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四百一十九章 凶多吉少
    第四百一十九章凶多吉少

    叶子轩和龙秋徽开着车,沿着悍匪撤离路线缓缓前行。【风云小说阅读网】

    两人一度想过给陶可可信息,但想到后者的嘴脸就失去兴趣,觉得还是把黄金找出来再说,而且也担心警局有内鬼,给郭翘楚通风报信,让两人处于危险之中,所以最终决定两人自己查探,车子像是乌龟一样,打着危险灯慢慢挪移。

    叶子轩一边开车,一边看着右侧道路,龙秋徽则负责前方和左侧道路,看看哪里会是藏匿黄金的地方,他们也不知道郭翘楚等人有没有转移,更多是一种碰运气,不过叶子轩猜测他们应该还没转移,毕竟夜深人静才是最好取物时机。

    车子晃悠悠驶出一公里,什么都没有现,几个隐蔽的拐角和雨水井盖,两人细细查探一番都没有见到原料金,其余明显地方更是没影子,豁出去的叶子轩,还用手电查看了两个臭水沟,只是始终一无所获,这让两人多少有点沮丧。

    车子拐弯,龙秋徽眼里划过几道刮痕,她的眼睛顿时亮起:“等等。”

    在叶子轩一脚踩下刹车的时候,龙秋徽推开车门冲了出去,站在车子前头审视地上刮痕,随后一脸兴趣坐车里:“三部车子各放入一吨黄金,只怕不仅无法跑得快,甚至车子都会难于挪动,他们匿藏黄金前应该不会搬到车子上。”

    “黄金放在箱子”

    叶子轩很快明白龙秋徽的意思:“车子拖着箱子前行,直到匿藏地的时候才解开丢进去。”他还抬起头扫视两边的探头,现很多都被打爆了,估计是匪徒撤离时所为,也是掩饰黄金的藏匿:“咱们顺着刮痕追踪就一定会有收获。”

    龙秋徽坐直身子:“走。”

    有了新的方向之后,叶子轩和龙秋徽很快顺着地面刮痕找到一个变电站,看着高压危险四个字,再看看地面消失的箱子刮痕,两人眼里都划过一抹欣赏,显然对悍匪藏匿这里有着赞意,这地方比雨水井还靠谱,高压威慑力足够威慑。

    叶子轩和龙秋徽都戴上一个手套,从车里拿出简易的工具,悄无声息靠近十余平方的变电站,咔嚓一声,钳子就把两个小锁头剪掉,随着锁头落地,关闭的铁门就哐当露出缝隙,叶子轩和龙秋徽握紧铁钳,小心翼翼把铁门扯开一半。

    “扑。”

    就在这时,叶子轩忽然嗅到一抹危险,本能的抱着龙秋徽往地上一滚,几乎是刚刚离开原地,一颗子弹就从站立地方射过,打在后面的车子上,玻璃破碎,叶子轩没有就此停滞,抱着龙秋徽再度翻滚,同时对着入口抛出手里的钳子。

    “扑扑”

    又是两颗子弹打在两人翻滚地上,留下两个触目惊心的弹孔,变电站窜出一个人影,端着枪械对叶子轩两人射击,但第三枪还没扣动,他的脑袋就瞬间一震,闷哼一声后退了两步,当一声脆响,一把钳子落地,显然被叶子轩击中了。

    叶子轩没有给他喘气的机会,狂奔两步跃起,脚尖点在栏杆上,修长身躯飞腾起来,顷刻拉近两人距离,砰叶子轩一脚砸中对方的肩膀,在后者身躯一沉的时候,他猛地一扭,横于空中呈下落趋势身躯顺势扭转,对方脑袋被踢中。

    “嗯”

    持枪者闷哼一声,撞在变电站栏杆上,口鼻喷出一口鲜血,随后摔倒在地晕倒,接着叶子轩又前扑身体,躲开三颗射过来的子弹,里面还有一人,没等他的枪口锁定叶子轩,从侧边冲上的龙秋徽扑身而下,一个擒拿手卸掉对方枪械。

    接着,落地的龙秋徽身躯一转,直接把对手来了一个过肩摔,朦胧灯光中,一个一米七左右的男子赫然入目,他挣扎着要爬起来摸枪,但还没有碰到,龙秋徽就一个箭步上前,一脚踢在对方胸膛,后者喷出一口鲜血,摔倒在地昏迷。

    叶子轩竖起拇指:“漂亮。”

    “没事吧”

    龙秋徽望向捡起两把枪的叶子轩:“这里果然是藏匿黄金的地方,只是没想到还留着两名同伴。”

    “怎么说也是十几亿的黄金,不派人守着,郭翘楚心里哪会安定”

    叶子轩把两名敌人拖入变电站,免得被外人现端倪报警,踏入进去,现这是一个十余平方的屋子,四周都是开关和变压器,给人很不舒服的感觉,随后两人又见到地上摆着一堆食物、净水和子弹,角落更是堆着几张厚厚的毯子。

    很显然,对方准备充分。

    龙秋徽从叶子轩手里拿过一把枪,小心翼翼绕着整个房间两圈,并没有见到三吨重的金块,在她要抬起头的时候,叶子轩淡淡一笑:“龙队,你是灯下黑,金块摆得这么明显,你竟然看不到”说话之间,他上前一步扯掉几张毯子。

    “哗”

    随着几张毯子的掀开,叶子轩和龙秋徽都感觉自己的眼睛眩目难开。

    那光线实在是太强烈了太刺眼了微闭的眼帘在片刻的适应之后才能慢慢开启,但随后便是越瞪越大,眼珠子几乎都要从眼眶中掉落下来,三块电脑屏幕大小的金块,赫然呈现在两人的面前,出的刺眼光芒,让两人心神都一颤。

    这怕是此生见过的最大块最厚重的金子了,以前叶子轩觉得古人闯入藏宝洞就失去理智相互残杀,是一件荒唐可笑的事情,如今却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心跳也无形加快,不是他没有这十几亿,而是金子的光芒实在太冲击,太刺激了。

    “靠,还真重啊。”

    叶子轩第一时候扑了上去,先是踹两脚感受金子的真实,随后就伸手去环抱,看似小小一块,叶子轩却差点失去重心摔倒,龙秋徽也提着枪上前,不过她没有叶子轩的疯狂和炽热,而是抚摸着上面几个编号,查看一番后就点点头道:

    “没错,就是中央金库的原料金。”

    叶子轩呼出一口长气:“赶紧叫些兄弟帮忙,最快度运京城。”

    “运京城”

    龙秋徽微微一怔,随后手指一戳叶子轩的脑袋:“你傻啊,这是赃物,是悍匪抢劫来的东西,先不说你怎么把它带出境,就是真有渠道给你运走,你也不能运京城去,不然就会被警方认为,叶宫有份参与抢劫,到时你就麻烦了。”

    “问心无愧。”

    叶子轩一副财迷的样子:“反正这是我捡的。”

    “叮叮叮叮”

    就在这时,一个匪徒身上的手机响了起来,瞬间盖住了龙秋徽和叶子轩的对话,在两人对视一眼寻思要不要接听时,响了四下的手机忽然停止呼叫,整个变电站又恢复了平静,两人神情一怔,对视一眼,彼此都嗅到一抹不好的感觉。

    龙秋徽干脆利落的开口:“马上带着黄金走人,他们同伙估计很快杀到”

    叶子轩毫不犹豫的摇摇头:“他们三辆车都带不走,你觉得我们一辆破车能够带走”他赶紧用毯子包住一块往外面拖去:“现在只能先把金块换一个地方藏起来,让悍匪以为黄金被我们抢走了,晚一点,再带着兄弟们偷偷搬走。”

    龙秋徽伸手一把拉住他:“你当人家傻啊,他们也会想到我们搬不走黄金,一定会本能地四周一找,你胡乱藏匿,还不是被他们找去只能呼叫警方过来,这样既能保住我们安全,又能让悍匪无法转移黄金,你不要再不甘心了。”

    叶子轩一脸痛心:“真要还给警方啊”

    他执着的把一块黄金丢在变电站后面的坑里,随后用石头和草皮胡乱盖住。

    龙秋徽喝出一声:“快走”

    “呜”

    不需要龙秋徽应叶子轩,远处车子呼啸声已是最好答,叶子轩丢下其余两块黄金,拉着龙秋徽马上钻入车里,随后一踩油门远离是非之地,刚刚驶离三十米,叶子轩就见到后边突然有光亮闪动摇曳,三辆块头显眼的越野车出现。

    两辆停在变电站附近,一辆风驰电掣急追,带着肆无忌惮的凶悍气焰。

    “你负责开车,我负责阻击敌人”

    龙秋徽从叶子轩怀里拿过另一把手枪:“幸亏捡到两把枪,不然连还手机会都没有。”

    叶子轩头望一眼,先前平静的眼眸焕阴冷光彩:“小心点”

    说话之后,追来的越野车已经打开天窗,钻出一个身材魁梧的钩鼻猛男,从怀里抽出一支消音手枪,粗略瞄准两人车子的后轮,就毫不犹豫扣动扳机,扑扑扑三声,空旷公路,不合时宜的响起了枪声,惊心动魄,路面溅点火星。

    本该寂静安宁的地方,爆连声突兀枪响。

    叶子轩双手牢牢掌控着方向盘,动作利索的驾驶着车子飞驰,流线性车身来做诡异的蛇形运动,巧妙躲避子弹。

    子弹每次都看似要轰中轮胎,但最后一刻都被叶子轩躲开,根本没起到半点作用。

    追逐叶子轩和龙秋徽的越野车同样疯狂疾驰,一口气把枪械中子弹打光,轮胎没有轰中,就把车尾箱打得面目全非。

    随后,车顶天窗,探出半个身子的黑衣大汉利落更换弹夹,左手也摸出一支枪械,双手端枪,面无表情地点射。

    “扑扑扑”

    夜色映衬,枪口连续吞吐的火舌异常炫目,枪膛崩飞的灼热弹壳,从车顶滚落

    叮叮当当散落路面。

    子弹凶猛,叶子轩却不给对方打中机会,龙秋徽始终没有反击,子弹不多的后者,珍惜每一颗子弹。

    驾驶室,叶子轩暗自庆幸对方没弄来肩扛式火箭弹、重机枪,也没有郭翘楚压阵,不然凶多吉少,他面无表情瞧了一眼后视镜,嘴角勾勒冷漠弧线,迅将变箱拉至手动位置,接连换挡,短短三秒,车子动机转几乎达到极限。

    “龙队,是你练枪的时候了。”

    在叶子轩车子忽然加前冲时,越野车也是呼的一声踩尽油门,气势如虹冲了上来。

    “嘎”

    冲出百余米后,叶子轩一踩刹车,车子来了一个飘移,轮胎呼啸着摩擦地面,转了半个圆圈直接横在路边。

    越野车也下意识刹车,但反应稍微慢了一点,还是从叶子轩他们面前冲过。

    “砰砰”

    龙秋徽探出枪械,对着因刹车慢半拍的越野车,抬手就是两枪。

    “轰”

    子弹精准打在轮胎,越野车顿时失控。

    冲出二十余米后,由于前冲惯性太大,越野车跃过路牙子,凌空翻飞十几米,底朝天砸在路面。

    凶多吉少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