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四百零七章 胃口没小过

天才布衣 第四百零七章 胃口没小过

  第四百零七章胃口没小过

  “真把他就这样放走了?”

  当大批警员返回警局处理流浪汉袭击手尾的时候,龙秋徽看着坐在有三个弹孔沙上的叶子轩,脸上带着一抹好奇问道:“你就不担心黑鸦在组织具有至高无上的威望,他们会毫不犹豫的相信他的话,胜过你特意制造出来的假象?”

  “再或者,没有人见到他跟我站住阳台喝酒的一幕,那咱们可就要鸡飞蛋打了。【全文字阅读】●◆”

  叶子轩脸上保持着一如既往的平静:“黑鸦真德高望重,就不会亲自来警局杀你了,而且百余人全军覆没,他又安然无恙走出警局,他的组织再怎么相信他,也会在事情搞清楚前保持距离,没人见到你们在阳台把酒观看也不可能。”

  他显然想得很长远:“今晚除了这些参与袭击的流浪汉之外,暗中肯定还有人看着事态展,毕竟攻击警局是一件大事,你们两个端着酒杯的画面,又是这么耀眼和突兀,探子一定不会没看到,相信我,探子会给咱们带来惊喜的。”

  在龙秋徽轻轻点头的时候,叶子轩又补充上一句:“再说了,你的审问已经进入死胡同,黑鸦被你折磨成这个样子,他依然咬死不开口,不来一个死马当作活马医,他也就没什么价值了,还不如放他出去,看看能否搅起一点风浪。”

  “至少要搞清楚他袭杀你的意图。■”

  龙秋徽挪移脚步站在叶子轩面前,美丽眸子带着一丝玩味:“开始会关心人了,这是成长的好处吗?”在叶子轩神情微微尴尬时,龙秋徽又笑着出声:“无论如何,今晚都要谢谢你,如果不是你及时示警,估计警局会被他们血洗。”

  叶子轩傍晚时去而复返,告知黑鸦组织的历史,还推断对方可能会来劫人,龙秋徽初始半信半疑,觉得不太可能出现这种事,即使她进入档案室查找了黑鸦过往,她依然不认为这些乌合之众有冲击警局的胆子,毕竟这后果相当严重。

  但出于对叶子轩的信任,她还是外松内紧,让警员按时下班之余,也让不少叶宫子弟进入,设下今晚的陷阱。

  看着快被清洗干净的空地,龙秋徽叹息一声:“这些人渣还真是穷凶极恶,连警局都敢肆无忌惮冲锋,他们老大就不担心官方反弹,把他们什么黑鸦组织铲掉?”接着又眼里腾升一抹迷茫:“你说,他们老大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一个被国际刑警打残的组织,十三年后会死灰复燃。”

  在龙秋徽查找的资料中,黑鸦组织十三年前就分崩离析,不知什么缘故,在一次祭祀老会长的大会上,生火拼耗损了不少实力,主要骨干相互残杀致死,国际刑警借着这个机会,调集重兵歼灭他们,当时新会长也被刑警乱枪打死。

  除了一个六十多岁的执法长老,从狗洞爬出活命之外,一百多名骨干要么死,要么抓,随后各地警方对群龙无的黑鸦进行猛烈打击,三个月时间,号称有三十万之众的黑鸦组织,就退出了世界舞台,一晃十多年,都不再浮现出来。■

  如今,它再度踏出江湖,让龙秋徽对主事人生出一丝兴趣。

  “他们连你都敢杀,又哪会在意冲击警局后果?”

  叶子轩放下手里的杯子,舒展一下筋骨:“同时这也佐证了棺材板的判断,一人有难,八方相助,黑鸦被你拿下,大批同伴就来冲击警局,所过之处还一片狼藉,他们确实挺团结和齐心,以后打交道一定要小心,免得阴沟里翻船。”

  “一方有难,八方相助?”

  龙秋徽的脸上多了一抹担忧,她已经见识过对方的肆无忌惮:“他们看起来还挺疯狂的啊,咱们现在干掉近百人,还抓了十几个,他们会不会派出更多的黑鸦冲击呢?如是这样的话,我要调一个中队过来镇守,免得出现什么乱子。”

  “不会。”

  叶子轩站起来扭扭脖子,神情平静的作出分析:“他们今晚冲击警局有三个原因,一确实是履行他们的八字宗旨,二黑鸦身份不低,值得营救,三他们觉得营救没有风险,毕竟百余人冲击没有防备的警局,完全就是轻而易举的事。¢£¢£网,”

  叶子轩眸子有着说不出的冷静:“现在他们通过伏击认识到,警方已经知道他们的存在,你龙秋徽也不会软角色,所以在没有十足把握之前,他们不会再傻乎乎的跑来救人,他们再疯狂再不怕死,也要看看自己所做的有没有意义。”

  “他们暂时不会再来警局,不过你自己出入要小心。”

  他看着身材傲然的女人:“黑鸦失手,不代表没有后招。”他还很霸道的补充一句:“不管你同意不同意,我已知会龙爷,卫队今晚过来,龙三他们将会暗中保护你,在这之前,将会叶宫子弟散布你四周,给予你最大的安全保障。”

  龙秋徽微微一怔,有点讶然叶子轩的关怀,随即眼里掠过一抹温柔:“想不到你挺关心我的啊,看来露水夫妻也是夫妻啊,行,好人做到底,送我回公寓吧,今天忙活一天,是时候回去洗个澡睡个觉了,黑鸦的事明早起来再处理。”

  叶子轩没有拒绝,站起来侧侧手:“走吧。”

  龙秋徽的公寓距离警局大楼不远,没有多久就抵达叶子轩早上出来的套房,只是他神情犹豫了一下,没有跟着龙秋徽走进去,正要说声再见却被屋里的女人,一把揪进屋子,龙秋徽向他白了一眼:“屋子都不敢进?还有心理压力?”

  她一边脱掉身上的警服,一边打开暖气和电视,屏幕恰好在播放激情镜头,让叶子轩更加嘴角牵动,正因为龙秋徽从来没有要挟过什么,越是这样,越让他有一种难堪的感觉,像欠下了莫大的债一般:“不是不敢进,是夜深了、、”

  “想要你早点休息。■▼■●.ww.■”

  龙秋徽把警服和毛衣脱掉,露出衬托双峰的白色衬衫:“我又没死缠烂打要嫁给你,要让你负责,你躲我于什么?”

  在冰山美女面前的托词毫无作用,叶子轩也不想再虚与委蛇,只能苦笑一声:“不知道如何回答你。”

  “怕女朋友?”

  龙秋徽淡淡开口:“担心何子离飞了你?”

  叶子轩轻轻咳嗽一声,脸上带着一抹苦笑,龙秋徽似乎很是喜欢看他的无奈,算是报复他在华海时的折腾,她伸手把门砰一声关住,还一按指纹把门锁上,她挑开几个衬衫扣子,露出胸前的一片雪白,随后脱掉鞋子和短袜向浴室走了过去。

  “我去洗澡了。”

  快要走入浴室的龙秋徽转身,肤白赛雪、胸傲如峰,眼神暧昧地看着叶子轩:“不许胡来,你可是有女朋友的人。”

  说话之间,她脱掉白色衬衫和长裤,丢在门口后踏入了狭小的浴室,目光冷冽,言语挑逗,挑开一个衣扣的叶子轩徒然之间,被撩得邪火顿起,随即听到浴室响起哗啦啦的水声,磨砂玻璃隔间,能隐约看到高挑的人影,丰满的胸部、、、、

  “八格牙路!”

  叶子轩思想激烈斗争的骂了一句,摸出一个硬币往上一抛:“字,进;花,离开。”

  硬币落在手背,叶子轩挪开手掌看了一眼,随后喃喃自语:“刚才只是热身,现在正式抛一次、、、”

  当叶子轩在龙秋徽公寓抛着硬币听从老天安排时,相隔三十公里外的卫家花园,叶爱武正坐在客厅的沙上,手里拿着一把白色棋子,目光落在面前的棋盘上,在她的对面,坐着一个干瘪瘪的白老头,其貌不扬,还瞎了一只眼睛。

  他的手里拿着黑色棋子,笑容和蔼的落下一子:“卫夫人,这一局,我胜半目了。”

  叶爱武看着面前势力交错的棋局,又看看老人落下黑子的地方,掐算两分顿时大笑起来,把白色棋子全部放了回去:“管先生赢了,这棋局下得还真是有意思,不是我赢一招,就是你胜半目,好像咱们下棋从来都没有大比分输赢。”

  “那是夫人可怜我这糟老头子。”

  被称呼为管先生的老人也哈哈大笑,随后也把其余棋子放回坛子:“每次下棋都有意无意让子,而且不让我看出你相让,故意撑到最后一刻放弃,卫夫人,谢谢你,我这样一个丢在街上都没人理的家伙,想不到会被夫人如此尊重。”

  叶爱武挥手让人把棋局收拾一番,还亲自取来两条热毛巾擦手笑道:“管先生,你别这样说,你是我先生的亲人,也是我儿子的启蒙老师,自从战国他父亲把你领回这个家,你又尽数把自己知识教给卫国,我就把你当成一家人了。”

  “尊重是应该的。”

  精明干练的叶爱武悠悠开口:“但这跟棋艺无关,我真没有放水。”

  管先生摆摆手笑道:“无论如何,都要谢谢夫人。”

  就在这时,门口风风火火走入一个庞大身影,让整个大厅空气都生出涌动,随后,就见到卫战国一脸好奇靠近,还大声问出一句:“妈,管先生,你们聊什么啊?我在门口都听到你们笑声。”接着还向一名模样俊俏的佣人喊出一句:

  “阿花,给我煮一个面,加三个鸡蛋,两根火腿。”

  叶爱武看了一眼时间:“你今晚不是出去聚会吗?难道没有吃饱?都十二点了,还吃,小心胖死你。”

  卫战国一屁股坐在沙,咧咧嘴一笑:“吃了不少东西,可我还是饿啊。”

  叶爱武眉头一皱:“你的胃口好像越来越大了?”

  管先生意味深长的开口:“他的胃口,从来就没有小过。”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