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四百零三章 变故再起

天才布衣 第四百零三章 变故再起

  第四百零三章变故再起

  中午十二点,叶子轩靠在京城警局外面的一棵树上,眼睛一动不动看着出口,像是一个专门盯梢的探子,那动作、那表情,生怕任何一个细节会漏掉,在他把口袋里的五个棉花糖吃完的时候,叶子轩终于见到龙秋徽英姿飒爽的身影。文≥小≦≥≧说≤

  她跟十余名同事从警局出来,一边前行一边说着什么,即便是再高大魁梧的男警,在她面前也会少一点风采,那高挑的身姿、飒爽的短、冷艳的笑容,铸造出一个独一无二的龙秋徽,让他心里最深的回忆,像是泉水一样涌了上来。

  叶子轩呼出一口长气,他异样地想起两人昨晚滚床单时候那表情,龙秋徽绝对表里如一,即便在床上也相当地霸气,梅开三度,除了初经人事的兴奋和炽热之外,还有就是被激起的征服欲,叶子轩很想看看龙大美女娇柔的小女人状。

  可惜他始终没有见到她的温柔,哪怕龙秋徽三度**时,也只是慷慨激昂的长亢一声,叶子轩难得看到她温柔一面,他严重怀疑多年的警队生活,早把她身上天然的温柔磨没,只是她这份冷艳,又何尝不是一道另类而惊艳的风景呢?

  “嗖!”

  在龙秋徽跟同事分别之后,叶子轩就轻轻吹了一声口哨,龙秋徽下意识偏头往来,看着她冷艳的俏脸,叶子轩丝毫不怀疑,如果吹口哨的不是自己,而是什么混混流氓,估计今天会被撂倒在警局门口,即使是他,龙秋徽也一脸坏笑。

  她摘掉警帽向叶子轩走了过来,只是走路没有昔日的风风火火,更多是一种儒雅踱步:“有事找我?怎么不上去办公室?玩起守株待兔的把戏,你就不怕我今天不出门,你白白等上一天?”她若有所思:“是不是昨晚的事压着你?”

  女人言语总是如此犀利。

  叶子轩轻轻咳嗽一声:“我刚到这,正要上去就见你跟同事出现,所以就靠在这里等你们聊完。”他对昨晚一事确实有点像偷吃贡品不知如何善后的孩子,但也不至于压力过大逃避龙秋徽:“再说了,你觉得我是逃避责任的人吗?”

  龙秋徽无视叶子轩解释,很直接的抛出一句话:“昨晚的事只是一个误会,我不会放在心上,你也不用太揪心,没必要思想负担,我不会让你负责的,大家都是成年人,玩寻死觅活的很无聊,所以不用站在这里等,上去办公室吧。”

  “看你样子也没吃饭,我刚叫了一船寿司,一起吃吧。”

  叶子轩嘿嘿一笑:“还要不要喝威士忌?”

  龙秋徽先是一愣,随后一脚飞出:“找死啊,王八蛋。”

  叶子轩敏捷的躲开,像是兔子一样窜入警察局,两人的尴尬就这样简单化开。

  很快,两人就上到办公室,反手关闭房门后,龙秋徽给叶子轩倒了一杯茶,自己则坐回办公椅上,握着鼠标在电脑上操作,一边处理事情,一边问出一句:“早上一溜烟的跑了,是有急事,还是你安排好环节,让你兄弟解你困境?”

  叶子轩差点把茶水喷出来:“龙队,我是那样无耻的人吗?你这怀疑一切的职业病,可不能胡乱用在我身上。”他一脸委屈的补充:“我早上是真有急事,二伯带人去抄宋思妃的家,我担心出什么大事,所以就冲过去探一个究竟。”

  “抄家?”

  龙秋徽停滞动作:“叶家对宋家动手了?理由是什么?”

  “也不算动手,是敲打。”

  叶子没有隐瞒:“是宋家十大飞鹰参与围杀一事,二伯估计是得到老爷子批准,对宋家进行一个警告,只是这警告有点严厉,整个花园面目全非,连假山都被军警挖开,不过这也有好处,除了威慑宋思妃之外,也帮到我们一件事。”

  在龙秋徽侧头望向叶子轩,美丽眸子流露一丝好奇时,叶子轩从手里摸出宋思妃的手表,龙秋徽扫过一眼就停滞了目光:“百达翡丽?这种表很贵的,你拿的更是上世纪款式,放在拍卖行随便能卖几百万。”她的眼里流露一抹玩味:

  “怎么?你要送表给我?弥补我?过自己心里的坎?”

  她淡淡开口:“我刚才说过了,大家都是成年人,没必要有负担。”

  “是吗?”

  叶子轩睁大眼睛:“那再玩一次?”

  龙秋徽直接把一本字典砸了过去,叶子轩一手接住,在她要大打出手的时候,叶子轩忙出声喊道:“龙队,别动手,我只是开个玩笑,这百达翡丽不是送给你的,是我在宋家捡的,不,是宋思妃砸我的,我顺手就把它揣入口袋了。”

  龙秋徽冷笑一声:“你还真是牛叉,大清早出门捡了几百万啊。”

  叶子轩悠悠一笑:“我也不是想要这块表,而是我突然现,昨天无声视频的悍匪,其中一个也带着相同款式的表,我当时不清楚这是名表,只是觉得宋思妃戴的表一定昂贵,既然昂贵,那就有线索可寻,所以也推论到悍匪的表。”

  “我抱着试一试的态度,上网查了一下这块表。”

  叶子轩看着手表很是感慨:“不得了,一百多年历史,六百多万啊,而且在官网输入手表编号,俨然出现宋思妃的名字,可见这些手表都是限量版的,而且都是登记在册,我记得悍匪手上的表,能辨认出几个数字,咱们可以查查。”

  “虽然有一点难度,但相信是一个突破口。”

  龙秋徽抛出一句:“你就不担心悍匪的表是山寨?”

  “山寨?姐姐,敢打劫澳门金库的悍匪只有两种人。”

  叶子轩低头喝入一口茶水:“一是穷的连饭都吃不起的人,想要玩命一把荣华富贵,二是本身锦衣玉食,想要追求更极致生活的主,如果是第一种人,对方怎会戴山寨名表?随便在地摊搞个梅花表就行了,所以我推测是第二种人。”

  “既然是类似张子强那种人,他手上又怎会是山寨表?”

  叶子轩淡淡开口:“即使是山寨,咱们查一查,也不是坏事。”

  “漂亮!”

  龙秋徽毫不犹豫的给予叶子轩赞誉,随后打开看了无数遍的无声视频,把放大悍匪手上的表,然后把有限几个数字和画面截取下来:“我待会就传给国际刑警,让他们帮忙协助调查,其实我早上已把悍匪画像传去,可惜没有案底。”

  叶子轩靠回座椅上,继续刚才的话题:“这些人曾经应该做过大案,只是作案时手法干净或戴着头套,所以面目不为人所知,你可以把世界各地,不,东南亚这一片劫案查一查,看看那些还没有解决的大案悬案,相信会有收获的。”

  “毕竟敢打澳门金库的悍匪,绝对不会是初生牛犊。”

  龙秋徽脸上扬起一抹赞许之意,敲打几下电脑让它进行慢慢检索,随后起身走到叶子轩面前坐下:“我现,你是一块干警察的好料,如不是你身份特殊,我还会让戴局他们把你吸收进来,给你搞个局长坐坐,估计能保一方平安。”

  叶子轩嘿嘿一笑:“当初谁不让我做警察啊。”

  龙秋徽没好气瞪他一眼:“你是不是男人,怎么这样小气?多少年的事还记恨?真恨不得一脚踹死你,”接着又灿烂一笑:“不过我那时确实看你不顺眼,整天玩世不恭油嘴滑舌,就跟一个小混混似的,哦,对,你现在也是混混。”

  叶子轩瞄了她的双峰一眼:“警花和混混滚床单,一听就无比刺激。”

  龙秋徽俏脸一板:“说什么呢?”

  “没什么,说你是警花呢。”

  叶子轩避重就轻的笑道,随后喝完杯中茶水看着龙秋徽,在龙秋徽拿起水壶俯身给他添水时,叶子轩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香气,他下意识往上凑时,被龙秋徽修长手指点在额头上,俏脸蕴含挑衅:“干什么?难道你还想再试图挑战?”

  “不想。”

  叶子轩马上识趣地乖巧了,女人的兴奋可能好满足一下,亢奋就不好说了,随后他就转入话题:“对了,你有没有找到视频主人?正如我昨晚所说,他能够拍摄这伙人,应该是知道一些底细,哪怕真不认识也可以探听当时的环境。”

  “至少可以让你知道对话地方在哪里,以此来进一步确认悍匪的来历和轨迹。”

  龙秋徽迟疑了一下,最终看着叶子轩开口:“无声视频来自华海法制探秘的土肥圆。”

  “土肥圆?”

  叶子轩一愣,随后讶然失声:“是那死胖子?”他想起当初想要抽几巴掌的那个主持人,就是他把烟花一案搞得复杂。

  还没等龙秋徽惊讶叶子轩认识土肥圆时,一个电话忽然打入了进来,龙秋徽拿起来接听,片刻之后脸色一变:

  “什么?土肥圆早上被车撞死了?好端端的怎会被车撞死呢?是怎么撞的?”

  叶子轩微微一怔,没想到胖子主持人挂了,在他本能寻思土肥圆横死,跟无声视频是否有关时,房门被人敲响了:

  “外卖!”

  声音沉稳,有力,还带着一抹寒意。

  听着电话的龙秋徽手指一挥,让叶子轩起身去拿外卖。

  叶子轩摸出钱包走向门口,快要触碰的时候,他的耳朵微微一动,捕捉到一抹枪械拉栓的声音。

  “小心!”

  叶子轩脸色一变,一把扑倒打电话的龙秋徽,几乎是刚刚触碰地板,嗖嗖两记消音枪响,两颗弹头穿门射入。

  “砰砰!”

  电脑顷刻碎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