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四百一十一章 针锋相对
    第四百一十一章针锋相对

    “姐,你们刚才真的在修电脑”

    当叶子轩修好电脑平静离去关上房门的时候,江静瑶立刻瞪着眼睛审视姐姐,似乎要探出一个究竟来:“虽然你这办公室每天不少人进出,但他又不是紫荆城的员工,你让他进来干什么而且要修电脑,直接打给网络部就是。【全文字阅读】”

    江静初散去了刚才的尴尬,端着咖啡靠在椅子上开口:“我找他来是处理车子的事,恰好遇见电脑坏了,就让他帮忙瞧一瞧,没想到你没有敲门就闯了进来,所以撞见刚才的画面,但姐姐可以清晰告诉你,我们真的没有什么。”

    可我分明看见,你们俩紧贴一起啊,还模仿了图片的姿势。

    江静瑶的喉节蠕动了一下,但什么话都没有说,甚至她脸上的质疑表情也没有丝毫变化,良久叹息一声:“姐姐,不是我不相信你们,只是想要提醒你,千万不要跟他有太多接触,更不要有感情纠葛,你们是不可能有未来的。”

    年轻一代中,能让江静瑶尊重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宋禁城,另一个就是姐姐了,虽然她很小就嫉妒姐姐的顺风顺水,还能让江家给予诸多资源扶持,可依然不妨碍她把江静初当成榜样,她还一度誓,将来有一天要过姐姐。

    所以江静瑶很难接受,叶子轩跟姐姐有亲密关系,远比张醉墨还让人难受。

    似乎能够感受到那份愤概,江静初扫过妹妹一眼:“翅膀硬了,教训起姐姐来了”

    江静瑶咬咬嘴唇后道:“哪敢教训,只是提醒,姐姐是江家一面招牌,也是江家一根柱石,你将来的人生只会比现在更辉煌更成就,先不论叶子轩成就有限,就是他的立场,你也不该有多余的念头,我们迟早会跟他闹翻的。”

    “你如果跟他有纠葛,到时你的选择必会痛苦。”

    江静瑶盯着姐姐开口:“男人江家你怎么选”

    江静初没有说话,只是冷冷看着妹妹,如果眸子可以杀人,估计后者已被她刺穿。

    江静瑶显然不希望姐姐被叶子轩染指,所以干脆利落把心声全部吐完:“你不要觉得可以独善其身,欲戴王冠,必承其重,你享着江家荣华,也一定要承担责任,姐姐,妹妹性子直,又一向崇拜你,所以今天得罪还请你原谅。”

    这十多年来,江静初和江静瑶在江家就是两个极端,前者被家人无尽宠爱,江静瑶却是自生自灭,一直以来,江静瑶在姐姐面前都是低声下气,强势的姐姐既让江静瑶崇拜,又让她有着耻辱,今日可以借机对抗,她觉得很刺激。

    她的心态就跟东瀛人一样,崇拜强者,但一旦有越机会和实力,就会毫不留情踩之。

    “你可以走。”

    江静初平静开口:“顺便告诉你一句,我的事,没有可以干涉。”

    江静瑶呼出一口长气,转身就向门口走去,快要出门的时候,她又头抛出一句:“对了,差点忘了正事,姐姐,爷爷让我告诉你,如果你不喜欢权相国的话,不妨考虑新加坡的郭少雄,他既是总统的儿子,又是郭氏继承人。”

    “爷爷三天后出访新加坡,希望你能加入访问团随行。”

    在妹妹反手关门离开之后,江静初靠在椅子上陷入沉思,谁也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她本以为自己会对妹妹的话大雷霆,至少会恼羞成怒喝斥妹妹,可她却没有做出多余举动,连应都懒得,只是幻化刚才活色生香的画面。

    “我真的喜欢他”

    江静初喃喃自语,想要喝入咖啡,又想起叶子轩的话,随后按下电话:“来人,把我办公室的咖啡全部清掉。”

    下午四点,睡了一个午觉起来的叶子轩,刚刚走到大厅沙坐下,白秋画就捧着一堆资料走了过来,脸上扬起一抹笑意:“醒了中午看你睡眠不足的样子,还以为你要睡到黄昏六点,龙秋徽厉害啊,能把叶少榨的心力交瘁。”

    叶子轩懒洋洋的靠在沙上,看着带有一丝醋意的女人,心里知道她怕是已清楚自己两晚动向,当下也没有过多的掩饰,笑容灿烂的开口:“放心,警局的事都忙完了,今晚不会出去了,留在家里吃住家饭,顺便把你也吃了。”

    “你吃得了我吗”

    白秋画幽幽一笑:“应该是姐姐把你吞了。”随后又把资料放在叶子轩面前:“刚才你的姘头龙秋徽来了消息,已经证实戴百达翡丽的悍匪,就是新加坡总统的三儿子,郭翘楚,人称郭大瘸子,也是郭氏集团的第八继承人、、”

    在叶子轩翻看着资料时,白秋画又补充上一句:“当然,这第八继承人也就是一个好听点的名头,其实他在郭家和郭氏集团都没地位,不然也不会老三还成末端继承人,他的母亲跟澳门何家沾亲带故,是郭总统的第二任夫人。”

    她叹息一声:“本来郭翘楚在郭家不会这么落魄,凭借他母亲背景也能荣华富贵,只可惜五年前一次游泳,在一米浅水区抽筋差点淹死,还伤了脑神经导致腿瘸,成为上流社会一个笑柄,从此就自生自灭,他倒没有自暴自弃。”

    “每天努力物理复原,还四处游学进修,也结交不少朋友。”

    白秋画向叶子轩介绍着郭翘楚:“只是这些都没意义,特别是何家内讧,让他失去最后依靠,他已经无法进入郭氏核心层,估计也是看到自己没前途,所以就想着干一票大的,对了,龙秋徽还查了一下郭翘楚和何长青的关系。”

    叶子轩沉下心思聆听,白秋画没有停滞:“这两个表兄弟来往不多,每年也就春节何家聚会见一见,谈不上什么亲密和友善,因此他手上的百达翡丽是不是何长青送的,暂时还无法作出判断,不过龙秋徽会找人问一问何长青。”

    “如果两人私底下来往密切,那么这次抢劫目的,搞不好监守自盗。”

    矛头直接指向何家金库。

    “事情看来还真是复杂。”

    叶子轩揉揉脑袋,郭家大少,何家大少,还有卫战国,虽然不清楚三人究竟有什么关系,但叶子轩总感觉其中有千丝万缕的牵连,随即他抬头向白秋画问出一句:“他们跟黑鸦有没有牵扯郭翘楚会不会是黑鸦组织一员大将”

    白秋画轻轻摇头:“我们对黑鸦组织认识实在有限,连他们据点都没找到,拿下的流浪汉他们提供不了有价值的情报,黑鸦又被韩月一刀劈杀了,唯一可以反证的就是,宋禁城不是黑鸦组织的头头,韩月杀掉黑鸦也只是意外。”

    “算了,先不想太多了。”

    叶子轩思虑一会无果,随后把资料丢在茶几上:“把手头资料全部交给龙秋徽,让她转给澳门警方去处理此事吧,如果有必要的话,可以让她通过国际刑警询问郭翘楚,我们远隔千里,再多推测也没有价值,更适应不了变化。”

    白秋画点点头:“明白。”

    “呜”

    就在这时,一辆吉普车呼啸着驶入进来,随后横在了阶梯门口,穿着便装的龙秋徽踢开车门钻了出来,轻车熟路向大厅走入进来,几名叶宫子弟下意识要阻拦,却被晒太阳的梅子书挥手制止,白秋画见状一愣,举步迎接了上去:

    “龙队,贵客啊。”

    面对老对手,白秋画拒人千里:“第一次见你上门。”

    龙秋徽瞥了白秋画一眼:“放心,以后我会经常上门。”

    白秋画眼睛眯起:“官匪不两立啊,龙队没什么事还是不要过来。”

    龙秋徽淡淡应:“带领你们走向新生是我的职责和义务。”

    白秋画针锋相对:“你就不怕近墨者黑”

    龙秋徽依然不甘示弱:“就是担心子轩太黑,所以我要让他赤一点。”

    “好了,别吵了。”

    叶子轩头皮麻的站了起来,脸上带着一丝无奈开口:“龙爷和佛爷都握手言和,两人好的要同穿一条裤子,你们两个斗这么多年也该消停,你看你们,一个是白花,一个是黑花,这么漂亮这么能干,携手岂不更是一段佳话”

    “扑嗤”

    两女几乎同时失笑,齐齐向叶子轩踹出一脚:“你才是白花,黑花呢。”

    叶子轩蹦的跳开,拍拍手笑道:“你们看,这画面,多美啊。”

    在两人收住笑容一瞥冷眼保持距离时,叶子轩轻声问出一句:“龙队,什么事我正想让秋画给你全部资料呢。”

    “资料我基本都有了。”

    龙秋徽看着叶子轩开口:“我想借你两天,陪我去一踏澳门。”

    叶子轩一怔:“去澳门”

    龙秋徽散去跟白秋画斗气的态势,神情恢复了两分严肃开口:“澳门警方一直漠视我们情报,觉得不可能出现悍匪抢劫,就算有,对方被我们这样折腾也会打消念头,可你早上给我的分析以及名表主人的身份,让我预感有大事生。”

    “我希望你能跟我前去,一起说服警方重视。”

    龙秋徽补充上一句:“我还收到一个消息,郭瘸子今天到了澳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