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四百二十四章 赃物的下落

天才布衣 第四百二十四章 赃物的下落

  第四百二十四章赃物的下落

  下午三点,三辆轿车缓缓驶出何家花园,向澳门医院开了过去。【最新章节阅读】┞┠═.〔[。{

  坐在中间奔驰车上的何翡翠一脸凝重,看着车窗外面的林荫大道久久不语,像是禅定的得道高僧,她的耳朵她的手指还有手腕,全都还裹着固定位置的纱布,尽管有些时日,但伤口还是能见一抹血迹,显然常日奔波影响着伤势痊愈。

  车子驶出十五分钟,远离美轮美奂的何家别墅,开始进入城郊结合处的百树大道,一阵午风徐徐吹过,无数黄叶在地面形成一个个小旋涡,随后又轰的一声四散开去,何翡翠的目光收了回来,叹息一声,宛如被风吹拂过的落叶伤感。

  在何翡翠的身边,还坐着一个年轻的女人,一张美丽动人的面庞,一双水汪汪的媚眼,一抹樱桃般的红唇,无时无刻不散着成熟的魅惑风情,再加上一件淡紫色紧身裹臀的t恤,丰满婀娜的曲线展现的淋漓尽致,正是亲信柏宁欣。

  “何小姐,何夫人他们未免太欺负人。”

  听到何翡翠带着无奈的叹息,坐在身边的柏宁欣低声一句:“叶宫赌场建好后,你要把股份以一美元价格,转到二少爷的旗下,这是你拿命换来的赌牌股份,你身上伤口至今还没好,为了加快工程,你还耗掉多年积蓄给工人加薪。”

  “跟叶宫合作的赌场,完全就是你最大的心血。”

  柏宁欣忿忿不平:“何夫人他们这样抢走,太不厚道,太不公平。”

  “还说是何赌王的意思,何赌王中风到现在都没缓过神,他怎么可能作出这种愚蠢的决定?”

  “何况当初从叶宫谈判回来,赌王出于对你的嘉奖和大局考虑,俨然表明尊重双方协定。”

  “他也愿意让你成为跟叶宫合作的唯一何家人,只要你每年象征性给何家一美元献金就是。”

  “现在何夫人反过来用一美元要你股份,摆明就是眼红你未来收益。”

  说到这里,她的俏脸流露一抹讥嘲:“也是,赌场两成的股份,每年至少一百亿分红,这么大块肥肉,二少他们怎会不眼红呢?而且你每年从叶宫手里分一百亿,不用五年就有跟二少平起平坐的资本,他们怎会给你这个崛起机会?”

  何翡翠的脸上没有太多波澜,她平静的收回眺望远方的目光,声音轻缓而出:“他们要我的东西无所谓,我连命都可以给何家,区区股权又算得了什么?而且父亲中风刚刚救治过来,如果因这事闹得满城风雨,他估计又会躺回去。┢╪┝═┝┠┡.[〈。”

  “我真不在乎股权,我只希望何家的风平浪静。”

  何翡翠轻轻咳嗽一声,眼里流露一丝担忧:“我现在担心的是叶宫,当初叶子轩跟我说过,叶宫只跟何翡翠合作,现在更改成何家,不知道叶子轩和沈万千会不会撕破协议,一旦撕破协议,何家必然也会不爽,到时双方就会冲突。”

  “我是很不希望何家跟叶宫冲突,何家绝对扛不住叶宫和五联会的双重打压。”

  柏宁欣眼睛微微睁大,一拍脑袋回应:“对,我记起了,当时叶子轩说,他希望到时登记表上,跟叶宫合作的是何小姐,而不是什么何赌王或者何公子,在他和沈少心里,只有你够资格跟他们合作,何家想要取代你,断手来一遍。”

  “这也是我强硬对抗大夫人他们的缘故,这事不能跟以前一样妥协。”

  何翡翠点点头:“除了我对叶子轩和沈万千的承诺之外,还有就是为整个何家考虑,希望大夫人他们能够理解。”

  柏宁欣微微坐直身躯:“你应该把叶少的话重复一遍,让何家知道,如果不是你跟叶宫合作,叶宫就会终止协议。”

  何翡翠显然早想过这个问题,苦笑一声回道:“这话以前说有用,现在对大夫人他们未必见效,一,他们觉得叶子轩不会抛弃既定利益,不会瞎乱折腾,只要到手的钱财没损失,跟谁合作不是合作?二,叶子轩跟五联会成了敌人。”

  “何家已不担心叶子轩撇掉何家,转身跑去找五联会开赌场。”

  “在他们看来,叶子轩现在根本没有选择,所以把我名字换成何家,叶子轩不会有太大意见。”

  柏宁欣回想叶子轩当初风范,轻轻摇头:“这种想法放常人身上没错,但放在叶子轩身上就不合适了,你我都见过叶子轩和沈万千,他们出手大方,一言九鼎,钱财更多是他们打拼中的点缀,不然他们也不会如此豪爽给小姐股份。”

  “他们知道合作对象有变数,一定会撕破三方协议的。”

  何翡翠自然也知这一点,随后望着前方开口:“大夫人要我明晚酒会上答复,还有三十个小时,我会想法说服她。”

  “只要不更改名字,每年分红的一百亿,我愿意充入何家的金库。”

  柏宁欣没有说话,但目光若有所思,寻思要不要知会叶子轩,通过叶宫施压保住何翡翠的利益。

  念头转动之中,车队很快驶到了澳门医院,何翡翠带人从车里钻出来,对伤口全面检查了一遍,还换了药水,一个小时后,她就带人走回停车场,距离车队还有二十米,望向前方的她身体微微凝结,橘黄的灯光下,一个人清晰可见。═.[。

  那人穿着深黑的休闲装,肩膀狭窄,身型瘦小,穿着一厚一薄的鞋子,很是文雅。

  只是头有些长,与他一身的名牌看起来不太适合。

  何翡翠回过神来慢慢走了过去,她脸色很平静走过那人身边,眼皮都没有抬一下。

  只是钻入车门的时候,她淡淡说了一句:“上车。”

  柏宁欣落后一步,上了另一辆车子。

  “你头那么长不剃?脸上胡子也不刮?”

  在车队缓缓离开停车场的时候,何翡翠靠在后排座椅上,看了一眼驾驶车辆的休闲男子:“男人,收拾干净好点。”

  驾驶车辆的郭翘楚幽幽一笑,言语诚恳地开口:“这几天有点忙,还在警局呆了一晚,急着过来见表姐,所以没来得及整理仪容,让表姐见笑了。”他还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盒子,放在何翡翠的身边道:“这是我给表姐带来的礼物。”

  “自家人,干吗这么客气?”

  何翡翠言语带着一丝不满,大大咧咧的她显然感觉这样太生份,但还是打开小盒子审视,一看是个精美的贝壳戒指,上面有很多细微的精美的图案,俨然是微雕手法,窗外的阳光穿过镂空的部分,整只戒指呈现出好几层淡淡的光芒。

  “好漂亮。”

  何翡翠爱不释手地看着它:“这是我见过的最好看的戒指。”

  “表姐喜欢就行。”

  在何翡翠难得女人姿态戴上戒指时,郭翘楚脸上笑容变得灿烂起来:“这是我耗费一个月时间雕刻的,我记得明天就是你生日,何伯伯十七个子女,但能让我觉得是自家人的,只有表姐和长青,其余人在我眼里就是熟悉的陌生人。”

  何翡翠瞪了一眼:“胡说什么呢?”

  “你该清楚我的意思。”

  郭翘楚耸耸肩膀,随后话锋一转:“表姐,有件事想要和你沟通一下。”

  何翡翠微微一愣:“变得这么严肃?说吧,什么事?表姐能帮你的,一定帮。”

  郭翘楚从观后镜瞄了她一眼,随后目光又落在前方车辆:“听说叶宫给了你两成赌场股份,每年一百个亿,我想要跟表姐要半成股份,不需要写入登记表,也不需要表姐再投入,我来出基建的钱,赌场的安全,人员也由我来负责。”

  何翡翠迅冷静下来,上下打量了一下郭翘楚,随后转动着戒指:“不是表姐不肯给你,只是牵扯太多,叶宫认我不认其余人,而且基建的钱和场子的安全也由何家搞定,你介入进来,只怕原本就混乱的局面,变得更加动荡不安。”

  “你要钱,如果表姐每年真能百亿分红,我给你二十亿。”

  她想说一半,但想到何家还是算了。

  这个回答在郭翘楚的预料之中,所以他脸上没有半点气馁,声音轻缓而出:“谢谢表姐,你还是一如既往的对我好,其实我要股份不是主要目的,实质是想要跟叶宫搭上关系,要不一起见见叶少,我会详细和他谈谈,不让你难做。”

  何翡翠默默地想了一会儿,谁也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郭翘楚驾驶着车子,静静地看着前方,一阵冷风从窗口灌入进来,郭翘楚打了一个冷颤,随后重重的咳嗽一声,他的脸色本来有些苍白,这时看上去带着一抹病态,何翡翠惊醒过来,扯出纸巾递给他:“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郭翘楚脸上泛起一丝红晕:“谢谢表姐。”

  何翡翠看到他伸来接纸巾的手,眼睛微微一眯,她握住郭翘楚的肘部把袖子拉上去,露出的,是一只伤痕累累的手。

  这只手相当恐怖,长达几寸的刀伤,子弹擦过的伤痕,还有肌肉撕裂过的痕迹,旧伤上面又叠加着新伤,有好几处皮肤都已经毁坏,取而代之的是一层苍白的薄膜,一看就很难受,何翡翠慢慢将袖子拉下:“你竟然有这么多伤……”

  郭翘楚悠悠一笑:“我没事。”

  何翡翠低头看着手上的贝壳戒指:“你分明是一个纯朴的人,为什么要不自量力去做一些事?”

  “做一份月薪十万的工作,组建一个美满幸福的家庭,平平凡凡地过上几十年不好吗?”

  郭翘楚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只是有着说不出的惨淡:“我知道你说的那种生活,有妻子,有儿女,有朋友,每天早晨有新鲜牛奶和面包,吃过晚饭以后,还可以陪着家人跳广场舞,那是完美的生活,是我垫起脚尖也够不到的生活。”

  何翡翠坐直了身躯,不怒而威:“你怎么知道你做不到?你从来没有为之努力过!你甚至连尝试都没有!郭翘楚,别人不知道你,但我知道,你是个疯狂的人!你从头到尾做的事情就是燃烧自己!你认为一堆灰烬会是你想要的么?”

  “你真以为我不知道,金库劫案是谁做的?”

  郭翘楚眼光望着远方:“郭翘楚想要的就是燃烧时的璀璨,只有那样我的灵魂才能找到回家的路。”

  他的声音并不洪亮,只是语气十分坚定。

  他从观后镜扫过何翡翠一眼,突然用奇怪的语气问:“表姐,你可知道这世界其实只有三种人?”

  何翡翠没好气地说:“你想说什么?我听着呢。”

  郭翘楚慢悠悠地开口:“踢足球的时候,为什么要用脚踢,而不是用手把球丢入门里?”

  何翡翠低声一句:“因为它的规则就是用脚踢球。”

  “没错!”

  郭翘楚淡淡一笑:“这说明第一类人,就是专门制定游戏规则的人。”

  “第二种是按照规则老老实实玩游戏的人。”

  在何翡翠竖起耳朵聆听的时候,郭翘楚又冒出一句:“第三种人,是会问这个规则为什么会存在?这破规则到底是个什么鸟意儿?于是他们会违反它并制定新的规则,他们不再踢足球,他们制定规则用手来打球,于是就有了篮球。”

  何翡翠问道:“你想说你是第三种人?”

  郭翘楚没有直接回答,只是轻声而出:

  “表姐,带我去京城吧,我已经打听好他的行踪,叶少今晚在紫荆城有一个酒会,让我跟他见一面吧。”

  何翡翠神情犹豫了一下,随后看着一脸期待的郭翘楚,又想到大夫人他们的话,她也需要跟叶子轩好好沟通一下,于是目光多了一抹柔和,扫过车上的时钟一眼,态度果断的出一个指令:“车队改道去机场,安排专机直飞京城。”

  “翘楚,我会安排你跟叶少见面,但事情成不成,还要看你的造化。”

  郭翘楚轻笑一声:“谢谢表姐。”

  一个小时后,何翡翠带着郭翘楚坐上航班,直接向京城飞过去。

  在飞机变成一只大鸟在澳门上空消失时,机场肯德基啃着面包的何长青走了出来,摸出一部崭新的手机喊道:

  “司法警局吗?我要报警,我现金库赃物的下落、、、”

  ps:谢谢兔子道长打赏本作品1288逐浪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