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四百零八章 强大的韩月
    第四百零八章强大的韩月

    早上六点,龙秋徽公寓的灯已经亮起。▃▇▂▇▄u8小說網./.

    没有刻意去看手机几点,叶子轩懒洋洋的靠在沙,扭头看着哗啦啦水声中的浴室里,氲氤的蒸汽中那具雪白身体,他揉揉脑袋很是无奈,昨晚又是很刺激的一次体验,有点违反常规,前晚两人一直很传统的,拉了灯盖着被子胡来。

    昨晚是在浴室中两人溶为一体,那种的绝妙体验,让叶子轩凭生出如此地恋恋不舍,他想警告自己适可而止,可是想到龙秋徽的身体,叶子轩又像是上瘾的孩子,无法斩钉截铁,念头转动中,浴室的水停了,龙秋徽动轻轻擦拭身子。

    没有多久,叶子轩就听到玻璃门声响,扭头望过去,围着大浴巾,裹着头的龙秋徽出来了,双肩和双腿都裸露着,她像是意犹未尽一样一般,坐到叶子轩的沙上,伸手摸摸他的脸颊:“怎么还没走?你不是不喜欢呆在这里吗?”

    “这不等着你送你上班吗?”

    叶子轩抓住她的手指:“反正我最近处于半休息态势,出入警局就当做回临时工。”

    龙秋徽轻哼一声:“算你有良心!”随后从叶子轩的掌心挣脱手指,拿起桌子上的手机翻看了两眼,忽然定格在一封邮件上,点开查看两眼后开口:“悍匪手上的百达翡丽有消息,官方辨认,它是孤本月牙手表,一**四年售出。▃▇▁▅u▇8小說▁網▆.”

    在叶子轩也腾地一声坐直时,龙秋徽又补充上一句:“几经转手和拍卖,它最后的主人是何长青,也就是何赌王的四儿子,三年前用五百万从拍卖行获得,此后就再也没转手消息,而且百达翡丽官网登记的手表主人,也是何长青。”

    “何家?何赌王?”

    叶子轩眼睛微微亮起:“是他儿子的表?”

    龙秋徽捧着手机向叶子轩点点头:“资料是这么显示,原款手表的图像,跟我们的截图也很相似,应该不会有什么水分,只是无声视频的悍匪,并不是何长青啊,我曾经见过何家公子,文质彬彬,弱不禁风,跟悍匪完全两个模样。”

    叶子轩问出一句:“找一个机会,问一问何家,这表是丢了,还是卖了,看看能否找到下一个主人。”

    “我正有此意。”

    龙秋徽起身把手机丢在沙,随后拿过一套准备好的衣服,三分钟不到又变成一个冷艳逼人的女警:“只是案子越来越复杂了,希望不要牵涉到何家子侄,不然事情就麻烦了,原本澳门就因为何家内讧变得纷乱,再卷入悍匪漩涡、”

    她一边整理领子,一边向叶子轩抛出一句:“我昨天就把视频转给澳警,还叮嘱他们要小心悍匪抢劫金库,可是他们并没有太多重视,除了澳门有数十个金库、扼守比较艰难之外,还有就是,他们不觉得悍匪有胆量跑去抢劫金库。u8小說網.”

    说到这里,她迟疑了一下:“我总觉得,黑鸦袭击我是冲着无声视频来,土肥圆死得不明不白,接着我又遭受枪击,不得不让人联想,黑鸦对付我是想杀人灭口,避免我们破译出内容坏他们好事,只是我有一点想不通、、、”

    叶子轩望着她:“哪一点?”

    龙秋徽走到叶子轩面前,声音清晰而出:“他们还没有进行抢劫,只是有这个打算,完全不算什么犯罪,如果知道行动可能泄露,他们直接取消就是了,干吗要杀土肥圆和我呢?买凶杀人的罪,可比抢劫金库要大,未免因小失大。”

    “两种可能。”

    叶子轩眼里闪过一抹光芒:“第一,这个行动无法取消,他们一定要做这笔买卖,所以杀掉你和土肥圆有些无奈,但能少一点风险就少一点,只是没想到会失手,第二,除了视频有他们抢劫的意图之外,还有就是上面有重要的人。”

    “他们不得杀人灭口,避免视频传得更广泛,暴露出他们要保护的人。”

    听到这里,龙秋徽瞬间绷直了身躯,眸子不知不觉亮起:“你分析的不错,相比第一种可能,我更趋向于第二种。”她马上拿起自己的手机和帽子:“我先去警察局,让人把无声视频的头像撒下去,碰碰运气,看看有没有人认识。▁▅u8小說網.、=.==”

    “我现在真有点期待,他们杀人灭口要保护谁呢?”

    叶子轩也跟着起身:“送你回警局,然后我也去看看猎物什么情况了。”

    早上七点,京城出了太阳,一缕金黄阳光透过云层倾泻在海淀区的庆丰包子铺,也照在换了一身衣服改头换面的黑鸦身上,他点了一份主席套餐,狼吞虎咽嚼着一个包子和炒肝,还没等食物完全落入肚子,左手又拿起一个肉包子塞向了嘴里。

    无论他多么急着跟同伴解释,昨晚一幕完全就是叶子轩的圈套,也总不可能不扫清尾巴就回去,何况他太渴,太饿,太疲倦,昨天中午到现在,他一口饭没吃一口水没喝,还被龙秋徽他们折磨一番,昨晚更是忙着撇掉跟踪自己的人。

    幸好鞋子里的五百块没有被搜走,这让他能够坐下来吃一顿早餐。

    黑鸦准备吃完早餐,就叫一辆出租车离开京城。

    只要离开了京城,他就彻底安全了,宋禁城不会追他追出京城,只要安全脱身,黑鸦就可以回到大本营,把昨天中午的失手以及昨晚被算计一事,向鸦王好好说一说,他相信,以他跟鸦王的结拜兄弟情分,还有对组织数十次的贡献。

    组织一定会相信他的无辜,一定会看出是龙秋徽的奸计。

    黑鸦此刻并不惧怕被人跟踪,因为他是凭着本事转了一个晚上来到这里,昨晚他少说撇掉十三个跟踪的家伙,叶子轩和龙秋徽的身手不错,可是十三个跟踪的人太草包,没走几条街就被他现尾巴,还被他借助桥洞、巷子和地铁全部甩脱。▅▂u▅8▁小說網▄.=、.==

    狡猾的他自认为摆脱一切追踪,也就忽视不远处空小寒的存在。

    “想让我无路可走,转而投入警方阵营,宋禁城,你就是一个傻叉,我们哪会让你轻易挑拨。”

    “放我离开,我让你们赔了夫人又折兵。”

    “明面放我,暗地里跟踪,想要找到我们大本营,哼,宋禁城,你算盘打得不错啊。”

    黑鸦眼里闪烁一抹戏谑:“我低估了你们,可你们也小看了我。”他觉得这次的逃亡实在精彩极了:“他们居然剑走偏锋故意放我离开,想要用叛徒刺激我跑回去解释,继而对黑鸦组织再来一次重创,可惜,这个意图只能糊弄三岁的小孩子。”

    “现在他们总该知道我的本事了吧!”

    黑鸦得意得几乎笑了:“京城太子,也就是一个狂妄自大的傻叉。”

    在他狠狠怒骂着宋禁城时,却没见到不远处的食客中,缓缓抬起一张俏脸,向他投来冷冷的目光。

    “宋禁城,你等着,等我获得信任,带齐兄弟,一定找你讨回公道。”

    “兄弟们的鲜血,绝对不能白流,到时我带人淹没你们宋家,有一个杀一个,有两个杀一双。”

    “京城太子,不知剥削多少民脂民膏,老子迟早抄你的家。”

    黑鸦昔日绝不会说这些没意义的埋怨,只是昨天到现在的憋屈,让他止不住想要泄,也好给自己失败找点安慰。

    至少,他在口头上咒骂了敌人。

    黑鸦还没有完全笑完,就看到一个红衣女人向他走了过来,他从未见过如此冷艳凄美,如此萧杀冲天的女人,连空气都似乎要被她燃烧,尤其是她的一双眼睛,就像是两团燃烧的火焰,无论谁被这双眼睛瞧着,都一定会觉得很不安,很惧怕。

    事实,四周不少客人都躲避出去,全都看出这冷艳女人的不对劲。

    “你是谁?”

    黑鸦嘴里咬着一块炒肝,却已经忘记了咀嚼,不知道红衣女人要干吗,但他的左手已经绷紧。

    红衣女子笔直走到他面前,眼睛清冷瞪着他,一字字喝道:“我姓韩,叫韩月!太子的人。”

    黑鸦的脸色立刻变了,手里的一根筷子也掉了下来:自己怎么还是被跟住了?

    韩月也瞬间眯起眼睛——若非对宋禁城心怀恶意,怎会听到他的名字就惊慌失色?

    她忽然喝出一声:“谁对太子无礼,谁就得死!”

    黑鸦已经看出她眼里的凶光,猛地一踹桌子,同时向门口窜了出去,同时跳了起来,一根筷子刺向韩月的咽喉。

    “去死!”

    又狠、又准、又快。

    这种武功一击之下,很少给别人留下还手的余地,而且黑鸦一击,也是抱着必杀之心。

    他不相信红衣女子能够躲过这一筷子,他已在想些筷子穿喉的筷子。

    “嗖!”

    韩月一侧,斜刀一刺。

    只一刺!

    刀往黑鸦左颈后的血管刺入,右颈前的喉管穿出!

    刀立刻拔出。

    鲜血激飞,雾一般的血珠四溅。

    血雾迷漫了每个人的眼睛,刀光惊飞了每个人的魂魄,也让远处的空小寒变了脸色。

    ps:谢谢嘴角上残留的_e1笑打赏本作品1oo逐浪币、彩云之南o413点赞本作品2o逐浪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