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四百二十章 激战
    第四百二十章激战

    “呜”

    叶子轩和龙秋徽没有在意对手的生死,一踩油门又冲了出去,他还给陶可可打出一个电话,可是响了六下都没有人接听,只能直接拨去警局告知线索,在警方答应马上出动去变电站抓凶时,叶子轩和龙秋徽的车辆又冲出了三四公里。

    “砰砰”

    就当转入一个路口的时候,又一辆吉普车横扫了过来,左右两边车窗探出枪械,对着叶子轩和龙秋徽他们射击,两人动作敏捷的趴低身子,七八颗子弹尽数打在车窗和车身,留下斑驳弹孔和碎片,龙秋徽的几根头还被弹头削出去。

    砰砰砰在叶子轩一踩刹车减缓车时,龙秋徽一头撞开车门,身子斜着探了出去,对着悍匪连连扣动扳机,劫匪持枪的手顿时一震,两把枪械顿时掉落在地,还有一颗子弹射入驾驶室,洞穿开车悍匪的肩膀,让他本能的一脚刹车。

    “嘎”

    双方车子都打着圆圈停下,龙秋徽想要再扣动扳机,却现枪械没了子弹,两名手腕中枪的匪徒也都掉了枪械,驾驶员摸出枪械,却被龙秋徽眼疾手快砸出空枪,枪械砸在对方手指,让受伤驾驶员脸色一痛,枪械也啪一声掉在地上。

    不待叶子轩出声阻挡,龙秋徽就一个前扑离开了车子,像是猎豹一样扑向两名跳出车子的对手。

    两名身材魁梧的汉子正钻出车门捡枪,见到龙秋徽凶猛扑来马上反手拔出匕。

    龙秋徽也摸出一把薄刀。

    钻出车门的叶子轩喝出一声:“小心”

    他没有横在龙秋徽面前出手,目光更多是落在跳出来的驾驶员,还有一名一直呆坐车里的高大悍匪,他戴面罩的脸,在光线半明半暗的交汇处,既有棱角分明的威武,又有着柔和深邃的苍远,让人感觉不到危险,但又给人深不可测。

    叶子轩看着他,他也望向叶子轩,两人目光紧锁,有着说不出的炽热。

    “杀”

    两名魁梧汉子把匕劈在龙秋徽面前时,龙秋徽反手一掠,薄刀凶悍的荡开两把匕,势大力沉。

    手腕受伤的两名匪徒哪里扛得住龙秋徽的霸道力量,庞大身躯不由在自主的离地,向后退出四五步,匕也震开,不过他们并没有半点恐惧,两人脚步一挪,匕平举,一左一右的刺过去,动作迅,刀法狠辣,一看就是军人手法。

    在叶子轩钻出车里的时候,龙秋徽眸子闪过一抹讥嘲,郭翘楚阵营还真是不同凡响,区区两个炮灰就如此不凡,其余头目以及郭翘楚岂不是更加厉害想到这里,她俏脸上勾起一丝冷笑,右手一抖,薄刀再向对方手匕再次劈过去。

    “当”

    薄刀势大力沉的劈在两把匕上,出清脆的金属撞击声响,虽然两个悍匪的功夫不错,但与龙秋徽还是有着不小的差距,随即拿捏不住,匕脱手而飞,两人同时一个后空翻,安全落在地面上,直到此时,二人眼里才闪过惊恐色。

    他们低估了龙秋徽。

    龙秋徽没有就此停滞,右脚一踢,借力之后,身形再次飞起,凌空踢出数脚,踹向不远处的两名对手,二人侧身避开龙秋徽的攻击,接着他们好像两只猴子似的窜过去,拳头直取龙秋徽左右,龙秋徽低垂着匕,左手旋转连续轰出。

    只听得一人惨叫着后退,原来,他手腕被硬生生打成脱臼,剧痛难忍。

    另一名退后的悍匪再度纵身,一记冲拳袭向龙秋徽面门,想要采取围魏救赵的策略,迫使后者不能对同伴痛下杀手。

    “破”

    龙秋徽低吼出声,左臂格挡之后,身形疾侧转,双腿旋风似的踢出去。要看書

    这名袭击者闪避稍慢,被踢胸膛吐出鲜血,身躯不由自主的飞起来,直挺挺的撞在车上,随后就像死蛇般坠落在地。

    一分钟不到,龙秋徽就重创两名悍匪,地上几把枪械全被扫出道路。

    “一座玲珑塔,面向青寨背靠沙。”

    在两名悍匪嘴角流血倒地,钻出的驾驶员也被踹翻时,一直呆坐不动的高大男子,终于踢开车门落地,他没有动手,也制止三名同伴再度攻击,只是盯着叶子轩和龙秋徽开口:“朋友,身手不错,只是不知道为何要跟我们对着干”

    叶子轩拉住龙秋徽,嘴角勾起一丝笑意:“我们两个就是酱油人物,现在冲突不过是无意之举,如果不是你们揪着我们下手,我们哪里可能跟你们对抗不过现在枪也开了,人也伤了,接下来是死磕,还是各走各路,你一言决之。”

    “不过我要提醒你一句,警察很快就会找到这里。”

    在叶子轩稳稳的拉扯中,要把对方拿下的龙秋徽冷静了下来,一眼瞥到高大悍匪腰身一溜青光,不是枪械,而是手雷的反光,她眼皮轻跳了一下,随后抬起头冷哼一声:“自始至终都是你们的人先动手,只可惜我们不是好欺负的。”

    她的拳头无形中攒紧,一有什么不对劲就会冲杀,高大悍匪扫过两人一眼,没有对同伴下达攻击命令,他已经看出叶子轩和龙秋徽的霸道,放倒三名同伴不用两分钟,自己放手一战也未必能占朋友,但就这样让两人跑掉又多少不甘。

    叶子轩举起手,悠悠开口:“如果你觉得身边兄弟伤得冤,那咱们就打一场,给你一个讨公道的机会。”

    高大悍匪正要应战,眼睛先瞄到叶子轩的骨珠,神情微微一怔,随即扬起一抹笑容:“原来是豪哥的兄弟,怪不得身手和枪法如此霸道,豪哥的兄弟,也就是半个自己人,行,今晚不打不相识,以后未必是朋友,但我相信你我不会是敌人。”

    叶子轩下意识一愣:豪哥

    在他恍然大悟是手上的骨珠时,高大悍匪他们已经钻入了越野车,在踩下油门离去前喊出一句:“兄弟,进宝山,不能空手,豪哥的兄弟,我理当送份见面礼,你藏在坑里的黄金,我给你留下了,你有能耐运出去,它就是你的。”

    “只是你一定要小心,千万不要被警察逮住,不然你要把牢底坐穿。”

    “靠藏这么密实都被你们现”

    叶子轩一脸沮丧,随后又皱起眉头:“我怎么感觉成你们同伙了要不再留点债券、钻石、、”

    “一派溪山千古秀,三河峡水万年流。”

    高大悍匪哈哈大笑,挥挥手,从容离去:“后会有期。”

    龙秋徽从路边捡起两把枪想开枪,却最终咬着牙散去念头,虽然她很想把对方拿下,可是想到对方腰部的手雷,又觉得不能轻举妄动,至少她不想让叶子轩涉险,不过眼睁睁看对方离去,她心里多少有些惆怅,伸手一戳叶子轩脑袋:

    “你啊,被对方一吨金块就收买,你不知道自己立场吗”

    叶子轩揉揉脑袋,叹息一声:

    “龙队啊,我是叶宫人,走的是黑道路,对他们黑吃黑行,代表正义干掉他们,总觉得荒唐。”

    如果他只是当初的华海小协警,叶子轩一定会想方设法拿下悍匪,用他们做功绩在警队上位,可他现在是叶宫人,处人为事再也不可能纯粹的大义凛然,在叶子轩角度,他更想叶宫利益最大化,但打着警方幌子拿下悍匪又觉得别扭。

    当然,他不会让黑鸦伤害龙秋徽。

    龙秋徽微微一怔,似乎也现其中悖论,接着就见叶子轩转身向车子走去:“龙队,这案子我无法破下去了,不是破不了,只是心态完全不对,相比把他们绳之于法来说,我更想要从郭翘楚嘴里分半块肉,这才是符合我立场的事。”

    龙秋徽沉默一会,她也看到叶子轩的尴尬处境,立场很是难堪,这时,她的手机响起,一封邮件涌入了进来,扫过一眼后抬起头,看着叶子轩轻声开口:“子轩,我理解你,我也不拉着你法办他们,不过我希望你帮我最后一个忙。”

    叶子轩拉着她钻入车里,在警车靠近之前离去:“有事就说。”

    龙秋徽声音清晰而出:“陶可可他们一小时前中伏,带着郭翘楚去山道寻找失踪车辆,结果又伤了数十名警员,上面很是恼怒,我刚收到警察部和特区政府的授权,从现在开始,我跟陶可可平起平坐,全权负责处理中央金库一案。”

    “此案,我如能有所成就,必会声震华国警界,去,就是实权副局长了。”

    这性质就不同了。

    叶子轩绽放一抹欣喜,低声问出一句:“我能干些什么”

    龙秋徽淡淡开口:“帮我找郭翘楚谈谈,吐出七成赃物。”

    叶子轩一拍喇叭:“好,今晚酒店睡一觉,明天去找郭翘楚。”

    龙秋徽眼神多了一抹温柔,随后想起一个问题:“豪哥是谁”

    叶子轩神情犹豫了一下:“一个不是很熟的朋友。”

    见到龙秋徽盯着自己,叶子轩只好补充一句:“赵江豪”

    ps:谢谢白衣穷儒打赏本作品588逐浪币、小海豚打赏本作品1逐浪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