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四百六十三章好大的下马威
    

    餐厅没有风,但很多人都感觉到寒意。?.?`

    不少人都清楚竹叶青是一条咬死人不偿命的毒蛇,对她被人一刀封喉早就生出惊讶,一度寻思究竟是何方神圣踩下竹叶青,怎么都没有想到,眼前斯斯文文无权无势的大6仔,竟然是杀掉澳门黑道魁的家伙,这实在让人难于置信。

    这番话如果是从其余人口中说出来,那么在场众人肯定不太会相信,但从青叶子弟嘴里道出,那就没有人会怀疑,没人会借外人来踩踏自己组织,在无数人纷纷盯着叶子轩的时,沈家欣脸上也是无尽讶然,叶子轩又给了她一个震撼。

    这也给她更大兴趣,想要看看叶子轩究竟能带来多少惊喜。

    钱斯文更是感觉到口干舌燥,他嚣张,但不愚蠢,能够杀掉竹叶青还逍遥到现在的主,绝非他能够抗衡,刚才还觉得手掌被伤很冤枉,很憋屈,现在却感觉到劫后余生,庆幸自己稳住了阵脚,没有再叫板叶子轩,不然也怕被他割喉。

    他下意识挪移脚步,有意无意让人忽视他的存在。

    “为竹叶青报仇?”

    叶子轩端起沈家欣的柠檬水,漫不经心喝入一口,随后望着杀气腾腾的彪子等青叶子弟:“你们也是经历过茶楼一战的人,应该清楚大家的实力和手段,所以最好别在我面前叫板复仇,万一我当真,你们岂不是要留下十二具尸体?”

    彪子脸色一沉:“混账。”

    十二名青叶子弟也都义愤填膺,颇有士可杀不可辱的风范。

    在沈家欣看着叶子轩的时候,叶子轩依然从容笑道:“那一晚,我少说杀了一百人,你们几个根本不够我塞牙缝,而且你们不要忘记,赌王和特的禁武令,我杀竹叶青是禁武令前,你们现在出手是禁武令后,那会把你们搭进去。”

    彪子手里闪出一把匕,眼神犀利:“小子,你能钻茶楼一战的空子,不代表你今天能全身而退,禁武令很明确的要求,不管有理没理,谁先动手,谁就是各方敌人,钱少是我的朋友,你伤了他们,那就是你不对,人人可以诛之。.`”

    “现在我们对付你,就是赌王来了,也会宣判是你犯错在先,我们出手不仅无过,甚至有功,维护禁武令的功。”

    他还挥手让人打电话,通知附近堂口的兄弟赶赴过来,趁这个机会给竹叶青讨回公道:“我知道你的身手厉害,也清楚你来头不小,我们十二个人未必能拦住你,可为了给帮主和死去兄弟讨回公道,我们就是全部横死也浑然无惧。”

    “明明是钱斯文他们挑衅在先,我们自卫反击在后。”

    一直静观其变的沈家欣按捺不住,一推遮挡气质的平光镜喝道:“现在却变成我们的不对了,不问事情缘由,动手为错,天底下哪有这么混账的禁武令?别说是你们,就是赌王和特来了,我也要跟他理论理论,让他们知道错了。”

    “他们难道不知有些人就是欠打吗?”

    言下之意,摆明就是指钱斯文咎由自取。

    听到沈家欣这几句话,彪子嘴角勾起一抹戏谑,扫过有点眼熟的沈家欣,觉得这女人有点狂妄自大,不置可否的哼道:“规矩就是规矩,谁也不能坏了规矩,你要找赌王和特理论,要修改禁武令的规则,也要看看你有没有资格。”

    叶子轩伸手制止沈家欣说话,随后一点彪子淡淡开口:“废话少说,我现在就伤了人,你能怎么样?”

    他冷哼一声:“说得牛叉哄哄,其实没有半点意义。”

    “这年头,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规矩都是废的,拳头硬,才是真正王道。”

    彪子脸色一变,很是难看,无形握紧手里匕。.`

    叶子轩还向钱斯文冷哼一声,有意无意激化矛盾:“我还以为你会搬来重量级救兵,没想到是这种不入流角色,现在给你们一个选择,要么被我再废一只手,要么跪下来求我放你一马,两个都不选择的话,我会亲自砍掉你的四肢。”

    “你有三分钟考虑。”

    钱斯文脸色巨变,下意识望向彪子,黄毛小子更是啪一声瘫倒在地,他们都已经现,叶子轩有吊打自己的实力。

    叶子轩还一点彪子他们:“不想见竹叶青,有多远滚多远。”

    “小子,你虽然能打,但青叶子弟也不是吃素的。”

    彪子见到叶子轩如此嚣张,握紧匕怒吼一声:“兄弟们,跟这小子拼了。”

    指令出,两名壮汉率先向叶子轩压过去。

    “来得好。”

    叶子轩放声大笑,锋芒毕露的刹那,抬腿踢起附近的木椅,木椅呼啸着砸向人群。

    “咔嚓!”

    结实华贵的椅子夸张爆裂,向冲来的两名青叶子弟倾泻过去,两人身躯一震,随后轰然倒地,碎了的木头茬子四处激射,划破了彪子几个人的脸,这份彪悍惊得不少人愣住,有个魁梧大汉跨步掏刀,牛哄哄想近距离刺叶子轩的腰眼。

    久经战火的叶子轩更快,几乎与凶神恶煞似的汉子同时跨步,两人间的距离瞬间探手可及,掏出刀的大汉尚未舒展胳膊,已被叶子轩擒住手腕,一扭,大汉神情一痛如同一个木偶,顺着转身,叶子轩再一带,汉子马上变肉盾挡前边。

    “扑扑!”

    两把刺过来的匕来不及收住,狠狠刺入被劫持汉子的腹部,两股鲜血几乎同时迸射,在后者出一记惨叫时,刀光霍霍,叶子轩控制大汉持刀的右手,和自己亲手挥刀差不多,弹无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掠中两人,手法狠辣。

    两人躲避措不及,全力退后的动作,比起叶子轩迅猛,近乎电影中的慢镜头,鲜血染红了腹部,倒在地上哀嚎。

    连伤四人,叶子轩的威猛,吓得钱斯文他们连连退后,黄毛小子更是蹦到几米开外。

    叶子轩趁机向彪子他们压过去,宽敝大厅,一边是挟持“人质”,威的叶子轩,另一边是黑压压八名青叶子弟,人数悬殊,叶子轩凛然不惧,提着肉盾前冲,八人犹如被无形力量压缩,恐慌后退,有几人堪堪挥刀,想要阻挡后者。

    叶子轩根本不给他们出刀袭击的机会,他把挟持的大汉举起砸出,砸倒四名横挡的青叶子弟。

    处于人群核心的彪子顿时暴露在叶子轩眼前。

    叶子轩脚步不停,直扑彪子,擒贼先擒王,彪子匕一沉,刀花一闪,对着叶子轩毫不留情捅出。

    “嗖!”

    叶子轩身子一侧,躲开彪子鱼死网破的一刺,随后右手一转,刁住对方手腕一扭,敏捷把匕夺到自己手里,随后拳头猛地一压,关节点在彪子的胸膛,砰!一记沉闷声响在偌大大厅爆开来,众人微微侧目,回过神来却讶然不已。

    叶子轩站在原地没有丝毫损伤,彪子却倒在四米外的桌子边,还扯下大半张白色餐布,掉落一地酒水碗筷,显得格外狼狈,不待彪子爬起来以及其余人包围,叶子轩脚步一挪,向彪子再度靠近,变故太大,很多人仍然不知如何应对。

    彪子意识到危险,迟了,叶子轩鬼魅般欺近,冰冷刀尖顶住彪子的咽喉,仿佛一眨眼的工夫,战斗结束。

    “叫你有多远滚多远,你们偏不听,要送死,有意思吗?”

    叶子轩点着他的喉咙,无视四周吼叫的青叶子弟:“替朋友出头,为竹叶青报仇,维护禁武令,不觉得可笑?”

    “不可笑。”

    这时,一个声音从出入口传来,带着一股子上位者的权威:“禁武令神圣不可侵犯。”

    在叶子轩和沈家欣他们微微偏头的时候,只见出入口涌现三十多名黑衣警卫,他们成扇形向叶子轩包围了过来,身影在灯光下渐渐加大,黑衣警卫阵形不乱,气势如虹的把叶子轩和彪子他们死死锁住,接着,后面走上一个瘦小男子。

    他身穿一袭灰色中山装,带着黑框眼镜,国字脸,鹰钩鼻,一看就是不通人情那种。

    看着这些面色沉峻杀气凌厉的警卫,叶子轩由衷感觉到一丝危险。

    沈家欣见到这些人,脸色巨变,解下头遮挡容颜,钱斯文和彪子他们也都身躯一震,随后毕恭毕敬点头:

    “何科长!”

    在青叶子弟如潮水一般退去后,被称呼为科长的官员踏前一步,盯着叶子轩哼出一声:“叶子轩,你违反澳门多条法律,还公然践踏何家跟特联合的禁武令,在餐厅肆意闹事,伤人,影响极其恶劣,我要把你立即押回接受审查。”

    “审查完毕之后,按照澳门相关法律、、、、”

    他手指点着叶子轩:“依犯罪事实,移送至各司或遣返大6。”

    “不要试着反抗,我不想杀你,但有很多人愿意看到枪械走火的场面。”

    随着这句话冒出,警卫上前一步,齐齐把枪械对准叶子轩,作出随时射杀的态势。

    何科长趾高气扬,眼神带着犀利:

    “叶天龙、、、不过如此!”

    好大的下马威!

    ps:谢谢阿伟1982打赏本作品1888逐浪币。

    ...

    ...