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四百一十五章 祸从口出
    第四百一十五章祸从口出

    郭翘楚的出现,让整个大厅气氛一沉。【全文字阅读】

    陶可可他们正准备大力查找跟悍匪有牵扯的郭家公子,还一度做好对方藏匿或者躲避的打算,可是谁都没有想到,郭翘楚不仅没有消失不见,反而大大咧咧出现在警察局,像是无辜的小羊看着众人,这份定力和疯狂怎能不让人吃惊

    叶子轩跟郭翘楚从来没打过交道,也从来没有见过面,可是看到面前的郭翘楚,他就觉得,只有这样的人才配这个名字,哪怕他是一个瘸子,因为他从没见过任何人的态度如此文雅,在文雅中又带着种令人觉得高不可攀的贵族之气。

    在京城这几个月,叶子轩见过不少天南地北的大少,宋禁城和沈万千也打过无数次交道,可不知道为什么,郭翘楚给他的感觉更为奇特,虽然谁也说不出他的与众不同之处在哪,但无论任何人只要瞧一眼,就会觉得他的确不同凡响。

    陶可可也是一个很出色的人,她的风采也会让不少人倾倒,若是和警员走在一起,她一定是最耀眼的那人。

    但跟郭翘楚站在一起,她就变成一只萤火虫。

    短暂沉寂之后,郭翘楚笑着踏前一步,手指点着众人手中画像:“你们分我的图像,有事找我”他的笑,就像满天黄沙中突然出现的一线阳光,很是温和,但让陶可可他们心里难受:“要找我,不用这么麻烦,一个电话足够。”

    此言摆明就是你们能奈我何

    面面相觑之后,陶可可站到前面反问:“郭少,你有什么事”

    这一句话出口,数十名警员齐齐感到说不出的憋屈和矛盾,可又知道陶可可只能这样问,无证无据总不能说人家自投罗网吧毕竟抢劫金库的悍匪全都戴着面罩,向郭翘楚难搞不好会被何家和郭家问责,这多少涉及他们的颜面。

    “哦,是这样的,我刚才经过枪战的地方,捡到一把被丢弃的警枪。”

    郭翘楚的笑容依然灿烂,从口袋掏出一把警枪,这个动作顿让王小玲她们脸色一变,齐齐拔出枪械对着郭翘楚,只要后者有一个不对劲,他们就会毫不留情把后者打成筛子,上午还觉得郭大少是无辜,现在却都潜意识把他当成悍匪。

    见到众人用枪对着自己,郭翘楚脸上划过一抹无奈,把警枪倒着递给一名警员,还双手摆摆显示自己没恶意:“大家不要紧张,我是一个良好市民,不会做出杀人放火的事,我今天过来真是还警枪,你们拿枪对着我,会让我心寒。”

    在龙秋徽感慨这家伙的强大和猖狂时,陶可可挥手让众人把枪械都放下,接着又拿过警枪审视一番,查看编号就丢给王小玲去核对,没有多久,王小玲就握着电话跑了来,向陶可可低声汇报:“陶科长,确实是一名手足掉的枪。”

    “汽车爆炸,他被掀翻,人晕过去,枪械也不知抛到哪里了。”

    郭翘楚闻言哈哈大笑起来:“陶科长,我说的没错吧我就是一个拾金不昧的好市民。”

    陶可可脸色很是难看:“要不要给你颁一个好市民奖”

    郭翘楚无视王小玲他们怒目侧视的样子,保持着温润的笑容道:“不用,举手之劳,何须客气何况消灭罪恶,人人有责,只是你们警察要加强战斗力,我就不说金库被人炸开劫取了,就说你们十字路口的枪战,真看不下去了。”

    郭翘楚一副痛心疾的态势:“警方实在太差了,几十号人连几个匪徒都堵不住,还死伤无数遍地鲜血,这样的战斗力怎么除暴安良怎么保护市民安全和财产我也算是半个澳门人,看到你们现场的表现,我对警方真没有信心。”

    “我想,陶科长你们必须要提高质素,不然我会让何伯伯向警方建议,狠狠削减警方的财政。”

    他大义凛然:“澳门警方绝不能是乌合之众。”

    叶子轩和龙秋徽相视一眼,都看出彼此的无奈,这郭翘楚还真是一个人物,一边聚集人手犯下大案,一边跑到警局训斥陶可可他们,不过想到陶可可他们的狂妄自大,两人又觉得郭翘楚这样当众打脸,对司法警局上下也是一件好事。

    陶可可挥手制止手下冲动,随后看着郭翘楚冷冷开口:“郭少,警方是什么战斗力,警方心里清楚,不需要你来指指点点,当然,我很感谢你的建议,我们一定会让自己变得强大,下次再遇见这些悍匪,我保证打得他们满地找牙。”

    郭翘楚淡淡一笑:“很好,很好,我拭目以待。”他咳嗽一声:“当务之急,你们要尽快找出悍匪,把价值三十亿的东西找,我听说里面有债券、有钻石、有黄金,这些都是容易变现的东西,你们不赶紧锁定,它就会消失不见。”

    “想一想。”

    他提醒着众人:“他们把债券拿到黑市,用两成价格分拆出售,再把钻石带去南非重度加工,三个月后你就无法辨认出来,它可能变成你妈戴的饰,你阿姨的项链,黄金更是简单,找一个熔炉,咔嚓一声,无数块黄金变成一坨。”

    “过上三五年,这黄金从手里捞出来,就可以炉卖掉。”

    龙秋徽他们怎么听怎么不是滋味,郭翘楚嘴里说是提醒陶可可他们早点锁定悍匪,但听起来却像是警方挑衅一样,悍匪将会用他的法子销赃,言下之意就是摆明车马,让警方有本事就来抓,陶可可嘴角牵动一下,咬牙切齿挤出一句:

    “放心,悍匪没这机会,警方很快就会拿住他们。”

    郭翘楚淡淡一笑:“好,我等着。”接着倒退走向电梯,手指放在额头猛地一挥:“祝大家好运”他拖着一条腿,走的很慢,很不方便,却很坚决,给人一种义无反顾态势,无论前方多么艰难,多么凶险,他都会毫不犹豫走下去。

    “陶队,干吗放他走”

    王小玲忿忿不平:“他这么猖狂,直接把他抓起来,先扣留四十八小时再说。”想到被郭翘楚当众打脸和教训,再想到被叶子轩和龙秋徽看笑话,她就流露一股不甘和愤怒:“他真以为自己是郭家大少啊,不过就是一个没落瘸子。”

    “随便找个理由扣留他,何家和郭家也不会说什么。”

    叶子轩淡淡开口:“祸从口出,王警官,不是每个人都跟我一样大度的。”

    王小玲一脸讥嘲:“他本就是一个没落瘸子,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没人疼,没人爱,抢劫金库,纯粹刷存在感。”

    此时,缓缓关闭的电梯门中,郭翘楚清晰捕捉到女人的话,眼里掠过一抹凌厉杀意。

    “闭嘴”

    郭翘楚的出现让陶可可变得更加被动,她不耐烦的打断王小玲的话:“拿什么理由抓他而且他胆敢出现这里,你觉得他脑子进水让你抓你一动他,就可能有十个八个律师出现,各种法律条令把你弄得一团糟,到时谁都不讨好。”

    “说不定人家就等着你抓呢。”

    叶子轩伸伸懒腰,轻声接过一句:“你们把他扣在警察局,先入为主把他当成主犯,必会情绪失控狂轰滥炸审讯,很容易被他牵着鼻子走,警方本来就人手有限,再抽调精兵强将跟他审讯,还有多少精力放在其余悍匪和赃物身上”

    “到时悍匪就真有空间慢慢周旋了。”

    在陶可可下意识点头的时候,叶子轩又补充上一句:“而且你们谁有把握跟这种人玩心理战谁有把握从他嘴里掏出真东西所以陶队放他离开是一件正确的事,警方依然可以把目标落在赃物和悍匪身上,同时派出得力干将跟着。”

    “双管齐下的收获,远比扣押他打嘴炮要好。”

    陶可可点点头:“叶警官有道理。”

    在王小玲不以为然中,陶可可连连下了几个命令:“一组,你们二十四小时跟着郭翘楚,二组,你们打开何家花园附近的天眼,尽最大可能监控他跟其余人往来,三组,马上调查郭翘楚入境以来的行动,看看劫案之前跟谁有接触。”

    在众人四散忙碌的时候,陶可可看着龙秋徽和叶子轩:“暂时不会有什么大行动,所以还不需你们帮忙,你们刚从京城过来,一路风尘仆仆,又遭遇这档子事,这样,你们先酒店休息,有什么行动,我一定通知你们参加好不好”

    “好”

    叶子轩抢先一步应:“我们先酒店,陶科长有行动记得叫我们。”

    “一定”

    在陶可可点点头的时候,叶子轩就拉着龙秋徽向电梯走去,还贴着后者耳朵低声开口:“对方明摆着抗拒我们,担心告状或抢功,留下来也不会让我们参与太多事情,还不如出去自己查探,相信外面找到的线索,一定会多过警局听到的。”

    龙秋徽呼出一口长气,思虑一会点点头:“好。”

    叶子轩悠悠一笑:“走,吃火锅。”

    在龙秋徽没好气白了叶子轩一眼时,两人很快进入了电梯,径直下到三楼,电梯还残留郭翘楚的一抹气息,叶子轩想到那个瘸子就嘴角上扬,这家伙还真是一个妙人,被人知道行动,还悍然行动,行动之后,还杀到警局示威,有趣。

    在两人从电梯钻出来的时候,一个快递也从两人身边走过,脸上兴奋,嘴里不断念叨一个名字:“王小玲。”捧着一个精美盒子的他,钻入电梯时还喃喃自语:“这五百块赚的真是容易,也就大门到楼上距离,也不知里面装的是啥宝贵玩意。”

    走到阶梯的叶子轩和龙秋徽几乎同时停滞脚步,随后齐齐返身向电梯扑了过去,还异口同声吼道:“等等”

    只是他们动作虽然迅,但电梯已经关闭,数字显示也停在四楼,正是陶可可的第四科。

    叶子轩和龙秋徽脸色巨变,一人拨打电话,一人向楼梯口扑去。

    “轰”

    在叶子轩刚拉开楼梯门时,楼上忽然一声巨响,头顶灯罩啪的落地。

    四分五裂。

    ps:谢谢苍海若为水打赏本作品1逐浪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