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四百一十四章 郭瘸子
    第四百一十四章郭瘸子

    “砰砰砰”

    下一秒,三名蒙面劫匪抬起枪口,对着后面涌来的两辆警车射击,精准打在钻出车门的警员身上。

    弹壳当当落地震颤着人心,皮靴踩上去咔咔作响,让人感觉到蕴含莫大凶意。

    三十多名警员全部中枪倒地,警车也打得面目全非。

    尾难顾,两侧残存的警员也被打得满地找牙,狼狈不堪躲到车后,偶尔反击却没奏效。

    猛真他妈生猛比生猛海鲜还要生猛不少附近的市民和车主探出脑袋观看到这一幕,心里都下意识的出一记由衷感慨,他们已记不起多少年没有看过这场面,简直堪比澳门的警匪大片,警局大厅的王小玲她们也都目瞪口呆。

    叶子轩和龙秋徽相视一眼,也都看出彼此的惊讶,两人已经尽量高估悍匪战斗力,可现在现,依然是低估了。

    特别是那个瘦小身影,完全就是一个杀神。

    跟着陶可可前来堵截的三十多名警员,就这样被对方一把长枪压制的死伤惨重,好不容易形成的包围圈,就这样分崩离析,在王小玲一脸震惊不可能,不可能的时候,三辆越野车一踩油门,气势如虹撞开陶可可他们堵截的警车。

    两辆警车砰砰作响,向两边摔了出去,依靠它们做掩体的警员四下翻滚,个别机灵的人匍匐卧倒,连头都不敢抬起。

    在车子驶过左手持枪男子身边时,他身子猛地一纵,敏捷跳到了车子边缘,踩住一个特制的踏板,背对前方,随后再度扣动扳机,射翻四五名向越野车开枪的警员,陶可可重新捡起一把枪,轰出两枪却没打中,只把越野车玻璃击碎。

    “扑扑”

    没等她钻入警车向越野车追击,两颗子弹一闪而逝,精准打入警车的油箱,只听轰的一声,两辆警车顿时生一记爆炸,车子狠狠掀起,一团大火随之腾升,车窗碎裂,车架扭曲,无数碎片横飞,让陶可可他们不得不趴在地上躲避。

    冲天的火光中,三辆越野车扬长而去。

    十分钟后,大批警车和救护车赶赴,但是悍匪却已经不见了踪影,警局大厅的屏幕上,也在一条山道失去了三辆越野车的踪影,虽然数十辆警车还在追击,各处也开始对山道进行搜索,但谁都知道,这一战,警方可谓输得一塌糊涂。

    随后,叶子轩还见到有媒体车闯入,跟警方生口角冲突。

    半小时后,陶可可带着残存的十余名警员来,其余人全被送去医院救治,她一边任由手下替自己包扎伤手,一边扯掉身上镶有几颗弹头和碎片的防弹衣,同时向众人大声吼道:“打开所有天眼,不惜代价,一定要找到那帮悍匪。”

    王小玲小心翼翼挤出一句:“已经打开全部天眼了,只是山道探头较少,还被破坏,加上岔口比较多、、、”

    陶可可闻言眼睛一瞪,毫不留情喝道:“探头被毁,岔口又多,难道就不用找吗调人,有多少人调多少人,一寸寸去找,一个个探头去看。”陶可可向手下泄着愤怒情绪:“无论如何,要抓到那帮悍匪,找那批钻石和债券。”

    王小玲马上挺直身躯:“明白。”

    “陶科长”

    这时,龙秋徽举步向被众人围着的陶可可走去,只是还没走出两步,两名看守的警员就横挡了过来,其中一人还气势汹汹要推龙秋徽,叶子轩没有给对方触碰的机会,而且他耐性也到了极限,一把握住对方的拳头,随后顺势压去。

    只听砰的一声,出手警员闷哼一声后退四五步,另一人见状脸色一变,条件反射就一拳轰了出去。

    “砰”

    见到对方毫不客气出手,叶子轩也没有再给笑脸,一脚踹出,轰出拳头的警员只感胸口一痛,随后就闷哼一声跌飞出去,砸在王小玲身边,后者尖叫一声,随记怒吼一声:“你们干吗打人这里是澳门,不是你们可以撒野的地方”

    陶可可转身看着倒地的同伴,向龙秋徽喝出一声:

    “龙队长,怎么事干吗打我的同事”

    “这种时期,你们还要给我们添乱吗”

    “拜托,能不能安分一点这里是澳门,不是你们京城,不是可以乱来的地方。”

    在她的厉声喝叫之中,几个跟随警员下意识摸枪袋,叶子轩踏前一步,冷眼扫过众人一眼喝道:“第一,我和龙队不是犯人,我们是来帮忙的,你们无权强制我们留在警察局,你们自己不重视搞砸了事情,你就不要想砸我们身上。”

    “第二,刚才是他们先出手要动我们,我只不过正当自卫。”

    叶子轩又踹出一脚,把一名横挡的警员踹飞出去,声音狠厉:“如果不相信的话,把大厅的监控调出来,孰是孰非一清二楚,如果你们监控坏了,我不介意让你们看看我的手机,我这人有一个坏习惯,做好事做坏事都喜欢录个像。”

    他晃动了一下手机,调出一个画面:“第三,今天中央金库被劫,如果真是郭瘸子他们做的,那么陶队长再这样对我们自以为是,我们就会把这几天的电话和邮件往来,全部交给行政长官,让他知道京城警局再三提醒你们有劫案。”

    “结果你们却狂妄自大不重视,导致金库三十亿被劫。”

    “我相信,这些资料交上去,陶科长和一干人等都可以下台了。”

    叶子轩拿着手机,盯着陶可可他们喝道:“要不要我打电话”

    此话一出,陶可可他们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他们初始避叶子轩和龙秋徽,是不相信有悍匪抢劫一事,现在忽略两人存在是不想被看笑话,让人知道自己失责,只是没有想到,叶子轩强势向他们叫板,还一刀子捅在他们的软肋上。

    叶子轩他们真向行政长官捅出澳门警方早有情报,却依然坐视悍匪抢走三十亿,还伤亡惨重的话,估计陶可可他们不仅要脱下警服,还要被上级领导和死者家属问责,王小玲嘴角牵动一下,撇嘴嘀咕一声:“就是喜欢打小报告、、”

    “闭嘴”

    叶子轩无视龙秋徽的拉扯,指着王小玲毫不客气喝斥:“这是打小报告吗这是控告你们无能,失职,害死同僚,如果不是你们狂妄自大,今天会死这么多人吗如果你们让我们两个也参与行动,劫匪会毫无损的冲出包围圈吗”

    王小玲脸色难看:“是我们无能吗是悍匪太厉害了。”她还想要再说话却被陶可可制止,但心里还是不以为然,或许他们有点失职,但主要原因确实是对手太霸道,而且她觉得叶子轩更自大,让他们两个参与行动,悍匪就跑不了

    这未免太高估自己。

    叶子轩握着手机:“你这人就不该穿这身警服,行,我给行政长官办公室电话、、”

    几名警员围了上来,色厉内荏:“干什么你要干什么”

    王小玲也一副大义凛然,喊叫了起来:“你就是一个小人,陶科长冲锋陷阵的时候,你们在哪里陶科长血战悍匪的时候,你们又在哪里你们坐享其成不成功,就想要打小报告讨欢喜,你们还是人吗还有比你们更无耻的人吗”

    叶子轩冷笑一声:“怎么打个电话讲点实情都不行你们所谓的素质呢”

    “全部退下、、、、龙队,叶警官。”

    此时,陶可可似乎看出事情严重性,深深呼吸一口长气后,望着龙秋徽和叶子轩开口:“都是一家人,事情不用搞得这么严肃吧是我招待不周,是我我心急说错话,我这里向你们道歉,我还承认,此行行动失败,我有不小责任。”

    她清清嗓子:“但金库被劫走三十亿,悍匪冲出包围圈是多方面原因的,全部推在我们四科身上不公道,你们放心,是我的责任,我一定会背负起来,绝不推却,只是也请你们看我面子,不要控诉我们同僚,他们拼死拼活不容易。”

    “再背个处分,很冤。”

    这一番话看似在道歉,但却让人感觉不到道歉的诚意,更多是陶可可以退为进的悲情攻势,还有推卸责任的伏笔,叶子轩不待龙秋徽出声,抢先一步开口:“可以不控告你们,但必须让我们参与行动,再隔开我们,一定捅出此事。”

    相比告状撂倒陶可可来说,他清楚龙秋徽更喜欢抓拿悍匪。

    “行,你们可以全程协助我们,但不能擅自行动,也没有配枪。”

    陶可可犹豫了一下,最终点点头:“一旦你们有过激举动,我分分钟踢你们出局,哪怕脱我警服也在所不辞。”

    龙秋徽拉着叶子轩应:“好,一言为定。”

    此时,几个人抱着一堆打印的相片过来,正是叶子轩他们从无声视频截取的图像,他们分到各人手里,显然还是到叶子轩和龙秋徽的路子上来,陶可可扫过两人一眼,有些尴尬,但很快恢复平静:“来人,马上把照片分下去。”

    “看看在澳门能不能找到这些人。”

    她还手指一点王小玲:“马上联系何家,查找郭翘楚的下落。”

    “大家下午好。”

    就在这时,人群后面忽然传来一个声音,在叶子轩和龙秋徽下意识望去时,一个年轻男子拖着瘸腿出现,笑容灿烂。

    一个警员喝出一声:“什么人”

    “郭翘楚。”

    年轻男子一笑:“你们手里不是有我画像吗”

    全场一寂。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