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四百三十九章 惹不起
    第四百三十九章惹不起

    “砰!”

    几乎伴随话音落下,又有一颗子弹轰在玻璃,只是玻璃坚硬的不像话,子弹并没有气势如虹把它击穿,只是又添加十几道触目惊心的裂痕,像是破裂的鸡蛋壳,弹头依然卡在玻璃上,弥漫一抹焦灼的气息,把竹叶青的影子彻底碎裂。【最新章节阅读】┢┢╪┢┠.。

    “嗖!”

    也就呆滞半秒,全身湿透的竹叶青马上意识到凶险,双脚一挪像是利箭一样翻出,扑倒光滑地板滑出七八米,躲在一扇承重墙后面,不让自己再暴露在落地玻璃前面,期间还踢掉两只黑色棉拖,从大腿内侧摸出一支枪械,熟练的上膛:“敌袭。”

    她一边向青叶守卫出示警,一边感谢以色列的防弹玻璃,如果不是后者足够坚硬,她今晚即使不死在第一枪,也会被第二枪打爆脑袋,竹叶青暗暗誓,今晚过后,她要把整栋庄园玻璃全部换成这个牌子,就连车窗也要全部更换。

    同时,她再度体会到江湖凶险。

    自从当年干掉光头强,跟澳门警方勾搭一起后,竹叶青就再也没有经历生死凶险,一帆风顺站到澳门黑道之巅,如今这两枪,不仅让她恢复昔日敏锐,也让她重新变得小心,她向拔出武器的守卫吼道:“守住岗位,呼叫警方支援,呼叫警方支援。”

    她的策略无疑是正确的,现在我明敌暗,出去找敌人行踪,只会成为人家靶子,唯有调警方过来方是王道。

    随着竹叶青的叫喊声,整个花园变得喧杂起来,慌乱吵杂的声音响了起来就像炸了油的锅。

    “怎么回事?”

    “什么?枪击?”

    询问和惊叫此起彼伏,兵刃在急促间相互碰撞出金铁交鸣声,还有几个女佣人受到惊吓的刺耳尖叫

    在竹叶青所在的楼层,住着五十多名跟他冲杀多年的心腹,最为敢打敢拼的青叶帮高手,他们被竹叶青的叫喊声所惊动,表现出了作为黑帮精锐最起码的应变能力,动作敏捷的从各个房间冲出来,占据各个出入口,还拔出枪械戒备,准备歼灭敌人。╪┠┢┠.<。

    花园内的青叶帮子弟,包括三名正要离去的三名堂主,也都闪出武器趴低身子,眼睛锐利环视着四周,寻找可能匿藏的敌人,每一个人的神情,除了意外情况的慌乱,还有说不出的兴奋,对于他们来说,血腥厮杀是最平常不过的事。

    只是兴奋之余,他们还有着一股忿忿不平,觉得袭击者太猖狂太无知了,青叶帮也敢来冲击,真是不知道死活,怎么说青叶帮也是澳门的黑道龙头,旗下两万子弟,再加上何家的庇护,就是五联会和山口组到了澳门也要过来拜山头。

    所以被人在家门口攻击,他们杀气腾腾。

    “咦?没人?”

    众人等待了两分钟都不见敌人再攻击,也没有破空而来的子弹,他们下意识认为狙击手放两枪就跑掉,三名堂主带着数十名手下缓缓站起,手中枪械在半空晃动,依然没有任何动静,一名堂主止不住喝骂:“狗日的,打两枪就跑?”

    “有本事杀进来啊。”

    他挥舞着枪械怒吼:“老子一枪一个干掉你们。”

    竹叶青让人打开大厅的监控,扫视着外面安静的环境,她也没有见到敌人影子,握着枪械的手微微一松,寻思是不是敌人两枪未中就知道失去机会,所以第一时间跑路?她觉得自己这个推测很合理,但不知为什么,心里还是有不安。

    此时,另一个堂主也站了起来,举着枪械向暗中吼道:“干你姥姥,打两枪就跑算什么?有本事对我来一枪。═┝.<。”

    “砰!”

    话音刚刚落下,一记枪声响起,一颗子弹破空而来,叫嚣的堂主身躯一震,随后脑袋开花,整个人像是断线风筝一样跌出,狠狠砸入了后面的人群中,场面拥挤一团,他满脸是血,眼睛瞪大,至死都无法相信,自己真的被杀手爆头。

    没等其余人反应过来,半空就响起了连续射击声,七八颗子弹像是雨水一样倾泻。

    八名青叶帮守卫全都如遭雷击,身子一震就栽倒在地,毫无例外的脑袋溅血。

    竹叶青见到变故,俏脸一寒喝道:“小心,小心!”

    喊话之中,十一点钟方向,一道在白天都可用肉眼看见的火力线,向青叶花园狠狠倾泻着子弹,如同疯狂的野兽一般扑向站起来的众人,一个接一个青叶子弟倒在血泊中,半分钟不到,青叶花园的火力警戒线,就被袭击者撕个粉碎!

    “趴下,趴下,全部趴下。”

    竹叶青通过大厅监控,见到外面血腥场面,止不住娇喝:“狙击手,给我反击。”

    随着她的指令出,青叶花园的楼顶多出两道身影,一个青叶帮的狙击手很快选好位置,扛着枪向前方搜寻袭击者,副手拿着夜视镜帮忙锁定,袭击者射击的很是肆无忌惮,所以他们很容易就辨认出对方大概位置,随后进一步锁定。

    副手吼叫出一句:“十一点方向,是一个女人。”

    他的视野中,一个身穿黑衣,戴着面罩的女人,正端着狙击枪杀戮同伴。

    青叶帮狙击手马上偏移枪口,刚刚用狙击镜锁定好目标,却见视野中的黑衣女人,以流利到让人无话可说的度调转枪口,在他的枪口还没喷出子弹时,黑衣女人就已经扣动扳机,随着撞针对着子弹底火的撞击,一颗子弹呼啸喷出。

    “砰!”

    一声沉闷枪响,好像一块石磨砸地,副手看得出这一枪附带着的强大后座力,可是黑衣女人那的身躯就好像定在了地上一样,只是肩膀微微一颤,整个身体根本纹丝不动,正要开枪的狙击手,忽然觉得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副手脸上一阵温热,下意识一摸,一看,满手是血,侧头望向同伴,现他的脑袋上已经被射穿。

    拿着望远镜的副手全身冰凉,没有想到同伴就这样死了,他再度望向十一点方向,只见黑衣女子还在,但她没有拉动枪栓让子弹上膛,而是跪在原地连着又是两枪,两名青叶子弟被毙掉,弹壳被自动的退出枪膛,他止不住挤出一句:

    “天啊,她竟然把枪改造成了连狙击步。”

    念头转动中,黑衣女子换了一个位置,随后端着枪械对青叶花园继续轰击,随着“砰砰”的剧烈的枪响,青叶花园不断倒下守卫,对方居高临下的肆虐着同伴,也让青叶子弟的趴低身子失去意义,很快,花园上空就弥漫着一股血腥。

    在副手愤怒地放下望远镜,下意识拿起狙击枪时,又是一记枪响,一颗子弹打入他的脑袋。

    副手一头栽倒在地,最后一秒,听到的是远处警笛响起。

    “砰砰砰!”

    此时,黑衣女子又轰出三颗子弹,三名堂主的车子瞬间被打爆油箱,就地掀起,火焰冲天,还有无数碎片纷飞。

    十多名青叶子弟鬼哭狼嚎,忍着伤痛向大厅靠拢。

    自始至终,竹叶青和五十名心腹扼守大厅,只进不出,流露出应有的战斗素质。

    三分钟后,两辆警车率先抵达,拔出警枪四周戒备,没有多久,一架直升机打着大灯赶赴,只是再也不见杀手影子。

    危险解除,青叶花园恢复了平静,可是竹叶青的心里却掀起了滔天巨浪,满地的尸和碎片,让她感觉颜面无存,她拿着附近监控截取的照片,盯着黑衣女人,向数十名亲信和警方喝出一句:“悬赏一千万,把这女人给我找出来。”

    她誓,要把袭击者揪出来杀掉,这样才能祭祀五十多名死去的兄弟。

    在悬赏令传到各方势力、黑白两道大战旗鼓查找黑衣女子的时候,一辆黑色轿车正缓缓驶到拱北口岸,一个澳门边境人员挥手拦住车子,身边四名安保人员摸着腰中枪械靠近,摆出要对车子细细检查的态势,后面还有一名青叶子弟。

    他的手里拿着照片,正是黑衣女子的侧影。

    边境官员很不客气拍打车窗:“下车,检查。”

    车门没有打开,车内的人没有下车,棕色车窗只是落下一条缝隙,一个红色本子递出。

    出入境官员微微一怔,上前一步,拿过红色本子审视,不以为然态势瞬间僵住,随后就拿出电话走到一角检验,很快他就返身走回车子旁边,毕恭毕敬的把红色本子还回车里,在车窗缓缓摇上去的时候,他还高声喊道:“你慢走。”

    他死命挥手前方放行。

    几名安保人员和青叶子弟面面相觑,望着出入境官员问道:“什么来头?”

    出入境官员挤出三个字:“惹不起。”

    在一行人沉默,思虑啥人吓坏出入境科长时,黑色车子的后座,龙秋徽正拿着一瓶净水喝着,脚边放着一个狭长的黑色盒子,净水喝入大半,她就摸出手机打出一个号码,待对方接听后,她就叹息一声:“子轩,应澳方要求,二号撤了专案组。”

    “我先回去了,你小心一点。”

    她流露一抹遗憾:“可惜,没有一枪毙掉竹叶青。”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