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四百四十一章 玩过头了

天才布衣 第四百四十一章 玩过头了

  第三百四十一章玩过头了

  龙秋徽和七叔他们相续退出澳门,专案组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让叶子轩多了一丝遗憾,但同时也轻松一分。╡╡┞.〔《。c?o{m

  遗憾是因为无法揪着赃物对何长峰继续开炮,把这个何家未来主事人从舞台上轰下来,这也从侧面反应出何家在澳门的根深蒂固,轻松是因为没有龙秋徽和七叔他们存在,叶子轩做事不用顾虑太多,他可以更肆无忌惮介入澳门之争。

  宋天儒打着澳门稳定撤走专案组,很清晰的向各方表达出了用意,那就是支持大夫人和何长峰,这让叶子轩一度忌惮官方的打压,但叶建国随后的一个秘密电话,又让他散去这些不必要的念头,叶建国只有一句话:叶家支持何翡翠。

  有叶家的庇护,叶子轩不再顾忌官方态度。

  叶子轩在距离何家花园不远的酒店暂时住下,还跟何长青和郭翘楚约好,每隔三天通一次电话,交换彼此手中的新消息,对于没有过快拔掉何长峰,除了现在还缺一个机会之外,再有就是他要扭转何翡翠的态度,要取得后者的支持。

  不然何长峰废了死了,重情重义的何翡翠一怒之下,为了何家掉头跟叶宫作对,叶子轩的布局就要遭受破坏,所以他想要一个过渡期,而且他已让何长青跟郭翘楚尽快接触何翡翠,把三人达成的协议告诉何翡翠,希望能够同一阵线。

  叶子轩也从来没有觉得何翡翠过于迂腐家族血缘,换成他也会是差不多的矛盾,不到万不得已不会作出选择,如果有人来找他合作,要干掉叶宗或者叶天荡,让他来掌控叶家,叶子轩未必会为了家族蛋糕,跟外人联手杀掉自家堂兄。

  因此他愿意给何翡翠时间,也就迟缓对何长峰下手。┢╞╪┞╪╪.?〔。c<>

  叶子轩暂时没动何长峰,但不代表他就停滞任何动作,他把矛头指向了竹叶青,动用叶宫在澳门的棋子,收集青叶帮的各种资料以及总堂构造图,龙秋徽带着一股遗憾离开澳门,他就有义务干掉竹叶青,给七叔他们讨回最后的公道。

  折腾两天,叶子轩有些疲惫,回酒店之前,就地找了一个酒吧喝了酒杯,舒缓一下情绪后,他就买单走人,挑着近路向希尔顿酒店走去,这是一条很深的巷子,巷子有些窄,附近的小区却很高档,还时不时涌来一阵脂粉和香水气息。

  只是走到一半,在拐角的一个隐蔽角落,叶子轩忽然看到前面有两个人影,一个黑人和一个女人,在昏暗的灯光下拉拉扯扯的,看着两个如此亲密的影子,叶子轩寻思怕是情难自禁的**男女,于是轻轻咳嗽一声,提醒自己出现了。

  但他的提醒,不仅没有让两人暂缓动作,两人的姿势反而瞬间改变,身材魁梧的黑人身躯一震,猛地转身贴住了冰凉的墙壁,还把女人转到自己面前,右手的匕也呈现了出来,搭在女人修长白皙的脖子上,他用生硬中文吼出一句:

  “不要过来,不然我弄死她。”

  看到匕反射的冷光,还有女人梨花带雨的脸,叶子轩微微一怔,随后反应了过来:狗日的,原来是抢劫啊。

  他停滞了前行脚步,微微一舔嘴唇望向对方,黑人一米八的个子,肌肉很是达,脸上也横肉尽生,戴着的眼镜不仅没有遮住他的凶悍,反而给人一种人面畜心的态势,而被他劫持的年轻女人,二十岁左右的样子,容颜精致,身材火辣。

  一袭连体毛衣紧紧裹住傲然身躯,修长的美腿在朦胧的光线中越显得诱人,她头很长,很密,因为挣扎,头散落盖住了脸,显得有些惊恐,还有一抹颤抖,见到叶子轩的出现,她下意识低呼一句:“救我,救我,求你救我。┢┢╪┢┠w﹝ww.。”

  黑人见状怒吼起来:“闭嘴,闭嘴,再叫,我就杀了你。”说话间,他微微一沉匕,让女人脖子多了一道血痕,也让后者瞬间闭上嘴巴,随后,黑人又对叶子轩吼出一句:“黑哥办事,无关人员赶紧滚蛋,不然我捅你几个窟窿,赶紧滚啊。”

  他明显也很紧张,手臂肌肉有些僵硬。

  叶子轩看着割破皮肤的匕,不置可否地一笑:“你们继续,我只是打酱油的,当我不存在就行了!”

  年轻女子显得很吃惊,对于叶子轩的冷漠很是愤怒:“你怎么这样?”

  叶子轩伸伸懒腰,继续往前走,越接近那两人:“他比我高大,又有刀,我打不过他,干吗要送死?”

  听到叶子轩这几句话,黑人脸上露出一抹欣慰笑容:“小子,很好,赶紧滚蛋。”他很喜欢华国人这种各扫门前雪的心态,不过说归说,匕却依然贴着年轻女人白皙柔美的脖子,在暗淡的灯光下,匕在脖子上反射出死亡的光芒。

  只要再入两分,年轻女子必定一命呜呼。

  叶子轩手指一挥:“谢谢黑哥,只是麻烦让让路,我要从这巷子过去。”

  年轻女子看着叶子轩,恨铁不成钢:“败类,畜生!你他妈的就不是一个男人。”

  “是不是男人,你说了不算,要我家女人说了算。”

  叶子轩一副玩世不恭的态势,双手放在口袋悠哉上前,拉近距离,他才现年轻女人肌肤如雪,有种珍珠般的光泽,头略微散到一边,露出略显无助愤恨的双眸,那双眸仿佛会光,虽然在惊恐之中,依然散着特有的柔媚光泽。

  是一个美人胚子,怪不得黑人躲在这里劫持她。

  “你——混蛋。”

  在年轻女子对叶子轩的懦弱愤怒不已时,黑人却乐呵呵地劫持着她往侧边挪了一下,让叶子轩可以从容通过,既然叶子轩如此识趣,他也没必要再威吓这小子,就在他刚站稳时,叶子轩手指一抬,指着天空喊出一句:“咦,飞机。”

  黑人下意识抬头,就在这空档,叶子轩踏前一步,一把刁住他的手腕,猛地一扭,只听咔嚓一声脆响,黑人手腕被叶子轩硬生生扭断,后者顿感钻心疼痛涌来,低头一看,下意识出一记惨叫,他蹦跶着跳开,匕也从掌心脱落了。

  叶子轩反手接住匕,在把年轻女子拉人怀里时,嗖的一声,匕也抛射了出去,直接钉入黑人的肩膀,一股殷红的鲜血迸射,后者又出一记惨叫,他踉跄着退后了四五步,浑身是血,他愤怒的瞪了叶子轩一眼,随后就咬牙跑路。

  他显然清楚双方的实力差距。

  “你怎么了?”

  年轻女子听到刚才两记惨叫,以及喷在身上的鲜血,一时辨不清是自己还是叶子轩,还以为总有一人要挂掉,半晌回过神,才现自己毫无损,黑人也狼狈不堪的跑远了,而叶子轩身上和手里有着血迹,灯光下,看起来很是恐怖。

  她一下子明白了过来,叶子轩刚才冷漠的话,不过是麻痹黑人,然后找机会救自己,可自己还骂他懦夫和畜生,她心里感激之余涌出一丝愧疚,忙扶着叶子轩出声喊道:“你受伤了吗?伤到哪里?要不要紧?我带你去医院看一看。”

  她此时现这个男人极其的可爱和勇敢,就像是中世纪的骑士,所以不希望他有事。

  叶子轩身子一个踉跄,一把靠在女人身上,握着心脏位置,艰难挤出一句:

  “我中刀了,快不行了,能否亲一个,让我死而无憾。”

  “扑!”

  年轻女子微微一怔,随后一口亲了下来,嫣红樱唇落在叶子轩嘴唇。

  说不出的温润,说不出的柔软,还有淡淡的幽香。

  叶子轩身躯一震,赶忙挪开脸庞跳了出去,见到叶子轩活蹦乱跳,年轻女子满脸惊讶:“你没事?”

  叶子轩知道不小心玩大了,扬起一抹苦楚的笑容,向迷茫的女人道歉:“刚才只是想缓和你的惊恐,所以跟你开了一个玩笑,没想到你真亲下来,这个,小姐,对不起,真对不起。”他摸摸嘴唇上的唇膏气息:“我不会说出去的,绝对不说。”

  年轻女子反应了过来,柳眉一竖娇喝:“你耍我?”

  叶子轩马上转移话题:“我叫叶子轩,很高兴认识你。”

  “我叫沈家欣,澳门特的沈。”

  年轻女人盯着叶子轩,一字一句:“特之女沈家欣的家欣。”

  叶子轩撒腿就跑。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