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四百二十五章 各显神通
    第四百二十五章各显神通

    下午六点,七叔等十二名干警出现在司法警局。【最新章节阅读】

    龙秋徽强势炒掉中年女警之后,陶可可和四科干警虽然没有集体罢工,也没有找借口请假,但干活效率却有意无意放慢半拍,能拖一秒是一秒,龙秋徽对此没有太多废话,在基本法的许可范围内,直接向上面申请调入十二名得力干将帮忙。

    因为龙秋徽对警察部和行政长官都下了军令状,十天之内一定追五成以上赃物,所以上面毫不犹豫答应她的调人要求,毕竟现在也只有龙秋徽敢拍胸脯保证,其余部门对此案都没有多少信心,悍匪呈现出来的战斗力实在太惊人太恐怖了。

    何况澳门警方连连吃亏,士气早就异常低落,此刻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龙队,叶少”

    在小型会议室见到龙秋徽和叶子轩之后,七叔跟何助理他们立刻笑着上前打招呼,还跟叶子轩一.一来了个拥抱,自从龙秋徽去了京城任职,叶子轩离开华海警局,众人就没有再见过面了,七叔拍拍叶子轩肩膀,脸上笑容很是和蔼,很是亲切:

    “不简单不简单”

    七叔的脸上有着不小感慨,他现在已经知道叶子轩的身份,还知道后者的不小成就,想到当初从华海火车站把叶子轩接来,他还是一个懵懵懂懂的山里孩子,如今也就半年时间,他就变成一块宝玉,七叔颇为感慨,但没有嫉妒,只有祝福。

    叶子轩对七叔一如既往的恭敬,当初进入华海警局受了不少七叔关照,让自己可以从容应付乱七八糟的人事关系,所以他对七叔自内心的敬重:“七叔,干完这一案子,你就可以光荣退休了,放心,龙队一定让你再升半级退休,享清福。”

    他曾经从龙秋徽口中知道,七叔身上的病痛和旧伤束缚着行动,特别是肩周炎让他有时整支胳膊无力,所以他想早一点内退家养身子,这也怕是龙秋徽调他过来帮忙的要因,让他内退之前再多一点功绩,这样就可以多一点退休金,日子好过点。

    七叔自然明白,所以哈哈大笑:“谢谢龙队,谢谢叶少。﹝”

    “小混蛋,你变得又帅气了啊。”

    何助理走到叶子轩的面前,眼里带着一抹惊讶审视后者,她跟叶子轩也只是两个月没见,这次再见却现叶子轩跟昔日不同,无论是精气神,还是五官样貌,比起华海警局时都起了变化,路上迎面走过,如果不细细辨认,很可能都会不认识。

    简单的惊愣之后,她又变得笑容灿烂起来,再也没有华海警局时的颐指气使,不过言语依然犀利:“你可不要泡太多美女噢,不然我家子离要吃醋的,生气的,她可是三天两头的念叨你,如不是进入市政府忙碌,估计她都要飞去京城找你。”

    叶子轩低声问出一句:“她还好吗”

    虽然两人分离期间,叶子轩时不时给何子离信息或微信,偶尔也会打几个电话闲聊,只是何子离每一次都报喜不报忧,因此见到何助理就赶紧问一问,两姐妹,应该比较多沟通,何助理幽幽一笑:“放心吧,她比以前开朗坚强多了。”

    “除了有点相思之外,事业生活都还好。”

    在叶子轩脸上流露一丝轻松时,龙秋徽挥手示意众人坐下来:“好了,别废话了,叫你们来是帮忙干活的,不是老同学的欢聚一堂,要叙旧等案子完结了再叙旧,我已经给你们申请了防弹衣、警枪和电脑,待会就有人给你们送过来。”

    七叔跟何助理他们瞬间收住笑容,一脸肃穆在各个位置坐下来,这些都是跟随龙秋徽多年的老部下,全都清楚龙秋徽的行事作风,不敢造次,叶子轩却不适应这场面,倒了一杯咖啡走到门边靠着,通过虚掩的房门观察大厅环境,看看有没端倪。

    数十名警员全都脸色难看,有着明显抵触情绪,叶子轩还见到陶可可拿着手机,走到窗边出几条信息,只是他们再怎么不甘,也还是要忙碌手头上的东西,装装样子也不敢忤逆龙秋徽,涉及到饭碗问题,不是每个人都有勇气对抗。

    此时,龙秋徽正环视着众人,声音清晰而出:“具体案子,大家都在飞机上看过了,现在只有两个目的,一,是尽可能搜寻郭翘楚他们的罪证,我要他们来澳门后的所有轨迹,二,想方设法找到赃物,拆家,中介,黑市全都要派人盯着。<>

    “哪怕花钱买线索也无所谓。”

    “我答应过行政长官和警察部,至少要挽五成以上损失。”

    龙秋徽的声音提高分贝,似乎要让大厅的警员也都听到:“你们每个人将会有五名警员支配,最大可能挥他们的作用,如遇见强势对抗和消极应付,直接让他们脱掉警服走人,总之,我要服从,绝对的服从,这样才能尽快破这个案子。”

    七叔他们齐声应:“是。”

    “龙队”

    这时,打完电话的陶可可脸色凝重冲了过来,一把推开房门打断进行的会议:“我刚刚接到一个线报,郭翘楚一个小时前离境了,他和何翡翠飞去了京城,我说过不要放他们走,你们却偏要让他保释,如今他跑去大6,很可能消失,如何是好”

    在她的喊叫中,不少警员也起身围过来看热闹,还纷纷喊叫着早上不该放走郭翘楚,叶子轩嘴角勾起一丝戏谑,望着陶可可淡淡开口:“早上给陶科长留下郭翘楚的机会,你却不好好珍惜,如今他离境,你却大喊大叫,你不觉得是你责任吗”

    陶可可脸色一沉:“胡搅蛮缠。”

    龙秋徽一踢桌子,椅子向后悄然滑动:“早上如不让他保释,陶科长现在已在监狱,你是觉得自己日子太好过再说了,现在没有证据表明郭翘楚就是悍匪,他也没有被法院定罪,他要去哪里,你能阻止得了阻止不了就别说太多废话。”

    在陶可可嘴角抽动时,龙秋徽又补充上一句:“还有,他跑去大6,不代表离境,只要有证据指证他是罪犯,我随时可以让京城警方逮捕他,最重要的一点,有何家和郭家的关系,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所以陶科长不要只会埋怨和指责。”

    “与其把精力浪费在找茬,还不如帮忙找他的证据。”

    龙秋徽不遗余力寻找郭翘楚罪证,是想让叶子轩谈判时更有利,也呈现他们干了不少事。

    陶可可微微咬着嘴唇,没有再出声反驳什么,但眼里却多了一抹敌意,显然对龙秋徽教训自己很不甘,此时,一个年轻女警跑到门口,先是望了一眼陶可可,随后犹豫着敲门喊道:“龙队,我们接到一个线报,有人打了两次电话现赃物去向。”

    众人齐齐竖起耳朵,很是不相信这消息。

    龙秋徽腾地站了起来:“在哪里”

    女警挤出四个字:“鼎峰花园”

    在陶可可身躯一颤的时候,龙秋徽问出一句:“消息可靠吗”

    “肯定不可靠。”

    陶可可咬牙站了出来,望着龙秋徽喊出一声:“这一定是有人恶作剧,要不就诬陷,鼎峰花园是何家二少,也是何家最大继承人何长峰的一处宅邸,何家二少可算是何家未来主事人,手里钱财数于千亿,他怎么可能作出因小失大的金库打劫呢”

    叶子轩眼睛亮起:“何长峰,何家二少”

    “没错。”

    陶可可脸上有着傲然:“虽然何家现在闹得沸沸扬扬,十七个子女为了家产争得不可开交,但所有澳门人都知道,大夫人一脉,也就是二少一脉,争到最后,一定是何二少主持何家大局,他的实力,智商和手段,都不是其余何家子侄可比。”

    她对何家显然很是了解:“他将来必会继承八成的何家帝国,未来可期,家财万贯,三十亿对他就是九牛一毛,他怎么可能让悍匪去抢劫金库呢要么是恶作剧,要么是是郭翘楚玩的把戏,想要警方得罪何长峰得罪何家,让我们处境更加艰难。”

    “我趋向于郭翘楚的阴谋。”

    “郭翘楚、何长青跟何长峰向来不合拍,他想要借我们恶心何长峰,损坏后者的声誉。”

    陶可可声音带着一股子坚定,全力劝告着龙秋徽他们不要出警:“龙队,我建议,不要理会这个报警电话,一定是郭翘楚设下的圈套,他想要一箭双雕对付警方和何二少,何况何家的门不是我们想进就能进的,贸然行事会带来不小麻烦。”

    她带着一丝警告:“给你们带来麻烦。”

    其余人也都喊叫何长峰不会抢劫金库。

    在龙秋徽微微沉思的时候,叶子轩却一口喝掉咖啡,眼里闪烁一抹光芒:“谁说有钱人就不抢劫你不准何二少有抢劫的特殊癖好啊宋朝皇帝三宫六院还找李师师,再说了,在他还没有坐上何家主事人位置前,他就只是一个何家子侄。”

    “十七个子女中的一个。”

    “再多的钱也是何赌王跟何家的,三十亿对他来说就是天文数字。”

    叶子轩盯着陶可可:“说不定他以前亏空了公款,又到争夺家业关键时候,要抢一笔钱来填补历史窟窿。”叶子轩当然不相信何长峰会去抢劫金库,可是他心里更清楚,鼎峰花园一定有赃物,这也可以解释郭翘楚飞去京城,还带走了何翡翠。

    这是要腾出手给警方做事,郭翘楚依然老谋深算,要借警方这把刀来推动何家洗牌,叶子轩愿意顺势而为,不是他甘愿当枪使,而是他也需要这个缺口,在他的心中,何翡翠成为何家主事人对叶宫最有利,这一局,两人算是各显神通。

    陶可可柳眉倒竖:“不准你侮辱二少你这是污蔑,是猜测。”

    叶子轩脸上笑容灿烂:“我这是猜测,陶可可刚才断定二少没抢劫,不也是个人猜测既然猜测都没有意义,咱们还是直接杀气鼎峰花园查一查,看看里面有没有赃物,有,大家立功,没有,二少清白,偏袒二少的陶科长也可松口气。”

    陶可可杀气腾腾盯着叶子轩:“没有找到赃物,你承担得起后果吗”

    叶子轩针锋相对:“如果有赃物,你是不是主动招认同谋”

    “好了,别吵了”

    龙秋徽拿起警枪和防弹衣:“所有人交出手机,马上出,不管有没有,去了就知道。”

    陶可可低喝一句:“你们没有搜查令。”

    龙秋徽一晃枪械:“这个,就是搜查令。”

    ps:谢谢吟游下世纪打赏本作品6逐浪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