶改革通过各种资源获取?叶子轩脑海闪过一个念头,随后又迅散掉这个想法,连始终盯着飞鹰的朱雀他们都难于找到有价值的证据,事后的叶改革又怎可能起获呢?而且真有证据的话,叶改革又怎会当着宋思妃说出来呢。

    二伯是在诈她啊。

    看来二伯也是一个扮猪吃虎的老狐狸啊。

    在叶子轩转动着念头的时候,叶改革又摸出一份资料,抽出一张东西,正是宋思妃走出景德大厦的照片,他直接丢在宋思妃手里,摆出一副得意忘形的样子:“宋部长,看一看,你走出景德大厦的照片,梁上君子拍得多清晰,多风情万种。”

    “只是风衣和墨镜应该大一点,这样才不会被人现神态。”

    真有人偷拍?

    宋思妃见状眼睛瞬间瞪大:这怎么可能?

    她似乎没有想到自己隐秘行踪早被人现,无形中相信了梁上君子的存在,但她又很快恢复了平静,手指一弹照片,飘然落地,她低声喝出一句:“什么意思?景德大厦是公共场所,我出入很正常,莫非坏人去过的地方,我宋思妃就不能去?”

    “你真有证据的话,就拿出来把我抓走,没有就不要胡乱诬陷我?”

    虽然一副强硬态势,但宋思妃却开始谋算,一定不能让梁上君子活着回来。

    叶改革放声大笑:“放心,明天拿到口供,有了人证,物证,我一定把你逮捕。”他还踏前一步,盯着宋思妃又抛出一句:“宋部长,我劝告你,待会就开始收拾东西,明天去了秦城监狱,就没有这种好生活了,你怕要在里面呆上十年。”

    “这还是看在你宋伯伯的份上,可惜你的青春年华美好时光。”

    叶改革一副可惜的样子:“你真不该勾结那伙政治刺客,那什么十大飞、、飞什么?”

    宋思妃脱口而出:“十大飞鹰!”

    话一出,她的脸色顿时变得苍白,叶改革哈哈大笑,摸出一录音的手机:“谢谢宋部长,主动招出凶手名号。”

    宋思妃脸色一变:“叶组长,什么意思?想要用这个定我的罪?你会不会太天真一点?这种话赶话的证据,连法院都不会受理,你觉得你用它能起什么作用?而且我说十大飞鹰,不代表我说政治刺客是十大飞鹰,只是觉得它念起来顺口。”

    她进一步解释:“我是顺着你说出来的。”

    叶改革淡淡一笑:“你干吗不说十大飞机呢?连我都是刚刚查知凶手的名号,连叶天龙这当事人都不清楚,你却能轻易喊出他们来历,宋部长,你说你跟政治刺客没有关系,你觉得自己会相信吗?不过你也不用担心,这录音定不了你的罪。”

    “但当证人和供词到手的时候,它就可以引导众人对你审判。”

    宋思妃气得抖:“你无耻!”

    叶改革一副很刁的样子:“我摆明就是要往死里整你,你能怎样?整天仗着你宋伯伯耀武扬威,还邀请白狐协助洪青龙对叶天龙下手,更是动用政治刺客来围杀,你是真当叶家没有血性,还是当叶家没有人?不把你罪魁祸弄入监狱,我叶改革就不是人。”

    宋思妃愤怒不已:“你等着,我不会善罢甘休的,我一定让你两手空空,让你无证人,无证词、、、”

    叶子轩暗暗感慨,宋思妃相比叶改革来说实在太嫩,叶改革摆明就是诈她,激她,让她说多错多,叶改革最怕她一言不,她咬死不出声,不露出破绽,以宋家能耐能轻易化解,宋思妃却愚蠢的选择对话,完全就是自己一步一步往陷阱里掉。

    刚才几句话不足于成为法庭证据,但对叶家施压宋家却相当有利。

    “报告叶组长,没有现政治刺客!”

    “报告叶组长,也没有现线索!”

    此时,一个接一个的士兵跑过来报告,接着四面八方前来报告,纷纷喊叫着没有现凶手,就在宋思妃和宋家成员纷纷要扬眉吐气时,叶改革一把推开一名士兵,大怒喝道:“没现?怎么可能?难道刺客飞上天了不成?走,去别处看一看。”

    “一定要把他们逮住。”

    他还手指一点宋思妃:“我明天带逮捕令,你等着,不要走!”

    说完,叶改革就带着一堆人呼啦啦的往外面走,留下一个面目全非的宋家园子。

    叶子轩赶紧跟上去,免得被宋家成员撕成碎片,宋思妃先是一愣,随后愤怒不堪,摘下手表狠狠向门口叶子轩砸去:

    “混蛋!”

    叶子轩反手一把接住手表,正要丢回给宋思妃,却忽然生出一抹眼熟的态势,很快,他想起悍匪手上相同的款式。

    他找到无声视频的突破口了,于是把手表揣入口袋,一溜烟的跑了。

    “混蛋!”

    宋思妃反应过来吼叫:“我的百达翡丽!”

    六百多万的表,宋思妃欲哭无泪。

    ps:谢谢双鱼座的爱情打赏逐浪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