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四百零四章 如雷贯耳

天才布衣 第四百零四章 如雷贯耳

  第四百零四章如雷贯耳

  “砰!”

  在房门被人一脚踹开的时候,袭击者和叶子轩、龙秋徽几乎同一时间就地一个翻滚,同样的干净利落,迅疾无声,一个身穿警服的男子,神情漠然的持枪在手,枪口直接指向龙秋徽和叶子轩的躲闪之地,度之快远远出常人想象。≌文小∈≧≯说?

  “扑扑扑!”

  三颗子弹狠狠射向叶子轩和龙秋徽,只是叶子轩早就料到对方随后射击,还没等枪声响起,他就抱着龙秋徽滚入办公桌后面,还扯下两张沙横挡,刚刚桌子后面,三颗子弹就打在原地,一张单人沙多了三个洞孔,显得触目惊心。

  而被叶子轩扯入办公桌后面的龙秋徽,原本什么都没有的右手指掌间,仿佛连收臂拔枪的动作都不需要,便已变魔术般多了一柄幽光跳跃的警枪,枪身沉重,枪口漆黑,她凭借对办公室的熟悉,从桌子前面挡板对着闯入者扣动扳击。

  “扑扑扑!”

  漆黑枪口喷出了刺眼的枪火,三颗子弹带着刺耳的撕裂空气的啸叫,穿过单薄挡板射向龙秋徽判断位置,在袭击者翻滚躲闪时擦肩而过,三道血迹瞬间可见,随后弹头又弹在坚硬的墙壁上,溅起的点点石屑甚至都灼痛了袭击者肌肤。

  袭击者原本想要直接冲上来爆掉龙秋徽和叶子轩,却没想到后者不仅手中有枪,还反应出常人想象的迅,所以只能先躲避龙秋徽的反击,所幸这个办公室足够宽阔,桌椅和柜子也能做临时掩体,因此他轻易躲过龙秋徽随后三枪。

  接着,他又闪入一个小角落,对着龙秋徽和叶子轩方向射出两颗子弹,相比初始的肆无忌惮,他现在多了一分凝重,似乎没有想到龙秋徽如此棘手,随后又偏转方向射出一颗子弹,把一名听到动静赶赴过来的警员,无情击毙在门口。

  “杀人了,杀人了!”

  倒地警员的惨死,似乎被其余同伴见到,外面顿时响起一阵喊叫。

  叶子轩也听到刚才的惨叫,心里暗呼这杀手太猖狂,同时眉头紧皱,这家伙自杀一样跑来警局杀人,究竟跟龙秋徽有什么深仇大恨?念头转动之中,又听到两记枪声响起,门口又是一记惨叫,毫无疑问,又有一名警员倒在对方枪下。

  “混蛋!”

  见到对方杀掉两名同事,龙秋徽止不住的喝骂一声,猛地一推厚实沉重的办公桌,在桌子轰然侧翻出去时,她就着交替的视线锁住杀手位置,随后扳机连连扣动,子弹倾泻出去,耀眼眩目,把杀手的肩膀和腰部擦出一道长长的血痕。

  袭击者忽然感觉到了死神的狞笑,接着他向侧翻滚了出去。

  “扑扑扑!”

  龙秋徽也从地板敏捷滑出,枪口毫不留情射击,袭击者也不甘示弱,对着龙秋徽气势如虹攻击,两人像是猎豹一般灵敏,继续在地上翻滚,彼此手中的枪在滚动中,枪声轰鸣,震荡空气,一人又射出六子弹,两人都多出几道伤口。

  接着两人各自躲避,更换弹夹,准备下一轮的对抗。

  叶子轩想要喊叫龙秋徽小心,又担心被袭击者射几个窟窿,只能抓起龙秋徽昨天想砍自己的戒刀。

  “快,快!有人开枪!”

  与此同时,外面传来一阵喧杂的脚步声,显然吃饭回来的警员现动静,正在聚集人手向龙秋徽办公室冲来,袭击者脸色微微一变,对龙秋徽又射出两颗子弹,把后者狠狠压回办公桌后,他就一个长身而起,神情平静的向窗户奔去。

  他的从容,他的胆魄,都昭示他的不凡。

  “砰砰!”

  袭击男子对着龙秋徽和门口开出两枪,随后就向洞开的窗户扑过去,就当他快要成功时,一道白光稍纵即逝,一把戒刀瞬间狠狠钉入了他的手腕,袭击男子脸上腾升一抹痛楚,当!他紧握的消音短枪脱手而出,直接摔到警局的楼下。

  叶子轩像是魅影般出现,手里拿着一把警用军刀,龙秋徽办公室,最不缺的就是这些玩意。

  “找死!”

  见到叶子轩一刀伤了自己,袭击者脸色微微一变,多少猜到这家伙的霸道,不过他却没有半点惊慌,忍着右手伤痛,左手一闪,一把匕劈向叶子轩,叶子轩没有躲避,直接一刀劈了过去,只是考虑到要抓活口,所以他只用三分力。

  “当当当!”

  一个要走,一个要堵,两人交起手来自然各不相让,展开硬碰硬对拼,两把挥舞开来的利器,不时碰撞在一起,叮叮当当之声此起彼伏,还不时迸射出一抹炽热火星,让空气中弥漫着一丝淡淡的焦味,只是袭击者知道自己大势已去。

  因为龙秋徽已经握着枪站了起来,门口也涌来十余名警员。

  袭击者眼里闪过一抹恼怒,如果不是叶子轩的话,他现在已经跳出窗户逃窜,哪会现在这样被警方堵住,如今他只有把叶子轩拿下作为人质,方有机会跟警方坐下来谈判,求得一条生路,想到这里,恨意和生机交织的他变得更疯狂。

  “子轩,退后。”

  龙秋徽喝出一声:“我打断他的腿。”

  “不用,我就快摆平他了。”

  叶子轩猫捉老鼠的耗着对方力气,随后,在后者脸色愠怒要来一个鱼死网破时,叶子轩一刀撩在他的胳膊上,刀锋锐利,不仅瞬间割裂对方的衣服,还在他胳膊上留下一道深深的血痕,袭击男子眼神微微一痛,对战态势下意识一滞。

  这个空挡,叶子轩反手一刀,把对方的匕荡掉。

  依然不惊慌,左手迅往背后一摸,再出手的时候,手上又多一把匕,势大力沉架住叶子轩的匕,随后,他就怒吼一声,想对叶子轩反踹一脚,只是没有想到匕传来了一股巨力,悍然不能抵抗,叶子轩从容不迫压上两分力道。

  “该结束了。”

  叶子轩冷笑一声,战刀全力压下。

  在叶子轩惊人的臂力之下,袭击者的抵抗没有半点意义,叶子轩手中的军刀把匕压回,重重的击在他胸口,只听到喀嚓声响,袭击者的衣服和肌肉都好像塌下去一块,宛如胸骨也被击碎,他踉跄四五步,摔倒在地,一口鲜血喷出。

  “砰!”

  龙秋徽上前又是一脚,袭击者再度喷出一口鲜血。

  “不准动!”

  随后,十余名警员持枪冲了上来,枪口顶在袭击者的脑袋,三人还第一时间对他搜身!

  叶子轩丢掉手里的军刀,深深呼吸一口长气,近距离扫视对方一眼,这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面色黝黑,长的普普通通,身材中等,但很容易让人记住他的样子,因为他身上流露出来的血火气息,是那样的浓重、那样的清晰!

  此刻,即使他被警员团团围住,脸上也没有太多惊慌,有着认命,有着自信,还有对警方的淡淡不屑,似乎对今日一事完全不放在心上,只有望向叶子轩和龙秋徽的时候,他才有着一丝欣赏,眯起眼睛抛出一句:“你们,很不错。”

  叶子轩淡淡一笑:“可惜你却差点火候。”

  袭击者不置可否回道:“你们最好现在就杀掉我,不然我迟早会找你们报仇。”

  龙秋徽娇哼一声:“放心,我一定让你把牢底坐穿。”

  “报告龙队!”

  在龙秋徽盯着对方警服审视时,一名身材瘦弱的警员从外面跑了过来,向龙秋徽大声作出汇报:“一名兄弟在更衣室被杀,身上警服也消失不见了,在本楼的消防梯垃圾桶里,还现一名年轻男子尸体,身上穿着东海寿司的服饰。”

  “还有龙队的外卖单。”

  很显然,这家伙早就潜入警局,先是杀掉一名落单警员,盗取警服和枪械,然后就想对龙秋徽下手,恰好遇见送外卖的伙计,他就杀掉后者用外卖叫门,准备对龙秋徽杀一个措手不及,只是没有想到叶子轩现危险,坏了他的好事。

  “胆子真不是一般的大,手上沾这么多警员的血啊。”

  龙秋徽闻言流露一丝杀意,随后喝出一声:“带下去先好好伺候!”

  “是!”

  在警员押解着中年男子向门口走去时,后者在出门的时候回头,望了叶子轩一眼开口:

  “小子,敢不敢留一个名字?”

  叶子轩上前几步,贴着中年男子耳朵,轻声吐出三个字。

  中年男子闻言一怔,随后哈哈大笑:“这名字如雷贯耳,今日栽得不冤,你果然是一个人物。”

  随后他眼神一冷:“山不转水转,我叫黑鸦,总有一天,我们还会再相逢的。”

  叶子轩微微偏头,带着一丝茫然:“黑鸦?没听过。”

  中年男子一怔,随后大笑:“你很快就会记得这个名字。”

  在警员把他押走之后,喝着茶水的龙秋徽微微皱眉:“你这么有名了?还如雷贯耳?”

  叶子轩淡淡开口:“宋禁城。”

  龙秋徽扑的一声,喷出一口茶水。

  ps:谢谢永远守航打赏6ooo逐浪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