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四百二十六章 悍然对抗
    第四百二十六章悍然对抗

    鼎峰花园位于八大关风景区旁,整个花园依海平山,坐拥澳门三大公园,紧邻澳门市区中心,交通便捷,配套完善,自然更是景观绝佳,红瓦绿树、碧海蓝天,一览无余,尽收眼底,居住于此,可谓闹中取静,是澳门昂贵别墅之一。<><>

    当警车行驶在通往别墅的最后一段大道时,坐在龙秋徽身边的叶子轩隔着车窗望过去,可以看到别墅大院里修剪整齐的草坪和盛开的鲜花,三栋带着明显欧式风格的建筑物座落在别墅院里,搭配十分得当,看得出何长峰的不俗格局。

    “你确定里面能搜出赃物”

    把赃物当成第一要素的龙秋徽,侧头看着身边沉默的叶子轩:“何长峰可是何家呼声最高的继承人,黑白两道都颇有能量,如果能够找到赃物,咱们可以顺利下台,还能压一压何长峰的势头,如找不到赃物,估计咱们明天要滚蛋。”

    她无所谓能否抓住悍匪,最想要的就是追赃物,因为何长峰是不是幕后黑手,警方够不够证据起诉,龙秋徽都不放心上,她就要那批黄金、钻石和债券,叶子轩把目光从前方收了来:“放心吧,咱们今晚一定可以找到赃物的。”

    “即使不是全部,也足够你交差。”

    龙秋徽低声问出一句:“你这么有把握不担心这是郭翘楚一箭双雕的把戏”

    叶子轩淡淡一笑:“我当然清楚这是郭翘楚挖的坑,只是他不会再把警方陷入困境,他现在想的更多是搞掉何长峰,我刚才想了一下整个事件,金库劫案虽是一笔大买卖,但我觉得郭翘楚主要目的不是为了钱,而是要借刀杀人。”

    龙秋徽一针见血:“洗牌”

    叶子轩望着前方开口:“今晚行动将会让何家内斗更加白热化。”

    在龙秋徽若有所思的时候,十二辆警车已经呼啸着抵达别墅门口时,钻出车门的龙秋徽赫然现,别墅的车库门前停满了各式各样的豪华跑车,甚至,有几辆跑车属于限量版的,而花园里面,还清晰传出一阵阵欢声笑语以及音乐声。

    “对不起,各位警官,请问你们有什么事吗”

    眼看龙秋徽要向别墅门口靠近,一名身穿西装戴着耳麦的男子领着三人走了上来,伸手拦住了龙秋徽他们,虽然对警察出现很是惊讶,但还是保持着傲然的态度:“没有什么事,我不希望你们进去打扰,因为这里正举办私人聚会。<>

    “没有邀请函,任何人不得入内。”

    龙秋徽很直接的开口:“我们接到线报,这里藏有赃物。”

    同时打出手势,她让七叔带十余名警员四周散开,扼守花园的各出入口,西装男子微微一怔:“赃物什么赃物”

    龙秋徽拔出枪械,冷冷喝出一句:“金库劫案的赃物,马上把路让开,再把这里主持大局的人叫出来。”

    叶子轩环视周围一眼,捡起一个石头悄无声息离去。

    这时,一身便装的陶可可钻出了车门,眼里若有所思,还带着一抹焦虑,见到龙秋徽跟何家守卫对峙,有意无意喊出一句:“龙队,没有搜查令,我们无权进入搜查的,你认定里面有赃物,还是先拿搜查令吧,不然我们进不去的。”

    西装男子瞬间底气十足:“你们没有搜查令,不可以进去搜查的,请你们马上离开,不然我就要投诉你们。”

    陶可可也出声喊出一句:“龙队,咱们撤来吧,法律禁止对公民身体或住宅进行非法搜查,执法人在办理刑事案件时必须进行搜查的,要向被搜查人出示搜查证,必须由执法机关按照法律进行,没有搜查令,咱们闯入是非法的。”

    “砰”

    就在这时,一记枪声响起,花园里面一盏装饰灯瞬间熄灭,玻璃哗啦落地,也让别墅内外的人身躯一震,一脸震惊望向毁坏灯盏,在陶可可他们下意识一摸腰中枪械时,西装大汉脸色一变,向几名安保人员喝出一声:“怎么事”

    龙秋徽眼睛微微眯起,知道这是叶子轩搞的鬼,马上顺势而为:“陶科长刚才说的不错,搜查确实需要搜查令,警员搜查必须向被搜查对象出示搜查证,但在执行逮捕、拘留的时候,遇到紧急情况,不另用搜查证也可以进行搜查。”

    “所谓紧急情况”

    龙秋徽喝出一声:“有关的法律法规的规定是指:犯罪嫌疑人身带凶器、自杀器具的;可能隐藏爆炸、剧毒等危险物品的;可能毁弃、转移犯罪证据等,现在花园出现枪击,很有可能是歹徒潜入里面杀人,刚才枪声就是最好佐证。”

    “这就是紧急情况。”

    龙秋徽向七叔他们喝出一声:“搜”

    在陶可可脸色如六月阴沉时,七叔他们马上冲向里面,陶可可他们却神情犹豫,没有第一时间跟上,她此时也见到叶子轩从角落晃悠悠出来,心里猜到是这家伙搞鬼,目的就是给龙秋徽制造搜查的理由,不由恼怒这家伙的卑鄙无耻。

    叶子轩却揉揉嘴巴,这口技有点退步,只能就着一颗石头模仿一记枪声。

    西装男子下意识要阻挡,却被龙秋徽手指一点:“不要挡路,不然我立马开枪。”

    西装男子怒吼一声:“你们玩花样兄弟们,堵住他们,我就不信警察敢伤人。”他无视头顶上的枪口,盯着龙秋徽神情狠戾喝道:“何家不是你们可以撒野的地方,今晚一事,我要向长官部投诉,要让你们每一个人都付出代价。”

    随着他的指令喝出,十余名西装男子靠了上来横挡。

    龙秋徽抬起头,冷冷吐出:“谁敢阻挡,我视为悍匪同伙”

    在何家保镖神情一愣,感觉这女人是不是吃错药时,龙秋徽向七叔他们偏头喝道:

    “来人,进去搜谁敢抵抗,全抓起来”

    陶可可低声喝道:“龙队”

    七叔马上带着华海来的十名警员上前,他们绝对服从龙秋徽指令,就在他们靠近何家护卫的时候,一个一米八左右个子的男子忽然踏前一步,怒吼一声:“去死”对着七叔一脚踹出,后者本能的抬手一挡,却依然在撞击声中跌飞。

    大个子强悍的力道,让七叔手臂酸痛,差一点摔倒。

    下一秒,另一名警员也被大个子一脚踹翻了出去,闷哼一声恰好摔倒在龙秋徽脚边,尘土飞扬,在陶可可脸上掠过一抹傲然时,魁梧男子一捡地上警枪,不待领队出声就狞笑扣动扳机,极其嚣张的打在一名警员腿上,溅起一股鲜血。

    陶可可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随后,魁梧男子还对着地面呸了一声:

    “妈的一群废物,竟然敢来闯园子,玩枪子,也不打听打听何二少是谁。”

    接着他指向龙秋徽喝道:“什么鸟警察,给我滚”

    澳门官员无论大小,到了何家地盘都要客客气气,所以龙秋徽等人的举动,在何家保镖眼里是大逆不道的事,他们也不觉得教训几个天高地厚的警察,会有什么承受不起的后果,大不了罚一点钱,搞不好警察局长还要来何家道歉呢。

    所以魁梧男子手指一点门外吼叫:“就是你们警局过来,也给老子在门口等着”

    他一丢手中枪械:“滚不然老子毙掉你”

    其余同伴包括西装男子,脸上也都是玩味和讥嘲。

    龙秋徽让人把伤者扶入警车,拍拍双手慢慢上前,俏脸依然带着一抹戏谑:“何家人还真是牛叉啊,一个小小保镖就敢袭击调查金库劫案的警员,如果我不小心靠前,岂不是连我也不得善终”说到这里,她扭扭脖子挑衅似的上前。

    “贱人,找死是不是”

    魁梧的男子见到龙秋徽不仅没有被自己吓倒,反而风轻云淡的走了上来,尊严被挑衅的他也上前一步,轻易就捏住龙秋徽的衣领,还把龙秋徽小鸡似的提了起来:“妈的你他妈是不是活腻了别以为你是女人,老子就不敢动你。”

    在七叔他们偏转枪口对着魁梧男子时,陶可可忽然嗅到一抹不好气息,疾然冷喝:“快放手”

    太迟了

    一把枪械在龙秋徽掌心闪出,对着魁梧男子的眉心,毫不留情扣动扳机,砰枪声响起,仿佛雷霆的一击,子弹如闪电般从半空闪过,猛然穿透了魁梧男子的胸膛,随后龙秋徽就从他手掌中掉下,魁梧男子捂着伤口,一脸难于置信。

    他的身躯在风中抖动,张着嘴不断抽搐。

    鲜血从他口中不断冒出,但魁梧男子除了吼叫几个模糊不清的字眼,就再也没有多余声音,那双垂死的眼睛布满了惊骇、痛苦,血的甜腥气息,开始在空气中弥漫,这是裸的杀戮,龙秋徽表现出来的铁血,更是让众人毛骨悚然。

    叶子轩却是一脸欣赏,手指把玩着一把刀。

    龙秋徽喝出一声:“这就是袭警抗法的下场。”

    “混蛋”

    见到魁梧男子被龙秋徽射中胸膛,凶多吉少,三名何家护卫本能的怒吼,反手去摸后背的枪械,想要把龙秋徽击毙。

    “砰砰砰”

    他们还没来得及扣动扳机,龙秋徽的右手就抬起警枪,十分冷漠地把他们射伤在枪下,每个人的手腕和小腿都中弹。

    他们摇晃身子先后跌倒在地。

    西装男子气急败坏:“你们闯祸了”

    “砰”

    龙秋徽枪口一低,扳机扣动,一枪打在西装男子小腿,后者闷哼一声,向后退出一步,跌倒在地,鲜血淋漓。

    枪响如雷,余音缭绕,扑面而来的硝烟,以及龙秋徽脸上的杀意,让每个何家守卫都像是被人迎面抽了一耳光似的,身子下意识的往后一仰,脸色全都变得难看,伤者的小腿,暗红色的鲜血如同欢快的溪流,顺着他的伤口滚落而下。

    所有人都呆住了,一个个就像是中了定身术,没有想到龙秋徽胆敢开枪。

    “全部蹲下”

    龙秋徽向身边警员喝出一声:“铐住他们。”

    这一次,不仅七叔他们动手,还有数十名四科警员跟上,谁都看得出龙秋徽的铁血,再不做事估计就要被撂了。

    十多名何家保镖很快就被缴械铐住。

    “来人给我搜”

    在何家保镖愤怒不已全部蹲下时,龙秋徽握着警枪:“谁敢阻挡,格杀勿论”

    “放肆”

    一个声音从里面爆喝传出:“动我何长峰的人你是不是活腻了”

    叶子轩抬头:何长峰来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