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四百四十七章 刀光霍霍
    第四百四十七章刀光霍霍

    “老八,老八!”

    何翡翠一个箭步冲到何老八的面前,握着后者的手连声呼唤,只是怎么喊叫都没有反应,何老八已死得不能再死了,郭翘楚的十二刀,刀刀致命,何老八就是九条命也没有了,感受着冰凉的手,何翡翠眼泪都快出来了:“救护车!”

    穿着一袭黑色风衣的竹叶青踏前一步,盯着死不瞑目的何老八开口:“何老八死了,大罗神仙也救不回了。┞┠═.〔[。c(o{m{”她的神情没有太多怜悯和同情,相反有着淡淡戏谑,想要从何长峰手里分家产的人,竹叶青从来都不会希望他残留一口气。

    “何小姐,你还是打个电话给何家,把这个消息告诉赌王吧。”

    竹叶青看着满脸不在乎的郭翘楚跟何长青:“兄弟相残,家门不幸啊。”

    “老三,你为什么要杀老八?为什么?”

    何翡翠从何老八身边腾地起身,冲到何长青的面前揪住他,眼里有着愤怒和痛心:“他是你兄弟啊,你怎么就下得了手?父亲告诉过我们,一支筷子容易折断,十支筷子天下无敌,你怎么就不听他的话,搞出兄弟相残让外人笑话。”

    何长青没有说话,眼神很是平静,但心里却划过一抹惆怅,父亲教导又哪会不记得?只是很多时候身不由己,出生何家本就注定血雨腥风,他不杀掉何老八,杀掉何长峰,两者迟早会要了他的命,他不想兄弟死,但更不希望自己死。

    “你们就是混蛋,混蛋。”

    何翡翠狠狠捶击着何长青胸膛:“老八跟你们再不对头,你们也不能下这狠手啊。”她根本没有勇气去看何老八的死状,每看一次心里就悲凉一次,终究还是手足相残了:“你怎么去见大夫人?怎么去见三夫人?怎么去见父亲啊?”

    何长青没有说话,只是拿起桌布给何老八盖上。

    郭翘楚拖着一条腿走了上来,很坦然的向何翡翠开口:“大姐,是我捅死何老八的,跟老三没半点关系,我之所以下手,不是无情无义,不够兄弟情,而是老八收了老二的钱,今晚设局对付我们,毒酒、毒针,枪手就是最好证明。”

    “我和老三是没有办法,纯粹自保才不得已反击。”

    在何翡翠微微一怔时,竹叶青红唇张启:“人死了,你怎么说都行,只是拉上二少,很不厚道。”

    何翡翠也喝出一句:“翘楚,你是唯恐天下不乱?好端端又拉上二弟干什么?”

    郭翘楚拿过酒壶,给一个高脚杯倒满一杯酒,同时一按酒壶底座,三枚毒针向竹叶青激射过去,后者反应极快,脚步一挪就躲了出去,后面一名青叶子弟躲闪不及,脸上顿时多了三枚毒针,先是一痒,随后一麻,接着就栽倒在地了。

    何翡翠见到酒壶射出毒针,神情再度一怔,多少相信郭翘楚的话,毕竟两人来赴宴,不可能带着酒壶出现,所以这一定是何老八的东西,酒壶藏匿杀人的机关,自然不是观赏,何老八确实想要两人的命,难道他真的被何长峰收买了?

    念头转动中,郭翘楚又一按壶底,又是三枚毒针射向竹叶青。

    “当当当!”

    竹叶青左手一挥,尽数把毒针挡落在地上:“郭翘楚,你找死吗?”

    青叶帮成员见状呼啦一声围了上来,闪出武器要大打出手讨回公道的态势,竹叶青也盯着郭翘楚,脸上有着浓郁的杀意,郭翘楚拍拍酒壶冷笑:“你不是说老八死了不能出声吗?我现在就用他的东西,告诉你他曾经想要做的事情。”

    “竹叶青,你这么相信何老八,又何必躲避这酒壶毒针?”

    随后,他把酒壶丢在何翡翠面前:“这就是何老八要杀我们的证据之一。╡╡┞.〔《。c?o{m”

    他又从何老八身上拿出一部手机,手指轻轻滑动找到一段秘密录音,打开,正是何老八跟何长峰的对话,里面有两人算计何长青的内容,还包括两个亿的到帐,竹叶青见状脸色巨变,完全没有想到,何老八竟然对两人对话有了录音。

    这事可大可小,但无论如何,绝对不能让它流露出去,不然对何长峰声誉极大耗损。

    不过,她还是不置可否的撇嘴:“这种录音,随手可合成,没什么意义的。”

    在竹叶青盯着何老八的手机时,郭翘楚把它揣入了怀里:“如果大姐不相信,可以查一查何老八的账户,看看这两天是不是有两亿美元到帐,你我都清楚,老三跟老八都是没有多少钱的主,账上真有两亿,你我就明白这钱的作用。”

    “好,我会让人查老八账户。”

    何翡翠此时八成相信何老八要对何长青下手,也就是说后者杀人也算迫不得已,这让她愤怒情绪削减大半:“我暂且相信你一次,如果我现你们撒谎,或者做了什么手脚,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们两个,待会,跟我一起回去见父亲。”

    “不要想跑路或躲避,一旦你们消失,我就当作你们故意下手。”

    她对何长青和郭翘楚的怒意削减之余,对何长峰可能唆使何老八有着深深的责问,如果何老八真是被钱财利诱,何翡翠就会对何长峰毫不客气打压,毕竟不是他挑拨两人残杀,何老八就不会死:“何老八的死,必须有人负起责任。”

    “来人,带走何长青和郭翘楚。”

    没等何家护卫上去,竹叶青踏前一步:“大小姐,何老三杀了何老八,你作为大姐,不把他们砍断四肢,绑起来交给大夫人处置,还一厢情愿相信他们鬼话,你会不会太偏颇了?而且不把他们手脚打断,他们很容易在路上跑掉的。”

    “大姐,你是一个睿智的人,你该不会看不到这点吧?”

    竹叶青红唇诱人:“莫非何老八的死,对你没有半点触动?还是说,你跟何老三是一伙的?”

    何长青冷笑一声:“断我们手脚,你也够狠啊。”

    竹叶青淡淡开口:“杀我兄弟者,我必杀之,这不是何家底线吗?”

    何翡翠恢复了应有魄力:“竹叶青,你给我闭嘴,何家的家事轮不到你一个外人指手画脚,如何解决此事,何家自有决断,你也不要在这里挑火,我现在心情不好,一个不爽就会杀人,咱们要谈的事,今天也谈不成了,改天再约。”

    “请你带着青叶帮子弟回吧。”

    竹叶青没有跟昔日一样客气,眼神变得更加炽热起来:“大姐,你说我来就来,让我走就走,我岂不是很没有面子?最重要的一点,我是何长峰的女人,也算是半个何家人,何老三杀了何老八,你没有公平,那就让我来找他公道。”

    “你算什么东西?”

    何翡翠毫不客气喝道:“何老八的死,轮不到你讨回公道,何长青死不死,断不断手脚,该由何家来决断,不管你是不是何长峰的女人,只要没进何家门,你就没有资格讨公道,给老二面子,滚开,再敢挡我的路,休怪我不认人。”

    “行,我走,我狗咬吕洞宾,行不行?”

    竹叶青退后四五步,随后倒退着从楼梯消失:“我可以离开,但是不知道你们能不能走出去?”

    郭翘楚跟何长青抬起枪口,青叶帮也闪出十多把枪。

    在何翡翠脸色止不住一变时,还没撤离的青叶帮子弟也像被电击了一样,以异常整齐的动作拔出武器守住四周,有枪有刀,楼下也出一片惊叫声,就像是一碗水泼进了沸腾的油锅,随之,喊杀声四起,桌椅翻滚,楼梯一阵乱响、、

    数十名青叶帮子弟提着明晃晃的刀片,喊叫着冲了上来。

    十多名何家保镖见状横挡过去,拔出枪械如临大敌盯着青叶帮子弟。

    何长青冷笑一声:“果然是咬死人不偿命的竹叶青啊。”

    郭翘楚没有在乎,只是摸出手机给叶子轩出一条短信。

    何翡翠喝出一声:“竹叶青,你对我们下手,可考虑过后果吗?”

    她怎么都没有想到,竹叶青竟然敢向他们叫板,这也让她嗅到了危险,竹叶青这一番动作,要么是脑子进水,要么是有所仗恃,竹叶青当然不是一个脑子进水的人,那么显然有人在支持她,能够给她信心和憧憬的人,只有何长峰了。

    看来自己真是小看何长峰了,那混蛋真要赶尽杀绝啊。

    何翡翠这时算是明白叶子轩的话,只可惜一切都太迟了,她向何长青和郭翘楚低喝一句:“你们枪法好,待会我带人掩护你们,你们一定要想法杀出去,找大夫人和父亲告知此事,就算搬不掉何长峰,也要把青叶帮杀个片甲不留。”

    两人齐齐摇头:“我们跟大姐同在。”

    何翡翠恨铁不成钢瞪了他们一眼,随后又运足力气喝道:

    “竹叶青,你可知道,你的愚蠢行为,会给你和青叶帮,带来灭顶之灾吗?”

    竹叶青的清幽声音,从楼下淡淡传来:“你们死了,什么后果都没有。”

    “做掉他们!”

    茶楼,两侧,车子轰鸣,几十辆面包车把茶楼围堵的水泄不通,车门拉开,三百多名青叶子弟跳出。

    刀光霍霍。

    ps:谢谢魔来魔去打赏本作品18888逐浪币、我就这样my26打赏本作品1oo逐浪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