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四百五十四章 礼送出境
    第四百五十四章礼送出境

    夜深,人未静,青叶花园灯火通明,千余青叶子弟聚集,群情激愤,还流淌着一抹悲戚之气。﹎>雅文﹏>吧  w`w`w·.`y=a`w`e`n-8`.=>

    临时清理出来的奢华大厅,正处于一种极其压抑的气氛之中,昏黄的灯光,四周遮掩的布帘,飘舞在空中的纸钱,摇曳闪烁的烛光,明灭不定的烟火,还有居中摆放的那口黑沉沉檀木棺椁,使整个大厅看上去鬼气森森,阴寒,可怖。

    比灵堂更加阴寒可怖的是,一张张隐藏在明暗光影中的狠厉脸颊,每一道纵横交错的皱纹里,都闪动着伤心、仇恨和愤怒,猛一眼瞅见仿佛厉鬼,让人不由自主的感到寒意,数十名青叶帮高层像是孝子一样,跪在竹叶青的棺材两侧。

    正中照片上,竹叶青的嘴角带着浅浅的笑意,笑的十分娇媚诱人,只是娇艳红唇显得有些诡异。

    何长峰也在青叶花园,但他没有跪在灵堂,他坐在竹叶青的卧室里。

    何家二少温厚儒雅风度翩翩的气质,此刻荡然无存,脸上捕捉不到一丝宽厚,虽然竹叶青只是他诸多女人中一个,两人也永远不可能明媒正娶,但依然不妨碍何长峰对竹叶青的疼爱,对她的在乎,如今竹叶青死去,何长峰很是难受。

    他自内心的悲伤,这份悲伤,还让他不敢打开棺材,看一眼死去的竹叶青,他担心承受不起竹叶青的死状,饶是如此,何长峰心里也极其愧疚,如果不是他把所有重担放在竹叶青身上,竹叶青今晚又怎会草芥一样死去?天各一方。

    何长峰摸着竹叶青的披风,轻轻嗅着上面的香气,喃喃自语:“都是我害了你啊。”

    他看着房内的衣物,竹叶青的照片,心里很是疼痛,昨天,两人还在大床上,浴室里缠绵,如今却阴阳两隔,再也见不到那张俏脸,再也享受不到红艳嘴唇带来的快乐,何长峰不是一个太重感情的人,可他对竹叶青有一种病态眷恋。

    “何少,人死不能复生,你要节哀顺变。雅文8  w-”

    这时,身后的韩麻子看了一眼时钟,神情犹豫着上前:“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该回去了,大夫人又来电话、、”

    何长峰喝出一句:“让他们等着。”

    韩麻子嘴角牵动了一下,随即压低声音回应:“何少,帮主如果还活着,她肯定不希望看到你现在样子,她是一个巾帼英雄,她也希望自己喜欢的人,是拿得起放得下的一方枭雄,悲伤容易,复仇很难,何少千万不要让帮主失望。”

    何长峰忽然转身,猛地揪住韩麻子,冷喝一声:“去!杀掉老三,杀掉何翡翠,杀掉郭翘楚。”

    “杀他们容易,可是动手的后果呢?。”

    韩麻子无视何长峰的愤怒,舔舔嘴唇叹息一声:“赌王已经完全清醒过来,还跟特对上了话,他现在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有足够法律效力,换句话说,赌王又掌控了整个澳门话语权,他中风了,没人会怕他,无利可图无锋可惧。”

    “但他清醒了,谁又能忤逆他的意思?”

    韩麻子眼神平静提醒着何长峰:“你看看他,一个禁武令传出去,整个澳门瞬间安静了,连街头混混都不敢打架,可见他手中生杀大权何等可怕,这时去杀何长青他们,明摆着就是打赌王的脸,赌王再偏袒你,也不可能毁损声誉。”

    “何少,先忍着仇,忍着痛,熬到出头再讨回所有公道吧。”

    “他偏袒我?”

    还没了解细节的何长峰吼叫一声:“竹叶青被何翡翠他们杀死,他却说什么不追查,不追究,这是偏袒我吗?他明知道竹叶青是我女人,却喊着一个月内不准动武,这摆明就是压制我,就是对付我,真偏袒我,就该让我杀了他们。”

    韩麻子被何长峰推出两三米,差一点就摔倒在地,但他没有火,站稳脚跟:“何少,你糊涂啊,不追查,不追究,馄饨店的事,茶楼的局,何老八的钱,就永远跟何少划清了关系,你难道要赌王查个来龙去脉?事事追究到底吗?”

    何长峰身躯一震,没有说话。雅文8  w`w`w=.`y·

    “帮主横死,是谁都没有想到的事,赌王也没有想到。”

    韩麻子叹息一声:“只是禁武令已经下了,泼出去的水无法收回,不能让你因仇恨乱了规矩,所以你看起来是觉得针对你,实质赌王真是偏袒你,你现在要做的,不是报仇,不是杀人,而是顺着赌王的意思,让他彻底扶持你起来。”

    他其实心里明白,只要何长峰安静下来,他肯定能想明白其中关系,只是他现在被竹叶青的死蒙蔽,心中只有仇恨只有杀机,因此韩麻子只能竭尽全力说服他:“而且杀掉竹叶青的不是何翡翠他们,是你曾经提起过的,变态高手。”

    何长峰忽地起身:“杀掉古大鹏的人?”

    韩麻子轻轻点头,随后避重就轻开口:“没错,就是他劫持了竹叶青,把何翡翠他们从天台救下来,也是他无视许家卫和老肥存在,出手杀了竹叶青,一刀封喉,青叶子弟本想要复仇,无奈禁武令生效,只能忍着仇恨带尸体回来。”

    “这畜生,出手还真是狠辣啊。”

    何长峰怒极而笑,嘴角不断抖动:“连我的女人都敢杀,我誓,一定要把他千刀万剐,他当着许家卫他们的面杀竹叶青,许家卫和老肥一定把他带回来了?人在哪里?禁武令对我杀何翡翠他们有效,但对我杀无名小卒,没意义。”

    何长峰的眸子深处有着一股狠毒,声音也变得尖锐起来:“我就不相信,我玩死这小子,老头子真会弄残我,我要先把他剁碎喂狗,然后再找何翡翠跟郭翘楚他们报仇,总之,伤害竹叶青的敌人,我要他们一个个陪葬,无论是谁。”

    他再度问出一句:“那小子在哪?”

    韩麻子挤出两个字:“走了!”

    “走了?”

    何长峰脸色巨变,又一把揪住韩麻子喝道:“他杀了竹叶青,许家卫他们竟然放他走了?他们难道不清楚,我会怒吗?他们难道不知道,不留下凶手,我会找他们要交待吗?每年收我那么多钱,关键时刻却不做事,留他有何用?”

    韩麻子叹息一声:“许家卫留不下他,老肥也留不下他,何少也留不下他。”

    何长峰脸色一板:“什么人?”

    韩麻子挤出五个字:“叶家,叶天龙。”

    何长峰狭长的眸子瞬间迸射一抹光芒:“叶天龙?”

    几乎同一个时刻,占地极广何家花园,灯火通明,在花园的奢华隐秘书房里,桔红色的台灯柔和如水,干瘪瘪的何赌王腰板笔直的坐在轮椅上面,双眸似闭非闭,手中一串佛珠迅疾无声的转动着,这份灵活,昭示着他有了行动能力。

    也不知道他这样坐了有多长时间,如果不是因为手中佛珠的转动,甚至都会让人怀疑,他是不是已经睡着了,整间书房静寂无声,显得阴暗幽深,十点三十分,书房的房门无声开启,老肥轻手轻脚的走了进来,在书案旁边恭敬站立。

    老人没有睁开眼睛,只是低声一句:“查清楚了?”

    “查清楚了。”

    老肥呼出一口长气,毕恭毕敬的回道:“我跟京城方面通了电话,也跟大小姐、三少爷和郭少爷细细对话,早上出手救下老爷的人,今晚杀掉竹叶青的人,正是京城叶家的叶天龙,也就是叶宫主事人,我们将来要大力合作的伙伴。”

    老肥有意无意突出叶子轩的救命恩情,以及双方将来的一致利益,昭示出他对叶子轩的偏袒,老人牵扯了一下嘴角,自然清楚老肥这些小把戏:“看来你很欣赏他。”他忽然叹息一声:“其实,我也很欣赏他,他是个不错的孩子。”

    “可是他已经搅动澳门局势,还介入了何家的内部纷争。”

    老人眼里闪烁一抹光芒:“何老八,竹叶青,两个重要角色横死都跟他有直接关系,他的手有点长了。”

    老肥低声一句:“老爷子,是何老八和竹叶青设局动手、、”

    老人挥手制止老肥说多余的话,声音平缓而出:“我说过,不追查,不追究,翡翠和长青他们的所为,何老八和竹叶青的死,我都不查个水落石出,其余细节就没必要追根究底,咱们有一个月时间,足够好好处理何家的内部利益。”

    他简短有力的出指令:“把翡翠跟老三软禁在花园,这个月内,不要让他们再跟外面接触,老八的后事交给他们处理;再打电话让老二赶紧回来,别在外面晃荡,免得丢了小命,更不要参加竹叶青葬礼,免得让特他们不高兴。”

    “何老八的葬礼之后,尽快挑一个好日子,让老二跟沈家小姐尽快订婚。”

    “拖得越久越多纷争,何家也需要订婚来冲冲喜。”

    老肥点点头:“明白。”

    何赌王微微挺直身躯:“再问一问郭家,郭翘楚亲手捅了何老八,这笔账该怎么算?”

    老肥迟疑一下,挤出一句:“郭家已经知道此事,来了电话,四个字,杀人偿命。”

    何赌王点点头:“好,一个月后,用郭翘楚的命平息三夫人的怒火。”

    在老肥沉默时,何赌王又抛出一句:“散出人手,找叶天龙出来,大家好好聊一聊。”

    老肥声音微沉:“然后呢?”

    轮椅上的老人淡淡开口:“礼送出境。”

    ps:谢谢小海豚_打赏本作品1oo逐浪币、djf打赏本作品1oo逐浪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