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四百三十三章 悍然杀入
    第四百三十三章悍然杀入

    圣母玛利亚医院,四楼走廊,叶子轩披着一袭风衣现身。┠.([。c[om

    视野中,走廊并没有人潮汹涌,也没有大批警员义愤填膺,只有龙秋徽和何助理几个受伤警员徘徊,场面很是冷清和孤零,很显然,他们已经被警方孤立了,现在完全就是自生自灭情况,专案组的威慑远远不够地头蛇何家来得有力。

    叶子轩快步走了上去,低声问出一句:“情况怎样了?”

    龙秋徽见到叶子轩出现,凝重的俏脸多了一抹缓和,还有一丝小小委屈,但很快又被刚强性子压住,她压低声音回道:“十一名手足,八人重伤,断手断脚,多处软组织损伤,七叔更是深度昏迷,医生告知,他可能会变成植物人。”

    在叶子轩身躯一震的时候,头上包扎着纱布的何助理流下眼泪:“那帮畜生是往死里下手,七叔为了保护我,遭受更多的打击,一根棒球棍都打断了,他的脑袋也被人砸了酒瓶,龙队,叶少,都是我不好,不该提议去聚餐庆贺的。”

    “跟你有什么关系?”

    龙秋徽喝出一声:“他们是故意找茬。”

    另一名吊着一支胳膊的警员,也咬着牙挤出一句:“他们就是冲着专案组来的,七叔已经向他们出警告,我们是警察是专案组,对方却根本视如无睹,还说干的就是警察,临走时还让我们三天内滚出澳门,不然见一次就打一次。”

    叶子轩抛出一句:“澳门警方怎么说?”

    没等龙秋徽出声回应,何助理就忿忿不平:“他们还不是跟何家穿一条裤子,刚才三个警官过来探视了,慰问几句,丢下一个果篮就匆匆走人,还提醒我们,这是饭店跟我们的私人恩怨,千万不要上纲上线,伤害两地警方的感情。”

    她的神情变得愤怒起来:“我干他妹啊,什么私人恩怨,这明明就是找借口下的手,一顿饭收我们八万八千,我们提出质疑,就数十号人冲进来动手,还把我们全部打伤,全是往死里整,这是宰客的举动吗?这完全就是故意找茬。┞.<>

    另一名警员也点着头:“澳门警方刚才还说,已经把宰客的老板娘控制了起来,餐厅也被警方下令查封,他们会尽快勒令老板娘交出凶手,给予七叔他们赔偿,还会依法对他们进行惩治,狗日的,这明面是抓人,实质就是保护她。”

    “避免我们把饭店砸了,避免我们胁迫老板娘问出凶手。”

    何助理呼吸无形中变粗:“我敢保证,老板娘就是一个傀儡,澳门警方永远不会逮捕大黄蜂归案,再怎么施加压力,也顶多是几个混混顶罪,这些手法我见多了,龙队,我们必须调一批兄弟来,不然七叔他们的公道永远讨不回来。”

    她还补充上一句:“你们看看现在风向就知道了,一天不到,所有关于何长峰的不利新闻都消失,连震惊中外的金库劫案也不再追踪报道,清晰可见何家的能量,餐厅的围攻,摆明就是何长峰报复我们昨晚搜查,给我们一个警告。”

    “可没人站出来说句公道话。”

    何助理看问题看得很透:“所以我们只能依靠自己的兄弟。”

    龙秋徽冷冷开口:“澳门不会让我们再调人过来的。”

    “这事就交给我吧。”

    一直聆听事件来龙去脉的叶子轩,声音轻缓而出:“何家已经开始运作,不仅警方被何家左右,各大舆论也渐渐在转向,你们虽然挂着专案组的头衔,但人手和权限都相当有限,加上身份的敏感,做不了太多的事,我来讨回公道。”

    龙秋徽眉头轻轻一皱,把叶子轩扯到一边:“我对七叔他们伤势很愤怒,恨不得把那伙歹徒全部毙掉,但是你不要乱来,不是我担心你捅出篓子让我背,而是担心对方设了陷阱等你,这样,你帮我找出他们下落,然后我带人过去。”

    叶子轩扫过几个人:“你带人过去?你都没几个可用的干将。┟╡┟┠╡┟.〈。”

    龙秋徽冷哼一声:“我就等着他们抗法袭警,到时我可以当场毙掉他们。”

    没有人怀疑,龙秋徽胆敢出手杀掉大黄蜂他们。

    叶子轩拍拍她的肩膀:“你们照顾好七叔就行,杀人放火的事,我来。”

    龙秋徽拉住叶子轩。

    何助理也轻声劝告:“叶少,那伙人是地头蛇,人多势众,关系颇广,一个人是斗不过他们的。”

    “七叔他们是你的手足,也是叶子轩的兄弟。”

    叶子轩知道龙秋徽心里的担忧,伸手一握她的玉手:“我总是需要一点做事的,你如果还想劝我罢休就算了,而且我不给何家一点威慑,那何长峰迟早会得寸进尺要了你们的命,今天是把七叔他们断手断脚,打成植物人,下次呢?”

    “他们很可能一脚油门把你们撞死,必须让他们知道对抗专案组的后果。”

    “再说了,我也需要这缺口,对澳门黑道来一次洗牌。”

    “别担心我,我一定会平平安安的。”

    说到这里,叶子轩的眼神变得像是春风般温柔,但在这股温柔背后,龙秋徽还嗅到一抹冬季才有的寒意,她不知叶子轩有什么计划,但知道这家伙是要下狠手,她松开抓着叶子轩的手指:“好,我不劝说你了,无论如何,要小心。”

    “我会照顾好自己和七叔。”

    叶子轩轻笑一下,很是阳光,很是灿烂,随后转身离去,义无反顾。

    黄昏,金色休闲会所,澳门颇具特色的娱乐场所。

    会所楼高七层,但楼长将近三百米,就像是一条丝带缠绕澳门繁华中心,外表装修的金碧辉煌,里面更是古色古香,传闻会所很多漂亮的女大学生,算得上一个销金窟,只是相比何家等高级场所,这里流连忘返的更多是三教九流。

    时代的展,大小黑帮也开始附庸风雅,消遣都要来会所逛一逛,因此金色会所生意很好。

    此刻正是饭点,数百个窗户灯光璀璨,望去很是壮观。

    迎宾小妹正迎接着来往客人,职业性的笑容,甜甜的喊叫,让进出会所的客人一如既往享受,就当迎宾小妹微微鞠躬送走一拨客人时,三辆吉普车像是疯牛般冲了过来,就当迎宾小妹花容失色时,吉普车又戛然而止,极其嚣张的停在了入口。

    橡胶摩擦气味十足。

    车门打开,钻出十三名戴着口罩的男子,一脸杀意走入了金色会所,在十名男子散开威慑安保和掌控监控时,叶子轩带着郭翘楚和何长青正闯向一间厢房,在郭翘楚给予的情报中,大黄蜂一家和二十多名得力干将,今晚将聚集会所庆生。

    大黄蜂的四十岁生日。

    至于大黄蜂,是澳门这两年冒起的黑道新贵,心狠手辣,胆大妄为,曾经有一次独身逛街,遭到其它帮派的伏击,被砍的跟一个血葫芦似的,可他不但没有逃跑,还夺下一把德国砍刀,玩了一出绝地反击,反败为胜,由此声名大震。

    这也让大黄蜂在澳门有了自己的组织,只是最近传闻被人招安,但谁想收揽他还不清楚。

    郭翘楚还告知叶子轩,大黄蜂层面还不够资格跟何长峰接触,中间一定还有人运作。

    叶子轩无所谓有多少中间人,牵着一根线杀上去就是,他会让何长峰知道,对七叔他们下手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三人拐了四个弯,就出现在格外清幽的目标厢房。

    厢房门口站着三名魁梧汉子,叼着香烟颇为牛叉哄哄,见到郭翘楚他们杀气腾腾出现,下意识去摸怀中枪械:

    “什么人?”

    “扑扑扑!”

    在叶子轩冷笑一声的时候,何长青已经抬起了消音手枪,毫不留情先射出三颗子弹,三人身躯一震,撞在后面木门,眉心溅血,每个人眼里都有着一股不甘,似乎没有想到就这样死了,在他们摇晃要倒地时,叶子轩一手把他们推开。

    随后,他一脚踹开大门。

    “砰!”

    厢房大门洞开,赫然可见大黄蜂等十余人的笑脸,有男有女,有小孩,还有半截没有收回的讥嘲:

    “那老头只会喊我是警察,我是专案组,烦死了,老子一瓶子砸翻、、、、”

    大黄蜂止住了话题,望向闯入进来的三人,热闹非凡的厢房,也瞬间安静无声。

    郭翘楚一刀指着大黄蜂:“一道逻辑题,你说,我会不会杀掉你?”

    “如果答对了,我就把你放了;如果答错了,我就杀掉你。”

    一平头男子带着醉意,拍桌站起怒吼:“逻辑你妈!威胁峰哥,活腻了吗?”

    “扑!”

    也不见郭翘楚如何动作,只是脚步一挪,他就到了平头男子身边,一刀捅出,在周围人惊诧骇然目光注视下,刀锋悍然刺入平头男子的胸腔,稍微停顿,等在座男女缓过劲儿,猛地扭转刀锋,一股鲜血,瞬间从平头男子的胸口溅射。

    狠辣,血腥。

    平头男子短促惨叫,一片肺叶被绞个稀烂,面若死灰。

    刀子拔出,躯体轰然倒地。

    郭翘楚一舔刀上鲜血:“答错了。”

    ps:谢谢小海豚_打赏本作品1oo逐浪币、兔子道长打赏本作品588逐浪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