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四百五十八章 坐井观天
readx();    第四百五十八章坐井观天

    “放了她?”

    叶子轩被沈家欣的话惊倒了,他讶然看着认真的女人:“她要杀你,你还要放掉她?”

    对于叶子轩来说,虽然蝴蝶燕的最终目标是何长峰,但她对沈家欣已经生出恶意,还想借人头刺激何长峰,面对这种无法锁定的危险,最好的手法就是把蝴蝶燕就地扼杀,这样将来才不会有什么后患,可没想到,沈家欣大度放过她。卐?¤八§◎?一?卐小說卍網.`

    蝴蝶燕脸上也是相似愣然,显然没有想到沈家欣会放她一条活路,动手之前她想过了死,想过了生不如死,唯独没有想到对方轻易放掉自己,相对两人的惊愣,沈家欣脸上没有太多情绪起伏,神情肃穆的点点头:“没错,放掉她。”

    沈家欣眼里若有所思,轻声补充:“虽然我不知道何长峰跟她们什么恩怨,但我知道何长峰从来不做好事,还经常唆使几个亲信杀人放火,如今更是杀掉蝴蝶燕的大哥和姐妹,还在临死前一一羞辱了他们,行径简直就是禽兽不如。”

    “蝴蝶燕为家人报仇可以理解。”

    在蝴蝶燕讶然沈家欣这份态度时,沈家欣又一握蝴蝶燕的胳膊:“她找不到机会对何长峰下手,想要杀我刺激后者也能理解,当然,她伤害无辜的行为是错的,可我如今完好无损,我们没必要杀掉她,她不容易,给她一个机会吧。”

    “再说了,澳门是法制社会,随便杀人很大罪的,”

    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沈家欣凝聚目光望向叶子轩:“我不想你有事,虽然你很混蛋,但你真是一个好人。”她的眼神很是真挚,很是诚恳,让人不由自主相信她说的每一句话,叶子轩也能感受到她那份关心,苦笑一声没有再劝告。

    在叶子轩缓缓把蝴蝶刀收回的时候,沈家欣又望向蝴蝶燕开口:“今天放你,一是我同情你,二是我没被伤害,所以愿意给你一条生路,只是希望你不要再伤害无辜,冤有头债有主,谁给你造成伤害,你就去找谁,不要牵涉他人。卍§卐§?中文网◎`-.``”

    蝴蝶燕看着沈家欣,想说一些话,却最终叹息一声:“谢谢。”

    沈家欣犹豫着挤出一句:“沈家跟何家确实有婚约,家里也确实要我嫁给何长峰,但是我从来没有答应,我也不认为自己将来会妥协嫁给他,所以我跟何长峰没有半点关系,他对我也没有什么感情,你想要杀我刺激他,真的没用。”

    这些话看起来是说给蝴蝶燕听,但叶子轩感觉更是给自己解释,在他揣测女人心理时,她又补充一句:“跟你说这些不是我怕你,担心你以后继续追杀我,而是提醒你,不要把我看的太重,也不要做出伤害他人刺激何长峰的傻事。”

    “放心。”

    蝴蝶燕捡起六把蝴蝶刀,目光炯炯看着沈家欣:“冤有头债有主,我以后只会对何长峰他们下手,沈小姐,你是一个好人,至少你善良的心地秒杀何长峰,你能认清他,绝对是一件聪明之举,在我眼里,你这小保镖比何长峰都好。”

    “你嫁给小保镖,也比嫁给何长峰要好。”

    叶子轩微微睁大嘴巴:你妹啊,哥啥时候成保镖了?

    沈家欣嘴角勾起一抹弧度,眼里多了一抹玩味笑意,随后声音清幽地开口:“谢谢你的忠告,你也是一个有情有义的人,明知不可为而为之,难得!好了,赶紧拿起你的武器走吧,不然被警察或其余势力见到,你估计活不过今晚。”

    蝴蝶燕沉默着拿起枪械,转身向出租车走去。

    在她快要拉开车门的时候,叶子轩右手一抬,把玩的蝴蝶刀抛了过去,弧线在半空中很是好看,在蝴蝶燕左手一探一把接住时,叶子轩扬起一丝笑意:“美女杀手,杀人不能被仇恨蒙蔽双眼,平和一点,从容一点,成功率大很多。”

    蝴蝶燕微微一怔,随即望向叶子轩:“你是鼓励我再杀你一次吗?”

    叶子轩耸耸肩膀:“只是提醒你不要浪费杀何长峰的机会。”

    蝴蝶燕坐入车子里,随即一踩油门离开原地,在叶子轩望着渐渐消失的车子时,沈家欣站在叶子轩身边,笑容玩味挤出一句:“怎么?舍不得人家?是不是也想亲一亲人家小嘴,摸一摸人家大腿?她的双峰好像比我还大一个尺寸。”

    “是吗?”

    叶子轩把手放在沈家欣胸部:“感觉差不多啊。”

    沈家欣直接一脚踹向叶子轩,早有准备的后者笑嗖的一声躲开。

    沈家欣咬牙切齿:“混蛋!小心我告诉何长峰,你把我上了,到时整个澳门追杀你。”

    叶子轩钻入车里:“放马过来。”

    沈家欣看着叶子轩的玩世不恭,恨不得上前来两个板栗,可不知道为什么,她却没有行动,心里却没有一点恼怒。

    相反,内心深处有一抹荡漾出去的涟漪。

    三十分钟之后,法拉利横在澳门书店的门口,叶子轩和沈家欣钻了出来,随后就向大厅走入进去,为了惩罚叶子轩对自己的无礼,沈家欣给叶子轩戴上一副墨镜,让他变得更像一名保镖,沈家欣很是满意自己的杰作,笑容越灿烂:

    “小保镖,待会给我认真一点,今天是一个历史教授的讲座,不要失礼人家。”

    叶子轩微微歪头:“我跟人家无怨无仇,我叫板人家干吗?”

    沈家欣娇哼一声:“谁知道你,你天生就是一个破坏分子,总之给我安分一点。”

    叶子轩伸伸懒腰:“好了,待会我睡觉就是,反正现在还有点困意。”

    在打情骂俏中,两人很快来到书店一个角落,只是让沈家欣郁闷的是,原先想要听的历史讲座因为教授出车祸,所以临时取消,现场改由一个来自台岛的教授讲述两岸生活,题目很是枯燥,但现场有不少听众,叶子轩眯起眼睛望去。

    台上有一张两米长的桌子,坐着一个年过头白的老人,年龄绝对过五十岁,还带着一副方框眼镜。

    他表情沉稳,但肢体夸张,讲话更是煽情,时不时还抛出几句妙语,引得不少人笑。

    在台下,摆着两百多张凳子,近两百人靠在座椅上聆听,其中大部分是打扮时尚的青年,沈家欣拉着叶子轩在后面坐下来,向台上老者微微偏头:“算了,来都来了,将就着听一场吧,看双方互动不错,估计这讲师也是一个人物。”

    叶子轩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

    这教授也就是一个大忽悠,可以说没有什么亮点,一般这种课,就是听课者的摇篮曲,能够跟众人互动,是因为台岛教授时不时拿大6的短板做例子,夸大事实或者断章取义来换取支持者一笑,其中一个黄小子更像是铁杆,总是喊叫着附和

    让沈家欣暗暗失望。

    还以为是什么大牌教授,原来就是一个坐井观天的家伙,如不是后面被十多人堵住,沈家欣怕是拉上叶子轩离去,

    不过很多人还是听得很高兴,似乎能够从华国的戏谑中获得优越感,演讲进行的也顺利,到回答问题的时候,几个早就准备好的问题,皆大欢喜言语开来,双方很是融洽,只是台岛教授高兴过头,收不住话题,临近尾声又哗众取宠。

    教授笑着抛出一句:“曾有同行洋洋得意,说华国的手机业比台岛达,拜托,华国民众为何更爱手机上网呢?这牵扯到用户结构,华国贫富差距大,以前一些蓝领阶级可能买不起电脑,所以他就用一般的手机,手机上网便宜啊。”

    “台岛这些年一直在进步,科技都世界第一,但我们低调,不会四处宣扬的。”

    “很多理智的华国学生,跟我深入交流后,他们痛哭流涕。”

    “他们誓这辈子要努力存钱,存上十年八年,就为来台岛看一次。”

    “我的女儿去华国学校交流,她不算漂亮,但打扮跟各位一样,很时尚,很耀眼,结果学校报道当天,整个校园轰动。”

    不少时尚女孩掩嘴轻笑,黄毛小子更是夸张的捧着腹部,沈家欣的眉头皱了起来,下意识瞄了叶子轩一眼。

    “对了,我刚收到消息,华国最近要进一步网络限制,言论掌控和封锁达到前所未有程度。”

    教授端起一杯水,大口喝入后笑道:“曾经有不少华国的学生或学者问我,怎么看待华国生活和自由的进步?我很直接的跟他们说,华国有进步过吗?有过吗?当每个人都能吃起茶叶蛋,当每个人都能网络无国界,它才是进步了。”

    “他们很奇怪的,明明过着处处受限制的生活,却觉得一直在飞跃,在进步。”

    “他们连上网都被牢牢限制,却以为自己看遍了整个天下。”

    黄毛小子哈哈大笑:“他们永远上着最大的局域网,永远不会懂得互联网生活。”

    几十个人跟着哄笑:“是啊,他们连fbytb都上不了,还自我感觉良好。”

    “是啊,可悲的是,他们却不会抗争,也很麻木。”

    头白的教授装出一副遗憾样子:“外面的精彩世界,他们是不会懂的。”

    就在这时,观众后面突然出了一声冷笑:“坐井观天!”

    ps:春节期间,依然会有更新,谢谢大家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