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四百四十六章 十二刀
    第四百四十六章十二刀

    黄昏,澳门茶楼,灯火通明。╞┡╡.<。

    七点,一辆宝马缓缓行驶到茶楼门口,车门打开,钻出何长青和郭翘楚,在一名迎宾小姐的引领之下,两人穿过空无一人的一楼大厅,随后踩着木质楼梯上到二楼,这是一处布置极具古色古香的大厅,有两百平方米,地上铺着地毯。

    墙角处摆放着几瓶装饰用的花草,还有一面墙壁放着一个巨大鱼缸,各种海鱼正在里面畅快游湖淌,头顶的水晶灯光芒四射,使整间茶楼璀璨亮眼,在大厅的中间,有着一张暗红色的胡桃木八仙桌,造型简约,但细节处落足了功力。

    两人把大衣脱掉,挂在入口的架子上,全身算是一览无余,不见一件武器。

    此刻,一个光头青年正跟几个时尚男女团团而坐,他们面带笑容,谈性正浓,似乎说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笑声不断回响在四周,在他们的背后,还站着十多个高矮不一的男子,一个个黑色西装,神情肃穆,俨然就是何老八的保镖。

    看见何长青和郭翘楚进来,光头青年率先站了起来,张开双手向何长青走了过来,人未到,声音先至:

    “三哥,表弟,总算来了,我们可是等了你很久啊。”

    他扫过两人的腰间,脚踝,判断出没带武器,笑容更加灿烂。

    随着何老八站起来迎接何长青,其余男女也都满脸笑容表示欢迎,何老八跟何长青来了一个重重拥抱,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两个兄弟情深:“三哥,表弟,你们现在的风头,可是越来越劲了,放眼整个何家,我最佩服的就是你们!”

    “这还要感谢八弟你啊!”

    何长青松开浑身赘肉的何老八:“如果不是你当初给我一张地图,我们哪会有今天的风光。”

    何老八听了,郁闷的想吐血,抢劫金库的地图,就是他给何长青的,纯粹是拿来玩耍后者,却没有想到何长青真用它搞了一大笔,赃物追回差不多二十亿,也就是说,两人还捞了十亿,这等于他两年的分红了,他有点懊悔没有入股。

    郭翘楚冒出一句:“老八,有些日子不见你影子,最近忙啥大计划?怎么有空找我们吃饭?”

    “我还有啥大计划忙?”

    何老八挥手让两人落座:“整个何家都被该死的老二掌控,我吃点残羹冷炙都要看脸色,能折腾什么?我就守着何家娱乐混口饭吃,喝喝小酒,泡泡小妞,没什么出息,今天请两位哥哥吃饭,三个意思,一是好久没见,想要聚聚。┞┡┠┟═╡.<。”

    他指一指自己心口:“也表达弟弟对你们干大事的敬意。”

    何老八挥手让人赶紧上酒菜,随后搂过身边一名靓丽女子:“二是弟弟终于修成正果,总算追到我心中的女神,凌小冰,以后她就是我女朋友了,两位哥哥生意上有什么好处,记得照顾一下小冰,一个女孩子**自主,不容易啊。”

    郭翘楚和何长青微微侧头,向台岛女星凌小冰点点头,凌小冰站起来,彬彬有礼:“何少,郭少,以后多多关照。”

    何长青嘴角勾起一丝笑意,挥手示意凌小冰坐下来:“凌小姐,放心,你是老八的女人,也就是何长青的弟妹,只要老八不做出不是人的事,大家有机会可以好好合作。”他望着何老八补充一句:“很不错的女人,你要好好珍惜。”

    凌小冰轻声开口:“谢谢何少。”

    在郭翘楚脸上划过一丝玩味时,何老八又出一记哈哈大笑:“老三,你又挪揄我?我什么时候做不是人的事?相比老爷子的其他子女,我即使排不上前三,也是前五的料,我贪财好色不假,但我起码没有一颗野心,让老头省事。”

    何长青淡淡一笑:“是吗?没野心?”

    在一盘盘佳肴端上来的时候,何老八捏起一根雪茄,声线粗犷的喊道:“当然,只要把我那份给我,我就心满意足,如果非要抢我的,我打不赢你们,我也不敢多嘴,只是希望能够留一口饭吃,让我可以继续喝喝小酒,泡泡小妞。”

    “如果饭都不给我吃,要饿死我,弄死我,那我就干他妈的,天王老子都要死磕。”

    在何长青和郭翘楚不以为然笑声中,何老八大手一挥:“第三个意思,就是要提醒你们,以后出入一定要小心,一定要提防身边人,狗日的何长峰,以为我是一个傻叉,给我两亿美元,要我干掉你们,事成之后,再给我三成股份。”

    何长青眼睛微微眯起:“老二收买你?要你干掉我们?”

    “没错,他亲自给我打电话,要我想法子弄死你们。”

    何老八喷出一口热气,眼里闪烁着一抹光芒:“为此还许下一连串的大馅饼,可惜他太小看我何老八了,除了我没有什么野心、不会轻易上当之外,还有就是对兄弟存在着情义,再多的钱,我也不会对你们下手,不然怎么是兄弟?”

    何长青悠悠一笑:“谢谢老八坦诚了。┟╪┠╡┟╪.。”

    郭翘楚竖起拇指:“是一条汉子。”

    “当然,老八虽然混蛋,但不会赚昧心钱。”

    何老八冷哼一声:“我当场就把他骂的狗血淋头,还警告他,杀我兄弟者,必杀之。”

    何长青放声大笑:“好兄弟。”

    何老八一副大义凛然的态势,随后笑着一转话锋:“好了,不说这些废话,酒菜上来,先喝酒吃菜。”他拍拍凌小冰的臀部:“小冰,虽然你是大明星,但在何家还是不能乱了辈分,去,给两位哥哥倒酒,今晚要让他们吃好喝好。”

    凌小冰微微低头:“我不太会斟酒。”

    “不会就学,会不会在其次,重要是心齐。”

    何老八眼睛一瞪,摆出大男人主义:“不要在两位哥哥面前摆架子。”

    凌小冰抿着嘴唇:“是。”

    今晚的凌小冰穿着一件异常性感靓丽的黑色紧身短裙,包裹的丰满婀娜的身材,下身,一双丰腴浑圆的大腿裹着非常薄的那种黑色丝袜,再配着一双淡黑色的高跟靴,以及妖娆的小脸蛋,简直前卫靓丽到了极点,实打实的性感女郎。

    她起身一走动,顿时引得几个时尚男女以及保镖侧目,也让何老八脸上笑容更加旺盛。

    凌小冰捧着一个酒壶站在何长青和郭翘楚身边,俏脸的娇柔说不出诱人。

    郭翘楚一扣自己的酒杯:“我咽喉肿痛,这几天喝不了酒,再说了,你们都清楚,我在外面一向不喝酒,当年就是贪杯喝醉了,在游泳池差点淹死,搞到现在成了瘸子,谢谢老八和弟妹好意,改天,在家里,我请你们,不醉不归。”

    何老八似乎知道郭翘楚历史,笑笑也就没有坚持:“给三哥倒酒。”

    何长青扫过一眼:“老八,不用这么客气吧?”

    何老八悠悠一笑:“要的,何家规矩不能破,小冰,倒酒。”

    凌小冰轻轻点头,伸出一双很漂亮的手,在给何长青斟酒,娇生惯养的她好像不知道如何给人倒酒,很没有礼数的从何长青肩后伸过来,是用两只手捧住酒壶的,何老八虽然没有看她,却知道只要她一压酒壶底座,就会有毒针侧射。

    何老八已经教过凌小冰不下十次,也见识过毒针的厉害。

    他相信凌小冰绝不会失手,为了钱,为了命,她会全力做好,事成之后,他又可以推到凌小冰身上。

    玩了女人,拿了钱财,有了替罪羊,可谓一箭三雕。

    “叮!”

    谁知何长青的筷子掉在地上,他俯身去把它了起来,何老八的嘴角牵动了一下,但这时机会已错过,酒已经斟好,满满的,凌小冰的手只好收了回去,随后挪移着给其余人倒酒,何老八有一点遗憾,但脸上并没有露出一丝失望之色。

    他知道今晚还有很多机会,一杯酒很快就要喝完的。

    何长青举起酒杯:“谢谢老八招待,来,干一杯。”

    这时凌小冰已走到何老八身后,端着精致酒壶给他慢慢斟酒,何老八看到这双很漂亮的手呈现自己面前,心里忽然有了一种很奇怪的想法……就在这时,凌小冰的手一按底座,酒壶侧边嗖嗖嗖的射出毒针,尽数射向何老八的脖子里。

    无论谁也想不到这一个变化,何老八自己也没有想到,但本能让他作出敏捷反应。

    他的右手忽然抬起,三枚毒针尽数射在胳膊上。

    不深,但见血。

    何老八脸色巨变,一个肘拳,打在凌小冰的腹部,后者砰一声跌飞出去,摔倒在地闷哼不已。

    何老八拔掉毒针怒吼:“贱人,敢算计我?”

    话音还没落下,何老八背后的寒毛竖了起来,无数次和死亡擦肩而过,何老八清楚这是什么气息,死亡!

    何老八想要挪走,换成以前,他也有足够实力躲避,可是手臂毒针迟缓他的意识,也让他行动变得缓慢。

    一切都晚了。

    在十多名保镖和时尚男女手中闪出枪械时,一直坐在边缘的郭翘楚一脚踹飞桌子,狠狠砸向何老八手下,同时步伐如鬼魅,无声无息地游移到何老八的身边,手里握着凌小冰黏在桌底的锋利匕,不给何老八躲闪的机会,一把搂住,

    扑!

    一刀!

    刚想要喊出声的何老八眼睛暴凸,喉边的喊声变成一声沙哑的呻吟,盯着和他拥抱在一起的郭翘楚。

    两人如同许久未见的老朋友一样拥在一起,但在两人身下,郭翘楚的另一只手用匕一下又一下地刺进何老八腹部。

    每一下都很急促,机械似的没有间隔。

    “扑!”“扑!”“扑!”

    十刀。

    郭翘楚刺了十刀,何老八的腹部已经成了一个大窟窿,大雕变得支离破碎。

    何老八身躯摇晃,随后缓缓瘫倒在地:“你敢杀我——”

    “扑!”

    十一刀。

    郭翘楚悠悠一笑:“你不出刀,我又怎会下手?是你自己害死自己。”

    十二刀!

    何老八眼睛瞪大,一脸不甘的死去,怎么都想不通,凌小冰为何出卖他?

    鲜血漂染了身周地板,也寒了全场众人的心和眼睛。

    郭翘楚一舔刀上鲜血,盯着十余人冷笑:“放下武器,三少收留你们。”

    十余人眼神震惊的看着死去的何老八,又看看浑然无惧的郭翘楚和何长青,心里很是愤怒很是纠结,不过也都清楚,何老八死了,他们杀掉两人也没意义,没有功劳可领,而且杀掉何长青和郭翘楚,必然会遭受何家或者郭家的追杀。

    十余人神情犹豫了一会,相视一眼,咬着嘴唇放下手里枪械。

    何长青抓起两把枪,枪口一转,扑扑扑!子弹间不停歇射出,十余人全部眉心中弹。

    全场就剩凌小冰一个活口。

    “老三,你们干什么?”

    在何长青一口气打光子弹时,入口处噔噔噔的涌入一大批人,何翡翠和竹叶青他们同时现身,震惊看着血淋淋现场。

    ps:上月鲜花96o朵加更。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