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四百二十三章 何家大洗牌

天才布衣 第四百二十三章 何家大洗牌

  第四百二十三章何家大洗牌

  何长青跟郭翘楚带着十余人离开之后,整个四科大厅变得安静起来。[

  数十名警员全望着龙秋徽和叶子轩,似乎对两人的凸出很是尴尬和不习惯,还有一种明显的排外情绪,随后就把目光望向陶可可,陶可可咳嗽一声,随后上前两步看着龙秋徽和叶子轩:“龙队,你现在是主事人,四科配合你行动。”

  “犯罪嫌疑人已经走了,不知你接下来有什么部署”

  她已经被汪处长严重警告过了,必须无条件配合龙秋徽和叶子轩,她现在把事情搞得一地鸡毛,再加上郭翘楚引而不的控告,配合龙秋徽两人才可能有一条出路,一旦龙秋徽在报告上给她写上一笔,陶可可将会脱掉警服送入监狱。

  而且汪处还提醒了众人,龙秋徽被授予特权组建破案队伍,她对整个四科有生杀大权。

  陶可可再怎么狂妄自大,也不会这时去招惹两人,所以心里尽管别扭两人成为自己上司,但还是保持两分礼貌开口:“我们是纪律部队,上峰竟然让我们配合你们的行动,因此现在你任何指令,只要在职责范围,我们都会服从。”

  “希望陶科长口心一致。”

  龙秋徽站了出来,再也没有昨天的忍让,恢复了雷厉风行的作风:“也希望我们可以合作愉快,现在我有四件事情要你们配合,第一,会议室将会成为我和叶警官的临时办公室,没有我们批准,任何警员包括陶科长不可擅自进入。”

  她连珠带炮的抛出几句:“第二,把金库劫案的卷宗和资料全部送入我的办公室,包括郭翘楚和何长青的详细情况;第三,调出中央金库的内外视频,查看案之前两小时的内容,我要外面环境,金库成员甚至清洁人员的动静。﹝1[cc”

  “第四,给我们申请两件防弹衣和两把枪。”

  叶子轩补充一句:“第五,给我要一份早餐。”

  陶可可眉头一皱:“龙队,这工作量太大,兄弟们一晚没睡了、、、”

  龙秋徽很干脆利落的丢出一句:“觉得辛苦,那就不要干了。”

  一名中年女警按捺不住:“这是我们地方,干不干轮不到你说话。”

  龙秋徽点着她身边的椅子:“没有能力坐那个位置,就让出来给能干的人坐。”

  中年女警额头出汗,咬着嘴唇:“我强烈抗议,这是对我的侮辱,是极大的不尊重”

  龙秋徽没有说话,只是冷冷盯着她。

  在叶子轩暗呼这女警要倒霉时,中年女警情绪变得激动起来:“你现在虽然是我的临时上司,但是您必须向我道歉,不然其余警员看到您这样对待下属会心寒的,为了避免让警局失去凝聚力,为了龙队以后不要再无端怀疑下属、、”

  “请龙队正式道歉”

  中年女警越说越激动,眼里还噙着一抹眼泪:“不然我将辞职抗议,还会向上峰提出控诉。”

  在陶可可和数十名警员默认中年女警给龙秋徽施加压力时,龙秋徽一张俏脸阴沉下来,这人打蛇随棍上唱做俱佳,说到后面就像演戏一样,她踏前一步,微微昂起脸,盯着那个中年女警低沉地开口:“你知不知道我最恨的是什么”

  感受到龙秋徽的无形威压,中年女警脸色一下变得难看,刚才的舌灿莲花张口结舌说不出来。壹<>

  陶可可嗅到一抹不好气息:“龙队、、、、”

  龙秋徽毫不客气推开陶可可,盯着桀骜不驯的中年女警冷冷开口:“我最恨的是别人威胁我,比如刚才你扯上整个警局来威胁我,明明是你个人的事为什么要胡乱攀扯正要万众一心的时候,拿辞职来威胁我很热血很悲壮吗”

  “我现在宣布,批准她的辞职,三十分钟内离开警局。”

  她扭头望向陶可可:“陶科长,你给我盯着她,三十分钟,她没走,你走。”

  “谁求情,谁滚蛋”

  “金库劫案之前,我掌控四科人事大权,不爽的,不甘的,不做事的,统统滚蛋。”

  说完之后,她就转身走入会议室,手段如此粗暴简单,让无数警员目瞪口呆,中年女警脸色变得苍白,想要喊叫些什么却颓然坐椅子,陶可可也是脸色如乌云阴沉,没有想到昨天还唯唯诺诺的龙秋徽,爆出如此强大的威压气势。

  叶子轩吹了一声口哨,挥挥手走入会议室:“送她离开的同事,记得给我带份早餐,谢谢。”

  看着关闭上的房门,数十名警员眼里都流露一抹愤怒,齐齐把目光望向了陶可可,一名女警员靠前一步,低声一句:“陶科长,这两人太可恶,霸占我们会议室不说,不给小玲报仇不说,放走郭翘楚不说,还敢耀武扬威叫板我们。”

  “还敢直接炒掉周姐,她算哪根葱啊”

  “我们直接罢工,让他们无兵可用,让他们求我们。”

  陶可可冷冷瞥了一眼:“你觉得,她敢不敢炒掉我们”

  年轻女警没有说话。

  几乎同一个时刻,何家旗下一处花园,何长青的别墅,郭翘楚拖着伤腿从车里钻出来,一步一步向主建筑走过去,何长青披着大衣从后面跟了上面,脸上扬起了一抹笑意道:“叶子轩还真是一个人物,至少比陶可可他们有趣多了。”

  “陶可可被你的算计搞得团团转,叶子轩却能一眼看穿本质,昨晚更是伤了不少兄弟,三吨金块也差点被他弄走。”

  郭翘楚眼里闪烁一抹光芒,挪移脚步踏上阶梯:“能够扭转大决战败局,成为叶宫主事人,还能破掉洪青龙,杀掉青千颜和白狐,这样的角色又怎会是无能之辈只是我没有想到他会介入此事,看来鸦王对龙秋徽下手还真是愚蠢。”

  “也不能怪他。”

  何长青摸出一支雪茄,塞入嘴里点燃:“他急于打出名号,吸引更多人投靠,而且想要解决龙秋徽,掩盖你和几个兄弟的暴露,所以才会对龙秋徽下杀手,只是没有想到,不仅没有做掉后者,反而死伤近百人,还把叶子轩也扯入。”

  郭翘楚轻轻哼了一声:“龙秋徽是龙傲天的女儿,龙傲天又是叶宫元老,有人杀龙秋徽,叶子轩怎可能不援手何况他们两个在华海就有渊源,虽然我们不惧叶子轩,但跟他为敌很不智,即使能够压倒叶子轩,咱们也会元气大伤。”

  “咱们现在只能尽量胜利,太多失败又会让组织溃散。”

  他声音坚定:“下次见到鸦王,一定要让他好好反省。”

  何长青轻轻点头,随后压低声音:“我昨晚跟叶子轩有过交手,我还给他留了一吨金块,让人奇怪的是,他没有上交给警方,依然是藏匿在变电站后面坑里,早上他认出了我,但也没有点破,我有点看不透他所想,他要干什么呢”

  郭翘楚停滞脚步,忽然来了兴趣:“他留下那吨金块”

  何长青点点头:“没错,他昨晚没有通知警方取出,今天我还让人晨跑绕了一圈,金块还在。”

  “我们接下来怎么应付叶子轩要不要雷霆一击毁灭他”

  郭翘楚哈哈大笑起来:“这小子,要分赃啊。”

  他的眼里流露一抹兴趣,随后看着何长青淡淡一笑:”叶子轩此次来澳门,相比揪出我们来说,他更希望从中捞取利益,让叶宫好处最大化,咱们不要去动他,双方还不到死磕的时候,如果能够避开就更好,我猜测,我们跟他必会有交易。“

  随后,他又问出一句:”东西出手了吗“

  何长青压低声音:“债券出境了,钻石还没有,两吨金块到了老二酒窖。”

  “钻石不动。”

  郭翘楚微微抬头:“黄昏六点,通知警方,现金块。”

  “何家,是开始大洗牌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