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四百零六章 叛徒
  第四百零六章叛徒

  晚上七点,灯火通明,京城警局却黯淡了不少灯光,忙碌几天的警员处理完洪青龙手尾,纷纷下班回家休息。≧≮文≥小≌说.≧

  在警局渐渐人去楼空的时候,门口却开始聚集数十名流浪汉,他们身上衣衫破烂,脸上有着冻裂痕迹,脖子还有不少污垢,一看就是多日没洗澡的家伙,唯一让人生出兴趣的,就是他们脚上清一色的黑色布鞋,手上也都戴着黑色手套。

  他们或靠在树上,或蹲在栏杆前面,或依在围墙柱子,目光炯炯的盯着警局出入口,似乎在观察什么,也似乎在等待什么,半个小时后,又有数十名流浪汉出现,相似的黑鞋黑手套,他们没有太多举动,也没有出声,就安静的存在。

  换成平时,肯定有警员现这批人的诡异存在,只是今天好像都赶着下班,以及夜色的渐渐浓郁,特别是常人对流浪汉本能的躲避,所以当他们在警局附近聚集百余人,也没有人驱赶或过问他们,这些人,像是雕石一样融入了夜色。

  九点,一辆黑色轿车缓缓驶了过来,停在警局对面的街道上。

  徐徐冷风中,一扇车窗落了下来,一张有着刀痕的脸颊在灯光中变得清晰,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身躯笔直,拿出一副夜视眼镜,目光清冷观察视野中的警局,看到残存的几盏灯火,还有关闭的厚重铁门,她嘴角勾起不置可否的弧度。

  在她观察着警局环境的时候,一条条消息也涌入了手机,手下不断告知各个出入口以及附近街口的安全,刀疤女子审视了警局足足五分钟,随后拿起手机拨出一个号码:“鸦王,我们已经抵达警局,九成警员下班,四周也没异样。”

  流浪汉早早来警局并非纯粹打酱油,他们清点着下班警员的人数,继而推断值班和加班的有多少。

  “一切安全,随时可以起攻击。”

  她神情犹豫了一下:“只是我们非救十三号不可吗?我倒不是担心他招供出我们和袭杀龙秋徽意图,而是觉得冲击警局会带来不小的麻烦,华国官方一定会对我们穷追猛打,搞不好会让我们好不容易恢复的元气,又因此伤筋动骨。”

  他们组织的每一个人都没有名字,对外统称都是清一色的黑鸦,对内也只有简单的数字称号。

  十三号的失手,是刀疤女子绝对没想到的,在她的认知中,他杀人简单粗暴,但很有效,而且每次都能全身而退,这次栽倒很是不解,只是刀疤女子虽然欣赏十三号,但她依然觉得,今晚行动有点冒险,会把整个组织推到风口浪尖。

  “一方有难,八方相助。”

  电话另端传来一个阴冷声音:“虽然后果严重,还可能付出不小代价,但宗旨不能丢,不然人心就要散了,何况警察现在还不知道十三号的身份,没有太多防备和警惕,我们救人比较容易,一旦警方知道他的来历,怕是更难下手。”

  他还有一个必须营救的理由,但没有对刀疤女子说出来。

  “把他救出来,然后再想法袭杀龙秋徽,让她跟土肥圆一样消失。”

  阴冷声音有着不容置疑的坚定:“不能让她坏了我们的好事。”

  刀疤女子轻轻点头,迟疑一下开口:“鸦王,今晚行动要不要跟少主打个招呼?有什么漏洞也可以让他补一把。”

  阴冷男子淡淡回应:“少主日理万机,救人这点小事麻烦他,只怕你我都会被斥责,他赋予我们最大权限就是可以少一点烦心事,而且少主也曾经说过,要找一个机会让世人知道,黑鸦重出江湖了,这样,才能最大限度招兵买马。”

  “虽然会遭受官方打压,但我们现在渠道已成,根本不担心被毁灭,亮出名号绝对利大于弊。”

  “少主最近除了事情诸多之外,还有就是最近处于风口浪尖,不想跟我们有太多接触,免得被人捕捉到端倪。”

  “你知道,他身份敏感,走错一步,就会全盘皆输。”

  刀疤女子点点头,恭敬回道:“明白。”

  挂掉电话之后,刀疤女子点一支香烟,放在泛白的嘴边慢慢吸着,当红烫的烟头闪烁十几下之后,她就手指一弹,烟头像是流星一样,划着一道弧线落在街道中间,这仿佛就是一个约定的信号,烟头落地,静止的流浪汉瞬间动作。

  百余人像是被激活了一样,从怀里闪出各种各样的武器,轰的一声向警局大门和围墙冲了过去,十多米的距离顷刻便过,警局周围两米高的围墙和铁门更是挡不住流浪汉他们,百余人6续翻过围墙和大门,顷刻淹没了警局的出入口。

  他们高举着手里的棍棒和刀器,嗷嗷直叫冲锋没几个人的警局,几名保安见状马上撒腿就跑。

  “杀!”

  一只蚂蚁容易被人踩死,一万只蚂蚁就容易吞噬人。

  这些流浪汉几乎都是底层人员,他们就是落魄至极才加入黑鸦组织,他们把自己的失败,归咎于国家和社会的不公,所以对官方有着说不出的怨恨,平时势单力薄不敢站出叫嚣,如今一堆人聚集一起,他们立刻变得疯狂和暴戾起来。

  “砰砰砰!”

  这批人,此刻用一群疯狗形容也绝不过分,犹如地火爆裂,犹如山洪爆,暴戾之气疯狂扩散,所过之处都是一片狼藉,他们挥舞棍子肆意打砸,不仅岗亭被砸稀巴烂,保安被打得头破血流,就连几只看门警犬,也被他们乱棍打死。

  在他们对警局肆无忌惮冲击时,夹杂其中的十余人则训练有素扑向主建筑大楼,他们显然是专门营救黑鸦的队伍,

  正当百余人冲到警局大楼门前的时候,原本漆黑的大楼忽然亮起了几盏探照灯,四周节能的路灯也同时打开,空地在几十道刺眼的光柱照射下如同白昼,与此同时,二楼和三楼的玻璃窗也出一阵响动,每个窗口都出现了一个身影。

  他们把手里的武器全部对准冲来的流浪汉。

  “你们已经被包围了,马上放下武器投降。”

  一个威严的声音通过喇叭响起,威慑着百余名桀骜不驯的流浪汉,但后者只是微微愣了一下,随后不管不顾的吼叫冲前,他们已经砸红了眼激起了凶气,而且他们还有所仗恃,十多人猛地扯开衣服,露出一排排也不知真假炸药吼道:

  “开枪把,开枪吧,有本事就开枪!”

  “大不了把警局夷为平地!”

  “兄弟们,冲啊,他们只有三十多人值班,冲进去干掉他们。”

  在几个领队的蛊惑之下,自认有炸药威慑的他们,气势如虹扑向大门,站在窗口一人见状,毫不犹豫挥手:“放!”

  “嗖!嗖!嗖!”

  随着指令出,枪声没有响起,但近百支弩箭穿破空气,像密密麻麻的飞蝗一样罩向流浪汉,前面十余人躲闪不及,瞬间被射成一支支刺猬,惨叫着摔倒在地,还有不少弩箭无情地射穿炸药,但却没有引起爆炸,冲击者也没有拉响。

  流浪汉没有想到警察真敢下黑手,而且不是开枪,只是施放冷箭,他们愤怒不堪却又没有法子,只能,一边后退,一边挥舞兵器挡击,但他们的反应再快也不可能把弩箭全部挡下来,惨叫声不断响起,激射而出的弩箭没入他们身体。

  鲜血染红了地板。

  流浪汉倒地的人数不断地增加,有的人身上插着十几只弩箭,躺在地上抽搐不止,有的人则捂着胸口凄厉惨叫,警局对面的刀疤女子见到这种惨状,脸色止不住一变,同伴每一声惨叫都让她的心痛一下,她没想到,警局竟然有埋伏。

  难道对方早就预料到他们行动?

  刀疤女子微微皱起眉头,随后又毫不犹豫摇头,这绝对不可能,龙秋徽他们又不是神仙,怎能预知他们的行动?看眼前的态势,这埋伏绝非仓促而成,怕是下午就开始布置,明面上让大部分警员按时下班,暗地里却聚集人手设埋伏。

  这些埋伏人手肯定是穿着便服下午进入,不然刺探情报的同伴不会现不了端倪。

  “撤!”

  见到同伴倒下近百人,刀疤女子知道自己败了,对着话麦果断喝出一句,只是让她绝望的是,没等残存同伴跑出来,警局门口两边又开来三辆面包车,钻出数十名杀气腾腾的男子,十多人持着枪弩,二十多人提着砍刀,堵住了大门。

  接着,她的目光又一跳,高清眼镜中,警局大楼的三楼,灯光璀璨之下,她正见到龙秋徽和十三号站在一起。

  他们手里端着酒杯,观看着眼前的杀戮。

  刀疤女子咬牙切齿喝出两个字:“叛徒!”

  在黑色轿车缓缓离开警局门口的时候,黑鸦正脸色阴沉的把酒杯砸在地上,掩饰楼下几句愤怒的叛徒吼叫,随后不顾背后刺着的几支银针,以及角落对着自己的枪械,返身走入房间,望着沙上的叶子轩怒吼一声:“宋禁城,你算计我?”

  叶子轩淡淡一笑:“端着酒杯,看着杀戮,你的组织,一定怀疑你当叛徒。”

  “如果我再让你安然离开这里,他们绝对会把你碎尸万段。”

  叶子轩手指一挥:“龙队,把他放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