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四百二十八章 变故 鲜花800章

天才布衣 第四百二十八章 变故 鲜花800章

  第四百二十八章变故

  在陶可可的带队之下,七辆警车押着何长峰呼啸而去。【全文字阅读】

  龙秋徽和七叔他们留下来继续搜查工作,随后还有大批警员赶赴过来协助,在场众人全被请去警局,救护车和媒体也跟了过来,在救护车救治受伤的何家保镖时,媒体也开始四处询问警方案情,龙秋徽用一句无可奉告堵住他们的嘴。

  只是这种神秘更加激起记者好奇,通过各种途径了解现场情况,很快,媒体就掌握了七成事件真相,在他们添油加醋的加工中,何长峰是金库劫案主犯一事,很快就传遍了整个澳门,引得无数地方势力错愣,也让各大媒体更换头条。

  “没想到真找到两吨金块。”

  戴上口罩细细搜寻其余赃物的龙秋徽,在金块被重兵保护离开鼎峰花园后,望着同样戴着口罩的叶子轩淡淡开口:“也幸亏真有赃物,不然我这身警服穿不到明天了,六死八伤,还当众落何长峰的脸,换成行政长官都要纠结一番。”

  六死,自然是包括五名搬运金块的男子,叶子轩手里捏着一把飞刀把玩,眼睛扫视着各个角落,随后轻声应一句:“富贵险中求,你现在不就赌对了无论何长峰是不是劫案黑手,两吨金块都足够让你向警方向公众向上峰交待。”

  “这足够你抹掉六死八伤一事。”

  龙秋徽淡淡开口:“可是我得罪了何家,你不担心人家对我下黑手何长峰动动手指头,就有成百上千人卖命。”

  叶子轩脸上绽放一丝笑意:“你是专案组的组长,今晚行动又让你立大功,此刻何长峰就是再牛叉再凶悍,也不会对你造成任何威胁,因为谁都清楚,你这时候如果出事,他何长峰就是最大嫌疑犯,也无形坐实他是幕后黑手一事。”

  他显然早就思虑过这些事:“杀了你,你还会招致中央的打压,他不是亡命之徒,他还要在澳门混的,还要做主事人的,哪会走两败俱伤的路撑死动用各种关系给你施压,让你吃不好喝不好,再给你下几个套,把你从澳门赶出。<>

  “对了,把你那一吨金子也交上来。”

  龙秋徽忽然想起一事,环视四周一眼后开口:“你不要想着藏起来,更不要想着占为己有,除了你不差这个钱,我需要这个功绩之外,最大原因就是你吞不下,这一吨金子放谁手里都烫手,所以找一个合适机会,把它交到警局来。”

  “连续找三吨金子,十一个亿,还有谁敢不服我”

  叶子轩神情犹豫了一下:“留一半行不行”

  龙秋徽不给他讨价还价:“全部”接着又往外面看了一眼,俏脸多了一抹思虑:“你为什么要让陶可可押解何长峰他们去你我心里都明白,两个人私底下肯定有不小交情,你不担心他们串供应该由你或我亲自押他去警局。”

  叶子轩摇摇头:“好戏还没结束。”随后他转身向门口走去:“龙队,你们继续查找赃物,我去看一场好戏。”

  说完,他就动作利索的跑掉了。

  夜色中,七辆警车鸣响着尖厉的警笛,从四车道上飞快疾驶,坐在中间警车的何长峰,一边感受着腕间手铐的冰冷,一边看着窗外快闪掠的夜景,忽然有种如梦似幻的不真实感觉,这他妈的算怎么事堂堂何家大少被警察铐住

  何长峰嘴角勾起一丝自嘲,随后用带着手铐的手,慢腾腾的从兜中掏出了一根雪茄,自顾自的点上,烟气缭绕升腾,充斥着狭窄的警车空间,何长峰年轻的脸上,刻印着饱经世故的沧桑,他吐出一个圆圈:“命运真是狗娘养的啊。”

  “何少,要不要我给你打开手铐”

  这辆蓝白相间的警车只坐着两个人,一个是何长峰,一个是陶可可,在刚才经过的一个十字路口,陶可可把两名押解警员赶到其余车辆,亲自驾驶警车载着何长峰前行,此刻她的脸上有着一丝歉意:“刚才对不起,没帮上什么忙。﹝”

  她补充上一句:“车子检查过了,很安全,不用担心谈话泄露。”

  “手铐就戴着吧。”

  何长峰眼里闪过一抹戏谑,随后吐出一口烟雾:“我要让龙秋徽知道,请神容易送神难,这手铐,她咔嚓一声就戴上了,只是取下来的时候,我想要看看,她用什么法子说服我是满地打滚还是自扇十大耳光再或者牺牲色相”

  陶可可咳嗽一声,脸上歉意依然浓盛:“都是我的错,我应该一开始就棍子打死她,这样她就没有机会兴风作浪,都是我太仁慈了,没有向上峰打小报告,放他们两个一马,谁知他们恩将仇报,趁我不小心失误,夺取我的指挥权。”

  “最终把局面搞得一团糟。”

  何长峰靠在座椅哼道:“不关你事,是龙秋徽太不知死活,分不清这里是澳门还是大6,她以为龙氏势力在华海可以耀武扬威,在澳门一样能够呼风唤雨,真是狂妄自大,明天,她们就会付出惨重代价,我就不信何家赶不走他们。”

  陶可可轻轻踩着油门,尽量迟缓警局的度,可以多沟通一点:“何少,他们怕是一时赶不走,今晚他们虽然打死打伤何家保镖,但也取出了两吨金块,加上纵容吸毒和藏械罪名,在你没有从漩涡跳出前,上峰怕不会驱赶他们。”

  “有脑子的人都知道这是栽赃陷害。”

  何长峰不置可否的冷哼一声:“就算他们全部没有脑子,我直接让大夫人丢给官方三十亿,弥补金库,我就能安然从漩涡中跳出来,至于吸毒、藏械、,随便找几个人顶掉就是,这年头,只要钱够多,什么罪名都会分崩离析。”

  “专案组,专案组又怎样我一样用钱砸翻。”

  何长峰流量戾气:“等我从这漩涡跳出来,我就一个个收拾,先把龙秋徽他们打得满地找牙,断手断脚滚大6,然后再找出陷害我的人,看看是哪个成员干得事,只要我找到丁点证据,我就不顾手足之情,该砍的砍,该杀的杀。”

  “反正何家现在是我最大。”

  陶可可低声开口:“如果我估计不错的话,跟何长青和郭翘楚有关。”

  “猜到了。”

  何长峰脸上没有太多惊讶,眼里闪烁一抹光芒道:“也就他们有这胆量跟我叫板,如果不是担心老爷子缓过来,我前几天就让人干掉他们了,这两个畜生,讨宠讨不过我,赚钱赚不过我,抢女人也抢不过我,还有脸站出来跟我斗”

  “真是不自量力。”

  何长峰手指一弹香烟:“我会在警局呆两天,这段时间,让古老想法子拿下他们,等我出来好好收拾。”

  陶可可点点头:“明白。”

  “呜”

  就在车队要穿过一个路口的时候,夜空忽然传出一记尖锐口哨,响彻了整个车队上空,在陶可可他们微微一愣中,十余记不同频率的马达轰鸣声,从远处猛然响起,十五辆黑色的摩托车,就像是被惹怒的野牛,从各个暗影中窜了出来。

  那度,只能用迅雷不及掩耳来形容。

  七辆警车还没有明白怎么事,便被摩托车轰然擦身而过,一个个燃烧瓶砸在挡风玻璃,火焰腾升,刺激着视野,也照亮着黑夜,陶可可等人下意识低头,随后,又是几辆摩托车呼啸而过,一个个小物体弹到警车底下,噗嗤冒出一股烟雾。

  混乱中,摩托车再度趁着烟雾贴近车队,让警察错过远射的最佳机会。

  “砰砰砰”

  在十多名警察钻出车门躲避燃烧瓶时,摩托车毫不留情冲了过去,当场有八名警察被撞倒在地上,刺鼻的浓烟和轰鸣的马达,让人难于锁定穿梭的身影,刺激着众人神经,警察全都惊呆了,这一切生的太突然,根本不知怎么事。

  “救何少”

  一个洪亮声音从烟雾中炸起,让何长峰和陶可可心神一颤。

  警察下意识吼道:“别让犯人跑了”

  “兹”

  十五辆摩托车撞翻钻出车门的警察之后,在不远处相续划出一个漂亮的大园弧,尖叫着刹住,车轮和地面高摩擦,伸腾起一股橡胶物品被炙的青烟,随后坐在摩托车后座的男子持枪跳了下来,对着冲出来的警察毫不犹豫扣动扳机。

  这些人手里拿的是麻醉枪,随着前行的脚步,麻醉针悄无声息的倾泻出去。

  “扑扑扑”

  一枪一个,十多名躲闪不及的警员,脖子先后中枪,摇晃两下就闷哼倒地,失去知觉。

  有几个警察胡乱开出几枪,却因烟雾弥漫和刺鼻气息失去准头,一个匪徒都没有伤到,好不容易打中一人胸膛,对方却只是弯弯腰,随后就直立起来对他扣动麻醉枪,俨然是有防弹衣保护,很快,二十多名警员倒在车里或地上昏迷。

  见到他们向自己靠近,何长峰脸色一变:“锁门。”

  ps:谢谢小海豚点赞本作品2逐浪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