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四百三十一章 咬人的竹叶青

天才布衣 第四百三十一章 咬人的竹叶青

  第四百三十一章咬人的竹叶青

  清晨,澳门警局,人潮如涌。【全文字阅读】〔﹝

  价值八亿的两吨金块从鼎峰花园找,对于澳门来说不亚于一颗重磅炸弹。

  很多人都错愣何文峰会去抢劫金库,在别有用心人的运作下,何文峰被栽赃陷害的判断,渐渐变成何长峰故意抢劫,然后用赃物对付其余何家子侄,想要一战定乾坤,只是何文峰还没来得及处理赃物,就被警方现线索堵住,导致今日困境。

  换句话说,何文峰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害人害己,这个说法让民间感慨不已,不少人暗呼豪门无情。

  随后,押解车队差点被人抢劫的事件也传开,四处都在流传何长峰深知罪孽深重,去警局必然是死路一条,所以就让手下想法子在途中劫走自己,事实他们也差一点成功,现场数十名警员都倒下,何长峰手里也有一支警枪,只可惜支援赶赴太快。

  大批警察的及时抵达,让何长峰阴谋毁灭。

  只是大街小巷再怎么流传都好,两吨金子的找让警方士气大振,龙秋徽的声望和身份也水涨船高,特别是她跟何长峰悍然对抗一事被人传出去,龙秋徽立刻成了不畏强权的人民保护神,被无数媒体记者大肆报道,也让四科警员彻底转变态度。

  再也没有人敢对抗龙秋徽,后者每一条指令都能得到执行。

  此刻,在四科警员分工有序处理着手尾时,穿着警服戴着警帽的叶子轩,正晃悠悠地走入小会议室,除了小腿中枪的警员不在外,其余人全都在房间吃早餐,见到叶子轩懒洋洋的出现,喝着咖啡的龙秋徽哼了一声:“出去整晚,也不打个招呼”

  七叔悠悠一笑,带着圆场:“叶少昨晚已经了不得,如果不是他堵住五人,金子都要被搬走了。”

  叶子轩摆摆手:“可惜还跑了一人,七叔,你们逮捕的人中没有肩膀受伤的人吗”

  七叔摇摇头:“没有见到,能在你手里逃生,他也足够强悍,哪会束手就缚”

  “也是。<>

  在叶子轩笑容恬淡坐到办公桌时,龙秋徽瞄了七叔一眼开口:“老七,你别这样护着他,他这人,总是我行我素,无纪律,昨晚多事之秋,鼎峰花园死了不少人,公路又有七名陌生男子横死,打他的电话又不通,身为他的上司,我怎能不批评他”

  “抱歉。”

  叶子轩扫过众人一样,全都换了衣服精神也不错,看来昨晚是得到一定休息,当下端起龙秋徽咖啡喝入一口:“昨晚手机没电,所以自动关机打不通,而且我整夜都在跟踪一个匪徒,不便跟你们联系,让大家担心,实在不好意思,中午我请客赔罪。”

  正给叶子轩拿来三明治和咖啡的何助理,见到叶子轩悠哉喝着龙秋徽的杯子,神情止不住一愣,随后见到龙秋徽没有飙,她的嘴角顿时掠过笑意,显然清楚两人有亲密关系,于是幽幽一笑:“叶少,龙队不是批评你,她是关心你,担心你出事。”

  “道个歉,作个保证,龙队就消气了。”

  龙秋徽抢咖啡杯,扫过叶子轩一眼开口:“算了,他自由散漫习惯了,说再多也是耳边风,没有意义。”接着声音一沉:“何长峰跟陶可可他们,昨晚在警局的路上遭遇攻击,何长峰中了麻醉,早上才从医院醒来,他说有人想要暗算他。”

  龙秋徽想起叶子轩昨晚的话,猜测这怕是他口中的好戏:“同时有警员反应,袭击者是何长峰手下,目的是想要抢走后者,免受牢狱之灾,无论具体真相是什么,我们都要详细记录每一人说的话,这样,我们才可以堵住上峰的嘴,给他们交待。”

  在叶子轩打开一个三明治慢慢啃着的时候,龙秋徽又重重补充上一句:“何长峰现在借着受伤的幌子,坚决不来司法警局接受审问,何家也开始运作,司法警局压力很大,七叔,你待会带一批人去医院,给何长峰和陶可可做一个详细笔录。”

  七叔点点头:“明白。”

  “呀呀,福尔摩斯啊。”

  此时,咬着三明治的叶子轩拿起一本杂志,封面正是英姿飒爽的龙秋徽,俏脸含霜,杀意弥漫,字眼更是火爆夸张,陀枪师姐弹无虚,七枪七死,完胜赌王继承人,叶子轩笑道:“龙队,这金库案子破掉之后,她的名字就要传遍大江南北了。”

  “三十亿劫案,现在就两吨金子,三分之一还不到,距离破案还很遥远呢。”

  龙秋徽盯着叶子轩开口:“我可是给行政长官立下军令状,十天之内找五成以上赃物,现在虽然开了一个好头,但十天眨眼就过,叶少可要上点心啊,不然我这个福尔摩斯,很快就要名声扫地了,不仅要引咎辞职,还要面对何长峰的无情报复。”

  “追五成赃物而已。”

  叶子轩悠悠一笑,先是把三明治吃一个干净,随后从口袋摸出一个小盒子:“三吨金子十二亿左右,缺口就差三亿,行,我现在就给你补上。”他把小盒子打开,露出一大批璀璨钻石,脸上有着得意:“这钻石价值九亿多,给你三分一足够交差。”

  在龙秋徽他们瞪大的惊讶目光中,叶子轩把三分之一钻石放在桌子上:“三个亿,龙队,你可以交差了。”

  何助理满脸惊喜,对钻石毫无抵抗力:“这钻石哪里来的”

  她一把抓起来,捧起手里细细查看,恨不得直接揣入自己口袋,随后身躯一震,盯着有点眼熟的钻石喊出一声:“这就是金库被抢的钻石。”为了证实自己猜测,她还第一时间拿过资料,翻看金库给予的图片和编号,接着止不住地尖叫起来:

  “龙队,真是金库的钻石。”

  七叔他们忽地一声围了过来,拿着图片和编号查看,随即也都欢喜不已,毫无疑问,都认出这就是被抢的钻石,龙秋徽脸上也划过一丝激动,但很快又恢复平静,亲自对比一番确认后,她就望着叶子轩问出一句:“这批赃物,你从哪里找来的”

  叶子轩从办公桌上跳下来,笑容很是灿烂道:“我刚才不是说了吗我昨晚跟着一个匪徒,不小心就跟到他们大本营,于是虚张声势赶跑他们,最终把这批钻石找了来,不过我已经忘掉那个地方,龙队非要给它们一个来源地的话、、、”

  “鼎峰花园。”

  叶子轩补充上一句:“就说是鼎峰花园的酒窖找到。”

  龙秋徽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叶子轩,良久之后勾勾手指:“把其余钻石交出来。”

  叶子轩一溜烟跑到门口,一副打死不从的样子:

  “你说追赃物一半,现在都够十五个亿了,这剩下的,就让我留着吧。”

  龙秋徽柳眉一竖:“交出来”

  叶子轩摇摇头:“不交。”

  龙秋徽一拍桌子:“不交以后别上我的床。”

  在七叔他们一怔的时候,叶子轩赶紧把盒子掏出来:“交、、交、、、”

  当叶子轩乖乖向龙秋徽妥协交出钻石时,澳门医院的特护病房,何长峰正一脸怒色看着杂志,简单扫过封面和内容之后,他就啪的一声,把杂志重重摔在桌子上:“岂有此理岂有此理这明明就是凶手栽赃陷害,现在变成是我抢了这金库。”

  他推开搀扶的一名亲信,随后扯开一个扣子:“我他妈的吃饱了撑着啊,大费周折冒着杀头罪抢三十亿,目的就是对付废物一般的何长青他们记者他们有没有脑子会不会思考我要踩死他们,有数不尽的法子和手段,至于去抢金库陷害吗”

  “何长青他们活着,不过是我给老爷子最后一点面子。”

  他显得很是恼怒:“等老家伙挂了,我随时一枪崩掉一个,用得着抢金库吗”接着又拿起另一本杂志:“这记者也是一个混蛋,我在路上被人袭击,却写成我大罪已定,欲图跑路,还说是警察及时堵住我,不然我都逃离出境了,真他妈的无耻。”

  “这些记者是不是蠢货脑子怎么这样秀逗”

  “何少,何必跟这些人生气呢”

  就在这时,门口传来一个清幽动听的声音,随后一个身穿黑衣的女人缓缓走了进来,女人的黑色长盘起,显得端重而又高贵,标准的瓜子脸,下巴很尖,性感的嘴唇涂抹着深红色的口红,鼻梁高挺,一双迷人的大眼睛仿佛时刻在向外人放电。

  让人不经意间会沦陷其中,无法自拔,她身上的黑衣勾勒出了诱人曲线,裸露的脖子给人一种勾魂的感觉。

  眼前的女人是一个熟透的水蜜桃,浑身上下散着成熟女人特有的韵味和妖媚,给人带来强烈冲击,这样的女人无论放到任何时代,都会让男人变成真正的野兽,只是房内的十余名保镖不敢丝毫造次,甚至还有意无意低垂眼皮躲避她的目光。

  何长峰见到她出现,戾气瞬间消减了大半:

  “这些记者脑子进水,胡乱抹黑我,我能不生气吗”

  黑衣女子嫣然一笑:“不是他们脑子进水,而是他们收了何家其余成员的钱财,刻意抹黑二少的形象,那些记者全都是人精,怎会看不透其中的关系之所以这样写,不过是拿人手软,何少放心,我已丢出一千万,还散出三百子弟去做事。”

  “今天就可扭转舆论,不会有人再说何少半个不字。”

  “我还能顺势把矛头指向警方,控告他们失职让你陷入危险。”

  何长峰哈哈大笑起来:“有你这条竹叶青出手,我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呢待我从何翡翠手里拿到股份,定分你一份。”

  黑衣女人娇柔一笑:“谢谢何少。”

  何长峰脸色忽然一沉:“只是,我不仅要扭转舆论,我还要见到死人。”

  “暂时杀不得的,不杀,但可以杀的,一个不留。”

  竹叶青微微欠身:“妾身遵命。”

  ps:谢谢r1s打赏本作品588逐浪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