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四百五十七章 蝴蝶燕

天才布衣 第四百五十七章 蝴蝶燕

  readx();  第四百五十七章蝴蝶燕

  在出租车上的女子盯着红色法拉利时,法拉利像一阵风一般冲了出去,然后在前方拐弯处,做出一个华丽的漂移。中文网  ``.--

  瞬间消失在她的视线之外。

  看着红色法拉利消失那一刻留下的华丽影子,出租车像是大白天碰到鬼一般,嘴巴不知不觉睁大,眼睛也无形中瞪圆了,一脸不敢置信的表情,似乎没想到目标能玩出这样的完美飘摇,两侧车主也是一脸震惊的表情,目光有着炽热。

  不过也就停滞两秒,出租车也忽然油门踩尽,像是利箭一样追上去,帽子女人还握紧手里的手枪,感受着金属器械给她带来的亲切感,两分钟后,出租车再度捕捉到法拉利的影子,它停在一处僻静公园洗手间前面,动机没有熄灭。

  看着那辆红色法拉利,帽子女人的眉头紧紧皱了一下,因为她无法确定目标是否在汽车,她思虑了一会,踩了一下刹车,让车子缓缓靠近法拉利,同时把手枪缩入衣袖,衣袖翻飞中,露出手腕的一个鲜红刺青,一只栩栩如生的蝴蝶。

  “嚓!”

  出租车停在法拉利的后面,帽子女子抬头张望一下,现法拉利车内没有人影,而洗手间的木门虚掩,传来几记身躯撞击墙壁的声音,还有女人兴奋时的呻吟声,帽子女子听了一会,眼里流露一丝厌恶,随后推开车门向洗手间靠近。

  法拉利似乎早就打好独霸洗手间的算盘,所以车子开得很是贴近洗手间,还几近堵住两个洗手间木门,帽子女人要想进入,只能贴着法拉利过去,帽子女人放慢脚步,悄无声息靠近,手里枪械再度握紧,左手甚至还多了一把蝴蝶刀。

  帽子女人上身是一件衬衫,下身是一件黑色紧身裤,不仅呈现出她傲然的身材,还给人一种干净利落态势,贴着车子前行中,冷风徐徐吹过,吹起了女人的头,也吹起她的衣角,却没有拂动她越阴冷的欣,还有渐渐探出的枪械。

  “砰!”

  在帽子女人把枪口对准洗手间木门时,背后的法拉利车门砰一声洞开,帽子女人虽然察觉到背后恶风,但是根本来不及反应,一声巨响,背部被车门狠狠拍中,整个人像是炮弹一样摔飞,与此同时,洗手间木门忽地关闭,紧紧锁住。中№?◎◎文网?¤?  -`.

  不过帽子女人也算是了得,背部剧痛摔飞途中,还能一扭腰部,整个人翻转过来,背部碰撞地板的时候,手里枪械也对车子轰出两颗子弹,钻出来的叶子轩像是早有预料,身子一翻,敏捷躲过子弹,扑扑两声,法拉利多出两个弹孔。

  “砰!”

  在帽子女人抬手要再射两枪时,叶子轩右手先快半拍一弹,一个车上的香水瓶子爆射过去,如流星打在帽子女人的皓白手腕,一记闷哼,遭受巨大冲力的帽子女人,整个手臂向上抡起,不仅脑袋撞回地板,枪械也从掌心跌飞出去。

  一颗子弹射入天空,无影可寻。

  女杀手一个翻身,下意识要去捡地上枪械,只是还来不及靠近,就见叶子轩像是利箭一样爆射过来,快得根本不给她机会,对此,女杀手瞬间放弃捡枪的准备,而是朝后退闪一步,左手猛然抡起,一道白影像叶子轩射去,呼啸大作。

  叶子轩没有傻乎乎空手接物,只是一个侧身躲避出去,刚刚躲开,白影又呼啸着旋了回来,像是飞舞的蝴蝶,叶子轩再度一个翻滚,同时又弹出一颗地上摸到的石头,把女杀手刚刚拿起来的枪械,又砰一声打飞出去,甩出十米距离。

  “嗖!”

  女杀手握着疼痛的右手,含恨放弃拿枪的念头,左手一探,接住飞舞的白影,叶子轩眯起眼睛望去,一把做工精致的蝴蝶刀,看着颇具异域特色的面孔,还有罕见的武器,淡淡一笑:“越南人?我好像没有得罪你,来杀我干什么?”

  “还是禁武令的环境下动手,这可是自寻死路行为,这么恨我,要同归于尽?”

  叶子轩一边说话,一边缓缓靠近,女杀手没有惧怕和后退,相反流露一抹讥嘲,不过她没有回应,只是一沉左手,摆出再度攻击的态势,下一秒,左手一挥,蝴蝶刀嗖嗖嗖的像叶子轩射去,只是相比刚才的一刀,它现在变成七把刀。

  漫天刀芒,罩住叶子轩全身。卍  ??卍¤中?文◎网卍-``.

  叶子轩此时已经看清她的武器,脸上扬起一抹笑意,没有再躲闪,左手连连挥动,像是千手观音一样摆动,在女杀手戏谑叶子轩狂妄自大,不死也要断只手时,却听到一阵当当作响,随后,七把蝴蝶刀纷纷落地,散落四周很是杂乱。

  而叶子轩依然风轻云淡站在原地,除了左手衣衫有一些破烂之外,他并没有见血或者剧痛,冷风吹过的破烂衣袖中,隐约可见一抹银光,毫无疑问,叶子轩的左手有刀枪不入的护臂,女杀手嘴角牵动知道今天遇上对手,但没有畏惧。

  叶子轩拍拍自己左臂,向女杀手淡淡一笑:“还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不然你今天要折在这里了。”

  “嗖!”

  事已至此多说也没有意义,女杀手虽然知道自己不是叶子轩对手,但还是爆出全部力量冲击,兹!一声刺耳声响,女杀手脚步猛地一挪,在地面上拖出一道长长痕迹,以一泻千里之势,瞬间闪到了叶子轩面前,要来一场短兵相接。

  叶子轩踏前一步,从容应战,女杀手两手紧握成拳头,敏捷地左轰右勾,连续不断的向叶子轩攻击,登时劲气狂涌,声势骇人,两人所处的地方立刻生出一种惨冽的气氛,女杀手用的虽是赤手空拳,却能让人生出炮弹般轰击的感觉。

  想不到这女杀手还真是个高手!

  在叶子轩讶然这女人的不简单时,后者也偷空观察叶子轩,现他没有任何紧张或不安的神色,禁不住心中微凛,这家伙确实不同凡响,想不到沈家欣身边有这高手压阵,看来要必须放手一搏,念头转动中,轰出数拳的她纵身跃起。

  她像是鹰隼一般凌空下扑,紧握的拳头忽然变成剑指,如利剑般刺向叶子轩脸门,白皙的手指涌现着凌厉杀机,现在连盲子都知道女杀手是要一决生死,叶子轩没有半点情绪波动,甚至没有挪步躲闪,到敌招临头他才往后仰起身子。

  贴在法拉利车身,就像他忽然变成了一把弯弓。

  同时,握紧的右拳宛如劲箭一般,往正面斜上方的女杀手轰去,势大力沉,女杀手的攻击顿时被封,还生出了灼热烦躁的可怕感觉,更骇人是感觉不到丝毫拳风劲气,女杀手便似整个人忽然叶子轩这无声无息的一拳,让她心生寒意。

  真正的势如破竹。

  女杀手心叫不妙,忙两手交叠成剪,险险架着对方铁拳。

  “砰”!

  拳掌相交,碰撞声像闷雷般响彻四周,震得人耳鼓生鸣,女杀手整个人也像被狂风拂叶般吹起。

  叶子轩并没有就此罢休,身子向前滑出一步,随后连身子都没稳就轻轻踢出左脚,女杀手的身躯刚弹到途中,叶子轩的脚就击在她胸骨,一记声响,女杀手就像是折断翅膀的鸟儿,直挺挺地跌飞出去,倒在地上扑地吐出了一口鲜血。

  她强忍剧痛,翻身,向洗手间冲去。

  “嗖。”

  还没等女杀手触碰到木门,一把蝴蝶刀就架在她脖子上,叶子轩淡淡出声:“手再快,也快不过我的刀。”

  女杀手幽幽一叹:“我输了!”

  叶子轩点点头:“你输了!”随后话锋一转:“输了,认命了,是不是可以告诉我,咱们之间的恩怨,或者把你幕后黑手告诉我?说不定我会怜香惜玉放你一马?”叶子轩印象中只记得杀过阮红雨这个越南人,对女杀手没半点印象。

  “虽然我今天输给你了,但我还是要告诉你,你算什么东西?”

  在叶子轩把女人身躯缓缓转过来时,女杀手眸子涌现着一股狠戾,盯着叶子轩冷哼一声:“你不过是沈家欣的一个保镖,我千里迢迢来杀你一个保镖干吗?我今天要杀的人是沈家欣,只可惜蝴蝶燕技不如人,报不了仇,真是天意。”

  她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大哥,对不起,我无能。”

  这时,洗手间的木门忽然洞开,沈家欣从里面走了出来,一如既往的光彩照人,只是眸子多了一份清冷,已经听到对话的她,看着蝴蝶燕一字一句开口:“我好像不认识你,我更不知你大哥是谁,你找我报什么仇?是不是找错人?”

  “找错人?”

  蝴蝶燕凄然一笑:“你不是特女儿吗?你不是沈家欣吗?”

  在叶子轩偏头时,沈家欣眉头轻皱:“没错,我是,可我真不认识你,我也没有跟人有死仇。”

  “你没有,可是你未婚夫有。”

  蝴蝶燕眼睛无形瞪大,凄厉喝出一声:“何长峰派他手下韩麻子,勾结越南当地无耻军官,抢走我大哥的钱财,杀掉我大哥一家,杀掉我诸多姐妹,杀之前还一一羞辱她们,如果不是我恰好离开胡志明市,估计我也成了一堆白骨。”

  叶子轩一脸讶然,不是同情蝴蝶燕的遭遇,而是震惊被自己摸光,看光的沈家欣,竟然是何长峰的未婚妻。

  这他妈的也太巧了吧。

  叶子轩感慨命运弄人之余,也坚定要跟何长峰死战到底的决心,即使自己宽宏大度,何长峰知道女人被自己上下其手,估计也会不惜代价砍了自己,同时诧异沈家欣跟家里闹翻,干吗不找要结婚的何长峰依靠?而是选择一个人折腾?

  莫非闹心事就是这一桩婚事?

  见到叶子轩看着自己,沈家欣瞪了他一眼:“看什么看?心虚了?怕了?怕你的头。”

  “我不喜欢他晚点跟你讲这个。”

  沈家欣又把目光望向蝴蝶燕:“你恨何长峰,你就去杀他啊,对我下手干吗?乱杀无辜,不觉得过分吗?”

  “人都死成那样了,还有什么过分不过分?”

  蝴蝶燕嘴角勾起一丝戏谑:“我知道何家的强大,也知道韩麻子的厉害,可是我身为大哥抚养成长的义妹,绝对不能苟且偷生,所以我来澳门讨回公道,我无法接近何长峰的身边,也找不到他的安全漏洞,我就想要杀掉他未婚妻。”

  “让他感受失去亲人的痛苦,也告诉他,我蝴蝶燕来了。”

  沈家欣看着蝴蝶燕,随后向叶子轩偏头:“放了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