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四百二十九章 一颗一个亿

天才布衣 第四百二十九章 一颗一个亿

  第四百二十九章一颗一个亿

  何长峰不是傻子,他不会真认为这是营救自己的手下。〔〔﹝

  他现在最大罪名也就是涉嫌金库劫案,何家有很多法子可以让他安然脱身,撑死就是名声受点耗损,不至于牢底坐穿或被毙掉,但一旦唆使手下劫囚,事情性质就完全变了,不仅昭示他公然对抗警方,还无形坐实他是劫案黑手事实。

  这样一来,他在澳门就再也没有立足之地,还会受到警方国际通缉,而且没有他的命令,一干手下是绝不会采取暴力手段营救他,因此何长峰很快判断出是一个阴谋,有人故意营救他来挑衅警方权威,所以他望向锁住车门的陶可可:

  “赶紧把手机给我。”

  陶可可手忙脚乱把手机丢给他,随后一踩油门斜冲了出去,她初始也下意识认为是何长峰手下劫囚,但很快醒悟到这怕是一个阴谋,因此也不管前方白蒙蒙的模糊视线,开着警笛锐响的警车死命往前冲,想要冲出一条血路去警局。

  警车挂挡,怒吼着,以一种毅然决然地姿势,进行最后的挣扎。

  受伤警员忙掏出对讲机:“犯人被劫,犯人被劫,请求支援,请求支援。”

  陶可可听到对讲机传来的声响,恨铁不成钢的暗骂手下猪脑子,连劫匪的阴谋都看不出来,只是她没有时间纠正,当务之急是迅脱离悍匪围攻,数十名蒙面人似乎也看出陶可可的想法,一边喊叫营救何少,一边向车子砸出燃烧瓶。

  七八辆摩托车呼啸着在警车两边交替行驶,四五个燃烧瓶砸在挡风玻璃上,腾升起一股股火焰和黑烟,还有人拿出小臂长的锤子敲击车窗,想要破窗施放麻醉针,只是警车的防弹玻璃够结实,车子又还在行驶中,一时半会无法破碎。

  警车冲出的度很快,但行驶的距离却不远,除了前面横七竖八的同伴车辆挡住去路,地上还有太多倒地的警员要闪避,加上两边悍匪的不断攻击,陶可可的额头渗出了汗水,一边踩着油门,一边握紧警枪,车窗破碎,她就会射击。

  她一度想要趴低身子缓冲打砸,可是一旦趴下又看不起前面的路,挡风玻璃的燃烧瓶还在冒火,四周浓烟也没完全消散,唯有坐直才能勉强看到前方一点东西,相比她的紧张和凝重,打出电话的何长峰镇静很多:“再坚持两分钟。〔〔”

  陶可可把枪丢给何长峰:“何少,你拿着防身。”

  “砰”

  就在这时,行驶出烟雾笼罩区域的警车,忽然狠狠震动了一下,陶可可跟何长峰身躯齐齐后仰,扭头望去,只见后面多了一辆警车,正死死抵住他们后面,马达轰响,把他们向前方顶了出去,毫无疑问,劫匪抢了一辆警车撞击他们。

  “小心”

  在何长峰向陶可可喝出一句时,被顶住的警车已经撞上了栏杆,哐当声响,栏杆断裂,车子失去控制地冲上了另一条道路,接着狠狠撞在了金属铸造的路灯杆上,随后又旋转着撞在了一间堆放清洁工具的屋子,整辆车子陷入了进去。

  车子扭曲变形,车窗玻璃碎裂,何长峰咳嗽不已,陶可可被安全气囊堵住,在两人闷哼不已的时候,呼啸的七辆摩托车和警车停了下来,四名劫匪从摩托车跳了下来,相视一眼就向何长峰他们靠近,何长峰看到有人过来,警枪抬起:

  “砰砰砰”

  头破血流的他对着黑影扣动扳机,三颗子弹射了出去,一人躲避不及,胸膛中弹摔飞出去,但他很快又挣扎从地上起来,其余三人散了出去,在何长峰又把警枪指向其中一人时,顶住他的警车轰鸣一声,毫不留情又撞击车尾箱一下。

  何长峰身躯一震,枪口失去准头,子弹落落空。

  下一秒,两把麻醉枪举起,对着他的手臂射出两针,扑扑声响,何长峰闷哼一声,手臂疼痛握不住警枪,啪一声掉落在地,随即现手臂多了两枚麻醉针,他脸色一变,伸手去拔却感觉浑身无力,只能头脑迷糊看着对方,低喝一声:

  “狗日的”

  就在何长峰要认命的时候,一辆黑色车子带着撕裂耳膜的风啸,从主干道冲了过来,其度,堪比野马疯牛,相当惊人,前行途中,还有几点寒光从车窗射出,几盏路灯顷刻破碎熄灭,哗啦啦的碎片让劫匪后退,也让四周变得幽暗。

  在劫匪脸色微变抬起武器时,黑色车子一脚踩下刹车,旋转着划出一个圆圈,把劫匪从何长峰身边赶开,随后又一头撞在咬住何长峰的警车上,把后者毫不留情撞出四五米,也让开车劫匪吐出一口鲜血,化解了何长峰和陶可可处境。﹝

  “嗖”

  接着,一道瘦小身影忽然从车窗爆射而出,直取临近一名射出麻醉针的劫匪。

  微弱的路灯中,闪过一道白光

  一名悍匪喝出一句:“小心”

  “噗嗤”

  白光现,鲜血洒,人头落

  那名射出麻醉剂的劫匪,根本来不及躲避,就被一道利器撕开了咽喉,身异处,无头的身体喷洒出一道血柱,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突如其来的一幕,令得其余劫匪脸色巨变,齐齐抬出手里的麻醉枪,对着落下的黑影扣动了扳机。

  瘦小黑影没有半点慌乱,手中匕干脆利落的挥动几下,麻醉针全部被他挡落在地,随后他左脚一扫,十多枚麻醉针反射去,两名劫匪挥舞枪械挡击,好不容易挡落了大部分,却被随后几支射中大腿,闷哼一声,踉跄着身体后退。

  他们身躯摇晃,拔出麻醉针,咬破嘴唇,用疼痛支撑精神,随后跳上摩托车离开,他们显然清楚,此时此刻,自己不成为累赘,就是对其余同伴的最大负责,所以他们没有傻乎乎留下参战,何况他们中了麻醉针,三分钟内就会昏迷。

  五对一。

  视野中,一个肩膀包扎纱布的黑衣老人,身材高大却瘦如竹杆,飘行而来,看似极缓却倏忽即至。

  他骷髅一般的面容,让所有人都有了一种白日见鬼的感觉。

  警车探出一支枪械,对着老人射出子弹,砰砰砰枪声不断响起,硝烟不断弥漫,或许是太过激动的缘故,他一口气将手枪的子弹打光了,但并没有传来他想要的惨叫或闷哼,原本站立老人的地方,空空落落,连个鬼影子都没有。

  五人脸色一变,这一合,体现出双方的悬殊差距。

  在五人环视四周时,黑衣老人再次现身,站在一名劫匪身边,左手抬起,一把飞刀刺入后者脖子,劫匪连惨叫都来不及出,就一头栽倒在地,死时眼里还有着无尽迷茫,似乎没想到自己死的这么简单,更没想到黑衣老头这样霸道。

  “砰砰砰”

  见到又一名同伴横死,其余四人马上出枪,扳机扣动,枪口喷火,数不清的子弹朝黑衣老头所在的地方扫去。

  黑衣老头双腿陡然力,先快半拍,仿佛幽灵一般动了起来。

  “啪啪啪啪”

  数不清的子弹打在水泥地上,溅起一道又一道火花,地面上留下了密密麻麻的弹坑。

  而黑衣老头又不见了。

  “杀了何长峰,撤”

  开枪悍匪从车里钻了出来,提着枪械向何长峰冲了过去,其余人也相视一眼围过去,就要靠近时,借着车灯闪烁的光芒,他们看到刚才消失的黑衣老人,老头咧开嘴,对他们露出了一个微笑,接着一道白光划过,一人咽喉顿时一热。

  “噗嗤”

  鲜血喷了其余人一脸,接着黑衣老人右脚一扫,三人手腕一痛,枪械全部甩了出去。

  “去死”

  开车悍匪没有去捡枪,直接一拳砸了出去。

  黑衣老人的右拳紧握,如同炮弹般挥出,恐怖的度和力道带起一阵风声。

  “砰”

  两个拳头在空中狠狠地撞在了一起。

  “喀嚓”

  骨头断裂的声音霍然响起,开车悍匪手臂立刻弯了下去,碎裂的骨头渣子暴露在了空气当中,染着鲜血,极其恐怖

  不过他也足够强悍,咬牙起身,脚下力,一个箭步,左拳紧握,砸向黑衣老头的喉结,还向两名同伴喝道:

  “快走”

  两名起身的同伴相视一眼,咬牙向摩托车冲了过去。

  黑衣老头没有停下脚步,眼看对手拳头砸来,脑袋微微一偏,轻松躲过,然后右手呈爪状,迅挥出,一把抓住对方的左手手腕,用力一捏,又是一记咔嚓声响,把他左臂也废掉,如果不是他刻意留活口,开车悍匪怕是早被他干掉

  “砰”

  黑衣老头把失去反抗能力的开车悍匪丢在地上,随后摸出两把锋利的飞刀,对着坐上摩托车的两人冷笑一声,双手一甩,嗖的一声,飞刀射出,直取两名要跑路的劫匪,眼看就要夺取两人性命,就在这时,夜空响起两记沉闷的枪声。

  “当当”

  枪声过后,两枚飞刀断裂,落在此时出声响,两名劫匪趁机一踩油门,嗖的一声离开事中心,在黑衣老头脸色一变时,扑一颗子弹又向他点射过来,黑衣老头像是有感应似的,先快半拍窜了出去,子弹打在原地留下一个弹坑。

  “扑扑”

  子弹又从黑夜中轰了过来,黑衣老人再度翻滚出去,最后躲在一根路灯后面,他冷眼望向左前方的一处山丘,显然推断出对手藏在那里,他一度想冲过去把开黑枪的敌人揪出来,但扫过昏迷的陶可可和何长峰,他又散去杀敌的念头。

  此时,不远处响起了警笛和汽车轰鸣声,支援总算赶赴过来。

  “扑”

  黑暗中再射来一颗子弹,开车悍匪身躯一震,脑袋溅血死去。

  夜色中,恢复了如水的平静。

  十分钟后,相隔事中心的两条街道,穿着一身运动服饰的何长青,正牵着一条哈士奇在跑步,一人一狗很是和谐,穿行在梧桐树的暗影中,如同鬼魅一般,忽然间,他的脚步微微停顿了一下,仿佛觉察到什么,随后左手揣入口袋。

  “何少,度够快啊。”

  叶子轩从一棵树后闪出,咬着一颗滚烫的鱼蛋:“十分钟,藏枪,洗澡,换衣,牵狗,看来干这行当有些日子啊。”

  在何长青淡淡一笑时,叶子轩又补充一句:“不过体力也消耗不少吧”

  他还伸出一个盒子,里面盛放着一堆鱼蛋:“尝几颗”

  何长青笑容灿烂:“一颗多少钱”

  叶子轩伸出一根指头:“一个亿。”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