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四百二十一章 交锋
  第四百二十一章交锋

  早上七点,司法警局,灯火通明。

  陶可可像是一头受困野兽一样,失去了昔日的冷静和沉着,在郭翘楚面前走来走去,虽然她跟其余警员一样,一天一夜都没有休息了,但她脸上却找不到半点困意,更多是一股说不出的戾气,三杯冰冷的水都无法遏制她眼中的杀意。

  昨天,郭翘楚忽然答应跟她合作,带警方去消失车子的山道寻找悍匪,以此换得警方对法官的求情,陶可可他们半信半疑,但最终还是带着他前去指认,只是跑到山道的警方虽然现车子,但近百人却遭受各种陷阱,死伤三十多人。

  八个燃气桶更是炸得人仰马翻。

  再度的受挫以及死伤,不仅重击了警方的士气,恐慌了民心,还让陶可可遭受上峰严厉批斥,今天再没有任何突破,整个四科就要把案子移交了,陶可可也要脱下警服,这让陶可可他们遭受承重压力,也让他们恨不得把郭翘楚毙掉。

  “郭翘楚,我告诉你,你完了。”

  在手下端来一杯咖啡灌入喉咙后,陶可可重重咳嗽一声,随后双手撑在郭翘楚的面前:“我昨天给你做污点证人的机会,你不好好珍惜和把握,却还把警方摆上一道,你知不知道,我们又死了几个警员这一次,你要老死监狱了。”

  郭翘楚脸上没有太多情绪起伏,目光保持着如水平静:“陶科长,你这话没有道理,我昨天带你去山道找寻劫匪,你应该做足功课部署精密,然后再把坏人绳之于法,结果你却觉得我在耍你,以为果园不可能藏有悍匪,轻敌冒进。”

  郭翘楚宛如一个指挥官,声音轻缓纠正着陶可可的失败:“想一想,如果你们在外面设下两重包围,四个狙击手,不给悍匪跑掉的缺口,接着再用直升机对果园进行扫射,警方哪会被对方陷阱袭击又怎会被燃气瓶炸得七零八落”

  “我能猜到悍匪落脚点,却不代表我能预知其中危险。”

  他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为何你的失误,总是喜欢让人承担”

  “你”

  陶可可愤怒的一踹桌子,差一点就给郭翘楚一巴掌,她知道自己有失误,但这失误更多是郭翘楚制造出来,他招供出悍匪的落脚点,所有四科警员包括她都不太相信,毕竟郭翘楚不是容易妥协的人,只是出于职责带人前去山道查看。

  正因为觉得果园不可能有悍匪,所以陶可可他们也没怎么部署,就是这个掉以轻心,导致又一场惨败,如今被郭翘楚拿来训斥自己,她自内心的愤怒,可又无法出声辩驳,良久,她咬牙切齿挤出一句:“郭翘楚,我一定钉死你。”

  “陶科长,你这是恐吓吗”

  郭翘楚淡淡开口:“我有心脏病,你千万不要吓我。”随即微微偏头:“陶科长,你折腾我一天一夜,精力体力透支过度,虎口又受了伤,你该家好好休息,顺便陪陪你的女儿,你说,你整天不家,她在家是生是死都不知道。”

  “混蛋”

  陶可可一脚狠狠踹在椅子上,让郭翘楚身躯晃动了一下,随后一把揪住郭翘楚的衣领:“我警告你,别动我女儿,听到没有不然我就是死,就是不要这身警服,我也要一枪毙掉你,就如三年前,我在机场把你打得满地找牙一样。”

  郭翘楚叹息一声:“你终于想起咱们三年前的过节了我还以为你早忘记了呢。”

  陶可可近距离的盯着郭翘楚,一字一句的开口:“我怎么可能忘记我还有无数懊悔,当初为什么不一枪毙掉你如果那时杀了你,现在就没有这些麻烦,你也不能在我面前耀武扬威,但你如再动我女儿,我绝对不管不顾杀掉你。”

  灯光倾泻而下,照耀着郭翘楚的脸庞,也流露一丝感伤:“当年你女儿被人撞倒在地,我好心把她搀扶起来,还帮她把东西全部捡起来,结果她却以为是我推倒她,还偷走她的钻石手链,不仅当场就给了我两巴掌,还骂我死瘸子。”

  “一身正义感的陶科长赶赴过来,带着警员也不分青红皂白给我上手铐。”

  在陶可可嘴角牵动,两名警员微微愣然的时候,郭翘楚又轻声补充一句:“当手链被空姐从飞机上找到,陶科长你们也只是一句生硬的道歉,那时你也知道我郭氏身份,可是你清楚我在郭家人微言轻,所以对此事根本不放在心上。”

  “陶科长,你可知道,我一个五好青年变成现在这样,你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陶可可脸色难看,一把松开郭翘楚冷哼:“自己本质恶劣,就不要找其它借口。”接着又流露一丝戏谑:“莫非这也是你跟我对抗的原因真是这样的话,我轻视你还真无比正确,男子汉大丈夫,却如此小肚鸡肠,实在让人鄙夷。”

  “鄙夷无所谓。”

  郭翘楚整理了一下衣衫,彬彬有礼的开口:“你们还有什么要问,就问吧,我高兴了,就会答你,抓紧,再过一个小时,我的律师就要来了,不仅我会平安离开警局,陶科长也会受到上峰训斥,不,这一次,估计你的警服要脱。”

  “想出去”

  陶可可哼出一声:“证据确凿,你还想出去你未免太天真了。”

  “天真的是你。”

  这时,没有关好的房门忽然被人推开了,睡了一觉精神饱满的龙秋徽,带着叶子轩走入了进来,身边还陪同着一名警方高层,陶可可见状脸色微微一变,下意识喝出一声:“你们怎么进来了我不是说过,你们无权力跟进此案、、”

  她又把目光落在警方高层:“汪处长,你怎么跟他们、、、”

  在外面几名警员轻轻摇头,表示不知道生什么事时,陪同过来的警方高层挥手打断她的话头:“陶科长,这是龙队长和叶警官,经过警察部和特区办协商决定,从现在开始,龙队长被授权接管此案,你和四科要无条件配合他们。”

  陶可可脸色巨变:“汪处长,这是我们的案子,为什么要让大6人插手”

  门口警员也都呼啦一声,齐齐表示着不满:“就是,我们死伤这么多伙计,就快破案了,凭什么让人摘果子”

  在郭翘楚饶有兴趣看着龙秋徽和叶子轩时,汪处长毫不客气的喝斥一声:“什么大6人,澳门人,都是一家人,陶科长,这是长官处和警察部的决定,你不需要质疑,只需要服从,如果你胆敢不满,故意阻滞,我不介意放你长假。”

  陶可可嘴角牵动一下,盯着龙秋徽和叶子轩开口:“汪处长,我很快就能问出东西了,二组三组也循着昨晚变电站的线索全力以赴,最多四十八小时,我们就可以找出赃物,拿下悍匪;最差,我也能凭着七分钟的视频钉死郭翘楚。”

  “此时把成绩让给外人,怎服兄弟们的心”

  陶可可还冷冷挤出一句:“他们两个还藏有私心,七分钟视频,只给我们两分钟,影响我们破案。”

  十余名警员纷纷喊叫:“不服,不服。”

  “你们有什么好不服的”

  叶子轩没有让龙秋徽做恶人,站到前面流露一丝戏谑:“提前给你们情报,无法阻挡金库被劫,堵住悍匪后路,却让他们从容杀出,你们最无能的是,竟然被郭翘楚牵着鼻子走,你们难道就没有验证过,那七分钟的视频是真是假”

  陶可可抬头冷笑:“假的怎么会是假的难道你们给的也是假视频”

  “前面两分钟无声视频是真的,后面五分钟,是郭大少复原现场,驳接上去的录像。”

  叶子轩脸上扬起一丝讥嘲,扫过平静的郭翘楚之后,他又望向陶可可他们:“目的就是让你把他当成凶手,让他牵制住警方的大部分精力,让你们没有精力去思考太多事情,事实也是如此,陶科长掉入他的陷阱,再度死伤数十人。”

  “警方也忽略黄金的重量,没有第一时间找出它的匿藏。”

  在陶可可脸色变得尴尬时,叶子轩又补充上一句:“让郭大少从容转移完债券和钻石之后,又把藏在变电站的三吨黄金全都搬离了,陶科长,你们被郭少玩得如此焦头烂额,犯下一连串的失误,现在还喊着不服不觉得脸皮厚吗”

  陶可可一怔:“黄金藏在变电站”

  在其余警员也都一愣时,叶子轩不置可否的开口:“没错,昨晚的电话就是我打得,可惜你们反应度太慢,刚才我从汪处之口中知道,警方昨晚杀到变电站附近的时候,悍匪已经消失无影无踪,连我击伤的五六名悍匪也没抓住。”

  “你们,只找到一部被龙队击穿的越野车,可惜你们一样难于从上面找到东西。”

  汪处长听到这里,手指点着陶可可喝道:“真是无能。”

  陶可可咬着嘴唇低喝:“视频是假的不可能”

  其余警员也都瞪着眼睛望向叶子轩,最有利的东西怎是假的呢叶子轩没有理会陶可可的话,只是走到郭翘楚面前淡淡一笑:“郭少,这视频应该不止七分钟,是不是该把后面的也拿出来让大家乐呵乐呵,然后你早点去休息”

  “叶少”

  郭翘楚抬起头,细细审视叶子轩一番,随后淡然一笑:“传闻叶少心思过人,我有一个问题,希望叶少能够指点一二,只要你能一分钟破解,游戏结束,我离开警局,还不追究陶科长,如果叶少答不出来,那我就等律师来了再走。”

  “同时我会投诉陶科长,控告她无辜扣留我,还意图拿我的自拍视频诬陷我。”

  在陶可可意识到什么的时候,叶子轩拉开椅子坐了下来:“出题”

  郭翘楚微微前倾身子,跟叶子轩四目相对:“你要去找视频,它放在两个箱子中的一个,你不知道是哪个箱子,箱子面前站着两个守护人,他俩一个永远说真话,另一个永远说假话,现在要求你,只能向其中一人问一句话,就确定视频的下落。”

  “请问叶少,你该怎么问才能有结果”

  “答案很简单”

  叶子轩一笑:“随便问一人:另一个守护人会指哪个箱子”

  “哈哈哈”

  郭翘楚笑了起来,双手一错,手铐掉落在地,伸出手:“欢迎来到澳门。”

  ps:谢谢蔡子礼仪打赏本作品5逐浪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