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四百一十二章 金库爆炸

天才布衣 第四百一十二章 金库爆炸

  第四百一十二章金库爆炸

  “你明天真要去澳门”

  在龙秋徽跟叶子轩敲定明日早上航班钻入吉普车离开天秦花园时,白秋画看着车子的背影向叶子轩问道:“先不说你现在有不少敌人,出去很容易招致他们暗算,就是无声视频一事,你也已经尽了全力,找出突破口,认出郭瘸子、”

  “你做的已经够多了,龙秋徽也可以直接丢给澳门警方,何必拉着你去澳门说服后者呢”

  叶子轩笑着站了起来,握着白秋画的手一笑:“我确实做的够多了,但还不到全力的程度,这事情如果没有遇上,我肯定不会去折腾,但撞见了,总要有一个结果,我当然可以推掉龙秋徽,可你觉得,我不跟进,秋徽会不会放手”

  白秋画轻轻摇头:“不会,她也是一个固执的人,不然这些年也不会死盯着我。【全文字阅读】”

  “没错,以她的性格,如果澳门警方重视了,她或许不再搅合进去。”

  叶子轩轻声劝告着白秋画:“可澳门警方无所谓态度,让她的责任感起来了,她不会半途而废,我推掉她,她也一样会飞去澳门,竭尽全力阻止罪犯的行动,这事已牵扯到几大势力,她卷入进去很危险,至少黑鸦还可能对她下手。”

  在白秋画抿着嘴唇的时候,叶子轩又拉着她走去后园,两人沐浴着黄昏的余晖,显得很是美轮美奂,叶子轩的声音也格外轻柔:“她也算是半个叶宫人,明知道她可能有危险,我如果还不跟上去帮一把,哪对得起她当初对我庇护”

  “而且咱们也要考虑龙爷的感受。”

  白秋画轻轻点头,随后无奈一笑:“其实你说的,我都知道,只是担心你的安全,近一点,五联会,三帮、阿里山,远一点,东瀛中田春、南韩权相国,黑鸦组织,这些敌人都跟你有着血海深仇,你不在京城,危险系数无形变大。”

  叶子轩眼里闪过一抹感动,随后放声大笑起来:“我怎么说也是小宗师,还披着叶家的保护衣,他们想要对我下手,哪里有那么容易,就是宋天道和星云大师来杀我,我也一样可以撒腿就跑,我就不信,两个老头子的腿脚比我快。”

  白秋画扑嗤一声笑了:“明明是抱头逃窜,却被你说得脚力不如你。”

  “你看,我天生这么无耻,还有必要担心我安全吗”

  叶子轩见到驱散白秋画心里的纠结,笑容过后话锋一转:“其实我这次去澳门还有一个目的,那就是看一看咱们老朋友何翡翠,以及叶宫在澳门的赌场环境,拿下洪青龙,我们跟三帮平起平坐,但局面也变得僵持,必须要找缺口。”

  白秋画的眼睛亮起:“你要开始动三帮了”

  叶子轩轻轻摇头:“一年半载不会动手,毕竟大决战和京城一战,咱们损失精锐高达九成,三帮需要恢复元气,咱们也要时间缓冲,死撑着向三帮开战,只怕咱们守不住京城,所以暂时会和平相处,等墨七熊他们堂口成熟后再说。”

  在白秋画轻轻点头的时候,叶子轩又补充一句:“只是养精蓄锐,不妨碍我探一探路,我这次去澳门,会看看何家对叶宫的反应,看看双方究竟能合作到什么程度,也看看能否把何翡翠拉到自己阵营,老实说,我对她充满着兴趣。”

  “割掉自己的肉,削掉自己的耳朵,砍掉自己的手,这样的女人,确实让人难忘。”

  白秋画眼里流露一丝欣赏:“我比不上她行,待会就给你准备行李,再派兄弟打前站。”她是一个心高气傲的人,连龙秋徽和白狐都不怎么放在心上,但对何翡翠确心服口服,应该说,见过何翡翠的人都会自内心承认她的强大。

  叶子轩一握她的手:“真是善解人意的女人。”

  白秋画指指自己的脸颊:“亲一个。”

  第二天上午十点,叶子轩和龙秋徽戴着墨镜走出了澳门机场,虽然南方没有北方低温,但那份湿冷却被京城还要让人难受,钻入叶宫早就准备好的车子后,叶子轩马上喊叫调高空调,随后看着身边的龙秋徽一笑:“龙队,十点了。”

  “咱们是不是先吃一个火锅,然后再去澳门警局找重案组”

  龙秋徽摘掉脸上的墨镜,露出那张冷艳却不乏俏丽的脸庞,没好气的瞪了叶子轩一眼道:“你就知道吃,早上吃了一顿,飞机上又吃了一顿,还把我的也消灭了半份,现在又喊着去打火锅,你是来干正事的,怎么搞得跟旅游一样”

  叶子轩面不改色的应:“天冷,能量耗的快,必须多吃才能保持体温啊。”

  “懒得理你。”

  龙秋徽挥手让叶宫子弟驶去澳门警局,还拿出一系列的证明和协助文件:“为了避免麻烦和对方质疑,此行你就是一名京城警员,尽量不要让澳警知道你的叶宫或叶家身份,而且你过来就是帮我全力说服对方,态度尽量友善一点。”

  她让叶子轩隐瞒身份出于两个考虑,一是避免警方用叶子轩堵她,她身边就跟着一个涉黑头头,不想法子抓他绳之于法,反而跑到澳门追查不存在的悍匪,这会让人觉得可笑,也会怀疑她的动机,二是不想叶子轩身份泄露处于险境。

  叶子轩神情犹豫:“如果对方态度不好呢”

  龙秋徽一言决之:“那你就忍着点。”

  叶子轩靠座椅:“记得申请津贴。”

  他还伸手摸出手机,打开今天要见面的警官:“陶可可,一九年出生于缅甸,澳门警察学院毕业;英国格拉斯哥大学司法管理硕士学位,台岛政治大学法学管理学士,现为澳门司法警局第四科科长,这女人还真是多才多艺啊。”

  叶子轩还瞄了对方头像一眼,身高一米七的女人,从东方的审美观点而言,这名女警察可以说是颇为漂亮,特别是她胸前的双峰,几乎裂衣而出,是汹涌澎湃四个字的最佳诠释,但从气质而言,她则更接近中性,有着雷厉风行。

  叶子轩感觉又是一个龙秋徽:“从面相判断,她不太好相处啊。”

  龙秋徽没好气的道:“又不是让你相亲,有什么好不好相处”

  车子行驶了半个多小时,最后停在一栋周围空地都是巡逻警车的大楼前,楼门的顶端悬着一个巨大华国警徽,叶子轩好奇的四下打量,这栋大楼有六层之高,四周空旷,看上去很是气派,但没太多警察进进出出,一片说不出的闲散。

  叶子轩啧啧不已,当初从达摩山出来,来这里上班多好,够清闲。

  龙秋徽似乎知道他的想法,瞥了他一眼就走入警局,叶子轩摇头跟上,五分钟后,叶子轩和龙秋徽出现在一间小型会议室,接着就是漫长等待,两人面前的净水喝了又喝,他们足足等了一个小时,可是跟他们对接的警官却还没出现。

  龙秋徽问了外面的警员几次,却被对方告知正忙,很快就会过来招待,语气很不耐烦。

  只是叶子轩隔着窗户扫过一眼,大厅警员一个个都很清闲,完全看不出什么案子忙碌,所以对接警官忙得不可开交,叶子轩多少有些想不通,想要挪揄几句龙秋徽,见到她脸色阴沉就散去念头,又等了十五分钟,叶子轩打开了房门。

  他拉住一个短女警:“你好,请问陶警官现在有空了吗”

  “陶科长正在忙,你们再等一会好不好”

  短女警眼里满是不耐烦:“你们已经问了六遍了,有点耐心行不行”

  叶子轩咳嗽一声:“可是我们等了一个半小时了。”

  短女警冷冷抛出一句:“都说陶科长在忙了,你们怎么连这等待耐心都没有怪不得你们排队喜欢插队。”

  龙秋徽站在叶子轩旁边,喝出一声:“说事就说事,不要搞人身攻击,不然投诉你,让你脱了这身警服。”

  短女警想说什么却被龙秋徽威严压,只能咬牙切齿哼出一声,随后抛开两人走大厅,跟几个女警交头接耳,没有多久,大厅数十名警察就向这边投来戏谑目光,还伴随几句冷言冷语,短女警也指桑骂槐,有本事脱我警服啊。

  在叶子轩寻思要不要出去给她脱衣服的时候,会议室走入一个身穿白色衬衣的女警,这名女警有三十多岁,看上去人高马大,个头就算是跟龙秋徽相比,也差不了多少,火红色的头,长脸,眼睛和嘴角及时没有说话,也是向上翘着。

  正是叶子轩和龙秋徽要见的陶可可。

  “龙队长,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领着王小玲等人走入会议室的陶可可,大步流星的走到龙秋徽面前,审视一番喊出一句:“今天有点小事忙碌,迟到些许,还请多多包涵。”她嘴里说着包涵,态度却没有多少歉意:“其实你根本不用过来,悍匪一事打个电话就行。”

  她似乎对龙秋徽的到来没多少好感。

  也是,自家地盘,被别人告知有大案,不仅有被干涉的不快,还给人感觉自己迟钝无能。

  “陶科长客气。”

  龙秋徽笑着跟对方握手,随后一指叶子轩介绍:“这是我同事,叶警员,此行协助我工作。”她呼出一口气补充:“我和叶警员前来,是因为我们对悍匪一事比较熟悉,看看过来能否帮点小忙,陶科长,你放心,我们只是协助、、”

  “指挥权全在你手里。”

  陶可可眉头皱了一下,随后开门见山的开口:“不是协助不协助问题,主要是我们人手有限,不太可能抽出专案组折腾,我们看过无声视频,也请人翻译过口语,你们翻译是符合水准的,但是经过我们分析和调查,这纯粹是闹剧。”

  叶子轩眼睛瞪大:“闹剧”

  在龙秋徽相似的好奇目光中,陶可可挥手让两人坐下来,清清嗓子应:“没错,就是一场闹剧,澳门虽然有大小数十个金库,但每个金库都有顶级的安全系统,数不清的监控摄像,再加上大街小巷的巡警,悍匪哪里有胆量抢劫”

  “现在不是七八十年代了,提两支冲锋枪就横扫金铺的时代,早就一去不复还了。”

  陶可可靠在座椅,双腿交错:“最重要的一点,在龙队长一而再再而三的重视之下,我们去了何家询问郭少爷,他承认了无声视频,还跟我们解释是他们拍着玩,想要演绎澳门风云,就是一个摄影片段而已,哪里可能去打劫金库”

  叶子轩冷笑一声:“你相信他的话”

  “郭少名门望族,我当然相信他的话。”

  见到叶子轩总是插嘴,陶可可流露一丝厌恶:“我不相信他,难道相信你这小警员的话”

  在龙秋徽轻轻拉住叶子轩的时候,陶可可又眯起眼睛盯着龙秋徽:“龙队长,我刚才听说,你对王小玲威胁脱掉她的警服虽然你我是同行,但我还是要提醒你,澳门是法制社会,不然有特权思想,更不要把你官僚作风带到这来。”

  “不然你的言语,只会显得可笑。”

  龙秋徽淡淡开口:“陶科长,你断章取义了,我是说投诉她、、、”

  陶可可摆摆手:“龙队长,没必要解释了,我清楚大6人的思维方式,只是真心提醒你要注意,这是法制社会。”

  叶子轩忽然插入一句:“郭少是名门望族,我是小小警员,这算不算特权思想”

  陶可可脸色一沉,随后喝出一声:“龙队,你的手下未免太没规矩,算了,跟你们这些人讲不通,你们都不习惯民主和法制,我说多了也是浪费口舌。”她站了起来:“龙队长,很高兴见到你,今天就先这样吧,警局不需要你们的协助。”

  “你们要就,要玩就玩。”

  她手指一挥:“不过我们没时间陪伴,失陪了。”

  龙秋徽站起来:“陶科长,郭翘楚真会抢劫金库。”

  陶可可耸耸肩,笑笑应:“送客”

  “轰”

  就在这时,窗外忽然传来一记刺耳的爆炸声,不仅震的楼下警车直叫,还让玻璃嗡嗡作响,叶子轩他们下意识扭头望去,正见远处一团黑烟腾升,声响很大,相隔五六公里依然清晰,陶可可的脸上笑容瞬间停滞,向王小玲吼出一句:

  “快去看看,怎么事”

  王小玲她们手忙脚乱冲出外面,在叶子轩和龙秋徽的凝重目光中,他们迅询问生什么事。

  没有多久,王小玲冲来喊道:

  “陶科长,不好了,中央金库被炸了,三十个亿被劫了。”

  ps:谢谢成功姐的老粉丝11111打赏本作品588逐浪币,莫小桉打赏本作品1逐浪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