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三百四十章 如此相似

天才布衣 第三百四十章 如此相似

  <=""></>

  第三百四十章如此相似

  夜渐深,风正紧,万家灯火开始熄灭,只剩下路边灯光闪烁着光芒,柔和的倾泻在大街小巷,仿佛为澳门这座繁华的城市,披上了一件银色的衣裳一般,到处都是银灿灿一片,只是也给这城市带来一份冷寂,还有说不出的深夜寒意。┟╪┠╡┟╪.。

  鼎峰花园,也已经暗下不少灯光,宣告开始进入梦乡。

  经历过专案组和警方的两天折腾,鼎峰花园算是恢复了以往的宁静,不仅所有打砸掉的东西也全部都换上新的,连门上封条也被毫不留情的撕掉,警方也撤掉驻守警员,这就是金钱和权力的魅力,黑白颠倒,不过是上位者一念之间。

  只是局势的扭转,并没有让何长峰太多高兴,至少此时此刻,他没有入睡。

  在主卧室的徐徐暖气,何长峰裹着一件白色的浴巾,夹着一支古巴雪茄,坐在舒适的沙上,由于没有开灯,卧室里光线很弱,烟头红色火苗格外的清晰,映照着何长峰那张斯斯文文的脸庞,让人可以隐约看到此时的他,有着狠戾。

  忽然间,轻微的脚步声在门口响起,脚步声由远及近,不之客,何长峰先是微微眯起眼睛,随后又恢复如水平静,不过来人并没有从门口走入进来,一道如同幽灵般得黑影,从窗户敏捷地翻入,飘忽着来到何长峰面前,鞠躬开口:

  “何少。”

  突如其来的声音,并没有吓到何长峰,只是让后者抬起头:“回来了?越南的事干完了?”

  “干完了。”

  不之客是一个瘦小的男子,像是竹竿一样静静地站在那里,呼吸微弱,若不仔细听,根本无法听到,加上他一身黑色打扮,整个人仿佛融入了黑夜一般,颇为诡异:“吞掉我们越南赌场股份的阮天南,交出属于何家份额的钱财。”

  瘦小男子声音不带丝毫感情,像机器一样叙说事情:“两亿美元我已存入何少的海外各个账户,过两天就可以汇总回到何家账户,阮天南一家十七口包括三岁女儿全部被我杀了,阮天南也被我绑在火车轨道,眼睁睁看着死亡降临。═┝.〈。”

  “做的很好。”

  何长峰狠狠抽了一口雪茄:“只是你应该多呆两天,阮天南还有几个死忠,你该找机会把他们也干掉,这样才是一劳永逸,不然咱们又多一个隐患,毕竟何家将来还是要杀回越南设立赌场,改革开放,这么好的时机,岂能不珍惜?”

  瘦小男子神情犹豫了一下,随后轻声接过话题:“阮天南旗下的三大金花,我已经宰掉两朵,还有一朵,因为她在另一个城市,所以我就没有等她回来,我听到何少有麻烦,因此提前两天回澳,不过你放心,我迟早会杀掉蝴蝶燕。”

  他话锋一转:“古大鹏死了?”

  听到这一句话,何长峰脸色黯淡了一下,叼着雪茄狠狠抽了两口,艰难点点头:“死了!大黄蜂一家被人杀掉后,竹叶青就派人围攻何长青,为了能够彻底干掉后者,我就让古大鹏带狙击枪去压阵,寻思怎么都要解决老三那祸患。”

  他叹息一声:“谁知,围攻的三人不仅没被杀死,反倒把青叶子弟杀得死伤近百,古大鹏也被人一刀砍死,还从天台上踹飞,不过出于对大局考虑,我没有声张此事,免得弱了兄弟们信心,也免得何家人幸灾乐祸,搞出多余的事。”

  瘦小男子微微挺直身躯,眼里流露着一抹诧异:“高手十品,八品入宗,古大鹏修为怎么也算是七品,放眼澳门没有几个敌手,怎么会被人一刀砍死呢?还是扛着狙击枪的情况下,何长青和郭翘楚的阵营啥时有了这么强悍的角色?”

  “不知道。”

  何长峰起身倒了一杯酒,抿入一口后补充:“不过古老昨晚确实跟我提过,有一个厉害角色在针对我们,警察包围鼎峰花园的时候,我尽力拖延龙秋徽他们搜查时间,他带五个兄弟把金块搬出花园,谁知爬出缺口时遭受高手袭击。”

  何长峰在沙坐了下来,再度望着瘦小的男子:“不仅五名兄弟当场被一刀封喉,一时大意的古老也被射中肩膀,所幸他反应够快逃脱,只是金块就暴露了,古老当时跟我说过,这个袭击者身手很霸道,要我提高身边的安全系数。┞╪═┝═╞.《。”

  “我当时不以为然。”

  在瘦小男子讶然袭击者六刀伤六人的霸道时,何长峰又补充上一句:“而且后来途中遭受悍匪袭击,也没有见到这高手现身,不然我就等不到古大鹏来营救了,所以我觉得是古大鹏为了掩饰自己阴沟里翻船,捏造出一个顶尖高手。”

  “没想到还真有这种变态高手存在,一刀砍了扛着枪的古大鹏。”

  瘦小男子作出推断:“这变态高手的身手至少是宗师,不然不会如此轻易杀掉古大鹏。”说到这里,他眉头紧皱了起来:“何少,从现在开始,你出入一定要小心,身边至少要五十名枪手跟随,不然对方杀来,你会面临生死劫难。”

  “我也会在暗中保护你,找机会一枪爆掉对手。”

  他的眼里有着坚定:“身手再厉害,也扛不住一枪爆头。”

  “放心,我不会这么快挂的。”

  何长峰出一阵哈哈大笑:“等我明天拿到何翡翠的股份,我就算是何家最大股权人,失去能力的老爷子没有变数的挂掉,没有遗嘱改变何家的股份分配,整个何家就是我说了算,我也就等于澳门的影子总督,真正的一方诸侯了。”

  “谁要杀我,都要掂量黑白两道以及京城的态度。”

  他的眼里迸射一股杀气:“到时,何长青他们也没胆量动我了。”说到这里,他还流露一丝戏谑:“就是现在,没有周全的部署和计划,他们也不敢胡乱动我,这也是他们只能对付大黄蜂,竹叶青的缘故,韩麻子,你不用保护我。”

  他望着瘦小男子:“给你一个任务。”

  瘦小男子微微低头:“何少吩咐。”

  瘦小男子,正是韩麻子,曾经,一夜之间用一把快枪收割一百零八条人命的杀神。

  “把两亿美元给何老八。”

  何长峰靠在沙上,喝入一口红酒开口:“告诉他,不要跟其余何家成员搞在一起,站在我的阵营,我给他三分之一的何家,两亿美元就是一个订金,我要他想法子干掉老三和郭翘楚,只要能做掉后者,等我上位了,他分我天下。”

  “何少,何老八志大才疏,贪财好色。”

  韩麻子神情犹豫了一下,轻声劝告着何长峰道:“还结交了一帮烂到骨子里的三教九流,他是猪一样的队友,你让他站在我们的阵营里,我担心不仅起不到半点作用,搞不好还会拖累我们,而且我们兵强马壮,根本不需要他援手。”

  “我就需要这把刀。”

  何长峰流露一抹老谋深算的样子:“我还没有上位,老爷子也还没挂掉,不便杀戮兄弟姐妹,但是何长青崛起的太可怕,不好好打压会给咱们带来不少麻烦,刚才竹叶青来电,青叶总堂也遭受袭击,死伤五十多人,可见老三实力。”

  他嘴角勾起一抹戏谑:“让老八对付老三,无论事成或不成,他们都会耗损不少实力,对咱们有利无弊,我还能预见到,老三会反杀老八,不过无所谓,任何一个死了,我就让大姐来执行家法,确凿证据下,残杀兄弟是什么下场?”

  韩麻子低声一句:“确凿证据,私利下手,一命抵一命。”

  他眼睛眯起:“老三、老八、大姐,三个最能威胁何少的人一去,家主之位再无变数。”

  何长青一口把杯中红酒喝完,站了起来哼出一句:“如果不是身手卓绝的老肥几个人对老爷子太忠心耿耿,咱们找不到半点下手机会,我直接送话都说不全的老爷子一程,让他安安乐乐的登极乐世界,哪需要这么麻烦谋取这位置?”

  韩麻子低着头,没有回应。

  六公里之外,一间毫不起眼的临海别墅,别墅的主卧室里,一个一米七左右的光头青年,差不多两百斤的样子,正懒洋洋地躺在宽大柔软的水晶大床上,岔开双腿,闭着眼睛,一脸惬意的表情,甚至时而还会出不由自主地喘息声。

  相比青年的光头而言,他肚皮上那个活灵活现的纹身更加扎眼,一只翱翔天空的大雕,展翅高飞,很是活灵活现,哪怕纹路被肥胖病纹拉长,依然不妨碍这只大雕的精气神,出自国外某位著名的纹身大师之手,耗费二十个小时刺成。

  在大雕随着呼吸不断起伏的时候,浴室的房门轻轻拉开,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子缠着浴巾走出来,看着凸起的肚子虽然有些厌恶,但一想到光头男人的身份,只好挤出一个迷死人不偿命的娇媚笑容,撅着高跷的圆臀,缓缓走向了床边:

  “何少,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望着女人那香臀翘起的弧度,光头青年嘴角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凌小姐,我一直都是你的粉丝,很早就想跟你谈谈人生,亲近亲近,无奈你贵人事忙,始终没空一起吃饭,前不久又跑回台岛疗养身体,搞到我们今晚才见面。”

  “不过无所谓,迟见总比不见好。”

  他拉着女人坐到床边,摸着她光滑的大腿:“陪我一个月,何家娱乐的广告全部给你。”

  女人娇柔一笑:“谢谢何少。”

  就在何老八要把女人的浴巾扯掉时,桌上电话忽然刺耳响了起来,何老八眉头止不住的皱起,但还是让女人把手机拿给自己,放在耳边接听一句,他就冷笑一声:“二哥,晚上好啊,这么晚还来电,是宣告就位,还是赶我出澳门?”

  “杀了何长青三人?何家三成股份?”

  何老八腾地坐直了身躯,肚子上的大雕晃动两下,眼里闪烁着贪婪的光芒:“你他妈的说话算数?”

  得到确认手,一张照片涌入何老八的手机,他也没有避忌,直接打开照片审视,正是大排档大杀四方的叶子轩三人。

  年轻女子躲闪不及,也被迫看了一眼,一脸震惊:

  照中一人,怎么如此相似叶少?

  ps:谢谢世事难料打赏本作品588逐浪币、我爱天生打赏本作品5oo逐浪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